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鬼帅来袭
    ,!

    展十尃也察觉到了这里不太安生,他想要搬离这里,至少能让展青好好休息。

    何东却拒绝了他,根据何东所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不知道多少势力都紧紧的盯住了这里,他们虽然是不间断的监视着我们,但是却也相互制约,这里就像是一个安全区一样的。

    在这里修养的几天里,我没事还请教了一下展十尃的剑法,虽然学的不是很好,但是也耍的有模有样,不过到了何东的嘴里却变得一文不值。

    他总是说我不适合学展十尃的剑法,一板一眼的不适合我,甚至连每天早上都要练的八极拳都不让我练了。

    根据他所说,我现在身体中的每一种东西都是好的,但是聚集起来便会相互抵消,导致我现在实力太弱,万一哪一方沉不住气我到时候很有可能在混乱中被殃及而死。

    本来我以为他的意思是让我舍弃其他的东西,可是当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他的时候,却被他骂了一顿。

    他说,所有东西都有主次之分,要是全部都是势均力敌,那么自然是相互耗损,要是有一家独大,就能以他为主其余的进行辅助,这样实力能够上一大截。

    他说我体内的哪一种让他都有些胆寒的东西是最好的主家。

    我知道他是说的那三种祭文,但是实在是有心无力,三种祭文全是糖糖给的,我之前不愿意用道术,练了一点时间金刚决,本想问问金刚决能不能当主,却被他一句问我愿不愿意当秃驴给憋了回去。

    不得不说,何东这个人的见识让我惊为天人,似乎他什么都懂,但是我每每问他之前是干什么的时候,他总是说自己是跑江湖的,可是之前李姐也透露出他死的时候被刀砍得不成人样了,试问那个跑江湖的会被仇家这样弄死?

    在何东的知道下,我逐渐的对体内的三种祭文有了新的感触。

    之前我总是把祭文当做是糖糖给的好东西,总会在关键时刻被激发然后出来帮助我,可是在何东的教导下,我渐渐明白了。

    它既然在我的体内,自然是我的,所以要是留着不用,那才是暴殄天物,然后就让我不断地感受祭文,希望能够产生共鸣。

    终于在我的努力下,我竟然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志将它们激发出来。

    而且我还发现了祭文的特殊,就是在激发之后,我再一次用金刚决或者雷击木剑的时候,居然威力大了一倍还多。

    不过就是每次激发出来之后,何东就在我脸上颤抖的厉害,据他所说,现在他的状态就是一种邪物,而且祭文似乎是有驱邪的效力,所以每次祭文激发之后,他就一声不吭,全力对抗。

    我感受着祭文的力量,它居然隐隐有压制虫王的势头,不过只有短短的一瞬,但是我认为我找到了就展青的办法,那就是通过祭文降服虫王,然后利用虫王将展青身上的嗜血藤驱除。

    我将这个办法告诉了展十尃,高兴地展十尃手足无措,我也看出来展青对于展十尃来说是非常的重要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我问何东是不是将他摘下来,毕竟之前是因为逃避追捕才想的这个办法,现在知道了我一直没有逃脱人家的眼皮子底下,所以我觉得这面具似乎是可有可无了。

    这时候何东却告诉我,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能够轻易地撕下来。

    李姐是北方的匠人,和泥瓦匠、扎纸匠、接生婆、棺材手等等的匠人并驾齐驱的裁缝一门,他们的手段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破解的。

    我也试了试,果然如此,似乎何东的脸和我的脸长在了一起。

    不过何东这些天对我的教导也是很有用处的,再者说现在局势还不清楚,还是再等一会吧。

    这时突然楼下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我赶紧起身往楼下奔去。

    来的人是吴天。

    不过此时的吴天浑身沾满了血迹。

    我赶紧过去扶他。

    惨不忍睹!

    只能这样形容吴天了。

    我看到他胸前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抓了一大块血肉去,伤口处的肉往两旁翻涌,几乎能看见骨头。

    “怎么回事?”我赶紧问,手上也没停下赶紧拿出他身上的应急包帮他包扎。

    我没怎么学过包扎,但是此时我知道再去找医生已经有些晚了,只能费力的帮他把伤口缝好,虽然缝的歪七扭八,但是贴上止血贴之后总算是把血止住了。

    就在我打算帮他用纱布缠起来的时候,他伸出沾着血的手一把攥住我。

    “快!快!快去救…眼哥….十八组…遭…劫!”他费力的说出这一句话,然后一歪头昏死过去。

    怎么回事?

    我就在十八组的楼前,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怎么会遭了劫。

    不过吴天拖着受伤的身体跑到这里,这能证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十八组几乎全军覆灭,不过现在听到他口中的消息,我知道了天瞳至少还没有死。

    问讯赶来的展十尃看到吴天的惨状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几天的补给都是吴天送来的,这俩人很合拍,很快就成了朋友。

    不多问了,我将吴天抱到楼上的一个房间之中,然后便和展十尃出门去了十八组。

    我看着身后跟着的展青,她已经恢复了,几乎日夜守在我的门外,而且她的身手隐约能够压展十尃一头,到也不用担心离得太远她出意外。

    推开大楼的玻璃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周遭的楼房中还有不少加班的人,居然没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更别说我所在的宾馆之中了。

    走了没有几步,展十尃猛地向前一窜,一剑劈下去,一只躲在一旁的鬼魂直接被劈成了烟气。

    鬼?

    纵然是有鬼进来,也不可能就能够让十八组遭劫吧。

    之前木签开花的时候,虽然有花粉迷晕了大部分的人,但是她们醒来之后几乎没用一刻钟就将局势逆转,就算是大部分高层已经前往了藏区,但是也不会这样轻易地被攻破。

    其中必然不简单。

    我一边往前走,然后便更加的警惕。

    几乎所有值班的人全部已经被残忍的杀害,展十尃也不知道已经砍杀了多少鬼了。

    我乘坐电梯一直到了十八层,这里是天瞳办公的地方。

    电梯门一打开,我就听见了一声怒吼。

    这是已经妖化的天瞳。

    声音中带着虚弱还有不甘。

    我知道他现在情况肯定不好。

    我悄悄躲到一旁。

    果然,此时的天瞳已经妖化了,身高达到了两米。

    不过在他的四周,有几个穿着白袍的人,正在不断的挑衅着天瞳。

    不过天瞳只是在咆哮但是却没有进攻的意思。

    等我看清楚了,才知道为何天瞳没有办法进攻了。

    一根接近两米长的钢钎笔直的插入天瞳的腹部,然后另一头深深地刺入地下。

    直接是将天瞳钉在地上,怪不得天瞳无法攻击他们。

    这群人领头的则是一个穿着黑白相间袍子的一个老者。

    不过看到他青色的皮肤还有手上长长的指甲就知道这不是善类。

    “说!杨长命在哪?”他阴沉的声音传来,我听着有些熟悉。

    我仔细回想了一会,突然知道了他是谁。

    正是之前被那些人请来的鬼帅。

    之前被人请来,所以他才出现在了那片树林之中,现在他突然地出现,我知道背后一定有人在操控。

    不过可惜我低估了鬼帅的能力,他突然一个回头,几乎和我的眼神撞在一起。

    “原来你在这里!”突然间他消失在原地。

    而后身旁的展十尃猛地被掀翻出去,那个鬼帅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没等我有任何的反应,就伸手向我抓来,看样子是想直接杀了我。

    不过还好我还有虫王这一底牌,它抓我的位置正是胸口。

    不用我反应,虫王立刻就行动了,暗红色的藤蔓破体而出,笔直的插入鬼帅身体中。

    鬼帅的反应则是让我有些吃惊,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被穿透的并不是自己的身体。

    “哦?嗜血藤吗?还能吸阴气?”他不带生气的声音传来。

    我感受着虫王给我反哺过来的力量,一脚踢向鬼帅。

    三种祭文被我引动,而且还加了金刚决的三印。

    那鬼帅被我踹的退了半步。

    趁着这个间隙,我快速的往后退,和我不同的是展青护主的属性被激发了,则是朝着鬼帅冲过去。

    还没等我退几步,展青便被鬼帅击飞,向着我飞来。

    “一个寄生体,也敢和本座动手?”鬼帅似乎不愿意和我们多做争辩,一个俯身向我飞来。

    展十尃冲过来想帮我挡一下,可惜连鬼帅的身都没近,就拍到一边,落地之后吐了好几口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从一旁的门中窜出。

    就在鬼帅的手即将抓到我的时候,那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只是一掌,便挡住了鬼帅的动作。

    “你是何人?”鬼帅打量着面前的人,他不相信还能有人能够这样轻易的挡住自己的攻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