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初现端疑
    ,!

    话音刚落,房间的窗户应声碎裂,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人从窗户中激射而出,银光一闪,手中拿着利剑笔直的冲向我。

    还好有何东提醒我,我猛地朝着一旁闪去,勉强闪开。

    那个人似乎没有想到我能闪开,剑势收不回去,那把剑居然生生刺入沙发之中。

    他一击未中,便向上一挑,沙发居然被他劈成了两半。

    我此时早就吓得魂不守舍了,若是刚才我来不及闪躲,这个沙发就是我的下场。

    “你是谁?”我冷声问道,瞬间结出了三印。

    不知道三个手印打在他身上会不会起效果,但是生死之间我必须拿出全力。

    回答我的则是一把长剑。

    我看了半天,实在是看不出面前这个人有什么门道,看不出是属于哪一方势力只能向何东请教。

    “你看出什么了?他是哪一方势力?”我慌乱的躲避着。

    “交手的是你,俺怎么好好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管是哪一方你都打不过的!”何东开口说道。

    我心中明了。

    就是刚才进来的那一剑,我本来就躲不开,我和他之间的差距一下子就明白了,现在也不是死扛的时候,估计天瞳他们听到动静也能赶过来。

    可是现在却犯了难,我要是孤身逃走吧,还能有一丝的机会,可问题是床上还躺着一个展十尃的妹妹,我带不走她。

    她还不能理我太远,不然就会有性命之忧,到时候怎么跟展十尃交代啊。

    我在宾馆的房间上挪下跳的,不多时身上便多了几个口子。

    不过虫王带有的相辅相成的本性正在治疗我,我能感觉伤口处痒痒的在愈合。

    对!虫王!

    用虫王来对付他。

    我看到他提剑向我劈来,立刻面对着他迎上去,努力的将胸口对准了剑锋。

    这就是在赌!

    我知道这样和送死没什么区别,但是展十尃的妹妹还在,要么我死要么她死。

    拼了!

    嗖!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一道破空声从我胸口响起,那深红色的藤蔓破体而出,笔直的冲向那人。

    不过我想象中他被我刺了个对穿的场面没有发生,因为他突然压低身子,甚至连手中的剑都不要了,这应该是高手对于威胁他性命的东西产生的一种感觉。

    他提前躲开了。

    不过那把剑却被藤蔓生生打飞,插入墙中。

    好机会!

    我一把扶起还躺在床上展十尃的妹子,就要离开。

    那人居然没有去捡兵器,而是笔直的撞过来,好像要将我撞飞一样。

    藤蔓没有消失,而是刺入了他的手臂上。

    居然没有刺穿!

    我看到他手臂上居然还带着一个金灿灿的护腕,能挡住藤蔓的一击,应该不是凡品。

    不过他冲过来的时候明显有些留手了,看样子也是害怕这个怪异的藤蔓会有什么别的招数。

    “他有所忌惮!”何东也开口。

    “拿剑砍他!”何东一声令下。

    我一脚勾过来脚下的雷击木剑,拿着剑对着那人砍过去。

    他微微欠身便闪开了,反倒是我因为太用力被带了一个踉跄。

    我猛地感觉肚子上一痛,居然被他一脚踢了出去。

    “俺的天!你居然不会用剑。”何东声音中带着生无可恋。

    很奇怪,我疼的站不起来,这本来就是他杀了我或者抓走我的最好时机,他却没有管我,而是一把抱起地上的人,回头看向我,双眼充血。

    “你会死!”他一字一字的说道,声音的颤抖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杀意。

    我听到这个声音也就乐了。

    “老展!是我!我是杨长命啊!”我赶紧表明身份,还想让天瞳告诉他我找到了他的妹妹,结果他自己找过来了。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后怕,要是刚才我用藤蔓的一击成功了,估计我现在也只能自杀了。

    “杨长命?”他眼中突然闪过意思清明,而后看着地上的雷击木剑,然后又看向我。

    我赶紧冲他点了点头。

    可算是结束了。

    “你居然连我兄弟都杀了!我要将你挫骨扬灰!”刚要爬起来的我差点被这一道声音气的吐血。

    展十尃那一股执拗的劲又出现了,完蛋了,现在他妹妹在他手中,我连跑都不用跑了。

    还没等我继续解释,他冲过来一脚就将我踢到了墙上。

    这货力道不是正常人能比拟的,他说挫骨扬灰,我估计我活着被他挫骨的几率很大。

    他一蹬腿便跃起,顺手从墙上将剑拔下来。

    “说!我杨兄弟葬在哪了?”他一步一步对着我紧逼而来。

    得!这货真的认为我被杀了,还问我被埋在哪了。

    “我就是杨长命!”我赶紧说道。

    “你还嘴硬!先断你一臂!”说完他就要挥剑砍过来。

    “十笼包子!”我闭着眼使劲的喊,声音都快喊破了。

    剑没有落下来,还好这货是个记吃的主。

    “恩?”展十尃手中的剑停在头顶。

    “老展你还在老板哪里干活吗?你是不是每天吃包子都吃傻了,你那十笼包子的钱还没还我呢。”我如同倒豆子一样全部说出来。

    “杨兄弟?真的是你?是谁这么歹毒居然把你变成这副样子?”展十尃眼中终于恢复了平静。

    “这副样子怎么了?俺觉得俺长得挺好看的!”何东不甘示弱的说道。

    突如其来的语气变换显然是把展十尃吓了一跳。

    我赶紧将我和这个面具的关系说了出来。

    说了很长时间,我感觉腹部都没有之前那么疼了,翻开衣服看着一个紫幽幽的大脚印子,展十尃的饭都不是白吃的。

    我很纳闷展十尃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就算是天瞳将信息传回去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知道准确的位置,再说我也没有让天瞳将我的位置告诉展十尃,就算是说的话我也担心孙志刚他们会跟过来。

    结果还没等我问,展十尃一下就跪在我面前了。

    “杨兄弟!一来是你受难的时候我没有帮你,虽说那时候我在找我妹子展青,但是没去就是没去,对不起兄弟的情谊,二来是他们说你是太一门徒,我也没有反驳,三来就是我刚才居然差点杀了你,你救了我妹子,我却要杀你。”展十尃将头低的很低。

    “这三宗罪我也不知道怎么赔,那我就自断手臂,希望你能好受些。”说完展十尃居然真的要自断手臂。

    我赶紧拦住他,这都不算什么,我这不没啥事吗。

    倒是展青的情况有些棘手。

    我将展青的情况告诉了展十尃,他脸上露出难忍的悲痛,不过我对他说现在还没有找到能够救她的人,以后一定会找到的。

    展十尃这样的大汉,居然一点一点的将她妹妹抱到床上,轻手轻脚的给她盖好被子。

    其实展青早就醒了,不过我尽力的压制她的攻击性。

    要是她真的突然起来攻击展十尃,这才会伤透了这个硬汉的心。

    展十尃看了一会,才放心下来。

    我那个问题刚要问,这货又跪下了!

    我真是头大!

    “我曾经说过,你要是找到了我妹妹,我这条命就是你的,现在我的命就是你的了!”展十尃说道,还对我恭敬的拜了下去。

    我刚要阻拦,何东开口了。

    “别拦他,这是江湖礼节,一诺千金,你好好受着就是了。”我听着何东的话也没有动弹。

    我能感觉到展十尃的情谊是真的,他真的很感谢我,哪怕展青现在是这种状态,要知道我如果没有发现展青,估计现在她还在血池中泡着呢。

    不过他说的命是我的这种话我也没往心里去,遇见危险我还能拿他的命去填吗?

    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我问了展十尃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哦!是我那天回去之后,在桌上有个纸条,上面就写着这里的地址,说是有我妹妹的消息,我就过来了。”

    我也是刚来,就看到你带着她进去了,不知道你带了人脸,所以还以为是有人押着我妹妹,就想上来解决你。

    展十尃说完,我立刻大惊。

    连忙跑到楼下,果然,整个宾馆早就人去楼空,甚至住进来的人都已经离开了。

    这时候我才明白,果然如同何东所言,这一切都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行的,那些住客还有老板都是他们的人。

    我现在感觉李姐的突然离开也不是什么祖训,而是发现了这一点,然后为了自保才离开这里的。

    这不由得让我生出一种无力感,我自以为悄悄的回来,没想到却在人家眼皮子底下。

    不过现在最让我想不到的就是他们这样做有什么用。

    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自认为身上没有什么是能让他们垂涎的东西了吧,就算是有,他们也能很轻松的抢回去。

    那么就是和我有关的事情。

    张锦?

    不对!

    我现在已经和张锦有了间隙,所以不可能是张锦。

    酒叔也不像。

    对了!

    是糖糖!

    我早就感觉这一切有些奇怪,当初在茅草屋里发现她之后张锦他们显然是一种如临大敌的样子,就算当时他有伤未愈,也不至于这样。

    难道说糖糖也还有事瞒着我。

    到底是什么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