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动如山
    ,!

    “自己人!别冲动!”我赶紧咧着嘴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自己人?我根本没见过你!”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的男子,捂着胸口,面如黄腊,应该是受了重伤。

    我一下呆在了原地,完了!这次怎么解释?

    这时候我就想直接挑明身份的,但是何东却小声说道。

    “你可想好,你身份太敏感了,表明身份能保证他们不抓你?”何东的一席话如同警钟一些将我惊醒。

    是啊!且不说我现在被他们冠以太一门徒的身份,就单单是我要是和辛月她们扯上关系的话,难保其他势力不会借用辛月威胁我。

    还是不能承认!我下定决心。

    “他…确实是自己人!”一旁还是处于妖化的天瞳突然开口了。

    我看到他现在浑身的肌肉正在减少,看样子是要慢慢恢复本体了。

    还好有天瞳给我解围,他们还是比较相信天瞳的为人。

    “鬼帅呢?”那个中年人继续问道,而且还摆出一种战斗的姿势。

    看样子是他们解决了自己眼前的困难前来帮助天瞳的,都知道天瞳和吴天二人就算是连起手来也不是鬼帅的对手。

    “被打跑了!”我摊摊手说道,此时还是不能透露那个名字叫做山的神秘人的行踪,现在大家都是战疲之人,这样一个实力高深的人出现的话,难免会人心惶惶,还是等天瞳恢复之后再做打算。

    “前辈果然厉害!”周围的人突然间对我恭敬有加,好像是我打败的一样。

    我看了看,展十尃已经昏了,而展青对于我来说又是毕恭毕敬的姿态,确实让我顶包是最合适的了。

    我也没点头,也没有否认,毕竟这十八组我之前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现在十八组几乎团灭,跟是缺少一个像我这样的主心骨来稳定军心,更别提两个主力都受伤了。

    “哇!大叔你好厉害!简直快赶上我大哥哥了!”卫小肖在一群小朋友面前,显然是有了大姐大的气势,不过此时安全了之后终究还是孩子,孩子的心性还是很单纯的。

    “你也很不错!”我摸摸她的头,任由他们把天瞳扶了回去。

    不过期间我不敢和辛月对视,我怕万一被她看出端疑到时候引火上身。

    我让两个伤势比较轻的人去宾馆带回了吴天。

    然后还有战斗力的聚集在一起。

    寥寥数十人。

    我只能从实力开始划分,这周围的几座楼上的鬼怪交给我还有被叫醒的展十尃,其余人成分散的样子向周边开始清理,实力越强的可以范围越大,争取早一步控制现在的局势。

    我的指挥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至于辛月,我则是找了个蹩脚的决口,让她和卫小肖送孩子们去地下的大本营。

    和我一起清理周边的还有那个中年人,他用的是一个银镶桃木的匕首,好像还开过光之类的,反正实力不弱,纵然是受了重伤也坚持帮助我。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我低声问道,尽力的除去自己习惯的口气。

    “白夜城好像塌了!”他也是不愿意多浪费力气。

    我心中骇然。

    那座倒置的颠倒之城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现在那里塌了,不就代表里面潜藏的数以万计的鬼魂全部可以出动了,这不就乱套了吗?

    “其余别的组都受到伤亡了吗?”我赶紧问道。

    “他们不如我们遭劫快,我们被侵入之后立刻就上报了,他们应该做好了准备,就是有一点很奇怪!”

    他好像有些不敢相信一样的对我说。

    “他们好像是来找人的!只不过我们还没有进行谈判,他们就突然发动了攻击。”他说着!重重的将一个鬼刺死,然后拍了拍大腿,好像很不甘。

    我心中有些骇然。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来找谁!他们就是来找我的啊,而且看样子他们这次出动显然是有所预谋,而且就连十八组的总部也找的如此精确。

    接下来我将具体的情况也问了个差不多。

    原来当时过来的有两个鬼帅还有数十名鬼将,不过还好十八组隐藏着大杀器,拼命地干掉了一个鬼帅,还重创了另一个,不过就算是这样,也难免被那个带着伤的鬼帅攻破了,原因还是实力高深的人都离开了。

    这时候我心里才好受一些,幸好刚才那个鬼帅是受了伤,怪不得总感觉攻击我们的时候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还有就是那个神秘人的身手!实在是太让人诡异了,就是单单那个被他掏出的那扇门,我之前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那人身上没有阴气,鬼将登临阳间用的鬼门也不是那个样子的。

    不过唯一比较好的就是那个人对我并没有杀意。

    之后我找了个借口就和他分开了。

    因为我感觉何东脸抖得厉害,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已经憋到极限了。

    为了不让我的秘密暴露出来,只能够暂时找个隐蔽的角落。

    “他是山!是山!”到了角落中,何东连带的我的声音都哆哆嗦嗦的说出来。

    “山?是什么?”我很不解。

    “兵家有云,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你可知道?”何东说道。

    我摇摇头,表示不太明白。

    随后在他的解释下我才明白这个神秘男子的来历。

    传言中这六句话分别代表着六个人,其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图腾,行走于世间,这既是兵家奥义,也是对于这六个人的描述。

    而且最关键的是每个朝代,都几乎有完全符合这几个条件的六个人,对于这六个人的传说不计其数。

    而且知道了白夜城塌了的事情,这让何东更加确定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就是不动如山。

    据何东所说,白夜城是颠倒之城,其形状像是倒置的金字塔,但是实际上是一座倒置的山头,封印白夜城就是用这样的风水格局镇压的,但是凡是这样的大凶之地,必然是有一个阵眼才行。

    而山就是那个阵眼。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单单靠风水之术就能封印,但是我们却亲眼见到了这个人。

    至于他为什么说事来找我的,这就让何东百思不得其解了。

    我点点头,知道了这个人的来头很大,而且他送过来的东西让我知道了他应该是和糖糖有联系的。

    既然是和糖糖有联系,那么应该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危害的,只是让我疑惑的是他为何要将那张纸交给我。

    要知道糖糖对这张纸看的很重,就连要离开的时候都不惜偷走,可是现在究竟是为了什么?她居然放弃了这张纸,翻过来还将其还给我。

    我想到这里,只能掏出那张纸细细的揣摩糖糖的用意。

    何东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我看着这张纸,总感觉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隐约之间双眼有些模糊,渐渐地我居然看到了其中的文字。

    上面的文字好像是一些古怪的符号,但是我似乎一看就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难道说糖糖的意思是为了让我学习这些东西?

    我赶紧借着往下看。

    里面全是记载着一些和医术有关系的东西,我看了半天,头都大了。

    确实是有死胎成活之术在里面,但是我知道这个有什么用,难不成让我也去练死胎吗?

    等等!

    我似乎捕捉到其中有些东西。

    凡术成之人,月半则痴,月满则狂。

    这不就是其中的弊端吗?

    可是我没有啊!

    我记得奶奶是说过我当时的术并没有成功。

    看样子当时既然我能够活下来,其中必然是有隐情的,必须要想办法找到李爷爷才行,只有他目睹了全部过程,我很想知道当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一直到月亮升起,才大体上稳住了周围的局势,只剩下一些小鬼在游荡,对人起不了多大的威胁,也很难仔细清理,只能恢复元气的同时不断地找人出去地毯式的搜索才行。

    我太头看着月亮,突然有种大胆的想法。

    之前木签就是在晚上的时候发生了异动,那么这个纸是不是也会有什么神奇的事情发生?

    我打算试一试。

    于是趁天黑,我脚上展十尃兄妹,然后到了之前的那片树林之中。

    找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

    就把这张纸铺在地上,接受月亮的照射。

    因为我记得,当时就应该是月亮搞的鬼。

    可惜等了一宿丝毫没有动静。

    一连好几天,我都在让它接受充足的月光。

    直到今天,我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它要有变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