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无头女
    ,!

    其实我也很奇怪,这次拿到这张纸之后,总是感觉到有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

    似乎这张纸和我之间有一种联系,但是却说不上来是哪里。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

    我对于这张纸即将产生异动的感觉更为强烈。

    我将我的感觉对展十尃说清楚,让他帮我留意周围的动静,因为之前木签所引发的动荡让我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我开始有些后悔做这个决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鲁莽了。

    但是前几天发生的鬼帅事件让我知道了自己还是太弱,这几天和何东他们交流的时候也知道这是我自身的一个大问题,处于漂流之中,要是成不了驾驭水流的蛟龙就只能变成浮萍随波飘动。

    其实变强这个念头一直在我心头,现在知道了道门和我奶奶的死有关,但是却迟迟无法动手,就是因为我知道凭借我现在可能上不了道山。

    何东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还是要有抗争的本钱。

    何东似乎此时也感觉到了我内心的不安,他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小子!谁让咱俩现在共体同生呢,俺教你个办法。”

    在他的指引下,我分别取了六捧黄土,和六片枯叶,在他的指引下画了几个奇异的符号。

    然后他便开始念叨着。

    “甲子神将王文卿、甲寅神将明文章,

    甲辰神将孟非卿、甲申神将扈文长,

    甲午神将书玉卿、甲戌神将展子江,

    丁丑神将赵子任、丁卯神将司马卿,

    丁巳神将崔石卿、丁未神将石叔通,

    丁酉神将臧文公、顶神将张文通。”

    他告诉我这是六丁六甲之术,类似于茅山的黄巾符一样,能够请来六丁六甲十二尊神将前来庇佑。

    他说此地乃是树林之中,木盛火衰,土强水弱,用黄土和枯叶为引,应该可以请来。

    我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是我感觉到每一个放置土和树叶的位置都隐隐有气流盘旋,这应该是何东的本事。

    随后他命我在每一个片枯叶上放上自己的头发,每一捧土上滴一滴鲜血。

    然后我隐约感觉十二个方位将我围成一个圈,甚至冷风都吹不进来。

    展十尃看到这一幕也点点头,好像也是很佩服。

    至于展青,则是弓着身子看着周围,好像这东西对她的影响也挺大的,不过我胸口的虫王则没有任何异动。

    那个感觉来了!

    我身体开始不自主的颤抖,展青也是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

    我对展十尃点点头,然后盘坐在那张纸前面,等待着它的异动。

    冷风不断地在圈外打着旋,隐约之间居然有兵刃触碰的声音传来。

    我体内的一种祭文突然暴动起来,浮现在我身上。

    “小子,俺要暂时沉寂了,这东西好像是克制妖邪之物的东西,俺有些抵挡不住。”何东的声音很小,但是似乎废了很大的力气,说完之后,便没了动静。

    我现在没有时间管何东了。

    因为在纸上原先记载的那些东西开始不断地消失。

    而后又有一些文字浮现出来。

    我盯着仔细的观看。

    每出来一个文字,都如同用烙铁刻在我眼中一样。

    疼!

    这是唯一的感觉。

    但是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我一闭眼之后,这一切就会消失。

    所以我只能苦苦坚持,我坚信糖糖不会莫名其妙的将这些交给我。

    直到最后一个字出现完了之后,等了一会再也没有动静了。

    我才痛苦的闭上眼睛,这时候我感觉我的眼球似乎已经被烫熟了。

    突然一阵很大的风吹来。

    吹散了地上的枯叶,也吹散了一堆堆的黄土。

    破了?

    六丁六甲阵破了?

    我揉揉眼睛,想要看的更加的清楚一些。

    隐约间我看到又好几个身穿盔甲的人在和一团白雾争斗,然后不断地被白雾所吞噬。

    这团雾好熟悉,我心里想到。

    这不正是我之前渡死劫的时候遇见的吗!

    那时候的雾铺天盖地,直接把整个道馆都笼罩了起来,现在这个好像是小了很多。

    不过我从其中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她的身形很纤细,有些时候雾气来不及覆盖还能看到她身上雪白的皮肤,只是看不清脸。

    这是什么?

    显然展十尃和展青都发现了这个东西。

    二人一起冲了过去。

    那雾中的女子只是淡然的伸出一只手,虚空中往下一按,展青立刻就趴倒在地,展十尃赶紧过去扶她。

    此时的展青似乎是被一块巨大的石板所镇压,皮肤不断的往外渗透鲜红色的血液。

    展十尃看到自己妹妹的惨状立刻就生气了,挽了一个剑花,用脚一蹬,宛若一个炮弹一样冲了过去。

    展十尃一剑刺入那团雾之中,但是那团雾突然就消失了,然后在他身后不远处又出现了。

    不过其中的人却没有对展十尃出手。

    这时候我耳边响起了何东刚才说的话。

    展十尃是展昭后人,骨子里都是正气,自然不是妖邪,而展青现在身体中被嗜血藤所寄宿,所以才会遭受压制。

    “老展!带着你妹妹离我远些!”我赶紧喊道。

    展十尃刚才一下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直接撕裂了衣服,露出里面篆刻着一个猫的花纹的金甲,似乎还有大杀招,但是听到我这样说之后,看了看自己妹妹此时浑身已经是血迹,就重重的跺了跺脚,过去报其他的妹妹向后遁去。

    我站起来,也拿起地上的纸,我感觉这个女人应该对我没有恶意。

    果然,她站定在我面前,那团雾又重重的覆盖了她,她从其中探出一只手,在我的胸前微微点了一下,我当时感觉心脏都停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其中的虫王做出的反应。

    这时候,胸口处传来一阵瘙痒。

    不好这时虫王要出手了。

    我本想赶紧躲开,但是却晚了。

    电光火石之间,深红色的藤蔓破体而出,但是却被那一只玉手轻易地抓住。

    玉手一用力,居然生生的拽了出来,我立刻犹如受到了重创,大量的血从胸口喷出,落在我的身上,也落在哪张纸上。

    很快血迹就被那张纸吸收了,面前的白雾也渐渐多了一丝血光。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一团雾悄悄探出,将我着这个女子包裹在一起。

    在其中我便看清楚了她。

    她通体洁白如玉,什么都没有穿,只是有些白雾覆盖在一些部位挡住外泄的春光。

    但是很快我浑身猛地一震。

    这个女人居然没有头。

    之前在雾中我看不清楚,只是觉得可能是雾气挡住了她的五官,现在看来不是挡住,而是根本没有。

    她脖子的地方有一个非常整齐的切口,其中还有鲜红的血肉,和她洁白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这个时候有些后怕了。

    不过我知道我现在逃是来不及了,只能稳中求变。

    我尽力的站好,看着她下一步的动作。

    她突然向前一步,离得我很近,我似乎都闻到了她脖子上的血腥味。

    突然她就抱住了我,抱的并不紧,更像是不断地在我身上摩擦。

    这时候我体内的祭文更加的活跃。

    不好!

    我看到她居然身手按在我的胸口,指尖都已经探入其中,深深的插到了我的伤口中。

    我感觉心脏猛地一缩,似乎被一只手攥住了。

    那只手冷的彻骨。

    我能感觉到她只要稍稍一用力,我便死了。

    这时候,突然雾气似乎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形成一个缺口。

    “你敢!”一道声音传来!

    是糖糖的声音,但是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我能感觉这个女子似乎受到了惊吓,慌乱的将手缩了回来。

    这时候我才如释重负,暗暗后怕,因为刚才我居然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这时候那个无头女子在不断地挣扎扭摆,身上有血红色的符文出现。

    我在其中赫然看到了道门的符号和付家的几个符号,还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布满她的全身。

    这些东西好像是活了一样在她的身体上游动。

    随后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抬起手中的纸。

    那个女子好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样。

    连忙把手放在纸上。

    那张纸居然像是活了一样,突然变大,包裹住那个女子还有那一团雾气。

    随后慢慢的那张纸不断地挤压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这时候糖糖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

    这是在教我如何操控这张纸。

    而且这张纸似乎非常的奇妙,它居然融合了所有的符箓。

    它将所有的符箓拆分组合,总共形成了御、攻、唤,三种。

    御者夹杂了阳符还有保身符,还有不少各种的符纸。

    攻者则是驱邪破煞等等符纸。

    唤着居然还有茅山的请神符,加上付家的神行符等等。

    但是却有一个弊端。

    “杨兄弟!”展十尃拍了我肩膀一下。

    “你干啥呢?”展十尃拿着手在我眼前一晃。

    我气得都要拍死他了,糖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展十尃惊醒了。

    不过我也明白过来,这轻重的异变,应该被糖糖想办法克制了,就好像之前我渡死劫一样的。

    我看了看身上,伤口还在,但是展十尃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是什么手段?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天瞳打电话过来了。

    他说吴天醒了,但是却吵闹着要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