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山神
    ,!

    天瞳一边将资料中比较重要的内容交给我看,一边给我解释。

    想到年建国之后,为了除旧,召集了大量的能人异士,成立诡案组,然后第一项内容就是破掉这些东西。

    其实老一辈的人都信山神的,现在也会有很多老人祭拜,但是当年一鼓作气,清理了上百座大小山的山神,几百条江河的河伯。

    其实所谓的山神河伯,都不是传说的神仙,而是在其中修炼成精的一些山精野怪。

    打个比方说,就像是保家仙一样,他们就是长白山山脉的山神,当初就因为势力太大,没办法灭掉。

    再加上距离北京不远,所以在他周围就有三个组,就是北京的总部还有三组,加上东三省里的四组。

    再说说那些山精野怪,顶着山神的名头,虽然确实有些地方的山神很灵验,但是山精野怪做事,哪有不求回报的,而且他们有些厉害的,居然还是教化民众,所以才被花大力气灭掉。

    而这榔头山就是其中一个,这座山并不大,但是其中的山神庙却是很灵验的,根据资料显示,有一段时间,甚至能给孕妇肚子里的子女改变性别,当然后续的资料记载那些子女基本上都死于非命,看样子应该是早的时候就被山神换掉了,所以生出来的只不过是个傀儡架子,自然养不活。

    不过就这一手,也是笼络了大量的民众信服,甚至到现在,山脚下的村民都是有什么事都会请山神定夺。

    不过这几年那座山神庙也是安宁了不少,基本上没有什么案件出现了,再加上十八组发展很快,所以掎角之势渐渐被十八组压了过去,导致那面应该越来越弱。

    我听完之后,脑袋里突然闪出一个想法。

    “眼哥!难道说这次白夜城和他们联合起来了?白夜城突袭十八组,然后使得压制的局面得以松动,这才让那个山神庙里的家伙能够出来?”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果然!天瞳也觉得有道理,沉思起来。

    “俺觉得也有问题!山神庙不属于任意一方势力,就是一个小集体,在一座山中独大,所以能守住,出了山就完蛋了。”何东也插嘴。

    “你不能去!”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是辛月!

    不知道她在这里偷听了多久。

    我赶紧和天瞳整理自己的言行。

    “辛月姑娘!你的事做完了吗?”我装出之前几次高深的样子对她说道。

    “你还装!”辛月眼里居然流出了泪,跑过来拿起我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那啥!俺先沉寂一会,说好哈!可别亲嘴,那可是俺的嘴!”何东说完之后就没了动静。

    天瞳也看着天想要悄悄离开。

    我一看自己败露了,也不在伪装。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讪讪的笑道。

    辛月抬眼看着我,眼里都是怒意,但是可能觉得自己咬得太狠了,就松开了嘴,看到我手臂上的牙庸有些心疼,用手在上面轻轻地抚摸。

    然后辛月好像这一段时间所有的委屈和不安一瞬间就爆发了,哭的梨花带雨,一下就扑到了我的怀里。

    “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来!”她抽泣的说道。

    这时候天瞳装作非礼勿视的样子已经是溜到了门边都按了电梯。

    “你们先别走!”辛月松开我,擦擦眼泪。

    辛月有时候虽然也有些小女子的姿态,但是骨子里身为发丘天官的她自然是比普通的女子更识大体。

    我看到辛月有话要说,就赶紧招呼天瞳回来。

    辛月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不在抽泣。

    “和山神打交道,除了我们发丘一脉就属已经失传的搬山道士了。”辛月一脸正色的说道。

    “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辛月没事又松开拉着我的手,仿佛害怕一松开我就会跑掉一样。

    根据辛月所说。

    山神在那座山中,整个山上的一草一木、一鸟一兽都在山神的掌控下,跟别提山中孕育的山精野怪了。

    但是山神虽然在山中肆无忌惮,但是却受制与山的范围。

    就像是保家仙。

    虽然最厉害的几个老祖宗能够短暂的离开山上,但是本体还是会留在山中,这就是制约,是为了制约他们的力量。

    这榔头山既然能够修建山神庙,实力自然不可小觑,虽然比不上几个保家仙的老祖,但是实力应该很接近保家仙中的二三代弟子了。

    而找我的原因也是因为之前传出来的消息,就是我能够勘破禁忌。

    所以他应该是想脱困于山中,所以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向我发出请柬。

    而且!之前发丘天官走地下的时候,经常会在山中走动,对于有山神的山并不陌生,所以辛月才出来阻拦我。

    因为根据辛月所说,宁惹恶鬼,不招山神。

    我知道辛月一定不想让我冒险,但是我现在担心的是他到底抓了谁过去。

    而且我感觉那个山神应该和白夜城勾结是十有**的事。

    不然不可能十八组刚受创,它就过来了。

    天瞳自然是知道山神的难缠,也有些不建议我去,因为他需要镇守这里,所以没把发帮我。

    整个十八组能找出来的帮手也不多。

    事实上留在这里才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只有这里强大了,掎角之势才会重新竖立起来,这样也能够压制山神。

    不过我去意已决,我不想让别人因为我遭受无妄之灾。

    很快天瞳便下去了,他每天都忙的团团转,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已经耽误了很多事了。

    何东也沉寂下去。

    我看着拉着我手的辛月,心头猛地一痛。

    我这才反应过来,就是面前的这个姑娘,是生生被人从孙家赶了出来,而且她想要回来,一路上肯定也是困难重重,毕竟她和我的关系肯定会被别人知晓。

    而且她为了我连发丘印都丢弃了,没有傍身的法器,这一路走的一定很艰难。

    我回来之后,更是给这里也带了大麻烦,她也因此受了伤,不过她都没有抱怨。

    甚至我一回来她就认出了,还能坚持不和我有过多的交谈,默默地完成我给她分配的任务。

    我现在才明白,她不是完成的快,而是拖着受伤的身体拼尽全力的快速做完,好能在安排任务的时候看我一眼。

    她肯定也知道我之所以不愿意和她摊牌,就是怕因为我的缘故给她造成危险,所以她才忍着。

    枉我还为了不愿意和她有过多的接触总是把一些耗费时间的琐碎事交给她。

    我一把搂住她。

    “你瘦了!”我虽然想尽力的说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奈何这面具太厉害了,怎么说都是何东的粗嗓门。

    这三个字似乎直接击碎了辛月这么多天的坚持。

    她痛哭起来,我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哭的疯魔,泪水打湿了我的衣服,但是她依旧死死的抱着我,不愿意松手。

    我只能不断地安慰她。

    曾经她也是忍着受伤,就算是流泪也要咬住嘴唇的人,现在就像是一个柔弱的花朵,我甚至不忍心和她再说一次我要去山神庙,就怕我一句话便会碰落她的花瓣。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安慰了多久,直到她慢慢停止了抽泣。

    “你去吧!我不能阻拦你!我会在这里等着你的!”辛月慢慢从我怀里探出头,对我说道。

    虽然我听到她声音中也还是有些不愿意,但是她说了的话,就是同意了。

    “别…受伤!”辛月咬咬嘴唇说。

    “你放心!等我解决完所有的事!我就带着你,找一个小城市….”我还没说完,辛月就捂住了我的嘴。

    “你..别说出来….我怕…说出来就不灵了!”辛月娇羞的趴在我胸口,听着我现在擂鼓一样的心跳声。

    我点点头,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会辜负这个姑娘。

    接下来几天,但凡是辛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何东就和有眼力见的趁机,我能感觉出来,他沉寂之后,我脸上就如同贴了一张纸一样,能感觉到面具。

    当然我也和辛月说了展青的情况,一开始辛月也很担心虫王会不会吞噬我,但是我告诉她我体内的祭文能够压制虫王的时候,她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是她也没有好的办法。

    很奇怪的是,展青每次在我施展那张纸的时候,就会变得很安静,没有攻击性,我觉得展青恢复正常的办法应该和这张纸有关。

    不过现在却没有时间思考着一些,我将这个事告诉展十尃的时候,他也是觉得人命关天,既然有望救自己的妹妹,就不用这么着急了,但是我看到他其实还是很想让我立刻试验的。

    我当时就答应他,等解决完这件事就先想办法救展青。

    不过临近年关,我必须要走了,这几天我也渐渐熟悉了这张纸的用法,其中的妙用,真的是无穷无尽。

    我借口出去巡视,带着展十尃和展青跟着何东的指引,往那榔头山走去。

    出去了十八组的范围,何东突然神色诡异的说。

    “小子!俺在山上还留了好东西,咱们稍微绕一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