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嗜血虫王
    ,!

    等我再一次看向眼前的血池的时候,才发现这哪里是一些血,而是一条条正在蠕动的血红的虫子。

    我哪里还能在这里面呆得住,一下就跳起来。

    身上有很多虫子摘都摘不下来,半边身子都已经深入我血肉中了。

    我慌张的爬到一旁,身上有很多老头子口中的嗜血藤幼虫,但是奇怪的是我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这样最让我恐惧,因为你明明看到自己被虫子包围,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我甚至用力的去拽其中的几只,但是这些虫子都太细了,身上还有黏糊糊的一层粘液,根本拽不下来。

    “哈哈哈!都知道嗜血藤但是不知道的是它其实幼年是虫子,长大了才会长得像藤蔓一样吧,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老头子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看到我的惨状居然没有丝毫的同情心,就好像是在看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我恶狠狠的瞪着那个老头子,没想到他一下暴露出来之后是一个这样残忍的人。

    张锦也想赶紧过来救我,但是这时候胡老头子却出手阻拦他了。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老头子从自己的膝盖上拔出一根钢钎之后,他居然不瘸了,甚至比张锦都要灵活。

    “你的腿?”张锦也是大惊失色,慌忙躲过老头子甩出来的煞齿。

    “小子!你真以为就凭你能够把我打残废了?”老头子脸上露出轻蔑的意思,说罢又加快了出手的速度。

    在他们打斗的时候,血池中突然好像是沸腾了一样,甚至在我身上的虫子都停止了向肌肉里的扭动。

    “哈哈!老子的虫王出来了!”老头子一掌逼退张锦,脸上露出狂热的样子,冲到池边就开始看。

    这时候他看到一旁的我,然后他一脚就将我踢了进去。

    “我的乖宝贝儿!这是给你的点心,哈哈哈!”老头子狂笑到。

    张锦看到这一幕,也是赶紧过来救我,可是还是被老头子拦住了。

    我落到血池之后,立刻感觉出周围的异样。

    因为那些伪装成血液的幼虫纷纷向着两边散开。

    一只大约有小拇指粗细一扎长的虫子从池底的土里钻了出来。

    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在抖动,其实并不是我在抖动,而是我身体里的虫子,他们不断地抖动,好像很惧怕这个所谓的虫王。

    看到这一幕,我也从刚开始的恐惧中镇静下来。

    我手上一下掐诀形成金刚印,希望能把身体里的虫子逼出来,可是那些虫子像是长在我身上的毛发一样,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在一味的抖动。

    我看着那个虫子似乎一瞬间注意到了我。

    我也顾不上身体上的虫子了,立刻就想往池边跑。

    刚刚移动没有几步,立刻就瘫软了,因为那些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甚至我连手都抬不起来。

    那虫王将头转向我,然后好像是静止了一样。

    随后我感觉我身体中的三种祭文突然一闪,那虫王似乎也有所差距,突然像是一支利箭一样朝着我飞过来。

    此时我根本躲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虫王在我胸口处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血口。

    我感觉那虫子在我身体中不断地游走,甚至从皮肤上就能看出来。

    它游到哪里,哪里的幼虫有逃也似的离开我的身体,还带出一些血珠子,没一会我就全身裹满了血液。

    我感觉那虫王绝对是在寻找那三种祭文,但是我也不知道那祭文是在哪里,只能感觉到,但是却说不上是在那个部位。

    似乎那祭文也感受到了这只虎视眈眈的虫子。

    一瞬间,我身体上突然出现了三种祭文,三种祭文相互之间闪烁光辉,将虫王逼退。

    一直逼迫到它进来的血口上。

    本来我就要放心这祭文说不定可以将这虫王赶走的时候,血池中的幼虫此时就像是炸了锅一样,拼命地往我这里爬。

    事实上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虫子已经将我包裹起来。

    我能够感觉到那些幼虫好像在变得干枯,身上伸出一种粘稠的液体,这些液体被虫王吸收掉了。

    这时候我感觉一种触击灵魂的疼痛从我胸口传来,我顿时失去了活动能力。

    那虫王似乎想要扎根在我身上一样。

    而且那个位置是心脏。

    难道说这虫王要扎进我心脏之中,还是说要和我的心脏融合?

    因为我感觉心脏好像跳动的更加厉害了。

    “不!”老头子一个飞扑朝着我扑过来,徒手就要撕扯开缠在我身上的虫子。

    没想到的是它刚刚来到我面前,就倒了下去。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原来受伤的腿立刻干瘪下去,好像突然被放了气。

    大量的虫子从他的裤腿之中爬出来。

    原来他居然将这些虫子锁在自己的腿中,怪不得他抽掉钢钎之后就能行走自如,应该就像是那个小女孩一样与这嗜血藤产生了一种共生的方式。

    就算他倒在了地上,也还是努力的往我这里爬。

    就在他的手即将接触到包裹我的虫子时,那些虫子突然炸开。

    我一下就单膝跪在了地上。

    过了几息时间之后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过看到周围那些没来得及过来的虫子正附在我身边呈放射状分散开,而且都是直挺挺的,还在不断的发颤。

    他们看着我,就好像是看到了君王一样的。

    “不!我近十年的心血!我用了那么多蛊虫才培育出一株嗜血藤王。”老头子神色突然变得颓废,就连身形也变得有些弯曲,脸色苍老的更加厉害了。

    “我的长生梦!我的嗜血藤!”老头子痛苦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俯下身子,犹如居高临下的君主一样看着老头子。

    “你你你!都是你!应该是我融合了这虫王才对!”老头子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来,可是没有了一根腿,他根本站不起来。

    “哈哈哈!不过没事,这虫子还没有成熟,它不可能到我想想的地步,你就要被它吞噬,然后他就会来找我的,我才是最适合他的宿主。”老头子好像是得了失心疯,时怒时乐的。

    听到这里我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果然是这虫王融合进我的身体中去了,这可就麻烦了,虽然他说的花里胡哨的样子,但是魔物终究是魔物,这么残暴的嗜血藤肯定会危害我的身体,看样子我得找个东西将这个虫子取出来,也不知道现代医学能不能帮我。

    倒是这个老头子,之前还对我又打又骂,这么厉害,现在却如同一只死狗,而且他对那个小女孩做的一切都不值得原谅,现在他还擒来了展十尃的妹妹,不知道展十尃的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张锦看到如同死狗一般在我面前咆哮的老头子也没说什么,又看向我,张了张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半响过后。

    “我知道你心中有异,这都是应该的,辛月在十八组等你,张红应该也快回来了,她对我的事并不知道,所以你有麻烦可以去找他,至于这个恶人,他残害生灵太多了,活剐了他都算是轻判了。”张锦匆匆交代几句,他看到我看向这个老头的眼中闪现过杀机也没有说什么求情的话就离开了。

    随后上面传来打斗的声音,应该是张锦在和那些煞交手。

    我抱着脑袋在地上痛哭。

    张锦越这样做,我就越不知道怎么办,凭借他的实力,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太简单了,现在他却在和那些煞交手,道理就很明显了,他在给我清理道路,他知道我碰上这么多的煞根本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这时候我看向地上的老头子,心里闪现过杀机。

    我几乎将所有的愤怒都归结到了他的身上。

    嗖!

    一道鲜红的如同藤蔓一样的东西从我胸口撕裂出来,笔直的插入老头子的胸口。

    那藤蔓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呼吸一样,就看到老头子的身体慢慢变得干枯,甚至皮肤的紧绷都将他绷的异常的瘦小。

    我感觉现在自己身体中充满了力量。难道说这藤蔓已经将我变成了一个怪物?

    我看着胸口处长出来的藤蔓,似乎预见到以后可能我就变成一个可以移动的藤蔓一样,到处杀人。

    吸完了这个老头子,胸口处的藤蔓才慢慢变兄复成了一个小小的萌芽缩入皮肉之中。

    我看到这老头子现在的惨状,也算是给那个小女孩松了一口气,这下她在天之灵是可以安息了。

    “王!”这时候一道俏丽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应声回头。

    是展十尃的妹妹醒了过来,不过她此时跪在我的面前,而且身上的血迹应该是随着幼虫爬上来之后就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泡的太久了,浑身的皮肤透着一股粉红色。

    最关键的是她现在没有穿衣服,就是赤条条的跪在我面前。

    我感觉小腹一阵火热,赶紧将头转过去。

    展十尃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拿剑砍死我的,为了我的生命安全,还是非礼勿视。

    我赶紧撤了老头子的衣服递给她。

    “王!展十尃是谁?他为什么要砍你?要不要我去杀了他?”她穿着老头子的衣服有些不合身,她身材太好了,不是那个老头子那样的电线杆子,所以穿上去就像是紧身衣一样,我赶紧将自己的眼神从她身上拉回来。

    难道她能听到我的心思?

    “是的,王!”她对着我低下头,还拿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头上。

    我去!那不我刚才邪恶的想法….

    “王!你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她话音刚落就要开始脱衣服,我赶紧阻止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