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断魂桥
    ,!

    那个女的突然回头。

    “你看我回头了!”

    “我又回头!”

    “我再…”

    我实在忍不住,赶紧阻止了她,我被她的外貌骗了,哪里是小家碧玉啊,简直是皮的不行。

    “我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了!”我扶了扶额头。

    “哦?”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作死!”我说完就顺着河继续走。

    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救肖玉要紧。

    果然走到这里的魂魄并不多,大多数人都在莫回头经受不住诱惑了,尤其是现在的人,花花世界是在是太消磨人的意志了,单看跟在我身后的那个女的就知道了。

    我回头看了几次,她都跟在我身后,还企图蹲在地上伪装自己。

    忘川两岸皆无石,你蹲在岸边算什么,还认为我看不见你?

    也罢,之前在莫回头救了她一次也不在乎她跟着我了,反正我的目标也是上断魂桥。

    断魂桥并不是忘忧桥,没有孟婆,倒是有几个阴差。

    阴差有古人打扮也有现代人的打扮,不过手中倒是都提着一根三丈三的勾魂链,腰间别着打魂幡。

    这样的全副武装其实是为了防止断魂桥上的人发生动乱,想要回头。

    其实感刚刚死去的人会很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才有些显得较为呆滞。

    但是断魂桥却可以刺激你想起来你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桥上有十二尊小鬼的雕像,双眼紧紧盯着你,可以助你回想起你死之前的那一刻。

    这不,前面一个妇女走在桥上突然就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喊。

    “我不想死啊!我不要死!”说着她立刻回头就要往回跑。

    这时候一个阴差一扬手中的链子,那勾魂链立刻锁在了那妇女的脖子上,链子的头上是一块铜锭,上面刻着饿死鬼,一旦锁钻魄,那铜锭上的饿死鬼便死死咬钻魄,想要挣脱开是不太可能了。

    还好我不是死人自然没有对我有效果,只能默默地往前走,被咬一下可不是好玩的。

    稍稍回头看了看。

    我的天!

    这姑奶奶居然在挑逗桥上的小鬼像。

    一定是作死死的!

    我心中暗道。

    我看到那些鬼差已经开始注意她了,赶紧走过去,拉着她就继续往前走。

    “我没来过这里,看看怎么了!”她噘着嘴老大不高兴了。

    “多新鲜啊!我也没来过!你已经死了,还作死?下辈子想要投胎做猪狗啊!”我低声训斥道。

    “你好凶哦!我不要和你一起走了!”也不知道这女的从小是怎么长起来的,一看就是娇惯的太厉害。

    不过我知道只要我撒手,这货一定又干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先跟我走,过了断魂桥再说!”这可由不得她,辛辛苦苦在莫回头救你一命,你却不好好珍惜。

    “哼!看看都不行,小气鬼!”她跟在我身后,被我拉着手走了过去。

    “你知道你怎么死的吗?”我回头问道。

    “被你气死的哦!”她冲着我翻了个白眼。

    我也有些生气了,本来想问问她是怎么死的,好让她有些准备,就她这大小姐脾气,等会就知道厉害了。

    前面就是断魂桥的桥头了,都说一踏断魂,阴阳两分。

    我这一路都没有看见肖玉的身影,想来十天过去了,她早就过了这断魂桥了,她是横死之人,应该保留了不少记忆,所以在莫回头应该不会出事。

    我看了一眼还在身后发脾气的大小姐,我怎么心软捡了这么一个惹祸精呢!

    前面的鬼差瞪着两个大眼看着我们,我知道我有可能瞒不过去了,因为我没有死,所以怎么都隐藏不了身上带着的那股生人味。

    “大哥!有生魂!”其中一个穿着现代人衣服的鬼差对旁边古装打扮的鬼差说道。

    那古装打扮的鬼差应该是这队人的头头,眯缝着眼看了一圈,眼中有绿光闪动。

    我这时候悄悄握紧了手中的纸,这里可不能栽跟头,不然肯定会引起大乱,到时候恐怕找不到肖玉连我自己都搭进去了。

    我在心中暗暗考量,想办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这一队阴差。

    谁料想哪个领头的阴差打了个哈哈说道。

    “哪里有生魂!你看错了!”说完转身就走了回去。

    剩下的一群阴差都是大眼瞪小眼。

    我差点笑出来。

    这领头的是个怕麻烦的,肯定是不想多事,所以才对我这个漏网之鱼网开一面的。

    生魂出现在断魂桥,捉拿了生魂,到了判官哪里也不好说话,不可能直接送去投胎,还要当值的鬼差送生魂回到阳间,还要将其封锁这一段的记忆。

    一来一回鬼差也要跑上很多路。

    我很怀疑肖玉应该也没有死,也是被放了进来。

    “他们怎么不抓你!”身后的大小姐又问道了。

    我当即一惊,寻常的魂魄不可能感觉到生气,而且我是挑自己阳气最弱的时候进来的,所以就算她是先天魂魄比较强大也不可能感觉得到。

    难道说有诈?

    我握着手中的纸,心中已经开始引动祭文。

    “为什么要抓我?”我装作好奇的问道。

    “凶巴巴的小气鬼,不抓你抓谁!”她噘着嘴。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松开了怀中的纸。

    “你叫什么?”我觉得有必要问问她叫什么,等我出去之后一定到她坟前去上一炷香,好好骂她一顿。

    “我叫小香!咦!小气鬼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小香抱着胸前,似乎我要对她做什么。

    还没下去呢,又要闹!

    我赶紧拉着她快步走,好不容易走到了桥外。

    走过了这条忘川河,又是一片荒野,不过却又些杂草样式的植物了。

    这都是彼岸花。

    花开忘川两岸。

    那一头只有花五叶,这一头只有叶无花。

    不过彼岸花也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这时候突然一阵撕扯的力道让我停下了。

    “小气鬼!你要做什么,这荒郊野地的!”小香突然停下,死活不肯再往前一步。

    “你都是鬼了!我还能做什么!”我有些不耐烦了,打算先一步离开了。

    “结阴亲啊!”她到这时候倒是门清儿!

    “行行行!你爱怎么怎么!前面是孽镜台!你自求多福!”我甩开拉着她的手,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孽镜台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难题,天瞳说过,肖玉是匠人,还是白事匠人,所以就算是到了阴间也有阴差多多扶照,应该会让她在枉死城住下。

    可是我不一样,山也说我在孽镜台里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异像,让我多加小心。

    孽镜台有一仗高,镜大十围,向东悬挂。

    果然没有走多久就看见了孽镜台殿,旁边巨大的镜子尤为的显眼,还是个铜镜。

    铜镜上方悬浮着一块巨大的牌匾。

    “孽镜台前无好人。”我默默地念着。

    “哇哦!小气鬼,你懂的好多哦!你是不是经常死?”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

    我被吓了一跳,不过看到是这个大小姐小香也就放心了。

    越接近孽镜台我就越紧张。

    旁边的孽镜台殿里可是归秦广王管的,里面还有判官。

    我不知道我现在用这张纸能不能逃脱鬼差的追捕,但是要是鬼王或者是判官在的话,我估计一个指头也就让我魂飞魄散了。

    心中暗暗沟通祭文,山说过去的办法在这张纸中,但是我却没有头绪,只能通过祭文引动这张纸看看了。

    到了这里立刻魂魄就多了起来,连阴差也多了不少。

    我在殿外看了一会,有几个鬼魂走到镜子前面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道红光,然后便有鬼差过来将其押走。

    看样子红光就是就是那些鬼魂在阳间犯下的罪过了。

    走进大殿的时候,魂魄已经排起了长队,我身后是小香,我很担心会不会因为我产生的异动连累到她,本想让她去一边排队的可是她死活不肯,非要在我后面。

    因为我说了孽镜台会展现人这一声犯下的过错,所以她好奇心被我勾了起来,非要看看。

    我说了只有阴差和我自己能看见,可是她不信。

    前面有几个人对着孽镜台又哭又笑的,看的人一头雾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甚至有个老头子居然亲自被一旁的阴差请了回去,据说他是个大善人,平时都是省吃俭用的资助别人,回顾一生居然没有奸邪的事情发生,这才让判官定夺。

    我也暗自点点头,这样的好人就算是到了阴间也吃香啊,不像我,应运禁忌而生,我现在都有些担心那镜子会不会直接将我诛杀了。

    “你说这样的好人会不会投胎做皇帝啊!”小香眼中都有星星了。

    “现在哪还有皇帝,不过他应该有自己的选择的,可能会留在阴间当差。”我很鄙夷的看着小香一眼,她穿的倒也是时尚,是现代人,怎么会想到皇帝哪里去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股大力突然推了我一下。

    “愣着干什!到你了!”一旁一个鬼差突然将我推了出去,我一个踉跄差点撞到孽镜台上。

    小香看到这么彪悍的阴差显然是有些害怕了,乖巧的闭上嘴巴,做一个安静的女鬼。

    站在铜镜面前,深吸了一口气。

    该来的还是会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