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闹十八组
    ,!

    我一扬手,那张纸便从我身上飞了出来,在头顶闪烁着金色的光。

    当下人群中便有各式各样的兵刃飞了出来。

    “御!”我开口只说了一个字。

    那张纸居然立刻变得和我一样大,挡在我面前,飞出来的兵刃都是克制妖邪的法宝,但是对于这张纸来说,却没有丝毫的威胁。

    我抽出腰间的雷击木剑,一阵紫色的雷光闪烁在剑锋上。

    体内三种祭文疯狂的交替闪烁。

    纸上也渐渐浮现出祭文。

    十八组的几个人手中扯出几根墨线想要将我捆起来。

    我拿着剑一扬就斩断了。

    这时候山嘴里突然开始发出一些古怪的音节。

    每一个音节落在我耳朵里,我内心的愤怒就升高一节。

    对面的人看到我现在疯魔的样子,也不留手了,纷纷拿出自己看家的本领,冲了过来。

    我此时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状态,反正我感觉他们的动作落在我眼中,我立刻就能知道怎么破解。

    身体根本不用我催动,直接迎了上去。

    噗!

    一滩血花升起,一个拿着画满了白色的符文的长剑的家伙,立刻趴倒在地上,身下血液不断地流出。

    血液的刺激使得我更加的激动。

    那个领头的年轻人,看到这一幕,也是眉头紧锁,他本来以为我不敢再十八组的底盘太过放肆,结果没想到我居然出手如此狠辣。

    好几个人约好一起攻击,我有些躲不开。

    就在一把匕首即将刺入我身体的时候,一直手伸了出来,是山!

    他很轻松的挡住了。

    有山做保障,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受到伤害。

    我身体似乎也感觉到了,攻势更猛。

    纸上的祭文浮现的也越来越多。

    我能感觉自己体内的祭文中,有一种祭文正在逐渐的壮大,几乎压制了剩下的祭文。

    对面攻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无知之人,其罪当诛!”山此时也恢复了之前对阵鬼帅的样子,露出一种威严的姿态,当在了我的前面。

    十八组能人异士不在少数,更何况现在还有别的组的人也过来相助。

    很快有两个人飞快的拿出一叠纸人,喷了一口血,用力的往前一吹,那些纸人迎风便涨,逐渐变成和常人一样的高矮,手中还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刃。

    这种纸人和肖阳肖玉的扎纸匠的手段不一样,扎纸匠更倾向于用纸糊成纸人,而这些纸人身上则有各种符文闪烁,显得更加强横。

    山这时候也是手按在地上,之前出现的兵刃形成的门又一次浮现在眼前。

    “有我在!便可不动如山!”山大声的呼和到,声音中露出一丝狂热。

    门中有大量的甲兵走了出来,迎战到那些纸人面前。

    我此时没有管这里的战场,我知道山的实力,足以碾压他们,我便走向了电梯之中。

    镇压犯人的地方在地下,我知道在哪里。

    我想先去救天瞳。

    我走到了密室中,密码没有变。

    我打开门,立刻眯起双眼。

    天瞳此时虚弱的靠在墙边,一旁还躺着昏迷不醒的吴天。

    天瞳身上还有不少伤痕,似乎被严刑拷问过。

    “杨长命!你怎么来了,快离开!组里和道门达成和解,想要先抓住你。”天瞳看到我之后焦急的说道。

    “哼!抓我!我还正要找他们呢!”我现在逐渐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力量,骨子里迸发出一种气势,对于道门实力的担心也不见了。

    “你这太一门徒,还想私自放走要犯!”这时候那个领头的也追了下来。

    他手中拿着一面镜子,显得很是古朴,似乎是个老物件。

    “他是镜仙!你不能硬抗!”天瞳担忧的说道,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可是站了几次都摔倒在地上,想要激发出妖血,但是却只是怒吼几声,没有丝毫变化。

    我知道此人的资料,之前在档案库中有关于他的记载,他手里拿着的是家传的老物件,叫昊天镜,据说是宋朝打造的,用阳火练阳铜,在阳日阳时锻造成功,据说用他们的秘法催动,能够震慑妖祟,甚至能够媲美黑老太太的老烟杆子。

    他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手中的铜镜照像我之后,我明显感觉胸口的虫王猛地震动,好像受到了重创,导致时刻反哺给我的气力也中断了。

    但是对我其他的地方丝毫没有影响。

    我扬手激射出那张纸,手中打了一道阳符,打算以阳克阳。

    他似乎知道了我的打算,一个转身将手中的铜镜翻转过来。

    背面居然是黑色的。

    阳符立刻发出剧烈的光芒,似乎碰见了什么邪祟。

    物极必反,极阳必有极阴。

    想不到这镜子背面就是阴力。

    里面似乎柔和了阴气,鬼气,还有大量的尸气。

    他整个人也变得阴晦起来。

    不过此时我身体中迸发的力量不是他所想像的,纸上的阳符金光更盛,几乎要化成一道金色的利刃。

    趁你病要你命!

    我看到他挡不住阳符,几乎要被金光洞穿,立刻抄着雷击木剑冲了上去。

    一剑点在镜面上。

    紫色的雷光突然出现,他犹如一个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天瞳几乎看呆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才几天不见我就变得如此强横。

    “你认得这个吗?”打伤了这个讨厌的家伙,我蹲在天瞳面前,拿出那枚柳木钉。

    天瞳在手中把玩几下,双眼猛地一缩。

    “散魂钉!是龙虎山道门不传之秘!”天瞳对我说道。

    “是谁中了这个?这手段太过残忍,被打伤的人没有任何不适,只不过魂魄却会不断地消散,最后魂魄散尽而死。”天瞳以为是我们去山神哪里遭遇了埋伏,他看到了我脸上留下的伤疤,因为此时我是自己本来的面孔,再加上我拿出来的这个柳木钉,所以他才认为我可能是遭遇了变故。

    “你确认吗?”我又问道。

    “恩!”天瞳又看了几下,才重重的点点头。

    我听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心中突然有些失落。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只不过不敢确认,刚才李爷爷话里总是对道门充满了恨意,我就知道李爷爷一定去过道门了。

    身体中传来一丝空虚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消失了一样。

    随后体内的血液突然震动。

    我感觉浑身有些麻痹。

    低头看了看双手。

    手上居然布满了深色的纹路。

    这是虫王?

    我扯开衣服,发现身上山给我的纹身此时逐渐暗淡,似乎就要消失了。

    “虫王复发!你被什么极阳之物打伤了?”山的声音传来。

    看样子他是解决了上面的人。

    天瞳看到山对我很关心,就赶紧将昊天镜的事情说了出来。

    “哎!是我唐突了!”

    “我本想用我的气息看看能否唤醒他,结果没想到他因为愤怒初步启示,我还以为是他回来了,结果他知道了答案之后松了气,又加上这一击,虫王在遇到生命危险的状态下疯狂的爆发,这下难办了!”山说着一把背起我,就要往外走。

    “带上他们!”我听得真切,知道我身体出现了问题,也知道我刚才无人可挡的力量是山做的手脚,不过此时他们俩呆在这里很危险,刚才我冷静下来,知道他们是因为和我的关系才被认定为同伙,留下他们的话,这次大闹十八组的祸端就要落在他们头上了。

    山听到我的话,只好将他们也带上。

    出去看到门外的惨状,我都不免皱皱眉头,虽然山并没有杀他们,但是都不同程度受了伤,到地上全是血迹,那些威风凛凛的纸人早就被撕成了碎片,落了一地。

    带着我们一路回到租住的院子里。

    刚一进门,山立刻就喊道。

    “准备冰水,越凉越好!”

    山的声音很大,惊动了院子里的所有人,辛月和肖玉从一间屋子里出来,想来应该交谈过了。

    看到我浑身打摆子,还一个劲的出血汗,身上渗人的深红色纹路几乎遍布全身,她们立刻知道我受伤了。

    也没有多问,辛月准备大缸,肖玉准备水,展十尃去外面一个劲的挖雪倒在缸中。

    我被放到了缸里,感觉刺骨的冰凉逐渐渗透全身,但是丝毫没有延缓我身体中剧烈流动的血液。

    “是我唐突了!总以为能够…”山此时有些自责。

    “你做了什么!”辛月听到之后几乎要扑到山身上撕咬他。

    我虚弱的抬起手,阻止了辛月。

    “还有救吗?”我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紧紧盯着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