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山神祭
    ,!

    在何东的指引下,我们远远绕开那座榔头山。

    远远看去,果然名不虚传,这座山就像是一个榔头一样立在地上。

    花费了一天的时间,我们不断地来回走,终于确定了何东说他埋着东西的位置。

    那是榔头山的背面,山上还有未化的积雪,他不断地让我抬头看着太阳,在定位。

    终于在一个山坳里,他确定了方位,让我们帮他挖出来。

    大约挖了有三尺左右,就看到一个被腐蚀的不成样子的布。

    轻轻一拽,那布就碎了,里面是一个青铜的罗盘,上面已经长满了绿色的铜锈。

    “老何!你死了多少年了?”我扯了扯像是棉花一样的布对他说道。

    “十几年吧,俺也忘了,不过你可别小看这个罗盘!”何东好像很激动,但是他没办法控制我去抚摸这个罗盘,只是让我拿的再近一点。

    我能感受到他那种满足感。

    “浪费了一天时间,就为了这个罗盘?”展十尃其实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催促我了,毕竟我们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是临近年关了。

    “你懂个屁!俺要不是因为这个罗盘,都不一定能走出来!”何东啐了展十尃一口。

    我又仔细地翻找着周围,果然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小坟包。

    “老何!这就是你的坟?”我看了看这个简陋的小坟包。

    “都怪那娘们,草草取了我的皮,却没有给我找个风水宝地。”何东看了一眼就不愿意在这里呆下去了。

    也是,谁会在自己的坟前呆的时间过长。

    我们从这个位置上山,没走几步,山上就蔓延下来一些浓雾,让我们绕了半天又下了山。

    我看着何东此时沉默不语,知道他肯定有办法,现在不说就是想给展十尃一个下马威。

    我知道罗盘这东西本来就是寻踪定位的物件。

    “老何!你快说怎么上山吧!别浪费时间了。”我说道。

    老何说现在时间有些晚了,先到山中的村落里,等到明天再出发,反正现在我们来到这里山神肯定就知道了。

    说完,老何让我看看四周,然后他不断地提示我该怎么操作罗盘,罗盘中间的指针疯狂的转了一会,然后指着一个方向便不动了。

    老何得的嘲讽着展十尃。

    此时知道了大体方位,展十尃也没和何东一般见识,而是请出令牌里的灵猫前去探路。

    又走了一会,周围的雾才渐渐小了不少。

    周围的声响便大了起来,好像到了一个很是热闹的地方。

    这是个不小的村落,家家户户住的很原始,除去电灯之外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电器。

    他们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村口,村口有一颗巨大的树,树底下则是有个石像,石像的周围则是摆满了贡品。

    而村子里的男女老少此时都在恭敬的对着石像磕头。

    还有两个老奶奶身上披满了彩色的布条,跪坐在石像两旁不断地拍着一个鼓。

    那鼓的声音很高,比一般的鼓声音要高不少,鼓架则是用一些骨头撑起来的,看上去有些诡异。

    这时候一旁有一个穿着羽绒服的胖子并没有跪在那里,看到我之后便跑过来了。

    “你们是来旅游的吧?你们可赶上好时候了,这是村里的山神祭,一年才有一次!”那个胖子脸上都是汗,在外面寒冷的气温下呼哈着白气。

    我问过之后,知道了这个胖子正是这个村子的村主任,是外派来的。

    因为他不是本地人,所以不被允许参与山神祭。

    不过胖子说现在本来不是旅游的时候,所以没有人去迎接我们,但是我们来了还是要多欣赏一下周围的环境还有风俗。

    要不是知道他是村主任,这胖子简直就是一个导游。

    这时候山神祭好像进入了一个小**。

    周围的村民居然在配合着鼓点低声吟唱。

    声音汇集起来之后别有韵味,唱着唱着村名居然哭了起来。

    直到所有的人都在哭,哭声汇聚在一起,在周围盘旋。

    胖子村主任看我们神色古怪。

    赶紧给我解释。

    这时土语的歌曲,唱的大意是说说这一年的烦心事,好让山神听见。

    不过我感觉到何东眉毛轻微的跳动,好像真相并不止如此。

    但是面前的村主任面色很和善,应该不是骗我的。

    接下来村民的活动更加让我不解了。

    他们居然自觉地排着队,嘴里还是哼唱着之前的歌,一个个走到石像面前,用刀子划破手指,按在石像的脸上,不一会,石像的脸就变成了赤红之色。

    还有没有凝结的血液顺着石像的脸滴到地上。

    直到村里的老老小小全部做完这一切,然后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

    好像全部变成了哑巴,纷纷回家。

    期间都是低着头迈着小碎步子,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那个村主任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往脸上抹血?”我问道。

    村主任脸上的汗珠子一下就下来了,不断地用胖手擦着汗,他现在内心也是极度的紧张,都怨自己非要来这么一个破地方当什么村主任,好不容易发展了旅游业,结果村里人脾气一个比一个古怪,还有这次山神祭,提前了好几天,但是也没有一个通知的,就好像是约好了一样的,今天早上就开始忙活,这个用血摸脸更是这几年第一次见。

    “额…呵呵…那个…过年嘛不是l色显得很喜气!对\喜气!各位先去我那里坐坐吧,这山神祭一直要持续好几天呢!”村主任硬着头皮解释,立刻拉着我就要去他哪里喝口水歇歇脚。

    这村主任和热情,到了他家之后立刻就开始忙活,几乎脚不沾地的冲茶倒水,还做了几个这里的小菜给我们吃。

    看到我们吃下去,村主任如释重负,之前来的几波客人,看到村头的石像很感兴趣,就像拍几张照片,结果就被村里人赶了出去,甚至还有几个人进来之后水土不服的,浑身起了红疹,导致自己本想开始的旅游业一度陷入沉寂。

    他其实很担心招待我们不周,等我们回去之后说这里不好的话,这里贫瘠的生活就没有改变了,那样他可能一辈子都要窝在这座破山沟里出不去了。

    我谢过了村主任的忙活,招呼他和我们一起坐下,开始胡天海地的聊,酒过三巡,我灌醉了他,然后我就借机问问这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说我们是喜欢探险的,想听听奇怪的故事。

    村主任脸色发红,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鬼鬼祟祟的走到门口,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就悄悄关了门。

    一关门,脸色就变了,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有是有!我关键是担心你们害怕!”他担心的说道。

    我摇摇头,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他说自己刚来这个村子的时候,晚上吓得都睡不着觉。

    因为每到晚上,总会有村民穿着奇怪的在路上游荡,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见鬼了,后来才发现是村民。

    我听完了之后表现出一脸的不屑,对他说这有可能是一种习俗,根本不吓人。

    这一激村主任,他立刻就脸上浮现出挣扎的样子。

    一拍桌子。

    “他们都和死人生活在一起!”村主任涨红了脸,说完了之后居然一仰头就睡过去了。

    我听了也觉得奇怪,怎么跟死人一起生活?

    我没有管他,而是又给他灌了半杯酒,然后等到天黑,招呼展十尃一起去村里看个究竟。

    晚上村里更加的安静了。

    整整一个白天,村里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好像都是哑巴一样,就算是土狗都没有叫唤的。

    我们悄悄走在街道上。

    因为知道了这里有山神,而且我们对于这里的东西都不太熟悉,所以只能悄悄地进行。

    街上连灯都没有。

    走了一会,突然听到了沙沙的声音。

    我们赶紧躲到了一旁的柴火堆旁。

    这时候对面走来了几个人,全部都穿着白衣服,好像是丧衣一样的,头顶上都有白帽子。

    那几个走的踉踉跄跄的,好像是喝醉了一样。

    借着月光,我看到那些人脸上涂得血红,手上也是红色的涂料。

    我感觉不对,就悄悄跟在他们的身后,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这群人居然出了村子。

    他们虽然踉踉跄跄的走,但是在山路上却没有摔倒,不断地往山上走。

    直到走到了一块空地上,才看出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

    一座破旧的山神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