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山神庙
    ,!

    还没等我接近,展十尃一把就把我拉住了,冲着我摇摇头。

    我知道他的意思,现在贸然跟过去唯恐中了圈套。

    “你看看他们的影子!”展十尃趴在我身后,对我说道。

    我听了展十尃的话,朝着人群下方看去,果然有问题。

    因为这几个人的影子,居然都不是人形。

    形态踉跄,影呈异状,这是附身之兆。

    我沉吟些许,只不过这样的圈套是不是太过明显了?

    我也沉住气,慢慢看他们要做什么。

    再看那群人,走到山神庙前就跪了下去,朝着庙里拜了一拜,然后从山神庙中牵出了一头牛。

    没错!是一头牛,牛乃是异兽,能通阴阳,此时它能看到附身在人身上的东西,自然有些不安,蹄子在一个劲的刨土。

    随后那些人将那头牛团团围住,不断地抽动着,嘴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那头牛更加的焦躁,缓缓向后面退去。

    就在这时,领头的一个人突然停止抖动,嘴里发出一种呜呜的声音。

    然后他们居然一下就扑到了牛身上。

    领头的那个人对着牛脖子就咬了下去,一口就扯开了牛皮,牛血倾泻而下,浇了他满满一身。

    其余的人也撕扯着牛身上的肉。

    那头牛凭借最后的力气在不断地挣扎。

    但是围上去的人好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紧紧地贴着牛身。

    在鲜血的刺激下他们似乎更加的狂热了。

    直到那头牛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牛血是热的,还散发着白气,他们浑身全是血迹,但是都没有停下嘴,不过他们却没有吃那头牛,而是凭借牙齿的力量撕开皮肤,然后用力的往下扯。

    整个牛背上的皮就被扯了下来。

    领头的那个人更加的残忍,几乎把头都伸到了那只牛的脖子里,我似乎听见了他咀嚼牛骨的声音。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那只牛被肢解了。

    为首的那人将牛头套在自己头上,牛的舌头还耷拉在牛嘴上。

    身后的人披着牛皮,还有几个人拿着牛的内脏。

    然后他们居然连在一起像是舞龙一样举着手上的战利品在舞动,好像是学着那只牛的样子。

    我捂着嘴,因为风正往我这里吹,所以血腥味扑面而来,还带着一丝丝的湿热。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我低声问道。

    因为我实在是看不懂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杀牛?

    “这是给俺看的!”何东几乎要从我脸上跳下来一样,说话都不利索了。

    “啥?”我有些疑问。

    “我当初….就是这样死的!”何东说的时候怒意明显,我能感觉的到。

    我当即打了个寒颤。

    他要是这样死的,那得多难受啊。

    “不过我不是被人咬死的,而是被山上的山精!”何东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原来之前我听说的他是被五马分尸而死,只不过是避讳这一种死法而说的,当初他在这里落了难,被山神派来的山精活活在山下撕碎,要不是李姐赶过来抢走了他的头颅,估计他也就真的死翘翘了。

    “那这山神现在居然能控制人了?那么我们在村里岂不是很危险?”我立刻问。

    何东给我解释。

    所谓山精野怪,还有山神,虽然后者也是属于前者,但是山神却能控制一山的山精,就是因为山神不能直接杀人。

    它可以控制山精野怪,也可以控制花鸟鱼虫,但是对于人这种万物之灵来说他们通常是一种互利共赢的生存方式。

    那就是人们给他香火,它帮人们办事。

    但是如果它亲手杀了人,那么便会失去对一山的掌控,而且还会引来劫难。

    这也就是天道平衡的标志,给你权利,但是会有制约。

    所以它控制村民也是有度的,杀个牛什么的还行,要是杀了我,它立刻就会被惩戒。

    况且它活了这么久,还在犄角之势的状态下苟延残喘,这都表明它很惜命。

    这时候我突然也明白了,这不光是给何东看的,杀牛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告诉十八组,今后掎角之势都将不复存在。

    到底是什么底蕴使得他这么多年都只能苟且,现在却突然跳出来。

    这时候,村民突然纷纷倒地。

    我看到好多个黑影快速的从从村民身上离开,消失在周围。

    果然是山神的爪牙前来附身,不过这些村民本来就是寻常人家,这样的附身已经打破了自己体内的阴阳平衡,现在又在寒冬之中躺在户外,肯定活不下去。

    我赶紧过去查看。

    他们刚才就走进了山神庙的院子里,我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院子里还有一口大缸,不过里面被土填满了,上面立着一个石像,就像是村口的那个一样。

    周围七七八八的倒着村民。

    我感激掏出纸来,用阳符来给他们补充阳气,然后拖他们到庙里面避寒。

    刚刚帮了两个人,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人还不少。

    “你们这些歹人!”领头的人我见过,正是村口那个敲鼓的老奶奶。

    他们看到这地上倒着的村民,立刻怒火中烧,当即就要捉拿我们。

    “别动!我这是在救他们!”我大声的解释,还摆手阻止了要进攻的展青,因为在展青手下,这些靠山吃饭的人没人能活下来。

    我虽然这样,但是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随后他们也发现了这些人身上的血迹并不是他们受伤了,而是死了一头牛。

    我力道加重一些,让其中一个人先苏醒过来。

    这时候那个人才知道自己来到了山神庙。

    他醒过来,第一没有看看自己有没有缺个胳膊少腿,第二也没有谢谢我这个救命恩人,而是连滚带爬的跑到石像下面跪拜。

    我眯了眯眼,这些人已经被山神洗脑了,在他们眼里自己的生老病死都和山神有关,我敢保证,要不是我出现在这里,明天他们看见这里死了一地的人,会觉得是山神让他们离开的,说不定还会大肆祭拜山神。

    展十尃看到这一幕,眼中也是寒光乍现。

    闻讯赶过来的村主任,看到这一幕差点背过气去。

    他不敢想象要是死了人他的日子会怎么样,在他的治理下居然死人,他估计以后什么都完了。

    他知道了是我在救人,立刻过来握着我的手。

    “形同志!非常感谢你能救这些穷苦人民的!他们会感谢你的!”村主任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你觉得他们会感谢我?”我指指那些体质好一点的能立刻苏醒的人。

    此时醒了的人都是慌忙的去石像下面跪下祭拜。

    “这…他们都是些老实人,迷信,正在给你祈福呢!”他说着又拿起胖手擦着脸上的汗。

    我暗暗冷笑,他们祭拜的人巴不得亲自过来感谢我呢。

    我拍拍手就要离开。

    村主任也觉得不太合适,也就驱散大家,让大家回去。

    就在这时候,一阵怪风突然吹了进来。

    周围鬼哭狼嚎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股浓重的阴气弥漫开了。

    白夜城动手了!

    周围的村民哪里见过这个场面,立刻又在那石像面前跪拜起来。

    拜着拜着其中有几个年长的立刻一翻白眼就昏了过去。

    这是阴气入体,他们年纪太大了,受不了这个。

    周围的人一看,拜的更加的厉害了,甚至那几个老人的家人也不管自己家的老人了,也是双手合十跪拜着面前的石像。

    迷其心者,则人愚之。

    这些人已经傻了,只是一味地相信那个山神。

    我跳起来一脚就踢在了那石像上,引动了三种祭文,还开了三印,这一脚直接踢倒了那具石像。

    石像倒地,碎成好几瓣,周围的村民就像是受到了大刺激,全部都抱在一起,看着我这个诋毁他们神抵的恶魔。

    这时候天上已经有很多团烟气在游荡了。

    门外也有人影走动。

    那是一些面容干枯的村民,应该是死了很久了,身上的衣服证明他们是村民。

    这时我想起来村主任的话,他们和死人生活在一起。

    容不得我多想,我立刻掐印,拿出雷击木剑,还给展青下了目标,就是保护这些村民,挡住白夜城的突袭。

    展十尃和展青在里面解决上方的烟气。

    我则是冲出去会一会那些死去的村民,正愁手里的纸还没发挥作用,先试一试。

    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这张纸几乎是拍在他们山上立刻就会起效。而且力量非常的强横。

    单单是我用它引动雷击木剑的时候木剑居然发出了一声雷音就能看出来。

    不知打退了多少。

    “小子!这是车轮战!他们在消耗你的气力!他们在利用你的仁慈之心!”何东突然明白了什么,对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