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虫王秒用
    ,!

    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我和展青在心中产生的一丝连通之感渐渐消失,看样子赌对了,这个办法确实有效。

    我压制住内心去寻找李爷爷的冲动,只好回去,反正知道了李爷爷在这里,总会找到的。

    临走前我看到李爷爷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家宾馆之中,想来应该是打算住一晚。

    我回到院子里,展青还坐在瓮里,只不过眉宇之间那不同于常人的苍白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红色。

    我知道大部分的嗜血藤已经被驱逐干净了。

    我过去的时候贴心的辛月应给她披了一件衣服,防止春光外泄。

    我冲辛月点点头。

    然后上前将一个个竹罐取下来。

    取下来的竹罐中装着满满的嗜血藤好在我身上的虫王气息对它们产生了压制,没有异动。

    直接将它们投入下方的火炉之中。

    火炉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知道是燃烧嗜血藤产生的声音还是竹筒的声音。

    十二个满当当的竹筒全部烧了个干净。

    我强行捶自己的胸口,借机唤醒虫王。

    直到胸口处伸出藤蔓,才停下来。

    这时候的藤蔓似乎有些不太一样,暗红色的藤蔓中带有金色的斑。

    我稍稍意动,没想到这些藤蔓居然跟着我的意识动了起来。

    引动体内的祭文,我看到胸口处的藤蔓不自觉的跟着颤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我全力控制藤蔓,不让其缩回去。

    虫王因为忌惮产生的恐惧感被放大,也影响到了展青体内的虫子。

    里面少量的嗜血藤根本不足以控制展青的意识。

    在她的背上顿时多了不少凸起,我知道这是嗜血藤想要逃开的表现。

    这个办法虽然很拙劣,但是确实有用,这也是我一个月来不停的对嗜血藤作试验得出来的办法。

    这时候展青眼中恢复了些许神志。

    我本想让她尽力控制自己,但是刚一开口,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这是虫王和祭文相互争斗之后对我身体造成了伤害。

    但是事已至此,万万不能停下。

    我看向辛月,还好她和我比较有默契,立刻明白了我的意图。

    她在展青耳边对她说让她坚持住,让自己的意识占上风。

    展十尃也跟在一旁安慰展青。

    一声凄厉的呼喊从展青嘴里发出来。

    她背后开始有虫子往外爬。

    之前她的意识被控制了,所以感受不到疼痛,现在刚刚有了意识却要忍受这种疼痛,实在是不可能,只能够通过吼叫转移注意。

    展十尃赶紧按住想要挣扎的展青。

    一股巨大的眩晕感传来,我渐渐有些支持不住。

    本以为借用虫王被压制的感觉驱散嗜血藤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但是却没想到会对我身体造成大量的伤害。

    “你快住手!”肖玉最先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我没法停下,一旦停下搞不好会引发展青体内嗜血藤的异动,一旦被激发了,立刻成长起来,瞬间吸干展青也不是不可能。

    辛月知道我的性格,一旦开始的事情我便不会轻易的停下。

    只能咬着嘴唇暗暗为我加油。

    跟着我们回来护法的山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为我担心的样子。

    我这时候也没有心思看他们,只能坚持住在心中引动祭文和控制藤蔓。

    一条条嗜血藤慢慢从展青的背上爬出来,然后落在了和朱砂混在一起的酒中,顿时化作一团红色的血水。

    我盯着她的背,上面扭曲的嗜血藤越来越少。

    可是我却感觉自己也越来越坚持不住了。

    一直到最后,等到她背上再也没有虫子的痕迹,坚持了五息时间,我也一仰头到了下去。

    辛月和肖玉赶紧过来扶我。

    山则是点点头,好像是有些赞赏的感觉,然后挑了一个院落中比较好防守的位置站在那里。

    等我再次醒来,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不过我也感受到虫王的反哺也在进行,像是一股股溪流流入我的身体。

    “将虫王用到这种法子,虽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也算得上是另辟蹊径了,只不过你现在虽然和虫王产生了共鸣,但是这种共鸣弊大于利!”山在一旁对我说道。

    我裂开嘴艰难的笑道。

    “没办法,我也是受制于它,取不出来啊。”

    “区区虫王而已,只不过现在你和它的联系太过密切,你身体已经有些依赖虫王的反哺,导致你自身的实力被压制的很厉害。”山接着说道,还给我倒了一杯水。

    “什么?你有办法帮我取出来?”我瞪圆了眼睛,这东西不好谁都知道,可是我取不出来,现在渐渐我能控制了它本来心中该有一些欣喜,没行到山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但是我却没想到能够帮我取出虫王的人居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爱莫能助,我不能帮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用什么办法。”山摊开手对我说道。

    “之前在鬼帅面前不是你帮我?还有龙脉渡天劫的时候,不都是你救得我?该不会是你压根就不知道吧?”我嘴角微微上扬,打算激一激他。

    “生死之间,我可以出手,但是平时的话,还要靠你自己,这都是你教我的!”山眼中突然露出一股伤心的样子。

    我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他又开始给我扯什么以前,我以前可以拍胸脯保证,绝对不知道什么山的。

    看到我翻白眼,山也不多做解释,对我说治疗还是有效的,至少他在展青身上感受不到嗜血藤特有的邪祟的气息了。

    “你们说的气息是个什么东西?”我问道,有这样一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大神,怎么能不多问一点问题呢,更何况这大神还觉得我和他认识。

    气息一说,之前天瞳就是说通过这种气息感觉到了我,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感觉,我只能感受到阴气。

    “所谓气息,就是一种不同于你和你周遭的一种特殊的感觉,你之所以感受不到,是因为你体内有太多杂乱的东西了,导致你自身的气息就紊乱了,那就别说感受其他的气息了。”山说道。

    “不过你现在可以试着隐藏虫王的气息,我刚才趁你睡觉,有些手痒….”山说着模棱两可的话就离开了。

    我这才向我的胸口看去,这才看到我胸口处居然多了一块纹身,而且这纹身是银色的,是一条龙,从腹部开始,一直蔓延到胸口,一直有藤蔓钻出来的地方,就是那条龙张开的嘴。

    别说,威风凛凛的还挺好看的。

    等我细细感知下去,当时差点跳起来,导致的我一阵无力感,甚至眼前都有些发黑。

    因为我感受不到虫王了,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办法,我能感觉到虫王还在我体内,但是却找不到它,甚至我能控制藤蔓反哺的速度。

    果然厉害!

    这时候辛月走了进来,双眼通红,感觉应该是哭过了。

    我尽力的装作没有事的样子,想让她安心。

    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看着我只能动动头,她眼泪不要钱一样的往下落。

    “你知道我看见谁了吗!”我赶紧转移话题。

    “我看见我李爷爷了,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等我恢复好了,我就能够找到他,问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激动的说道。

    结果没想到,辛月哭的更加厉害了。

    “这样你就能去报仇了?”辛月梨花带雨,声音中夹杂着抽泣。

    “额!”我要是现在能动手,得抽自己。

    我总是将自己报仇这件事当做最主要的事情,却忘记了辛月是为了担心我的安危才落泪的。

    “扑哧!”门外传来肖玉忍不住的笑声

    “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勾搭的人家的!”肖玉站在门口,好像有戏虐的样子,但是她手指忍不住的敲击。

    我知道她这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应该是有心事。

    我让辛月先去照顾展青,据说只留了展十尃那个心粗的跟电线杆子一样的大汉,怎么能照顾好展青呢。

    等到辛月走了。

    “说吧!”

    “那个!”

    我和肖玉几乎同时出声。

    肖玉眼中有些尴尬,然后坐在我床边替我掖好被角。

    “谢谢你救了我和小阳!”肖玉说的真挚,一双美目紧紧地盯着我。

    “咳!我当是什么事呢!指头敲得跟打鼓一样,你放心,肖阳不光是你弟弟,我也当他是兄弟一样的,不用说什么谢不谢的事!”我本以为她有什么要紧的事。

    “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救了我。辛月…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肖玉想装作无意间提起这个。

    “没事!哦!辛月啊,你回去追查江北尸族的时候….”我对肖玉真的没什么好隐藏的,毕竟她是我下山之后第一个朋友,在心底里就没把她当做过外人。

    “所以我觉得我不能辜负了她!”我最后说完,肖玉双眉紧紧的挤在一起,好像好像有什么事一样。

    “怎么?”我看着她的表情,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没事!”肖玉起身就要离开,没走几步,回来用力的扭了我一下,便走了。

    只留我在房间里龇牙咧嘴的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