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山神现
    ,!

    听完之后我也点点头,这不单单是车轮战。也是一种试探,试探我的实力罢了。

    不过让我奇怪的则是这里的村民怎么会藏有这么多的尸体,供那些山精野怪附身。

    要知道,埋到地下,沾了土气的尸体,除却起尸这一条路之外就没有办法了,可是现在这些尸体,身上毫无土腥味,反而多了烟火气,如果抛去脸上浓重的尸斑,我都要以为这是一些活人了。

    但是庙里还是有那么多的活人,我不可能丢下不管,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战斗。

    为了不让这些村民对我产生恨意,我尽力的压制着胸口处的虫王,它只要一出手,那些尸体基本上都没有人形了。

    不过还好这张纸比较霸道几乎一击之下很少能有尸体再站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藏了多少代的尸体才会变成如此的规模。

    庙里面的动静渐渐小了不少,展十尃的身手不错,这些游荡的鬼魂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其实那天他在鬼帅面前被一击就击昏的事是个意外,根据他所说自己还有底牌没有亮出来,只不过担心展青所以才不施展。

    我正酣战。

    “小心!”展十尃的声音突然传来。

    随后展十尃从庙里窜出来,生生挡在我前面。

    一道人影向我扑来,和展十尃撞击在一起,然后展十尃连同我一起被撞了出去。

    我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展十尃则没什么大碍,立刻跳起来还拍了拍胸口。

    我看到他胸口处多了一个掌印,已经穿破衣服,露出里面的金甲。

    他这金甲来头可大了,御赐金甲,上面刻了一直活灵活现的猫。

    “哈哈哈!你还记得我吗!”那人影站定,突然狂笑道。

    我这时候才将注意力转向那个人。

    披肩的头发已经花白了,脸上又乌黑的淤青,不像是打的,而像是有些腐烂。

    他穿着一身单衣,只不过左臂要明显比右手粗壮不少,而且还缠着绷带。

    带我仔细观察面前这个男人,终于想起来了。

    这个人正是之前被糖糖扭断手臂的师翡涧。

    江北尸族!

    难道说这些尸体都是他搞的鬼。

    不过此时的师翡涧和之前大不相同,没有之前那种公子哥的形象,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疯子。

    “当然记得!”我微微上扬嘴角。

    现在情况更加明朗了,这山神居然和师翡涧厮混在一起,而且加上白夜城,看样子是准备抱团了。

    “当日糖糖断你一只手臂,那惨叫声可谓震天啊!”我调笑他,我不认为此时那些隐藏在周围的势力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做什么出格之事。

    “不过看你现在似乎手臂更加强壮了,你的尸奴呢?江北尸族出门怎么会没有尸奴跟随?”我趁着这个时候想要引出藏在暗处的尸奴。

    “你是说这个吗?”他扬了扬粗壮的左手,然后解开绷带。

    整个手臂是一种青乌色,其中有细细的铁链从他的肩头伸出来将他的肩膀和这只手臂固定在一起。

    我看完之后立刻明白了,这手臂不就是尸奴的手臂吗。

    “当初还应该谢谢你!让我认清楚我家族的卑劣,他们居然为了不得罪那个女的将我的手臂生生砍断,放在族地的外面谢罪。”师翡涧咬着牙说道,好像怒火即将压制不住。

    “所以你就和这个地方的山神厮混在一起了?”我歪歪头问道。

    “我很奇怪,你怎么知道我会来的?”我希望从其中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

    “你这样的性格,会不来吗?不过我倒是很诧异,你现在居然有这样的实力,看样子山神说的没错!”师翡涧话音刚落,立刻俯身冲了过来。

    展十尃金甲上的灵猫双眼发出一道白光,顿时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也迎了上去。

    展十尃长剑在手,我本以为会压制住师翡涧,但是他的每一剑都被师翡涧的左手挡住。

    看样子他换了尸奴的手之后实力大涨。

    不过我现在心里想的是他刚才说的话,那个山神到底说了我什么?

    “小子!这怪物融合了尸奴,现在半人半尸,身上没有痛觉,我看着这个展小子会吃亏。”何东低声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看到师翡涧现在的状态我就感觉他已经疯魔了。

    然后何东悄悄教了我一招应该可以克制他的办法。

    我攥着纸,在一旁等待,等到有足够的破绽让我施展。

    其实破解师翡涧很容易,据何东所说,只要我用阳气攻击师翡涧肩膀处的伤口,然后用雷击木剑将铁链斩断,他失去了这只尸手作为体内尸气的平衡点,应该直接就毒发身亡。

    展十尃虽然也是力气很大,但是跟之前的尸奴比自然落下风。

    再加上他现在似乎有所忌惮,只能借力打力,作为防御的手段。

    他用眼角的余光瞟到我现在做的准备,作为经历过不少战斗的他自然明白这是要打配合。

    所以本着对我的信任,故意露了一个破绽。

    这样明显的破绽自然引起了师翡涧的注意,左手突然伸出,凭借着破绽将展十尃逼退,一只尸手径直的抓向展十尃的胸口。

    我此时也将手里的纸打了出去。

    那纸一些便印在师翡涧的胳膊上了。

    然后大量的黑烟从其中升起。

    我三两步跃过去,重重的劈了下去。

    “慢!”这时候一声空灵的声音传过来。

    不像是鬼怪出现的时候才有的那种不成调的声音,反倒有些使人内心安静的感觉。

    师翡涧也停手了。

    我也赶紧卸掉力道。

    一团绿幽幽的鬼火从地上突然燃了起来。

    天上的鬼魂还有周围的尸体都如同潮水般退去。

    我疑惑的看着四周,找不出声音传来的方向。

    发出着声音的正是山神,不用思考,就单单看里面趴在地上跪拜的村民就知道了。

    “我来了!你就这样招待客人的嘛?”我将雷击木剑收起来,对着四周喊道。

    正主出现了,就意味着现在不会有大战了。

    “且随我来!”那道声音再一次传过来。

    好像是山上传出来的回声一样,从山的另一面传来。

    随着他的话音,那团鬼火突然一分为二,然后变成四个,八个….一直变成一群小一号的鬼火在头顶盘旋。

    然后这些鬼火纷纷朝着山林中飞去,落在树杈上,化成了一盏盏路灯一样的东西,照出一条路来。

    “装神弄鬼!”何东鄙夷的说道。

    其实我也被这种手段弄得有些分神,这确实不像是人该有的手段,难道说山神都有这种手段了?

    这时师翡涧好像绝了对我动手的心思,先一步走上了那条路。

    我招呼展青跟过来。

    既然来了,气势上不能输。

    展十尃打头,展青断后,我们也跟着师翡涧走了过去。

    不知道分散出多少鬼火,连绵不绝。

    “难道山神都有这样的手段?”我看着鬼火下意识说道。

    “切!俺和你说,他就算是山仙,也逃脱不了山精野怪的本质,要不是当初俺大意,怎么会着了他的道儿!”何东不以为意。

    展十尃也点点头,好像赞同何东所说的。

    “兄弟!我告诉你,这眼睛虽然是首先感受周围的法子,但是也是最先骗你的地方。”展十尃对我小声说道。

    我回头看了看展青,她没有表现出焦躁的样子,似乎视这些鬼火如煤灰一样。

    遇到危险,展青总是第一个焦躁的,她体内有嗜血藤,处于生物的本能,总是对危险有超越人的感觉。

    这时候手中的纸突然一闪,我眼前一花,就看清楚了树上的东西。

    哪里是一些鬼火,不过就是许多奇形怪状的山精正在那里伪装。

    “小子!你的道眼又开了!俺能感觉到!”何东开口了。

    我心中泛起一股喜意,看样子这纸的奇妙果然是非凡。

    一路走了大约有一个小时。

    面前出现了一座石头砌成的宫殿。

    藏在深山之中,宫殿的顶上还长满了树木。

    这山神还真当自己是土皇帝了,居然自己修建了这样一个宫殿。

    宫殿是四四方方的那种,上面都是一些碎石。

    门前还有砌成的台阶。

    我跟着师翡涧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不算小的空间,最中间有一个石像,正是山下村民祭拜的那种,石像下面则是一座石头的王座。

    这时候周围居然响起了一阵阵的古音的琴声还有钟声,挺唬人的。

    两侧突然闯进来不少山中的动物,有些野狗还有些野猫,一翻身就化作一个个美艳的侍女立在两旁。

    简直就像是拍古装电视剧一样,穿的衣服都是古代的广袖裙。

    师翡涧也没有客气,有两个侍女抬着一个木椅过来,他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杨长命!见到本神还不跪下!”这时候一道充满了威严的声音传来!

    两股灰白色的烟气从殿外飞了进来,融合成一股,停留在王座前方,化成了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中年人。

    我看着他,确实眉宇间有些威严。

    他一现行,周围的侍女全部都伏在地上,就连师翡涧也站起来拱拱手。

    “神?”我看着他,眼中出现一丝戏虐,这样的场景的确唬人,要是村民看到绝对早就趴在地上五体投地了。

    但是这一切在我的道眼下就显得有些假了。

    而且我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本体,就是一只癞蛤蟆,也就是一个蟾蜍。

    “我看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将他们压上来!”那个自称是山神的人一挥手,立刻门外就有几个人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目光呆滞的人。

    我一看,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