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背叛
    ,!

    “勇者,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由此才不动如山!”

    说话的正是之前在鬼帅手下救我的神秘人,山。

    在我惊愕的眼神中,他拿着我手中的雷击木剑已经挡在我前面。

    “别!”我立刻伸手想要阻拦他,这可不是什么别的,是龙脉的天劫,几乎没人能硬抗的下。

    那条龙脉也被这一瞬间的变化打乱了方寸。

    不过它死志已决,不在乎多拖一个人。

    山此时将雷击木剑向上一提,往前刺去。

    动作很快,但是我感觉这剑并不快,好像刚好能迎上雷霆一样。

    就在雷击木剑的断口即将触碰到雷霆的时候,山手腕一抖,将剑脱手。

    然后他抓住我向后掠去。

    就听到轰隆隆的生意,刚才我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雷批了一个大坑。

    那条龙脉和雷击木剑一同淹没来雷光中。

    可是却没有结束,天上的雷如同泄洪一般,倾泻而下。

    山一把拿过我手上的纸,连看都不看,就朝身后仰去,随后带着我又一次躲开。

    不断有雷光炸开,电击打到身上立刻就会劈来肉绽,传来一股烤肉的香味。

    我感觉山身上应该不下三处这样的伤口。

    这还只是我看到的,还有些地方我看不到。

    这时候天上已经安静了下来,好像雷劫差不多结束了。

    两道雷落下来,生死一瞬,现在想想也觉得有些后怕。

    山放下我,重重的跪倒在地上。

    我看到他双腿几乎没有好肉了,不光是雷电的击打,还有不断的拼尽全力腾挪,使得肌肉撕裂。

    还有他后背上,手臂上,都有一些焦黑的痕迹。

    我莫名有些感动,但是看到这样,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包扎伤口。

    等到天上的乌云有些想要散开的趋势,山神突然跳出来,有些忌惮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山。

    “杨长命!你要言而有信,把那尊像还给我。”山神说道。

    我看出山神有些着急了,看样子山的身手给了他极大的压力,就算是受伤的山,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威慑。

    但是此时不宜再生事故了。

    我招呼展十尃过来,让他把金蟾像交给山神,两清之后让他离开。

    山神手摸到石像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一种享受的感觉,甚至我感觉那石像都有些要活了的感觉。

    我本以为这件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感受了一会金蟾的山神,眼中流露出一种残忍的意味。

    “百无禁忌,果然名不虚传,正好我缺一个在人间走动的身躯,就是你了。”山神眼中逐渐流露出一种病态的疯狂。

    “不好!这金蟾有异!”何东大声呼喊。

    我赶紧拖着站不起来的山想要离开这里。

    展十尃和展青二人早就先一步冲过来挡住山神。

    可是现在它们哪里是山神的对手。

    一个照面,便被山神掀翻出去。

    这时候山神背后逐渐结成虚影,一只巨大的蛤蟆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众人。

    这下完了!

    “你快走!别管我!”山猛地一推我,好像要将我推走,然后自己吃力的想要爬起来。

    但是他腿上几乎没有好肉了,力气也用不上。

    这时候师翡涧也动手了,朝着我疾驰而来,目的很明确,就是我。

    我现在手里没哟兵刃,就连纸都用来挡雷了自然有些慌乱。

    肖阳肖玉二人重弄出来拦住师翡涧。

    我看了他二人一眼,紧接着又赶紧拖着山离开。

    可是终究还是晚了,山神已将走到了我的旁边。

    十几米高的金蝉缩影盯着我们,露出一种对于猎物的怜悯之意。

    “还有办法吗!”我现在心里心急如焚,但是单凭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何东好像在挣扎。

    我不知道何东在干什么,只能继续拖山,不过我看到他好像昏了过去,看样子伤还是太重了。

    “老何!再不想法子,大家都得死!”我竭力的喊道。

    我感觉脸上一震,似乎惊醒了何东。

    “俺….”何东支支吾吾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说!”我很着急,从没见过何东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候,还是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

    “往东跑!快!”何东最终还是做了决定。

    我连想都没想,拔腿就跑。

    不过此时山神对山没有丝毫的兴趣,只想要追着我。

    “停!”何东大喊。

    我立即停在原地。

    “结道印指!”何东一声疾呼。

    我下意识就结了印,然后心中猛地一惊。

    “换赦符印,专呈剑圣印。”何东快速的说道,都是道门的手印。

    “何东!你终于忍不住了,想凭借这具身体和我斗法?”山神眼中闪过一丝戏虐,好像面对的是孩童一般。

    “聚阳气与眉心,点无名指血气,置于手心。”何东接着指导我。

    “开赦手势!”何东最后淡淡的说道。

    这时候正好山神也没有了和我玩闹的心态,借着巨大的虚影冲着我冲过来。

    何东没说让我动弹,我也不敢动弹。

    因为从心里的说,我还是比较信任何东和这个人的,至少这么久的相处之下,我感觉这个人真的不错。

    但是刚才让我心惊了一下,就是何东居然会道门的道术,而且看样子还是非常熟练的,之前他说自己不是道门,一直以来也没有用过道术,可是现在居然直到我结了一串的法印,而且听刚才山神的意思,他们俩好像还很熟悉的样子,难不成还有什么事?

    而且我感觉脚下还有轻微的抖动声传来,好像有些东西一样。

    山神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一把向我抓来。

    就在我觉得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山神突然重重的趴倒在地下。

    一声悠扬的虎啸传来。

    我抬头看去,那金蟾的虚影上方居然出现了一个半身的巨虎,得有百米高,正伸出一只虎爪紧紧地按住金蟾虚影。

    “虎困峡,难抬头,这虎行阵法,能困住的住他!”何东黯然的说道。

    山神趴在地上,大量的烟气从身上升腾而起。

    他不甘的看着我,好像要将我死死的记下来。

    我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骇然。

    这时候师翡涧见事情发展有些出乎意料,立刻远遁。

    上方的虎拖着蟾蜍的虚影慢慢往山中走去。

    “你们龙虎山!全都是道貌岸然之辈!背信弃义!妄为道门!”山神凄厉的嘶喊声传来。

    我立刻警惕起来。

    龙虎山!

    不就是道门的本源吗,难道说何东就是来自龙虎山的,难道他是道门的密探,不可能啊,他不是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吗。就算是密探,也不可能牺牲这么大吧,为了我专门变成一具面具。

    而且何东一直以来都在帮我,还帮我分析局势,使得我少走了好多弯路,几乎是我的智囊。

    我不愿意相信山神所说的。

    不过我猛然想到了。

    这个顿悟居然吓得我一身冷汗。

    他说自己死了好多年,为何对于现在势力的分布还有他们的处事方式都这么熟悉,要知道就算是天瞳他们都不可能有这么精准的分析。

    除非他沉寂在道门很长时间,而且还得是高层才行。

    可是他不是惨死在这里的吗,我还见过他的坟。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他不让我在他的坟前停留过多的时间,难道说在掩饰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这时候的沉默让何东颤抖的更加的厉害。

    “对..不起!”何东的三个字彻底让我对他的信任崩塌了。

    我胸口一阵的疼痛,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何东居然真的是道门的人。

    不过还有机会,只要他不是密探,他死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不可能因为我早就变成这样子了。

    “你是不是道门的眼线!”我对他问道。

    “俺….”何东的沉默让我更加难受,犹如晴天霹雳的样子。

    “一开始确实是,但是我逐渐发现你….”何东想要解释。

    “别说了!”我怒吼一声。

    “摘下你真的需要什么鬼裁缝吗!”我怒吼道。

    “不….用无根水和酒就能洗下来,只不过拆开鬼裁缝的头发丝,的确要等…”何东解释起来。

    “你真的一直在骗我!”我气得跺脚,胸口憋着一团火无处发泄。

    无根水我身上就有,就是之前酒叔给我的葫芦,自从知道这里面能够装鬼魂之后,我就没有再用它喝过酒,就连平时也很少喝了。

    我打开葫芦,果然洗了几下之后脸上便多了一层外皮。

    然后我也不管疼痛,生生扯断了李姐的头发丝,将其撕了下来。

    “这么说来这里都是你有意无意的引导了!”

    “还有李姐!是不是也被你收买了!”

    “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

    我三句话快速的问道,手里拎着何东。

    “….”何东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说出话来。

    “鬼裁缝是被我们逼迫的,这个你可以放心。”何东嘴巴一张一合的说道。

    “你别想着去道门报仇了!”

    “真的!”

    何东话音里充满着恳求的意思。

    “俺说的所有话,听到的所有事,都会被掌教知道!”何东好像有些挣扎。

    “他们再下一盘棋!一盘大棋!你别往上撞了,你的身份太….”何东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之间就没有了动静。

    何东的脸皮开始快速的收缩,然后被风吹散了。

    好狠的道门,居然何东刚要说出什么立刻就灭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