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龙气
    ,!

    太阳刚升起的时候,天空中会出现一些紫意,这就是紫气,这些紫气通常会慢慢沉降到山川之中,等太阳的光照过来便会消失。

    在古时候,修道之人认为这种气是每一天中最精纯的气,用来呼吸吐纳是最好的。

    事实上这就是每一日山脉中龙脉苏醒产生的异动。

    我手中紧紧攥着那张纸,瞪着眼紧紧地盯着空中的紫意。

    突然,一声若有若无的龙吟之声传来。

    这声音很是威严,甚至我看到山上的积雪也被震散,化成雪花飘到空中。

    山顶上的紫意不断地聚集。

    最终形成了一条长蛇状的紫气将整个山缠了好几圈。

    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些,生怕走神导致功亏一篑。

    根据何东所说,见蛇就见龙,紫气即将化龙。

    我又上前走了几步,想要看的更加的清楚。

    这时候那条巨大的紫色长蛇居然开始围着山不断地爬动。

    而后在身体中分出四个爪子,雪花夹杂在其中犹如龙鳞。

    紧接着蛇头逐渐变长,渐渐化作龙头。

    它好像在挣扎,随即有两只龙角破体而出,它猛地抬起头。

    嘴唇两旁伸出两条长长的龙须。

    尾巴也变得粗壮。

    我感觉自己似乎有些血脉喷张,我从没见过龙,哪怕是化形而成的龙。

    我觉得要是将我现在看到的拍下来,估计所有人都为之震动。

    它不断的围着山川行走。

    在山川上横冲直撞。

    身上的紫气不断的流淌下来,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动物的样子。

    画龙点睛,最后等它睁开眼才是一条真正的龙。

    我此时感觉身上的血气翻涌的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

    难道是我体内的逆鳞之血和这龙气产生了共鸣。

    一阵阵的血气冲刷的我耳鸣不断,甚至眼都有些花了。

    要在平时,我肯定坐下慢慢体会身体中的变化,现在我只能不断地压制自己,不能功亏一篑,肖阳还在山神手中。

    猛然间周围一些全部都安静了下来,甚至风都吹到一半生生停止。

    整个山突然就像是被静止了一样。

    那条龙好像也停止了挣扎,猛然间回首。

    巨大的龙头处有两团金光,好像是燃烧的两团火焰。

    我感觉一股气压扑面而来,像是一股强风一样。

    这时太阳的光找了过来。

    那条龙猛地长啸一声,阳光洒在它的身上,让它全身金色,脊背上的鬃随风而动,像是通体燃火一般。

    一条紫金的巨龙盘在山头。

    我再也压制不住身体的异样,也跟着他怒吼一声。

    “吼!”

    我声音甚至有些撕裂,但是却传的极远。

    那条龙看了看我,然后逐渐被金光融化,化成点点的晨露布满全山。

    展十尃看到我有异样,赶紧过来扶我,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觉得日出挺美的。

    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才宽松了一些。

    “你看到了吗!”肖玉担心的问道。

    我点点头,此时是在是张不开嘴说话,喉咙里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

    就在最后一刻,我看到了巨龙在消失的时候,山腰处有一个虚影浮现,在大量的吞噬晨露,看样子就是那只蟾蜍。

    而山腰处,就是那个破旧的山神庙。

    我喘息了一会,觉得恢复的差不多了,才缓缓起身,告诉他们那个位置。

    何东因为我嗓子撕裂,所以发出的声音也是沙哑的。

    “你最后居然发出了龙吟!”何东很是惊奇。

    他并不知道我体内有逆鳞之血,所以认为我是观龙气之后有感而发。

    不过此次观龙气并不是一无是处,我体内的祭文中逐渐有些白气流动,好像是一条条尚未化形的龙一样,这种神奇的异变我没有告诉大家,因为他们肯定不知道,只有等我再见到糖糖,问问她再说。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那座山神庙。

    刚才那个癞蛤蟆的虚影就是在这里发出来的,这里一定隐藏着什么。

    我也不管山神愿不愿意,就把他的石像砸了个稀巴烂,里面什么都没有,庙里也找了一个遍,一圈下来整个庙几乎被我们砸的没一件好东西了。

    砸的最厉害的就属肖玉了,她是有发泄的成分在里面的。而最起劲的就是何东,他不断地指挥我怎么砸,砸的越碎越好,看样子他是想报仇。

    最后我们在院子里汇合,都没有什么发现。

    我掏出罗盘问问何东能不能用这个找出来,他说不行,找龙脉还能凑活,找个山神的本体就不可能了。

    何东还一个劲的问我,我到底看清楚没有。

    甚至展十尃都要放出灵猫来帮我。

    被何东阻止了。

    且不说那东西和龙脉挨在一起,灵猫过去被龙脉一激还不得直接消散啊,再说这东西肯定是在地下,只不过让我看气是为了寻找它曾经下去所用的通道。

    因为那虚影就应该是在隧道的头上才对。

    我们刚才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就连一个土坑都没见到。

    何东不断的说很不应该,一定是我们漏掉了什么。

    我此时也没有去管她们,盘坐在地上回想刚才看得到一幕,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被我发现。

    我脑袋里不断的回忆那条龙从出现到消失,还有最后这蛤蟆惊鸿一现。

    等等!

    我突然有所发现,那蛤蟆只有三条腿。

    我这才想起起来。

    其实金蟾很多的形象就是三条腿的,而我刚才看到的却不是那种样子的,而是有一条y腿似乎被什么东西压着没有出来。

    导致他那一瞬间中只能趴在山腰。

    有什么东西压着,我起身不断地寻找。

    最后目光落在院中间的石瓮上。

    我去外面拿起一块石头,重重的砸向这石瓮。

    石瓮中填满了土,被我重重的一砸,石瓮应声碎裂。

    里面的土不知道多少年岁了,已经结成了一块。

    “四色土?”肖玉娇呼一声,捂着嘴说道。

    何东也插话。

    “黑、白、红、黄果然是四色土,就是这里!”

    何东跟我解释,黑色的土乃是污秽之土,用人的粪便融合,人食百谷,排出的污秽更是浑浊不堪,白土则是白骨土,用骨灰融合,红土是血土,应该不出意外是灵兽血,也就是牛血或者黑狗血,至于黄土,就是阳坡土,经年被日光照射,阳气很是充裕。

    他说用这四种土一层层覆盖,就能镇压邪祟,当然还需要秘法辅助。

    “这里看样子有人来过了,不然怎么会用这种法子镇压住其中的东西,看样子不单单是因为山神无法脱困于龙脉,还有这些手段阻碍他与本体的沟通。”何东话语中有些低沉。

    我听完了哪里不明白何东话里的意思。

    一来这里肯定有大家手段,想来应该是镇压山神,那么地下必定还有后手,贸然进入肯定有问题。

    二来山神的手段我也见过,刨除能御山中百兽不说,自身的修为也是我们比不上的,现在知道了他现在的手段还只是没有和本体沟通,不知道已经隔绝了多少年了,要是一但和本体沟通,哪本体天天吞噬龙脉化龙的晨露,那其实力还不强盛更多。

    大家都不是傻子,看到这种情况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不用我多说,一个个都陷入沉思。

    肖玉是第一个清醒的,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救自己的弟弟,所以必定是要下去走一遭的。

    我看了看展十尃,他点点头。

    我也是要下去的,不能丢下肖阳不管,但是我只要是下去,展青必定不能离我太远,所以我需要问过展十尃的意见,他要是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

    还好展十尃也是侠义心肠的人,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也做不出来。

    将这石瓮移开,果然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不过只能容一人下去。

    等了一会,等到里面差不多有足够的氧气的时候,我们才下去。

    先下去的是展十尃,我们用绳子绑住他的腰,没想到庙里还有一根长绳,不出意外应该是山神准备的,在山中,一切都逃脱不了他的眼睛。

    一个个交替下去,最后下去的是我。

    到了地下,展十尃燃起的火把照的下面透亮。

    下面是一处干枯的井,看看周围的泥土还比较湿润,看样子之前并不是干枯的,看样子这里有什么东西是必然的了。

    由于展十尃不能用灵猫探路,我们只能自己找。

    在左手边有一处小小的洞穴,拿手一掏,洞穴就大了不少,直到我们可以通过,这才走进去。

    地上泥泞不堪,我很担心周围会不会坍塌,但是何东说没有事,既然这么久都没有坍塌,所以我们没有事。

    不知道走了多久,里面的隧道如此的长。

    直到前面突然吹来一阵清爽的寒风。

    地下是很暖和的,尤其周围还有积水,更是湿热的厉害,突然吹来的寒风让我们齐齐打了个寒颤,不过我们都知道,到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