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面具何东
    ,!

    嘭!

    还没等我看到我胸前伸出藤蔓将李姐刺了个对穿,一旁的房门就被一股巨力撞开。

    展十尃的妹妹站在门口,看到李姐点在我胸口的手指上别了一根银针之后,立刻朝着我扑过来。

    她被大量的嗜血藤附身,对于虫王的危险感知很是强烈。

    就看展十尃她妹妹浑身遍布黑红色的血管,双手处还有血红的藤蔓伸出来,直直的冲向李姐。

    李姐这时候就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我内心很着急,然而最让我意想不到的却是那些藤蔓在距离李姐不到一寸的距离生生停下。

    “啧啧啧!这就是嗜血藤?不错!”李姐眼珠往后翻动了一下,似乎是看了她一眼,然后便将手中的银针刺入我的胸口。

    我只是感觉到像是被蜜蜂扎了一下的样子。

    但是展十尃他妹妹却反映格外的强烈,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击打在身上,然后向后仰面飞了出去。

    而后便传来她痛苦的嚎叫声,凄惨的厉害。

    但是李姐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依旧是在我胸口处忙活。

    过了一会儿,李姐将针拔了出来,我感觉和平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李姐看了看我,摇摇头用力的叹了一口气:“唉!”

    “怎么回事?”这一幕敲被门口的天瞳他们看到,立刻问道。

    “这下完了!老娘的招牌要被这小子给砸了!”李姐快速的收拾残局,不再管我。

    “这小子的心脏几乎和虫王融合在了一起,除非把他的心脏震碎,不然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没办法。”李姐草率的收拾着东西,将剩下的面具飞快的装在一个行李箱里。

    “李姐?您这是?”天瞳赶紧拦住她。

    “不用担心,他脸上的面具没有问题,但是虫王的气息我却没有办法隐藏,砸了我的招牌,我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也不知道李姐是怎么想的,且不说我们来的时候非常的隐秘,没有任何人知道,就算是没有成功也不至于立刻就离开啊?

    看到天瞳要阻拦,李姐摆摆手。

    “祖训如此,这个交给他,等到想要解除面具的时候,就拿着这个去找我们的门人。”李姐草草的说了这几句话就离开了,只留下我和天瞳还有这几个人在原地有些失神。

    “哈哈哈!俺可算是解放了!”我突然说话了,但是声音却不是我的。

    我能感受到脸上的肌肉在抖动,但是却不受我控制,好像是别人在控制的一样。

    “额?”我试探性的说了说话,我也能控制自己的嘴,但是说出来的声音却是那个面具的声音。

    “咋的?神奇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紧接着我又开口。

    这一下不管我蒙了,就连天瞳等人都是一脸的不解。

    大约过了有半个钟头,我感觉浑身传出来一丝丝的麻木的感觉,然后我便逐渐的可以控制自己了。

    等我站起来,我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子。

    不是别的,这个面具就是个话痨,一直在嘚吧嘚吧的没完没了,我都感觉自己的腮帮子有些累了。

    不过也知道了一些信息。

    这人脸的主人是一个叫做何东的人。

    反正根据他所说他自己是那种厉害的不行不行的人物,不过遭了难,碰见了李姐之后就变成了这副样子,他也不好解释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活着就比死了强。

    带着展十尃的妹妹我们回到宾馆之中,天瞳还给我用何东的身份做了一个身份证。

    一到宾馆之后,脸上的面具就吵吵着要照镜子,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他不断地说话,只能去照镜子。

    之前李姐涂在我脸上的东西好像被吸收了,就连脸上被她缝出来的伤口也不见了。

    “放心!小子。俺不会让你死的,说不定还有办法能将俺复活呢。”镜子里的何东咧着嘴笑道。

    我其实现在也搞不明白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我感觉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除了他总是莫名其妙的说话之外,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很快我就和他达成了协议,有外人的时候他不能说话,只有在天瞳他们身边的时候他才能随意的出生。

    毕竟我和他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同,被人看出来之后会很麻烦。

    不过当务之急是展十尃他妹妹出现了问题。

    刚刚她在李姐那里挣扎了半天,现在瘫软在床上如同烂泥一样。

    “嘿!这雷击木剑不错,是把好武器。”

    “哎吆吆!血玉啊!俺得娘来,你居然拿血玉做剑坠。”

    ….

    我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了他说话的频率了。

    付九儿和他比起来简直是文静的不要不要的。

    突然他安静了下来。

    我们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丝空闲。

    “小子!你到底是谁?”结果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开口了。

    我感受到他眉眼几乎是扭作一团,好像碰见了棘手的事情。

    “唉!我叫杨长命,就是一个正常人!”我没好气的说道,还特意强调了正常人这三个字。

    他好像没有听出来话音里嘲讽的味道,反倒是嘴角微微地上扬。

    “先不说你这些雷击木剑和血玉,就单单是你之前用的是佛门的法诀吧,可是看你指甲修剪的样子又像是一个道士,别想着匡俺,道士俺可认不错。还有你身上居然还有虫王,最让我不解的是你周围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威压,还有你体内有一种让我感觉寒颤的东西。”

    “就你这样的还敢说是正常人?”他似乎很得意自己看穿了我。

    听到他这样说,我也都明白,佛道双修,身上有三种祭文,而且我被妖血洗礼过,还融合了逆鳞之血,怎么看我现在的体内都是混杂的厉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防备他,如果他说的话有问题,我不介意拼着毁容将他撕下来毁掉。

    “俺也没说啥?咱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就是感觉你现在太弱了,和你体内的东西不符。”他显然是感觉到了什么。

    不过他有意无意的看着天瞳他们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天瞳他们走了,我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才对他问道。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刚才那俩人是十八组的人吧,我虽然没见过,但是之前也听到过他们的声音来过那娘们哪里。”

    “你放心!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我认为他是在担心天瞳他们会出卖我,所以我就开口安慰道。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说道。

    “恩?”我一下被他问的有些傻眼。

    “要不是俺和你现在生死相连,平日里碰见你这样的憨货俺都离得远远的。”

    在他的解释下,我是越听越心惊。

    据他所说,十八组,甚至是十八个组的人,都不会接纳佛道两门的人,不为别的,就单单是两个门都是靠传教起家的,进来之后就不能保证人心的整齐了。

    其实他说道这里我也明白,之前我被散阳的时候,为了保护我张姐就将我挂在十八组名下。

    但是我也看出来了,一个偌大的十八组,当时居然没有一个道士,要知道对付那些邪魔外道之类的东西,就属佛道两门最为正宗,但是却没有在十八组发现这些,甚至除了我之外的人和这两个地方有联系的人都不多。

    紧接着他告诉我他一开始开以为我是太一门的人,毕竟像是虫王这种东西就连南疆连蛊的人都不会,只有太一门这种搜罗天下奇珍异术的地方才能练出来这样霸道的虫王。

    但是后来他看到我在李姐那里表现出的一切,也就打消了我是那些极端分子的念头。

    但恰恰是这样,我的身份就更加的可疑了。

    因为根据他所说,我难道就相信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被别的地方的人发现吗?虫王的气息是隐藏不了的。

    反而一直到现在都是安稳的,这就很奇怪了。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

    我与这些人都有联系,而且他们也都发现了我,之所以不出来,就是在等。

    等哪一家沉不住气先动手,到时候所有人都跳出来。

    他虽然说得模糊,但是我细细揣摩了一段时间,确实发现了很不同寻常的地方。

    难道真没有人发现我悄悄潜入这里?

    就连天瞳他们都发现了,这就证明十八组甚至是整个诡案组都已经知道了我来到了这里。

    那么太一门和其他的道门佛门也肯定都知道了。

    毕竟各个门派之间都有各自派出来的细作,得到我的信息并不难。

    奇怪的是之前一直在抓我的人现在全部没有了动静,这是在干什么?

    他们在等什么?

    要是真的想带我走的话,十八组根本保不住我,毕竟高层全部都是去了藏区。

    难道说其中还有什么我没有发现的事情?

    “小子!俺还以为你带着我之后肯定得被我的仇家追杀然后到处逃跑,结果没想到你居然惹得人比我大。”

    我陷入思考之中,何东说的没错,这些都是我没有考虑到的,甚至我都没有这样想过。

    还没等我有头绪,嘴巴就开口了。

    “小子!来客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