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医治展青
    ,!

    看着手中残留的飞灰,我我进了拳头,刚才何东临死之前似乎要告诉我什么消息,但还没有来得及说完。

    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说和我什么身份有关。

    看样子我当初的身世还是有待考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李爷爷,当面问清楚关于我的一切。

    不过何东的事情也着实给我提了一个醒。

    看样子我身边出现的人物以后都要留个心眼了,只是不知道山是谁。

    因为之前关于山的来历,只是从何东的口中得到个一知半解的,实际情况还真的不知道。

    根据何东所说这个山应该活了很长时间,我本来就对这件事有所疑虑,但是刚刚他带着我离开雷劫时显露的力量和速度早就超出了正常人的预知。

    此时山神已经是被那只虎的虚影拖入了深山之中。

    看样子道门对于这一切早就有所预谋了,连后备的手段都准备的如此完好。

    只不过他们授意何东带我来这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试探我的实力?

    可是何东日夜都和我待在一起,对我的实力还有秘密早就挖的差不多了,还有什么可试探的。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纸的来历,难不成他们是在确认这张纸的真伪。

    要是真如何东所说,这是河图洛书中的一份,那么其中的价值可就厉害了。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那不成他们本来就是想把我逼到绝路上,借此引出什么东西。

    比如糖糖!

    毕竟第一个认识这张纸的就是糖糖,所以他们想要摸清糖糖的底细,借此验证我是不是对糖糖很重要。

    何东说他们在下一场大棋,看样子关键的部分应该就是这纸。

    我一边想着,一边帮山包扎,我手法并不是多熟练,但是聊胜于无。

    他身上很多肉都已经被雷烤熟了,需要我用刀子一点一点的挖个干净。

    我自己做不了这件事,喊来展十尃和肖玉帮忙,她俩怎么说都对于这个有些经验。

    我借机将雷击木剑还有那张纸寻了回来。

    雷击木剑此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之前是通体漆黑,上面有金丝压得线,现在黑色渐渐变得浅了,有些发紫。看样子这剑不是又在其中得到了好处。

    剑身上的金钱此时居然勾勒出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就像是刚才引动天劫的龙脉的样子。

    拿在手里也比之前沉了不少。

    我问过展十尃,他看了一会,说这是好征兆。

    那条龙脉太过年幼,经受不住天劫,所以被打散了,但是身上多年凝聚的龙气却不会消失,而且经过雷电的打磨,相当于将雷击木剑从新铸造了一下,而且应给是将龙气铸在里面了。

    我拿着剑,立刻有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看样子剑上的龙气和我身上的逆鳞之血有共鸣。

    那张纸倒是丝毫没有变化,仿佛刚才挡下来雷的东西并不是它一样。

    简单的替山包扎之后,我们将他送到了医院中。

    此时虽然他救了我,但是还不能让他住到十八组的地方,毕竟我可不想再出现一次何东的事件。

    我第一时间通知了天瞳,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情,但是听到他声音有些着急,应该有什么急事,也就没急着问。

    在医院里呆了一周,过了年,辛月知道我出来之后也是来到了医院里陪我。

    肖阳大病了一场,此时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应该是山神给他做了什么我们看不见的手脚。

    这段时间我也没有闲着,一直在不断地揣摩如何解决展青的问题。

    毕竟我还是担心展青被嗜血藤控制的时间太长会出问题。

    我也借助医院的设备检查了一下我自己的身体,重点看了看胸口,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最近一段时间剑虫王似乎经历过山神的事件之后也安静了很多。

    我查阅了大量辛月从十八组带来的天瞳找到的资料。

    都是一些关于各种能够控制人身体的蛊虫的事件。

    其中智能找到几种相对来说比较稳妥的方法。

    首先找解药是不可能了,嗜血藤又不是毒物,应该算是寄生的虫子。

    还有暴力一点的有通过外界的刺激将她体内的虫子逼出来,不过花费的事件比较长,。

    还有就是借助更加厉害的东西吞噬掉嗜血藤。

    思来想去,我还是感觉相对来说第二种比较适用。

    我将想法告诉了展十尃,他也同意了。

    之后我先要进行试验。

    首先我先安抚了展青。

    然后借助体内的符文引动纸,将其慢慢靠近展青的身体,紧接着她身上就出现了不少正在扭曲的血管凸起。

    甚至还有几个即将破体而出攻击纸的位置。

    然后我在这个位置用刀轻微的挑开一个伤口,那虫子就慢慢的钻了出来。

    展十尃赶紧用找来的玻璃瓶将它收起来。

    然后我便用这个嗜血藤的虫子作为试验品。

    因为它对于不同的符产生的作用也不同,有些反应就比较大,有些反应比较小。

    最后只剩破煞符和阳符对它的作用是最大的。

    就在我打算用来试一试的时候,山醒了过来。

    不得不感慨他的恢复力。

    就连医院的医生都吓了一跳,一度认为他是回光返照。

    看到我进来,他立刻就想起身。

    我赶紧过去扶住他。

    “低估了现在的雷劫实力,拖累了你,实在是有罪啊!”山一脸歉意的对我说道。

    我还没整明白他为啥给我道歉的时候,他紧接着开口了。

    “之前你没有到达资格,现在你可以让我找你了!”

    “等等!这都是什么意思啊?”我一头雾水。

    “你知道风、林、火、山、阴、雷霆吗?”山开口对我说道。

    我稍微的点点头,将何东之前告诉我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往上靠了靠,直视我的眼睛。

    “是你让我苏醒了!”他盯着我的眼睛,眼中没有杂质,显得格外的清明。

    “什么?”我又蒙了。

    这时候他伸出手腕,我看到他小臂上有一个纹身,是一座山的样子,图样很简单,但是感觉却很古老的样子。

    “你认得这个?”他又问道,眼中流露出一种期待的样子。

    我仔细看了很久,除去这是一个纹身之外,我真的看不出来,看了一会,只好皱着眉摇头。

    “哎!”山叹了一口气,向下缩了缩,双目紧紧地盯着天花板,渐渐地出了神。

    “你是都忘了?还是没想起来?”山像是在问我,也像是在娜娜自语。

    我看着他出神的样子没由的感觉好像做错了事一样。

    然后借机扯开话题,问他白夜城真的是他镇守的吗?

    他好像失去了谈话的兴趣,哼哼唧唧的不愿意多提。

    我只好不打扰他休息。

    又顺路看了看肖阳的情况,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好像他和他姐都不太愿意理我的样子。

    出来之后,我一头又扎进研究嗜血藤的事情中。

    一晃过去近一个月。

    差不多有了一些头绪。

    山早就能下地了,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我还让他躺在床上,肖阳则是相反的,明明已经好了,我让他给家里报声平安,结果他却不肯离开,死赖在医院里不走。

    倒是天瞳最近传了过来的消息越来越少了,似乎又大事要忙。

    好像红姐他们回来了。

    我这两天一直在准备东西,大量的朱砂还有酒,还取了不少竹筒。

    这都是我研究出来的,征得展十尃的同意,之前试过几次,效果挺好的。

    现在我打算大规模的用一次,争取能够一次清除。

    悄悄在医院一旁租了一个小院子,平时大家都在这里歇息。

    用了一个巨大的瓮,能够装下展青的。

    然后让那个肖玉和辛月帮我给她脱了衣服,分别在手臂,大腿还有腰腹背上这些部位用针扎破,用里面装着酒的竹筒扣在上面。

    虽然展十尃同意我可以亲自动手,说医者无忌,但是我还是拒绝了,我看不看都一样。

    我只需要稍微离得远一些就可以了。

    然后在其中注入混合了朱砂的水。

    点起火,待到火烧旺了。

    用纸变为阳符贴在她的面门上。

    顿时展青传来一声痛苦的嚎叫。

    展十尃双拳紧握,几乎要捏断自己的手了。

    我其实用的是一种古法。

    用阳符打乱她体内的嗜血虫的平衡,然后用朱砂驱邪的特性将嗜血虫驱赶。

    用竹筒作为容器,让忍受不住的嗜血虫逃到里面。

    这应该是我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只要我离得远一些,不让体内的虫王干预。

    我躲到了院落外面,用电话询问里面的情况。

    得知其中一切平稳的进行我悬着的心才落下来。

    正四处观看,却发现了一个人,一个我一直在找的人。

    李爷爷!

    他居然在离我不远处,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刚要过去,电话里传来了异动的声音,我只好忍住冲动,全力盯紧李爷爷,看看他去了那个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