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斗龙
    ,!

    从里面走出来,我们都是先伸了一个懒腰,展十尃将火把熄灭。

    因为这里已经不需要打火把了。

    我们呆呆的看着周围的样子,都有些失神。

    我发誓,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一幕。

    地下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为什么不用打火把?

    因为整个洞中全部密布着金色的根须,都闪着莹莹的金光,照亮了整个地方。

    “这些根?就是龙脉?”我疑惑的说道。

    何东说不是,这些只是接近龙脉的植物根系,受龙脉影响,才长成这个样子。

    “那龙脉在哪里?”我问道。

    “你们脚下!”何东得意的说道。

    我看看脚底下,已经不是刚才湿润土了,而是一些比较干燥的土,不过里面也有不少根露出了出来。

    何东告诉我只有开了道眼才能看到龙脉的全形。

    我攥住符纸,来了道眼,再睁开眼的时候,居然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要说刚才无数根系密密麻麻闪着荧光已经是巧夺天工了,那么我看到的则是只能用不敢相信来形容。

    在我们脚下正盘着一条数十米的龙,从树根中现形。

    我体内的逆鳞之血也发出共鸣。

    也许是我们惊扰了这条龙脉,也许是逆鳞之血让它感受到了。

    那条龙突然动了,睁开眼睛,似乎在打量着我们。

    我将看到的告诉大家,大家纷纷向后退去。

    “别担心,这只是小龙脉,就你看到的几十米长,都不够大山脉中的龙脉一根腿长。”何东对我们说道。

    根据他所说,大山脉中的龙脉。动辄绵延数千里,龙脉一动,地覆天翻都不足以形容。

    掏出剑的展十尃护在展青前面,似乎对于展十尃的敌视举动,龙脉有些不高兴,随后一个劲围着我们盘旋。

    何东给我解释。

    龙脉喜静不喜动,更别说刀剑这样的充满戾气的兵刃了。

    古代王朝建造王都,都会选择在龙脉边上,因为这样一来有哪里出现大量的敌军就能通过感知龙脉获得动向。

    所以大军回朝第一件事就是卸甲。

    就是怕巨大的杀气和兵刃的煞气惊扰了龙脉,所以也都说龙脉乃是国家之根本。

    我赶紧让展十尃将剑收了起来。

    不过何东告诉我,我手中的雷击木剑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首先雷击木剑本来就不是杀戮的兵刃,驱邪避煞乃是正道之器,而龙脉守护山川,也非奸恶之体,自然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接下来就是要找那个山神的本体了。

    何东告诉我,他们帮不了我,因为只有我自己有道眼,只有我能看到。

    我只好瞪大了眼睛仔细寻找。

    那条龙脉因为展十尃将剑收了回去之后,也渐渐平息了下去。

    我仔细观察这龙脉。

    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体内的血气好像不受控制了,怎么压制都压制不住,好像要爆体而出。

    就连体内的虫王都开始悸动。

    藤蔓不受控制的从我胸口伸出,好像是在向着龙脉示威一样。

    展青此时也呲牙列嘴的看着龙脉的方向。

    大量的鲜血从我的皮肤伸出来。

    化成血雾飘向那龙脉。

    “小子!你怎么回事?”何东看到这种异像,自然为我担心。

    “我体内…有逆鳞之血!”我现在才说出来。

    “不好!你不早说,这龙脉看到龙血,要同化你!”何东惊愕的说道。

    此时我镇忍受煎熬,好像是浑身被捆了个严严实实,虽然行动自如,但总是感觉有些难受。

    “不管了!先斩龙脉!”何东大声说道。

    我点点头,掏出雷击木剑就冲向龙脉。

    一剑砍过去,平时锋利非常的雷击木剑此时就像是砍在了一块钢铁上一样,生生将我弹了回去。

    “用雷法!引动雷击木剑中的天雷!”何东不断的指引我。

    我用纸幻化出五雷符,此时生死攸关,我管不了这么多,会什么就用什么。

    当下雷击木剑上居然密密麻麻浮现出阵阵银色的雷光。

    劈下去的瞬间,带着雷声。

    一剑斩下去,那条龙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顿时四处游动。

    我胸前的藤蔓也化作利刃冲着那个龙脉不断地刺出。

    那条龙脉似乎有些生气了,冲着我嘶吼一声。

    震得我差点连手中的剑都扔了。

    体内的三种祭文交相辉映,闪烁着诡异的光,浮现在我身体上。

    顿时剑中的雷光更盛。

    我此时毫无章法,就知道乱砍。

    但是乱拳打死老师傅,还真有几剑砍在龙脉的本体上,透过地上的根,我能感觉到砍在了龙脉身上。

    可是饶是这样,也依旧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是使得它更加的愤怒。

    龙脉无法冲出来,只能不断地躲闪。

    可是怒吼声却震得我七荤八素。

    我感觉有些力竭,不是力气用完了,而是失血过多。

    身上的衣服都被染红了。

    展十尃本想放出灵猫牵制一下,哪成想灵猫刚刚出来,立刻就缩了回去。

    这龙脉对于它来说有天生的克制。

    何东在不断的鼓励我。

    龙脉无法跑远,只能被动挨打,所以只要我坚持住,总会耗死它。

    这一点我明白,何东明白,那条龙脉也明白。

    我强撑着身体又一次冲向它。

    这次换成龙脉眼中出现了慌乱。

    它虽然是山川化形而成,但是灵智却不缺,自然看得出当前的形式。

    更何况我被孙老用药洗礼过,加上天瞳的妖血,就算是现在有些力竭,但也是显得龙精虎猛的,这不由的给龙脉一丝忌惮。

    要么等死,要么拼命逃跑!

    龙脉虽然不能轻易地移动,但是它却在有一个时候可以离开山川之中。

    就是化为天龙的时候。

    龙脉虽然长相和龙差不多,但是实际上却不是真正的龙,需要经历天劫。

    历史上就有很多龙脉化龙的记载。

    这条龙突然怒吼,想要挣脱开这个地方。

    “不好,它要强引天劫。”何东焦急的说道。

    这时候这里已经震动起来,大量的土不断地落下。

    这时候,突然一个西瓜大小的东西落下。

    我定睛看去,正是一只蟾蜍的石像。

    我一把抄起来,扔给展十尃。

    然后我也不管这条龙脉想要干什么,招呼展十尃就要离开,东西已到手。

    我拼着最后一丝体力,逃出来哪里。

    看着上山居然有大量的烟气散出,渐渐地在天空中融合成一条龙。

    这次不光我看到了,所有人都看到了。

    龙吟之声震天彻地。

    不过何东却说它不会成功,说这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

    这时候远处突然聚集出一片乌云,翻滚着覆盖过来。

    其中居然有闪电齐鸣。

    很快这乌云就笼罩了整个山头。

    龙脉渡劫,这样的场景谁能见到啊。

    那龙脉怨恨的看着我这里一眼,看得我心猛地一收缩。

    随后那条龙便冲入乌云之中。

    顿时天上雷声直响。

    “哈哈哈!果然厉害!能逼得龙脉渡劫!”山神的声音传来。

    他闲庭信步一样的走过来,丝毫没有在意漫天的乌云和闪电。

    “把肖阳放了。”我对他说道。

    “可以!把东西给我。”

    他身后还跟着肖阳。

    说完他一把将肖阳推过来,好像丝毫不担心我会反悔。

    我接过肖阳,看到他没有什么意外之后,就意识展十尃将那个蟾蜍的像扔给他。

    就在此时意外突显。

    乌云中的那条龙脉突然冲破乌云,并不是度过了雷劫,而是逃出了雷劫之中,冲着我们这里飞来。

    “小心!”肖玉看到这一幕,冲着我喊道。

    我自然是知道这条龙冲着我来的,想要躲开。

    “它这是在报复你,快离开这里,它要和你同归于尽。”何东声音中有些颤抖的意思。

    “快跑!”我对所有人喊道。

    然后我选了一个距离他们都很远的地方跑去。

    逃无可逃!

    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那条龙脉似乎认准了我。

    以我现在的手段,挡下雷劫?开玩笑。

    “老何!对不住了!”我撕扯了很久,脸上的皮还是扯不掉。

    “俺这辈子教你这个朋友也是值了。到了下边,俺能吹嘘自己是度雷劫死的,哈哈!”老何眼中闪过一丝狂热。

    我感觉大约跑的距离差不多了。

    拿出雷击木剑,疯狂的引动体内的祭文,所有会用的东西全部都开了,说实话,心里还真是有一些害怕,只是担心辛月。

    既然死,那就战死吧。

    我看着那条冲着我飞来的龙,老子死也得砍你一剑。

    本来以为那条龙是想缠住我好让我不能动弹的。

    所以我打算它过来的瞬间就砍它。

    它距离我越来越近,只有几米的距离了,我紧了紧手中的雷击木剑。

    三!

    二!

    一!

    我一剑砍下去。

    结果剑还没落下,就生生的停住了。

    一只手按在我的剑上。

    “剑是用来刺的,不是用来砍得。”声音非常的熟悉。

    那声音说完,一手夺过我手中的剑,站在我身前。

    “你现在的勇气,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