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肖玉的心意
    ,!

    我一头雾水,不知道肖玉是吃错了什么药。

    她出门的一瞬间,肖阳提着一个烧鸡走了进来,一脸惊愕的看着跑出去的肖玉,又看看我,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来。

    “算你有良心9知道来看我!怎么不在你医院里继续呆着啊!”我看着肖阳,就调笑他。

    因为他这个年纪赖在医院里,都成了医院里的笑话了。

    “画符的!你咋回事?”肖阳将烧鸡往桌子上一放,紧接着一副审问的姿态。

    “你们是不是都没事干闲的!”我有些生气了。刚才肖玉没头没脑的弄了这么一出,现在姐姐走了,弟弟又是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为了你在医院里多挂了好几个星期的水!”肖阳一下就蹦起来了。

    他这一撒泼,我是哑口无言,啥意思,他赖在医院里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说啥?”

    肖阳此时憋得脸通红,将身子探出门外,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就将门关上了。

    “画符的!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姐!”肖阳一副大舅子的表现,不过他年纪太小了,显得没有威严,倒是蛮可爱的。

    “你说这话啥意思?”

    “我姐为了你才被山神抓住的!”肖阳一番话简直犹如一记炸雷。

    “你给我解释清楚!”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生生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原来,受伤的师翡涧本来逃不出扎纸匠们的围布,虽然扎纸匠到现在日势渐微,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说都是老匠人了。

    可是就在即将抓住师翡涧的时候,师翡涧居然用诈,说我已经被山神抓住了,刚好那段时间纷纷流传我是太一门徒,所有人都在尽全力搜捕我,那一段时间应该正好我藏在张锦师傅那里,到处都没有我的消息,肖玉就相信了。

    不可能为了我让族里的人去救我,所以他们姐弟就将师翡涧打成重伤,然后放了他,一路跟着去了榔头山,结果才被山神来了一个一网打尽。

    到后来我去救她的时候,她就没让肖阳说这件事,再加上为了就肖阳我险些命丧雷劫之中,她就感觉亏欠我的更多了。

    再加上辛月来了之后,肖玉就感觉变了好多,本来肖阳已经好了,但是她硬是让肖阳装病。

    因为要是肖阳好了,以我的性格肯定会让他们回族里的。

    根据肖阳所说,他这个姐姐从小就是族里挑大梁的人,日子久了之后做事难免会端着,放不下来。

    所以才用了这样的法子想要留在我身边。

    可是肖阳虽然年纪小,但是看出来我和辛月的关系不一般,更何况明显的感觉自己的姐姐最近总是有些不正常,所以才打算来兴师问罪的。

    就在刚才,他看到跑出去的姐姐居然流泪了,这更是让肖阳幼小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震撼。要知道自己的姐姐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从来都没有哭泣过。

    我一下就瘫倒在床上。

    这都是什么事啊!

    我是一点都没有觉察到,难道说我对这方面的神经有些大条?

    这时候肖玉走了进来。

    肖阳立刻灰溜溜的跑开了。

    我再看到肖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她没有明说,我也不可能直接就告诉她我不喜欢她,实际上在我心里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辛月要照顾展青,就让我来看着你,烧鸡你吃不吃。”肖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摇摇头,然后看着她又点点头,最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能尴尬的笑笑。

    她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拖着凳子坐在我床边,然后拿着烧鸡撕成一条一条的喂到我嘴边。

    我本来想自己拿过来的,结果刚才撑起来的时候用光了力气,此时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

    “肖阳还是个孩子,所以他说的话都是玩笑。”肖玉本想冲着我笑笑,但是却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我嘴里嚼着烧鸡,但是总是有种食之无味的感觉,总感觉这样有些对不起辛月,但是要是拒绝的话会不会失去这个朋友呢。

    “对对对。他还小,以后懂事了就好了!”我只能附和到。

    “我也希望他能够懂事,这样就不需要我在为他忙里忙外的,继承族长位子的只能是他。”肖玉像是和我聊家常一样。

    空气中突然安静了不少。

    隐约中抽泣的声音传过来。

    肖玉居然哭了。

    “从小我们相依为命,练功他偷懒,我只能帮他学,到时候再手把手的交给他。”

    “家族的仇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族里的老人不出世,新一代的人都不管这些,好像这仇都是我自己的一样。”

    “为了家族,我只能不断的奔波,不断地找寻那些似有并无的线索,还要受到族里老者的非议。”

    “小阳还不断地惹麻烦,没完没了。”

    肖玉说着,手里的鸡肉被撕的几乎像是一根根的针一样细。

    “直到我遇见了你。”肖玉露出一种满足的笑容。

    “那时候的你像是一个愣头青,啥也不懂,还处处抢在前头,结果被人家踢断了胳膊。”

    我没办法插嘴,嘴里也没有鸡肉,只能善意的笑笑。

    “那时候我就感觉在你身边我很轻松,似乎家族的担子都轻了不少。”

    “可是我却不能继续留在你身边,因为江北尸族的出现,我只能离开,我那时候就想,我能不能不管什么家族仇恨了,可是我做不到啊!”

    肖玉说着,重重的将鸡肉撕开,好像撕开的不是鸡肉,而是她的心一样。

    “结果你和我越走越远,现在的你早就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了,手段也层出不穷。”

    “杨长命!我当初要是没走,你会不会接受我。”肖玉停下手中的动作,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眼眶中还有泪水一个劲的打转。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那时候的事我也不知道。

    我只能看向别处,不敢和她对视。

    想了一会,我本来想说几句别的话转移话题。

    刚把头转回去。

    一双软糯的嘴唇也不嫌弃我嘴上吃烧鸡留下的油渍,重重印了下来。

    我脸上感觉到两滴泪滴落下来。

    鼻子里嗅到的都是肖玉身上的香味。

    她…亲了我!

    只是片刻,那种软糯的感觉就消失了。

    她嘴唇稍稍离开我,并没有离开我多远。

    然后整个人就趴在了我身上。

    用力的抱了我一下。

    “之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了!”肖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一幕被悄悄绕回来的肖阳全部看见了。

    肖玉走出去,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趴在门后面的肖阳。

    “你现在是不是我姐夫?”肖阳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他的声音将我从一片空白中拉了回来,我看着肖阳然后摇摇头。

    “虽然我姐比你大了一点,但是我敢保证,我姐做菜可好吃了,她还会补衣服。”肖阳攥了攥拳头,好像将最大的价码都说了出来。

    我看了看肖阳,不想再多说话了,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我自己也是不知所措。

    “画符的!我讨厌你!”肖阳指着我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没有管他,直到他离开之后,我都没回过神来。

    我脑袋里也一直在想那个问题,要是当时她一直和我一起,我们之间会不会….

    等到辛月过来之后,我才将这个问题压了下去,看到辛月之后,有一种负罪感,不过我很快的就明白了自己心里所想。

    因为辛月,是我此生都不会辜负的人。

    我安慰自己,刚才的一切都是一个误会。

    我渐渐恢复了力气。

    我思考了一会,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辛月。

    我不能瞒着她。

    本以为辛月会生气,但是她却靠在我身上。

    “她也怪可怜的,不过你刚才说此生都不会辜负我….”辛月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逐渐变成了一种猫的怪叫声。

    我接下来控制虫王的反哺,使得它加快了帮我恢复力气的速度,毕竟还有事要做。

    直到晚上,我看了看外面的月亮,感觉身上的力气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挣扎的起来,对辛月说了我的想法,毕竟李爷爷的出现我不能无视,必须要去问清楚了。

    暂时收起心中杂乱的事情,趁着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我起来先去看了看展青的情况,展十尃守在床边几乎寸步不离,我知道他妹妹对她的重要性,不过现在嗜血藤刚刚去除,展青肯定虚弱的厉害,陷入熟睡恢复体力是必然的,我让展十尃放宽心,告诉他我即将要出去办事。

    展十尃挣扎了一会,非要跟我去,但是我拒绝了他,李爷爷不会害我,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再说了,展青清醒之后,肯定会陷入恐惧之中,毕竟她被嗜血藤控制了这么久,有个亲人陪在身边也是好的。

    做完者一切我和山二人,趁着夜色匆匆离开了这里。

    站在李爷爷下榻的宾馆门口,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事情的来龙去脉,终究要盖棺定论了。

    我朝着天上看了看,似乎看到了奶奶和蔼的面孔,我紧了紧腰间奶奶留给我的的黑绳,然后便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