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肖玉挡斧
    ,!

    血腥味直冲我头顶。

    我感觉脑袋里翁的一下,我有些不相信我的眼睛。

    虽然肖玉挡在我身上,但是我依旧能感觉到那斧头落下来时产生的力道。

    喉咙中微微发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我看到肖玉的身后已经染成了红色,我只不过被余力打到就已经被震出内伤,可想而知肖玉此时的状态。

    这时候成群的白骨群如同潮水一般散去,有两道身影从山间直冲而来。

    辛月目睹了全部的过程,卯足了劲,拼命地想把这个死战之师打倒,青铜尺刚才一击并没有沾到丝毫的便宜。

    然而就在此时,那名死士又一次举起斧头。

    我拼了命的将肖玉推开,辛月看到我打算自己硬抗,也是着急了,也想学着肖玉的样子替我挡下这一击,然而我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勉强将辛月推开。

    那斧头带风朝着我这里劈来。

    我翻手将纸拿在身前,拼命的将其打向那个死士。

    给肖玉报仇!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念头。

    那斧头落得极快,我手中的纸也即将打在它的身上。

    两败俱伤已是必然,只不过我不知道单凭我现在的实力能不能将其斩杀。

    就在此时,一道紫光迸射而来,生生击打在那斧头的斧刃上,使得它错开了我落到地上。

    我手中的纸也印在了那死士的脸上。

    我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祭文,使得整张纸产生了共鸣。

    金光乍现,那死士居然被我这疯狂的一击打的倒飞出去。

    我没有管其余两个死士冲过来的样子。

    那道紫光正是雷击木剑,也就证明山已经回来了。

    我铺在肖玉身上。

    她后背的伤口实在是骇人,足足从肩头一直到腰间。

    我用力的按住伤口企图阻止那如泉涌的鲜血。

    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依旧有大量的鲜血直流。

    “长…命…”肖玉此时气若游丝,尽力的朝着我喊道。

    “你别激动!没事!别这么激动!”我话音中带着哭腔,我知道所有的努力亦是徒劳。

    “你…过来….我…有话…要说!”肖玉脸上突然泛起一股红潮。

    这时候山已经和一个身披绿袍的男子冲了过来,只是一瞬间,那两个死士就倒在地上了。

    “你说!你说!”我紧紧地抱着肖玉,将耳朵离得更近一些,想要听得更加清楚。

    “帮我照顾小阳!帮我照顾….”肖玉声音戛然而止。

    “不!”我仰天长啸,声嘶力竭的喊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激动地情绪打乱了山刚刚用气息压制的结果,顿时大量的深色纹路布满全身。

    我头发犹如落叶一般落下。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山看到这一幕,瞪了那个绿袍男子一眼。

    “主上别慌!我看看能否救她!”那个绿袍男子低着头向上瞄了我一眼,好像有些内疚。

    “快!”我听到他的话,赶紧说道。

    山说过,这个人医术逆天,号称枯木遇春。

    他赶紧过来查看肖玉的伤势。

    快速的拿出针线将伤口缝好,然后看了看肖玉的情况。

    “事不宜迟!赶紧回药庐!”他抱起肖玉抢先朝着山间奔去。

    我又吐出大量的鲜血,血中还夹杂着几根藤蔓。

    林回头看向我,想要回来看我的伤势。

    “别管我!先救她!”我捂着胸口说道。

    “可是!”林好像有些难办。

    “这是军令!”我只能用这种办法了,山给我虎符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他们口中说的我最不济也应该是个将军之类的,所以只能这样命令他了。

    果然有效,我四个字一出口,他立刻回头继续狂奔。

    山看到我此时的惨状,也背上我向山间奔去。

    山此时的面色并不好看,刚才为了救我又勉强出手,此时嘴角不断有鲜血流出。

    等我们感到林口中的药庐时,他已经在肖玉后背上插满了大量的银针。

    他速度很快,几乎双手没有停下。

    一只手插着针,另一只手还在煎药,足足有七八个药壶。

    “先封气血!”他嘴里念叨着,手上有加快了几分。

    “再是留气!”他手上一翻,那根针就不见了,一掌拍在肖玉背上。

    “最后留魂!”紧接着他拿出一根金色的针,放在肖玉头顶,迟迟没有落下去。

    “怎么回事!快救她啊。”我看着他好像有些气馁的样子,手上的针在轻微的颤抖,但是却没有落下去。

    “我…无力回天了!她魂魄已经离体了。”林冲着我歉意的低头,将手上的金针放下了。

    “什么!”我倒退了几步,头重脚轻。

    一口气突然泄了。

    顿时感觉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翻滚,大口大口的鲜血往外吐,中间还夹在着足足一扎长的藤蔓。

    “不好!虫王基本已经布满他全身了!”山赶紧呼唤林。

    “救她!先救她啊!”我还在阻止林过来。

    山看到我的情形,也是有些着急了,一掌拍在我脖子上,我立刻一番白眼昏了过去。

    “得罪了!”山告罪道。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全身缠满了纱布。

    身上那种脱力感也消失了,能感觉到我在不断地恢复力气。

    我往左看去,看到肖玉此时还躺在我一旁,身上的针还没有撤去。

    我看到一旁还在煎药的林。

    “你能救我,为什么救不了她?”我问道。

    “主上!你醒了!”林眼中露出一股欣喜之意。

    “你为什么不能救她!”我又一次问道。

    “要是白骨阵伤了她,也就是皮外伤,我能医治,可是伤她的是死士,死气冲天,一击之下早就带走了她的魂魄,我虽然能治她的上,但是对于魂魄我却束手无策。”林一边给我查看伤势,一边说道。

    “那她已经死了吗?”我又问道,我看到她还有呼吸。

    “并没有,只不过是没了神魂而已,但也是变成了活死人。”林从一旁拿出一个玉碗,用匕首挑开一个绷带,将玉碗放在一旁。

    这时候一只翠绿的虫子突然从绷带中钻出来。

    这应该就是山曾经说过的能救我的玉虫了。

    玉能生虫,是嗜血藤的克星。

    那虫子没入玉碗之中,很快在玉碗中就多了一条鲜红的虫子。

    这应该就是嗜血藤虫王了。

    “还能救她吗?”我问道,现在我对这玉虫丝毫没有兴趣了。

    “七日之内,您用召魂之法还能将其召回,可是您体内隐疾太多,新伤旧患,您足足昏迷了十天,所以…难!”林一边替我重新包扎伤口,一边说道。

    “难?那就不是没有机会,到底该怎么治她?”我想要爬起来,但是却被阻拦住了。

    “她现在的魂魄应该被阴差拿了去,现在已经到了阴间了,她是横死,所以不会真么快投胎,只要能想办法找到她,带她回来我就有办法。”林聊到救人,自然不会说谎,话语间的自信我还是听得出来的。

    “那赶紧想办法啊!你想要什么都行,我欠你人情,以后你想要我干啥我都愿意!”我赶紧说道。

    肖玉舍命救我,让我现在内心对她充满了愧疚,她说过她喜欢我,可是我却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这让我心中似乎充满了荆棘,一想到都钻心的疼痛。

    “想要去找她,只能由您亲自去。”林低着头说道。

    “那我就去啊!这有什么,走阴术而已,我知道。”我确实知道,之前在道馆我听说过,我不信山和林两个这样厉害的人没有办法助我走阴。

    “只不过..您不能去阴间,去了很可能就回不来了,而我和山也没办法跟下去,我们就算是死也入不了阴间。”林拒绝的意思很明确,似乎无论如何都不肯让我下去。

    “我只是受伤,又没有伤到魂魄,再说现在我受伤正是阳气减弱的时候,这时候下去不是正好吗?怎么会回不来?”我疑问的说道。

    “因为您….”林对我解释道。

    根据他所说,我现在实际上已经没有寿命了,一旦走阴,那就是死了,到时候阴差直接捉拿我,就算是我能用那张纸,也只能引来实力更强的阴差。

    “不!我必须去,她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你让我现在有机会救她却放弃吗?”我说。

    “那白骨阵还有死士都是你搞得鬼,难道你就没有想救她吗?”我怒斥他。

    “为了最后的事情,我们能接受牺牲。”林低着头,好像在强忍什么。

    “山呢!我要见他!山!”我高声呼喊。

    这时候早就在门外守着的山走了进来。

    “这虎符算数不?我要救她!你告诉我方法!必须告诉我!”我现在已经不管别的了,只要有办法能够救肖玉,我都要试一试。

    我能看出来山此时也有些犯难,但是看到我已经用之前的虎符来命令他,他只好答应了。

    辛月第一次知道我要去冒险就肖玉但是没有阻拦我。

    她说这是我和她一起欠的肖玉,所以她会帮助我。

    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难题,就是我能找回来肖玉的成功率只有五成。

    问题是要不要告诉肖阳。

    我想了一会,对辛月说道。

    “要!让肖阳过来,让他知道她姐临死前也在担心他,这也是我欠他的,我去救他姐要让他知道,万一我救不回来,就算他把我挫骨扬灰我也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