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缝人脸
    ,!

    李姐和我之前见过的那些人都不一样,有一种妖媚的感觉,如果是在大街上看到的话,我很可能认为这就是一个风尘女子。

    面对她的要求,我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毕竟这样的要求让我有些犯难,心中不断地浮现出辛月的面容。

    “李姐!别闹,事儿很急!”天瞳也是尴尬的笑笑对李姐说道。

    李姐美目在眼眶中微微一转,纤细的手指在自己的脸上滑过停留在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我什么时候开玩笑了?”。

    她说完,还用手指点了我胸膛一下,有些用力。

    我立刻倒吸一口凉气,求助的看向天瞳和吴天。

    到关键时刻,吴天这货显然是靠不住,立刻将头转向一边,好像在看屋顶的灯。

    “反正你也不吃亏!李姐不会为难你的!”天瞳不好意思的说。

    当下局势一下就变成三比一,我待在原地。

    “那就这样吧!”李姐一挥手,拉着我衣领就把我往里面拽。

    “李…姐,能不能换个要求,别的什么都行。”我本想往后缩,但是李姐的力气很大,而且根据天瞳所说,只有她有办法帮我。

    走进了一扇门之后,李姐一闪身从我身后关上了门,将那两个人挡在门外。

    突然间李姐凑到我脸上来,细细的观看我的面容。

    李姐和我距离非常近,我甚至都感受到她的呼出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

    我的腿不自觉的发抖。

    “嘻嘻9是个雏!赚了赚了!”李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好像要把我吃掉一样。

    我哪里见识过这种场景,一阵邪火从腹部升起,自从虫王入体之后,我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好像我的情绪都被放大了。

    不过还好我修炼了怒目金刚决,虽然是佛法中主杀戮的法门,但是对于心智的稳定也有一些用处。

    不自觉的运用了金刚决,顿时好受多了。

    “吆吆吆9是个型尚,有意思。”李姐捂着嘴笑道,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她离得我越来越近。

    “哈哈哈!村里来新人了!”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来,挺起来应该是一个彪形大汉的声音。

    “是极是极!多少年没看见有人进来了。”又一个声音响起来。

    “听声音还是个帅哥哩,快过来让我看看!”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房间里还有别人,顿时和李姐就拉开了距离。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难道是鬼魂?

    “坏老娘的好事!信不信给你们剥皮抽筋!”李姐抱着胸很是生气。

    “啥玩意儿?老子可不怕!”那个壮汉的声音传来。

    “这位兄台说的对!俺当年….”突然声音多了一个,不过很快便戛然而止,因为李姐不知从哪里拿了一个水杯,冲着一个方向扔过去,直接打断了他的生意。

    “小兄弟!扶俺起来,俺还能替你接着骂这娘们!”那个声音传来,不过是从地上传来的。

    “对对对!扶老何起来,就属他嘴厉害!”那个壮汉的声音接着说。

    既然是在这个房间里的人,李姐也没有露出攻击性,这样一来应该是李姐的熟人了,所以我也就听他的话走了过去。

    结果很奇怪,转了一圈啥也没看着。我觉得有些奇怪,就想问问李姐有没有亮一点的灯,这里实在是太黑了。

    “那啥!小兄弟,你踩着俺的脸了!”这时候声音从我脚下传来,我感觉到脚底下有些蠕动,连忙向后倒退,赶紧俯下身子就要扶他。

    就在我顺着声音往哪里伸手的时候,李姐把灯光打开了。

    我看清楚地上的东西,猛地往后一缩,结果没成想磕在了桌子上,顿时丁零当啷的不知道撞倒了多少东西。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内心也没有多余的想法去想刚才损坏了什么。

    因为在地上居然有一个人脸!

    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顺着眼角还有一道长长的伤疤,不过再伤疤的一旁则是和地面紧紧贴在一起的。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冒失。”

    “小帅哥!你把我撞倒了,快来扶姐姐起来。”

    我还没从面前的震惊中清醒,身后便传来好多声音。

    “小子!你把老夫撞歪了,老夫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样祸害,快来将我扶正!”那个老人的声音也说着。

    声音就在我旁边,一个人脸被挂在桌子上的一个圆木上,不过此时其中一个钩子已经脱落了,只剩下一个钩子还顽强的勾住那个人脸,不过随着这个面容苍老的老头子说话,人脸摇摇欲坠。

    “这些!这..都是…人脸?”我大惊失色,就想逃出去。

    我很不明白,如果说李姐是和红姐关系不错的话,应该也是那种嫉恶如仇的良人,就算性格上有些轻浮但也不会太过分。

    但是这一屋子的人脸让我感觉重新认识了这个女人,现在再看她,眼中已经没有了刚才妩媚的女子,只剩下一个做出这种残忍事情的变态。

    “俺说你这酗子也忒过分了,踩我一脚我忍了,可你倒是扶我起来啊!”地下那个人脸继续说道。

    “你这是从哪里找的人,真是不懂事,以后老何铁定得给他穿小鞋。”那个发出这个声音来的人真是一个宽大的人脸,很容易就能看出之前他的体型一定不会小。

    “害怕了?”李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我身后。

    “这…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我立刻就想要离开。

    “慢着!我鬼裁缝接了的单子,就算是你被人五马分尸了,我也会做完。”李姐美目一吊,露出一股凶意。

    “他说的没错,俺就是被人砍得没一块好肉了,她也把俺救过来了。”地上的人脸也跟着帮腔。

    救?

    我现在真的是头大如斗,这都是啥情况了,还救呢!

    李姐慢慢的把那个老者的脸扶正,还在脸上弹了一下,似乎想看看有没有灰尘。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脸挖下来的,至少现在不会,谁让你是徐红罩着的人呢。”李姐看似是在安慰我,但是她一说完,我似乎都感觉到我以后被挂在这里的样子了。

    很快这一切就被收拾好了。

    当然除了地上那个人脸。

    “我看这就是缘分,就是他了!”李姐指了指地上的人脸对我说。

    等我明白了她要怎么做之后我有一种想要三印齐开冲出去的感觉了。

    因为根据李姐所说,她要把这张人脸缝到我的脸上。

    李姐丝毫没有理会我现在嘴都要扯到耳朵边上了,反而还饶有兴致的给我介绍没一个人皮的来历。

    就拿那个老者来说,据说她当时用了三把刀,因为老者的皮肤有些松弛,还险些让这人脸变得不完整。

    不过和我现在的抵触心理有些不一样,那被称之为老何的人脸表现的很激动,似乎很向往缝在我脸上的事情。

    周围的人脸也都是纷纷祝贺他。

    这都是什么事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怪异的地方。

    李姐装模作样的看看手腕上并不存在的表。

    “**苦短!咱们准备开始吧。”说完她露出一种狂热的表情。

    周围立刻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呼喊声,似乎所有人脸都很激动。

    “再吵吵就把你们丢出去喂狗!”李姐说完立刻鸦雀无声。

    我心中一惊,刚才在门外的确是看见了几只流浪狗。

    李姐来到我身边。

    “小子!其中好处多多,你会感谢我的。”

    说完她一只手拍在我肩膀上,我立刻就瘫软了,然后被她一拉一拽,就坐到了一个椅子上。

    她拿着地上的人脸在我脸上比划了半天。

    我要不是知道她不会害我,肯定就要运转金刚决和三个祭文了。

    但就算是如此,我依旧感觉内心中有些害怕。

    试问谁面对一个即将要把一张人脸缝在自己脸上的人不会产生害怕的心理。

    不过我此时连挣扎都做不到,四肢绵软无力,甚至脸上都做不出表情。

    她拿出一个非常薄的刀片,顺着我的脸皮划开了一刀口子。

    并不是很痛,就像是被刺稍微的刺了一下。

    然后她又在那张人脸上做了些什么动作。

    没一会儿便将人脸覆盖在我的脸上。

    她从胸前随意的一捏,一根非常细的绣花针就出现在我面前。

    之后她从头上拔了一根头发,穿针引线。

    这现在的疼痛比起之前要厉害一些,不过她似乎非常的熟练,双手飞快在我脸上忙活。

    很快我就感觉脸上像是覆盖了一层薄薄的膜,还是有些不太舒服的。

    紧接着,她从一个抽屉中掏出了一个木盒,居然是檀香木的,里面装着一些像是淤泥一样的东西,然后李姐便一脸认真的涂抹在我的脸上。

    很清爽,不过也有一丝丝的痛感。

    随后变得有些痒了。

    做完这一切,李姐脸上微微渗出汗珠。不过看着我却流露出一种成就感,好像在欣赏一件神奇的艺术品。

    李姐将针又别回胸前,然后拿着指头在嘴唇上吻了一下,又用那个指头点点我的胸口。

    “不要怕哦!接下来就该解决这个不听话的虫子了!”

    李姐的指尖刚好是点在我的胸口,也就是虫王钻进去的地方。

    我感觉胸口有些发痒。

    不好!这是虫王活动的征兆,可是我现在动不了,自然无法提醒李姐。

    我听到了衣服撕裂的声音,知道是虫王用出了那些类似于藤蔓一样的东西了。

    完了!我心里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