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身份之谜
    ,!

    走进那家宾馆,还好有天瞳给我的诡案组的证件,一亮出来就立刻拿到了入住的信息。

    我看到了姓李的只有一个,询问过后,样貌也渐渐重合起来,没错了,就是李爷爷。

    然后我来到了宾馆的二楼。

    在前台小哥的指引下,我来到了李爷爷的门前。

    抬了抬手,总感觉这只手重于千斤一样。

    让前台小哥先行回去,我才敲了敲门。

    “谁啊!”门里传来那道熟悉的声音。

    我张了张嘴,却丝毫发不出声音来。

    门开了。

    李爷爷看到我的样貌,先是一愣,然后哆嗦着手指了指我。

    “长….命?”李爷爷好像不敢相信我此时正站在原地。

    “你终于还是来了!”李爷爷好像顿时苍老了许多。

    李爷爷打开门让我们进去。

    看到李爷爷警惕的看着山,我只好解释说这是我朋友,没有危险。

    自从我在三组的人员中看到有李爷爷的时候,我心中一直就充满了怀疑,因为小的时候李爷爷告诉我他是杂门中人,可是却没有说自己诡案组的身份。

    我们坐在沙发上,久久无言,不知如何开口。

    “爷爷!您这些年都去了哪里?”我问道。

    没想到我这一声爷爷让李爷爷泪流满面,想要伸出手摸摸我的头,却发现我已经不再是孩童的模样。

    “长高了!也壮实了g呵呵!”李爷爷眼睛都要弯成一个月牙了,咧着嘴笑道。

    “你来找我,我真的没有想到。”李爷爷给我拿了一瓶水。

    我看着李爷爷嘴唇有些发干,就将水又递给了他。

    “我奶奶…”我不知道如何提起这件事,尤其是亲眼见到李爷爷之后。

    李爷爷眼中突然露出一丝精光,一把攥住我的手。

    李爷爷的手不知为何,冰凉的厉害。

    山嗅了嗅,好像有些异样,刚要张嘴,却被李爷爷打断。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这就告诉你!”李爷爷将我的手拉到自己的膝盖上,然后慢慢的说道。

    原来李爷爷本来就是诡案组的一员,而我奶奶,也是!

    我顿时犹如晴天霹雳,不知所措。

    接下来李爷爷说的,让我更加的震惊。

    当时李爷爷和奶奶是搭档,也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妹。

    二人接到秘密任务,就是护送我娘。

    而且当时我娘肚子里就已怀上我了。

    当时我娘被道门追杀,那时候诡案组刚刚进行了清理计划,虽然有意向保护我娘,但是却没有足够的实力。

    当时李爷爷承担护送我娘的任务,当机立断,带着我娘隐藏进山村之中,躲过了道门的追捕。

    本以为势头过去之后便能够交差了,可是当李爷爷将任务情况交给上级的时候,却得到了保持静默的回复。

    这一保持,就保持了整整六个月。

    那时候我娘已经临近生产了,为了不让村里产生什么风言风语,这才让奶奶假扮我娘的婆婆。

    直到那一天,一个号称是我娘的父亲的道士找了过来。

    不由的解释,居然直接发动了道门的阵法,想要诛杀我娘。

    奶奶心软,尤其是六个月的相处,我娘又是个明事理的姑娘,除了从不提我的来历之外,一切都像是真的一样。

    奶奶冲出去和那个道士吵闹。

    最后那个道士迫于村里人都围了过来,知道自己贸然出手必定会引发大乱。

    奶奶告诉那些村里人,这个道士是她男人,这才堵住了悠悠众口。

    就这样,奶奶用自己的清白,逼退了那个道士。

    也正是因为这样,大量的道门人开始散布在村落里。

    这时候李爷爷不得不再次向上峰报告。

    但是却发现断了联系。

    为了完成任务,奶奶和李爷爷只能不断地驱赶各种窥探的人。

    直到我出生的时候。

    那一天李爷爷也在场。

    根据李爷爷所说,他从来没有见过那种场景。

    全部都乱套了!

    这是李爷爷的原话。

    鬼魅日行,晴空霹雳,就连前几天去世的村里人都爬出了坟。

    奶奶守护着我娘,李爷爷在整个村子里奔走。

    不光如此,当时道门也趁乱大举进攻,想要诛杀我娘。

    还好有奶奶誓死守护,才被横行的鬼魅逼退。

    真么多人闹,自然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可偏偏我娘难产了,村里的医生说我是死胎。

    我娘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写了一张纸条让奶奶送到了门口,别在门栓上。

    一盏茶的功夫,奶奶出去之后,便有了那张纸。

    而后我娘居然施展秘术,让那张纸显露出死胎成活之术,代价就是我娘要永远变成魂魄守护在这里。

    李爷爷说,我娘临死之前,将我托付给奶奶,说要是有机会投胎,下辈子当牛做马也不会忘了奶奶的恩情。

    就在我娘拖着难产的身子给奶奶叩拜的时候,李爷爷说他当时就知道奶奶答应了,毕竟一起搭档很多年了,知道奶奶的秉性。

    当初我娘说只要保我过了十岁,就不用管我了。

    奶奶含泪答应了我娘。

    之后有了我,奶奶也就安心的照顾我。

    不过李爷爷终究是男人,对于任务又很强烈的偏执。

    不断地要求奶奶将我交给上峰。

    为此二人打了一架。

    李爷爷被迫住在了山上。

    李爷爷说,他当初并不只是为了任务,而是害怕,因为我当初会说话之后喊得一声李爷爷,让他差点有想要就此隐居于这里的冲动。

    我听完了之后,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这里就都是道门做的好事!

    只可怜我娘。

    随后李爷爷告诉我我被送走之后,奶奶失魂落魄了好多天。

    再知道我被送去的地方还是个道馆的时候,奶奶差点冲过去找我。

    不过被李爷爷拦了下来,李爷爷本以为这件事就此尘埃落定的时候,道门居然找了过来。

    擒住了奶奶。

    为了套出李爷爷的话,更是严刑拷打了奶奶整整一十八天!

    而李爷爷每次想要说出来的时候,总会被奶奶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直到奶奶最后死去,临死的时候,还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警告李爷爷不能将我的下落说出来。

    最后他们审讯未果,李爷爷趁着空挡逃了出去。

    回到诡案组的时候本想让组里的人给奶奶报仇,但是却发现所有的上峰全部都换了一遍,而且对于我这个名字,更是只字不提,所有关于我的信息,都被加密了。

    李爷爷失魂落魄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迫于奶奶的遗愿,他也不敢轻易的找我。

    只能不断地悄悄搜集道门当初杀害奶奶的证据。

    而关于我的信息,李爷爷也悄悄关注。

    我听到这里,确定了道门就是整个事件的凶手。

    我重重的拍了桌子一下,带着愤怒,居然将玻璃的桌子拍碎,手上染着鲜血。

    “都是道门!道门!道门!”我咬牙切齿。

    道门本是名门正道,却做出这样的事。

    我感觉李爷爷的手攥得我更紧了。

    “娃!当初爷爷把你送走就后悔了,那时候才知道我早就老了,不再是从前了,你恨我送你离开吗?”李爷爷好像很期待我的答案一样。

    “不!您当初没做错!错的是道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娘,为什么要这样对奶奶!”我愤怒的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在怒吼。

    “我娘当初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追杀她,难道说还是因为我?就因为怀了我,所以才这样做?”我重重的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心中的难以言表的痛苦,要用身体上的痛苦才能抵消。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明了。

    道门!你等着!

    我在心底暗暗发誓,我一定要上道门问个清楚。

    我还想问李爷爷当初来的道士究竟是谁的时候,却发现李爷爷身体僵硬。

    我过去查看的时候才知道,李爷爷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在李爷爷的脑后,居然发现了一根三寸长的柳木钉。

    刚才李爷爷和我说话的时候,就是消耗自己的生命。

    “是谁!”我仰天怒吼,李爷爷就这样死在了我的面前。

    “你不是活了很久吗?你知不知道这柳木钉的出处!”我转过头问向山。

    他没有说话。

    “我问你知不知道!”我看到山的沉默彻底点燃了我心中的怒火。

    “回答我!”我话语中夹杂着愤怒和不甘。

    山看着我的时候,居然有些失神。

    “您x来了?”山恭敬的问道。

    “滚!给我说人话!我要知道这柳木钉的来历!”我一把揪住山的衣领。

    这时候的山露出失望的神色。

    “柳木钉的用法有很多….”山一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推开他,突然想到天瞳可能有办法,山神神叨叨的不能让我信服。

    我抱起李爷爷的尸身,走了出去。

    前台小哥看到李爷爷僵硬的身体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吓得腿就软了。

    我走到榔头山的脚下,小心翼翼的将李爷爷头上染着血的柳木钉取下来,安葬了他。

    没有回去,而是直接赶到了十八组的楼上。

    脱了面具的我,立刻就被十八组的人认了出来。

    “天瞳呢!”我看了一眼围在我周围的人,不光是十八组的人,还有很多别的组前来支援的人。

    “红姐不是回来了吗?找她也可以!”我朝着一个面熟的人说道。

    “他是太一门徒,看样子天瞳就是被他腐蚀了,将他也抓淄天瞳一起审问。”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年纪和我一般大,但是一看就是这群人领头的。

    而我此时则是愤怒了,天瞳被抓了起来,加上李爷爷的死,让我彻底爆发了,挤压多年的仇恨,再也压制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