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张锦来了
    ,!

    那天晚上工期出奇的快,我早早的就干完了活,正在揣摩怒目金刚决,这东西越揣摩越奇妙,甚至能够使我六识都有提高。

    我就听到老头子拖着一个很重的箱子好像在向外走。

    随后便拖开了一个门,然后进去大约一两个小时才出来,那个箱子却变得轻了不少。

    我起初以为这是老头子的藏宝库,专门用来藏那些煞的牙齿的,后来我才发现是我想错了。

    因为老头子居然悄悄运了好几具尸体进去。

    这不由得使我正视起来,虽然这段时间里我没有什么意外,就连老头子打我的时候都少了很多,但是看到他往里面运尸体这件事,让我心中有些骇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我也有自己的担心,毕竟这老头子脾气性格太过暴躁,而且心狠手辣,就他轻易地杀了两个人还废了一个人的事情就能看出来。

    知道明天他应该会出去,这段时间我基本上已经将他的作息规律摸得透彻,就是防备如果有一天他要对我下毒手我也有退路。

    等到他再一次出去的时候,我便悄悄来到了那个屋子门前,仔细检查了周围的痕迹,看到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我便走了进去。

    在房间的卧室里找了一通,没有什么痕迹,这就变得不同寻常了,如果有一些异样的话我心里还能平静一些,但是找了一圈之后,这个房间就像是很正常的房间,甚至平常到了极致。

    这就不同了,这个老头一定在隐藏着什么,我又细细的找了一遍,终于在卧室的床下发现了一个秘密的通道。

    他一个瘸腿的老头子,怎么会挖一条地道呢?

    我试探性的下去了,在屋子的下面居然有一间密室,密室的房间非常的大,这完全不像是一个老头子能够挖出来的。

    在房间之中我居然发现了一个血池。

    里面还留下了一层粘稠的血迹,血迹很新鲜,到现在都没有干枯。

    按理说要是他是把那几具死尸的血放了出来,现在也应该已经凝固了才对。

    更加奇怪的是,我在血池中居然找到了一具尸体,是一个女孩子的尸体,大约二十来岁的样子,不过我看到她腹部还有轻微的起伏。

    没死!

    这是个活人,我赶紧下去把她抱上来。

    这个等我擦干净她的脸,我才知道这个女孩子似乎就是展十尃的妹妹,因为他们长得非常的像。

    这下我摸不着头脑了,之前付九儿用符纸定位到她妹妹应该在那座大学之中才对,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隐藏在血池之中,难道说还有什么隐情,或者说之前的情报就是错的。

    不可能!

    开封府令是展十尃带来的,符纸是我看着付九儿画的,怎么会出现意外。

    难道说还有人从中作梗,那么有能力的人应该是孙志刚和赤芒的那些人。

    这就说明赤芒之中有内奸!

    坏了!这样看来孙志刚他们必然是有危险的,我莫名其妙的被追捕也应该是那个内奸搞的鬼,但是单单在我看来,那些人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也说不上来是谁做的这一切。

    不过面前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这个老头很有可能也是太一门的人。

    怪不得他明里暗里虽然对我很差,但是却一直在阻止外面的那些人得到我。

    可是究竟他们要干什么。或者说无妄虽然让我离开了,但是事实上我始终没有逃脱太一门的监视。

    我暗自后悔,还以为碰见的是一个不出世的隐士,就算他心里有些变态我也还能承受,但是只要是和太一门扯上关系,一切的性质都变了。

    看得出来,太一门在下一场大棋,而我却是其中的一个棋子,所以我看不清楚局势,不知道这一切会朝着什么样子发展。

    不过眼下还是先就醒展十尃他妹妹才行,她既然被擒来,一定知道了一些我不清楚的事情。

    此时展十尃的妹妹好像陷入了沉睡,不管我如何叫她,她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而且我在她的后颈还发现了一个十字花的刀口,上面已经有乌青的血管向着四处蔓延。

    嗜血藤!

    这老头是就在北新桥下做实验的人。

    怪不得他会驯养这么一群煞,看样子这整个村子的煞都是出自他一人之手。

    我不得不咽了一口口水,要真是这样,我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想到那个小女孩的惨状我心头也起了怒火。

    但是很快便被熄灭了,因为我打不过他。

    就他那一手将煞的牙齿当做暗器的法子,我就挡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声音。

    那老头回来了。

    我看看四周光秃秃的墙壁,这里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在我焦急的寻找能够躲避的地方时,那老头居然过来了,我听到了上面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抱着展十尃她妹妹,一头扎进血池之中,我藏在展十尃妹妹的身下,在自己身上抹了很多血,期待他发现不了。

    老头子一瘸一拐的下来,看了看周遭的变化。

    “你居然发现了!”老头子笑了,在我耳朵里显得很是诡异。

    不过我没有露头,祈祷他只是诈我。

    “还不肯出来?真他妈觉得我眼瞎啊。”老头子生气了,手里摩擦着一个煞的牙齿。

    坏了!我肯定是被发现了,要是我死扛着不出来说不定他直接弄死我了。

    就在我刚要出来的时候,又有一道声音出现了。

    “这么多年了,你这个老不死的怎么耳朵也没聋啊。”

    我差点跳起来。

    这个声音就是张锦的声音,他居然也在这座密室之中,不过我怎么没有发现呢。

    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和这个老头子是旧相识。

    “你绑了我徒弟,怎么连自己的徒孙都不放过了吗?师父?”一旁的墙壁被推开,张锦穿着天师袍走了出来。

    我之前都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暗室,不过这都不让我赶到惊奇了,因为张锦居然喊他师父。

    “你一个弃子,还想当我徒弟?”老头子像是吃了个苍蝇一样的厌恶,摆摆手好像很恶心。

    “也是!你哪有徒弟啊,都是一些试验品才对。”张锦朝着我这里看了一眼,和我对视了一下,我赶紧将头撇过去。

    “你来干什么?”老头子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时候张锦突然一甩袖子,一把木剑落在我旁边,笔直的插在血池之中。

    这是我的雷击木剑!

    之前就没有带,后来被迫离开也就没办法回去寻找了。

    这雷击木剑应该在辛月手中,现在却出现在了张锦手里,看样子是辛月找到了张锦,让他来救我。

    可是辛月却不知道我和张锦之间的渊源。

    “说说这女孩什么情况吧?还在研究你那嗜血藤?”张锦问道。

    “真是长本事了,嗜血藤都知道,不错,这个女孩子就是嗜血藤最好的载体。”老头子一提到嗜血藤,眼中居然流露出一丝狂热。

    “那我把我徒弟带走,对这里守口如瓶,你看这交易怎么样。”张锦整理了一下衣服,好像在威胁。

    “果然不同寻常,拜了道门的师傅之后,自己心气儿都高了,别忘了是我救得你。”老头子眼中露出一丝的嘲笑,好像故意的说道。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张锦的师傅之前我也听说过,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道士,面前这个被张锦称为师傅的人,显然不是那个道士。

    “确实是你在我五岁的时候救了我,但是你带着我五年,也折磨了我五年,恐怕你那些手段我都经历过了吧。”张锦眼中难得的露出一种怨恨的意味。

    “哦?要来欺师灭祖?好洗白自己双面间谍的身份?”老头子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不住地狂笑,甚至有些岔气了,感觉要笑死一样。

    “给你一个道子的名号就能让你忘记你之前做过的勾当?哦!对了,我都忘记了,你现在是道门弃子,应该是你和我牵扯的事情被发现了吧。”老头子戏虐的说道。

    我看到张锦握紧了拳头,好像在尽力的压制自己的怒火。

    他身上的天师服好像也在闪着光辉。

    “这就生气了?老子当初怎么教得你,是喂狗了吗?”

    “不过谈谈你这个徒弟也行,听说他被那个妖僧陷害了,你才肯出来的吧,当初的你做过的事可是原原本本的被妖僧告诉他了。”

    “我捡他过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你徒弟,他可一次道术都没用过,一直用的都是妖僧的怒目金刚决,恐怕这时候你要是出现了,他也不会认你这个师傅了吧。”

    我听完之后,也是别过头不愿意再看张锦了,确实知道那些事情之后,我就不想认他了,毕竟当初他见死不救,现在让我再向之前那样是不可能的了。

    我看到张锦手上也是抖了一下,好像也有些震惊。

    “不过你没发现老子和你说了太多的话了么?”老头子好像很满意张锦的样子,又接着说。

    “哈哈!那血池里可不是血,而是一池子的嗜血藤的幼体。”老头子好像是因为耍了张锦才笑起来。

    不过我却知道,这句话是说给我听得。

    我确实感觉到身上酥酥痒痒的,很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