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神秘人
    ,!

    面前的人起初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的话说,但是回头看了我一眼之后,便动了。

    他双拳齐出打在鬼帅身上,硬是将鬼帅打的倒飞出去。

    我看到这一幕,内心翻涌,他到底是谁,怎么可能将鬼帅打飞。

    不过他将鬼帅打飞之后,也没有收手的意思。

    三两步便窜出十来米,生生截住倒飞的鬼帅,双拳如同锤头一样向下砸去。

    鬼帅被生生砸到了地上。

    “咳咳!不可能!你不是人!”鬼帅眼中出现了一丝惊慌的表情。

    也是!怎么会有人只是凭借肉身的力量便将鬼帅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面前的鬼帅似乎是不相信这一切,脸上露出疯狂的表情。

    顿时周围阴气密布,空气都变得稠密了。

    阴气逐渐在鬼帅身上凝结,形成了两团黑色的烟气,被鬼帅往前一推便冲向那人。

    “小心!”我单单是看就感觉这两团烟气非常的危险。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则是让我内心更加无法平静。

    那人一双拳头似乎发出一阵金光,然后便迎上了那两团黑烟。

    结果黑烟散尽,那人只是甩甩手,散去了停留在手上的最后一丝黑气。

    接着他居然抓着鬼帅将其提起来。

    “白夜城现在无主了?”他问道,声音很有磁性。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那鬼帅身上阴气不断地升腾出来,但是却没有凝结,而是慢慢散落到了地上。

    我知道鬼帅的手段绝对不止如此,本想提醒他一声,但是却也来不及了。

    两道白绫不知从哪里激射出来,缠在那人的双手上,随后向后拽去,那人立刻被拽了起来。

    不过饶是这样我也没有看到他眼中可曾闪现过一丝的慌乱。

    “这是鬼道!白绫缠。连同魂魄一起缠住,没人能挣脱开!他本来是能躲开的,为何?”何东说道。

    这时空中突然想起一阵阵唢呐的声音,是白事的时候吹得那种,也叫做送魂音。

    “不好!鬼帅是要硬将他拖入阴间。”何东声音中有些焦急。

    我此时也是很担心他,但是这种级别的战斗我也插不进去手。

    两个脸上没有五官的女鬼从两条白绫的两边缓缓飞过来,穿着像是白色的纸条粘起来的衣服,脚都没有粘在地上。

    随后便拉着白绫就要往后退。

    “你该死了!”鬼帅恶狠狠地看着他。

    鬼帅说完便不在管他,反而是恶狠狠的看着我。

    看到他还没有放弃杀我,我心头萌生退意,但是面前这人显然是刚才救了我,现在他挣脱不开我肯定是要帮他的。

    也不管何东的劝告,我提起雷击木剑,一口舌尖血喷在上面,对着白绫就要劈下去。

    可是剑还没有落到白绫上,那没有五官的女鬼猛地出现在我面前。

    她没有任何的五官,但是我却感受到她现在正在盯着我看。

    这白绫缠是阴间的手段,我作为阳间的人自然是无权干涉,她是在警告我。

    但是我不可能放弃,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劈下去。

    这时候那女鬼的手则是攀上了我的肩头,我顿时便不能动了。

    女鬼好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围着我身体转了好几圈,整个身子都缠在了我的身上。

    “唉!”一声叹气打破了我内心的恐惧。

    “只是这种程度吗?”那人抬着头看着我,好像想要把我看穿一样。

    随后在我瞪大的双眼中,他用力一拉,两个女鬼居然生生被他拉了回去。

    鬼帅此时不在隐藏实力,身上大量的阴气翻涌,居然阴气中凝结出无数个恶鬼的脸。

    鬼帅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冲向那人。

    那人手上用力,将那两个女鬼甩向鬼帅,鬼帅伸手便撕碎了两个女鬼,这时候我也得以行动。

    果然鬼帅是留手了,现在的它才能称得上是鬼帅的名头。

    可是就算是这样,在那人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似乎鬼帅的每一次攻击都被他拦了下来,然后便又一拳轰杀过去。

    没一会,鬼帅便被打的身上的阴气时断时续,好像是受了重伤一样。

    那人似乎也失去了兴致,伸出手掐剑指,在地上划了一道长长的符号。

    随后便咬一口指尖,点在地上。

    嘴里念叨了几句话。

    一个诡异的门居然凭空出现。

    这些门上居然是各式各样的兵器聚集而成的。

    门出现的瞬间,雷击木剑都发出了争鸣之音,好像要挣脱出去。

    “对他起了杀心!其罪致死!”那个人嘴中说出这样一句话。

    随后门中居然走出两个穿着铠甲的战士。

    不知道为何,鬼帅此时居然没有丝毫的反抗,好像是那个人的一句话就应经宣判了他的死刑一样。

    鬼帅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乖乖的被两个战士押送到门中,然后那门缓缓地消失了。

    没有了鬼帅的制约,周围的鬼魂随即暴动起来,顿时呼喊声震天,远处的楼中还传来一声接着一声的尖叫,看样子这些鬼开始侵扰人群了,但是现在十八组被屠戮殆尽,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昏死在宾馆,另一个还被那根钢钎插在地上。

    那人解决完鬼帅之后。

    径直的走到了天瞳身边。

    “妖乱世间,其罪….”还没等他说完,我赶紧打断他。

    “等一下!这是我的朋友,是十八组的人,不是坏人,也没扰乱世间。”我赶紧说道。

    他看了看冲着他不断咆哮的天瞳,似乎在思考我说的是不是对的。

    我赶紧过去安抚天瞳,应该是我曾经被他的血液洗礼过,所以他对我没有攻击性,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他又走到了展青面前。

    “妖邪之物,其罪….”他又开口了。

    “再等一下!”我赶紧解释,说这个人和我的关系。

    将展青拉到我身后,万一这人再召唤出那样一个门带走展青,昏倒在地上展十尃起来之后得杀了我。

    不过我阻拦了他两次他都没有对我产生敌意,我知道他是来救我的。

    “您?是来救我的?”我试探的问道。

    他好像是在思考了一会,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我当即如临大敌,要是他是来抓我的,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我是来找人的!”他说道。

    “你找谁?”我立刻问道,这种人情赶紧就得还,最好是我能知道他是在找谁,能帮他一把最好了。

    “你!”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指了指我。

    找我?我不解的看着他,很快在脑袋里思考他到底是属于哪一方的势力。

    “不过现在的你,还没办法找。”然后他又说了一句云里雾里的话,让我更加疑惑了。

    他看到我在费力的想要帮天瞳把钢钎拔出来,拔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然后他便出手帮我。

    这东西在他手中似乎是很轻的样子,只是随意的一探手,便拔了出来。

    此时的天瞳似乎感觉到了面前这个人的恐怖,蜷缩在一边。

    我看到他身上的伤口虽然是贯穿伤,但是此时却也不在流血了,感叹一句妖族的恢复力。

    我看着这个人还在盯着我看,我更加的疑惑了。

    “你是谁?”我问道。

    “你是太一门?还是佛道两门的人?”我觉得应该之后这样庞大的势力才能有这种强大的人。

    “何为太一门?”他倒是想了一会问道。

    “什么?”我感觉他现在是在和我打太极,既然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势力,不过看在他救了我的份上也就不再多问了,反正现在也够乱的。

    “那你找我干什么?”我问。

    “给你送东西。”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看样子很小,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

    他塞到我手里之后,从窗户的地方看了看天,好像在赶时间的样子。

    “您要是赶时间…就先走吧?”我现在只想把这尊大佛送走,因为谁知道他会不会变卦把我抓走啊。

    “恩!”他点点头。

    “我等你!等你可以让我找你的时候,我会再来的,我的名字是山!”他一脸认真的对我说道。

    然后突然一头冲出去,从窗户哪里跳了出来。

    我赶紧趴在窗户上看,这可是十八楼!

    等我再看下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我问了问何东,他也表示自己不知道。

    不过现在赶紧治好这两个人的伤才是正理。

    我感激去查看天瞳,还好他伤的要比吴天轻。

    在将展十尃扶起来的时候,刚才那个名字叫做山的人给我的东西却掉在了地上。

    那东西只是用绸缎包了几下,所以一下就打开了。

    露出里面的东西,看着这个东西,我立刻瞪圆了眼睛。

    里面正是一张纸!而这张纸正是之前糖糖从我这里拿走的那张记载死胎成活的纸。

    这个人居然和糖糖有关系。

    那为什么不是糖糖亲自送来的?难道说是他从糖糖哪里抢过来的?凭借他的身手,我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

    怎么回事?

    “放开他!”这时一声娇呼打断了我的思考。

    这声音非常的熟悉,正是辛月。此时她捂着腹部,哪里似乎受伤了,身后还跟着几个一样受伤的人。

    当然还有卫小小,此时她小脸上也是抹了好多血迹,不过应该不是她受伤了,正两只手抬着剑看着我一脸的凝重。

    我刚要打招呼,突然想起来此时自己是何东的脸,这可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