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交易
    ,!

    那两人正是肖家姐弟,我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她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山神冲着我微微一笑。

    “筹码来了,要不要谈谈?”

    我握紧了拳头,其实我此时内心有些慌乱,但是尽力的克制住自己不表现出来。

    就连之前一起共事过的肖家姐弟都被抓了来,那么辛月他们此时更加危险了。

    居然调查我调查的如此深入,看样子我一切的行踪一直以来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我咬着牙说道。

    “先别着急!”山神现在倒是坐怀不乱,一挥手两团烟气打在肖家姐弟的面门上。

    他们打了个激灵,恢复了神志。

    “你们没事吧?”我赶紧过去查看。

    “你是?”肖玉将肖阳护在身后,似乎对我有些敌意。

    我想起来,我现在顶着何东的脸,刚要解释。

    “他是杨长命!你们应该是老朋友了吧!”一旁的师翡涧插嘴说道。

    “什么?”肖玉瞪大了双眼。

    我点点头,将我现在顶着何东面具的事情告诉他们。

    “画符的!你来救我?那完了!”肖阳小手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感觉就像是我又多不靠谱一样。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没有管肖阳,在我眼里他还是个孩子,自然是先问肖玉。

    肖玉再三确认了我就是杨长命之后,便告诉我。

    原来他们回到本家之后,将江北尸族出现的消息告诉了家里人,然后他们一路追寻这条线索,于是便追查到了师翡涧。

    他们本来想试探一下师翡涧的身手,哪成想师翡涧当时受伤要逃窜。

    这下受伤的师翡涧给了肖玉很大的信心,于是他们在榔头山设伏,还叫了家中几个有鞋本事的弟子。

    万万没想到,师翡涧抢先一步与山神搭上线,居然来了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用大量的山精反将他们一行人包围住。

    他们凭借自己的实力突围出去几个人,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反而是折损在了这里,肖阳肖玉也被抓住了。

    肖阳肖玉一直隐忍,就是为了等自己家的人派人来救,可是没成想等来了我。

    说到这里,我大体明白了。

    原来还以为是他们故意用这俩人威胁我,没想到倒是他们俩送上门去了。

    “你身上的气息!”肖玉皱了皱眉头。

    “好杂乱!”肖玉说道。

    “行了!叙旧也要有个度吧!”山神一挥衣袖,当即一股风吹过来,打断了我和肖玉的对话。

    “你说你想要干什么吧!”我往前站了站,问道。

    “其实很简单,在这山神庙地下,有个东西,只要你能拿上来,我便放了他们。”山神坐在王座上,趾高气扬的说道。

    我看了看肖家姐弟,此时终究是然在屋檐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俩人都跑不出去,想来山神的手段还有很多。

    “你先放一个,然后我下去。”我想着想保出肖阳来,毕竟他还小,万一我下去之后遇到什么危险他至少还没有事。

    肖玉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等待着山神的回应。

    山神此时闭着眼,没有说话,倒是师翡涧站了起来。

    “你们还想谈条件?”说完他一把抓起肖阳,掐着他的脖子就将他提了起来。

    “你…等着!等我….脱了困…我要你的命!”肖阳死死的盯着师翡涧,还在发狠。

    此时山神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很有把握。

    “小子!你小心,这山神很狡诈!”何东小声的提醒我。

    我点点头,暗暗催动纸,将催动的纸握在手中,然后一把抓住师翡涧的胳膊。

    “放开他!”我冷声说道。

    此时激活的纸印在他的胳膊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大量的黑烟升起。

    师翡涧脸上有些不好看,看样子这张纸对于他来说是克制他的。

    “好了z闹!”山神开口。

    “我允许你带着其中一个人去,剩下的那个等你做完,我自然会放了他。”山神摆摆手说道。

    师翡涧一脸的愤恨,但是却松开了抓着肖阳的手。

    我也赶紧收手,查看着肖阳的情况。

    还好师翡涧没有下阴手,只不过是轻微的缺氧而已。

    “你们刚才看到的山神庙下面有个东西,将它拿上来,我们之间的交易就完成了。”山神说完,化成一团烟雾,掠走了肖阳。

    看样子连谁留下都不用我选了,这个山神早就已经帮我衙了。

    周围的侍女看到山神离开,也纷纷化成动物离开了。

    大厅里只剩我们几个,还有坐在椅子上的师翡涧。

    “哼!”师翡涧冷冷的哼了一声,好像对于刚才的事很生气。

    我带着肖玉往回走。

    “那个师翡涧绝对不是善茬,到时候可定会反悔。”肖玉此时也是愤恨的说道。

    “小子!你到底是谁?”何东又问我这个问题。

    “你啥意思?”我回了一句。

    “人皮脸?”肖玉惊呼一声。

    看样子果然是老匠人,鬼裁缝的手段也都清楚。

    “俺现在更加怀疑你的身世了,你知道那庙下面的是啥不?”何东没有管肖玉,而是对我说道。

    “那是山神的真身,只有真身离了山,他就能逃出去,不比受制于山里。”何东说。

    “但为啥非要让我去拿?”我问道。

    “你现在下去估计完蛋了。你知道那真身的位置在哪吗?”何东说道。

    “不是在庙下面吗?”我挠挠头问他。

    “你错了,山神的真身一般都是和这座山的龙脉放在一起的,也就是说你需要将这一座山的龙脉斩断,才有可能取出真身。”肖玉此时插嘴说道,她弟弟还在山神手里,所以她现在很着急。

    “龙脉?”我有些慌神了。

    龙脉常常是链接好几座山形成的山脉才有的,这样来说可能需要我去斩断龙脉,可是就凭我们几个怎么可能斩断龙脉呢?

    “这点你倒不用担心!”何东对我说,此地是独山,只不过是一小条龙脉而已,要是能有神兵利器,斩断龙脉也不是不可以,就是太危险了,龙脉一断,此山必定塌陷。

    神兵利器?

    雷击木剑不就是吗,当初三叔送我这个,不就说这个本来就是插在龙脉上的剑吗。

    只不过后面他说的山川的塌陷,这是个事,需要转移村民。

    我回到庙里,那些人还在祭拜,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让他们更加虔诚了。

    我当即就找来村主任告诉他实情,之前发生的事已经崩塌了他的观念,此时他浑身抖得不行,好像即将崩溃。

    我只好用纸化成清心咒按在他的身上,让他平复一下心情。

    听到我说的,这座山可能要塌陷,他更是慌乱,一个劲的求我们千万别这么干,要是真塌了,得死多少村民,到时候他是要负责任的。

    我问过何东,他说此行也就一两天就能搞定,既然我有能斩断龙脉的东西,只需要找到那个山神的本体就可以了。

    我没有再和这个村主任商量,而是告诉他一两天之后山有可能塌陷,让他早做准备。

    然后我们便撤了出去。

    因为我们都不会寻山问脉的手段,何东说要找到龙脉,只有另一种法子,就是观气。

    这就要用到我的道眼。

    我们趁现在天还没亮,赶紧走远,等到早上太阳初升,紫气东来,那时候山中的龙脉便会现形。

    我们站定在一处视野较为宽旷的地方。

    现在只能等了。

    根据何东所说,到时候必然是有异像的,能不能找到龙脉的位置,还有山神本体的位置,就看我了。

    距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

    “小子!他们说的百无禁忌,是你吧?”何东突然发问了。

    他这一问,我这不知道如何回答,我从没感觉出来自己有啥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除去我是死胎成活。

    “百无禁忌怎么说?”我问道。

    “据说凡是有禁忌,则会有百无禁忌,世间一切都是规矩,而百无禁忌之人,便能无视这些规矩。”何东好像很迫切的想知道我是不是。

    “有什么用?”我问道。

    “你要真是,你有可能复活俺!”何东沉默了一会,说道。

    “什么?”我大惊。

    “要是俺没看错,你这张怪异的纸,应该就是记载禁忌的禁忌之书,相传此书共有十二卷,分为上下两本,上者为河图,下者为洛书。”何东说道。

    我听完了之后不免有些不太相信,这些不都是传说吗?

    “你觉得山神不是传说?”何东回答。

    我沉默了,要真是如此,那么这还是一个神器呢,不过这张纸怎么看怎么不像,倒像是一张万能的符纸。

    “小子!求你个事!”何东说。

    “要是真的,你能得到那些东西的话,想个办法,要么复活我,要么杀了我。这样的状态虽然我活着,但是生不如死!”何东很严肃的对我说道。

    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他。

    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出现一抹紫意。

    “紫气东来!用心看!”何东提醒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