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走引术
    ,!

    我被林扶起来,坐在一旁,现在身上的伤只需要时间恢复就没有大碍了。

    但是我现在却心如刀绞。

    肖阳从来了之后便跪在他姐床前,一句话都没有说,一滴泪都没有流。

    足足跪了一夜。

    第二日,天瞳他们已经将用来走阴的东西准备好了。

    肖阳此时站了起来。

    有些艰难,辛月有些不忍心想去扶他,但是被他拒绝了。

    他那具小小的身体中似乎隐藏着巨大的力量。

    他站起来,转身看着我。

    我也迎上他的目光。

    “我求你救救我姐,一定要带我姐回来!”肖阳面向着我又跪了下去。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姐,你可以恨我,是我的错,我一定会带她回来,要是不成功,你就将我挫骨扬灰我也绝无怨言。”我看到肖阳眼中的忍耐,我知道他在忍耐着极大地痛苦,看到前几天还有说有笑的姐姐,现在居然变成这样,谁都会不好受。

    更别说从小到大都是姐姐带的他,长姐如母。

    “我不恨你!因为我姐不恨你,所以我不会怨你,我求你一定带我姐回来。”肖阳忍耐着想要哭出来的身体,不自觉的发抖。

    “你能帮我带句话给我姐吗?”肖阳喘了几口气,平稳下来说道。

    “恩!”我点点头。

    “你告诉她,小阳现在长大了,一定会好好练功的,就从今天开始,不会偷懒了,姐姐说的话我都记得,我真的长大了,让她回来看看我,我在努力练功的。”肖阳说完,就跑了出去。

    屋外面立刻传来肖阳练功的声音,只不过呼和中带着哭腔。

    辛月早就泪如雨下了,她看到肖阳的样子,内心也是不忍。

    我也如此,肖阳的变化我也看在眼里,虽然他很顽皮,但是肖玉对他来说是无可比拟的。

    我一定会带着肖玉会来。

    我看着辛月此时看向我,似乎有话要说。

    “你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我装作轻松的样子想要让辛月放心。

    可是山早就将其中的利弊告诉了辛月,知道了我此去有可能一去不返,辛月也是有万般的不舍,但是她知道不可能阻止我,就算是让她下去,她也会下去的。

    “一切小心,还有,如果…万一…你回不来,我知道的,我会好好照顾肖阳。这不光是你欠他们姐弟的,也是我欠的,本来替你挡下这一击的人应该是我。”辛月说着,趴在我怀中。

    天瞳拖着受伤的身体走了进来,告诉我准备的差不多了,只要到了下午日落,便能出发了。

    天瞳见多识广,知道走阴术的施展办法,但是他却不会用,这次布置也是第一次。

    我谢绝了大家跟过来帮我的意见,这次下去凶险万分,我不想再让别人因为我冒生命之险。

    展青已经醒了过来,不过还是有些神经恍惚,林看过之后说我赌对了,这样做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雷击木剑的什么的是带不下去的,不过那张纸应该可以带下去。

    天瞳又嘱咐我很多关于下面的事情,毕竟他们诡案组和阴间一直有联系,所以对下面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肖阳从早上一直练到现在,不过此时踉踉跄跄的似乎随时都会昏倒。

    我有些心疼的看向肖阳,不过他却没有看我,我知道其实他对我还有些怨恨的,所以我也不想刺激他,只能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带肖玉回来。

    我想要将山给我的虎符再交还给他,但是却被林阻拦了。

    他说这虎符一旦给了我,那么便要不回去了,而且,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山也会死。

    我有些惊愕,不是说山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吗,怎么还会死。

    林却告诉我,同气连枝,除非我能够完整的掌握虎符的用法。

    我看了看山此时一脸的无所谓,现在再学虎符的用法实在是有些晚了。

    不过事不宜迟,我不相信自己会这样一去不返,我只好再向山道谢。

    走阴之术,重点在于将魂魄出体,找到最近的走阴路,才能下去。

    在我准备魂魄出体的时候,林给我喂了一颗丹药,似乎是什么保护身体的东西。

    他告诉我时间只有三天,要是我三天之内回不来,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我立刻大惊失色,阴间在这么大,怎么可能三天之内就会来。

    不过天瞳则是让我放心,阳间一天阴间一月,算下来有三个月的时间,应该是足够我找到肖玉了。

    我只好点点头,

    先是铺好一张白色的纸,要和我一样高,我躺在上面脚心向西,头向东。

    这时候天瞳从我头顶点上长生灯,这是用来保证我出体之后魂魄不会立刻化成厉鬼的法子。

    先用写了我八字的纸在我身前晃动,左翻三次,右翻四次。

    然后将纸钱点着扬起,随后燃起香。

    这时候还要辛月跪在一旁哭泣,使得阴间感受到她的悲愤。

    天瞳在一旁默默地念叨着什么咒语。

    我只感觉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似乎伤口的疼痛都缓和了不少。

    然后一阵阵的眩晕感使得我不知主的想要翻滚。

    辛月的哭声越来越远,天瞳念叨的声音反倒是越来越清楚。

    我终于忍受不住了,一个翻滚。

    然后我就感觉自己好像飘飘的飞起来一样。

    低头看过去,辛月还在哭,天瞳好像也在念着咒语。

    不过我现在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好像是隔绝了这个世界一样。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这种感觉有些奇怪,我像是睡着了一样的。

    这应该就是灵魂出窍的感觉了吧。

    我向前走了几步,却差点摔倒,我现在浑身都很轻,只能用飘得,不过还好我感觉身上没有伤痛的感觉了。

    我记得天瞳的话,赶紧检查我身上的东西。

    我怀里的纸还在,就是变成了绿色,好像还闪着绿色的光。

    用来回阳间的公鸡毛还在,据说用这个在阴间能够勾出公鸡的魂魄,到时候我骑着公鸡也能回来。

    不过前提是要找到回阳间的路。

    我往西面飘了一会。

    前面突然出现一条路。

    周围也变成荒芜的戈壁滩。

    只是路上还有不少我这样的魂魄在游荡。

    我跟着他们的方向一路飘过去。

    我知道现在应该还没有到阴间,这里应该就是去往阴间的道路。

    路越走越窄,两旁被一种黑的雾气淹没。误入其中的鬼魂没有出来,应该是绝地。

    我只好躲着黑雾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面前突然多了一个石碑。

    “一入阴间莫回头。”我喃喃自语。

    这应该是天瞳跟我说过的第一道坎。

    莫回头。

    因为我们用的是古法走阴术,所以要和死去的鬼魂经历相同的事情才行。

    天瞳来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我到了这里千万不能回头。

    这里是人性中最简单的**之地,一旦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你回了头,就会有恶鬼扑上来吃掉你。

    这是最简单的欲往,也是阴间筛严格的鬼所用的第一种办法。

    鬼怪对于这种**却越强,就容易暴乱,不容易管束。

    阴间有阴间的规矩,要是群鬼乱舞,那肯定就乱了套了,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地方。

    我僵着脖子往前走,想要走快一点好离开这里。

    “杨长命!”奶奶的声音传来。

    我差点回头。

    这是幻听!

    “长命啊!让奶奶再看看你!”奶奶的声音还在回荡。

    我低着头不敢回头,只能拼命的往前走。

    然后又传来了辛月的声音,还有肖玉的声音,反正我都没有回头。

    低着头往前走。

    突然我似乎撞到了一个鬼魂。

    看背影似乎是一个女的。

    那女的被我这么撞,立刻就想要回头看一眼。

    “别回头!”我大声呼喊。

    虽然她已经是魂魄了,但是不能被我这么一撞连投胎的资格都没有了。

    “为什么啊?”那个女的显然被我哦的一嗓子吓到了,缩着脖子问我。

    “这里是莫回头,一回头就会被恶鬼吃掉。”我赶紧说。

    “什么恶鬼啊?好玩吗?”那女的好像一副天生心大的样子,似乎更想要转头了。

    我赶紧推着她往前跑。

    “喂喂喂!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啊?”那个女孩也不用力,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游戏。

    “出了这里再说。”我此时心里有些不想管她,但是我知道要是我走了,她一定会回头的,到时候连胎都投不了。

    “你胆子好小哦,什么不敢回头,要不要我演示一遍给你看看啊?”那个女的说着就要把头转回来。

    我一把框柱她的头,拉着她就快速的往前。

    “喂喂喂!你弄疼我了!”那个女的双手一个劲的拍打我。

    “屁话!”我心里想着你出去之后就等着感谢我吧。

    直到周围的黑雾越来越少,前面逐渐出现了一条河。

    这就是忘川水,应该离着断魂桥不远了。

    “可以松开我了吧!”胳膊哪里传来一声不满的声音。

    “哦哦哦!”我赶紧松开。

    看到了这个女鬼的样貌,是很可爱的那种,长了一张娃娃脸,生前应该是小家碧玉形的美女,只是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