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孽镜台
    ,!

    我站在铜镜面前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时候镜面突然发出一道白光,然后便犹如黑白电视一样快速的闪动。

    似乎是倒着来的。

    从我躺在地上开始。

    然后我看到了肖玉救我,让我心不由得又痛一次,然后继续播放,之前经历过的事一件件的往前走,李爷爷的死,到秋白求死,再到我拜入张锦门下的那一天,一切都犹如隔世一般。

    然后到我在村里和奶奶生活的场景,小的时候趴在围墙听人讲故事的事都浮现了,事无巨细。

    一直到我娘生我的那一刻。

    突然镜面似乎泛起一阵涟漪。

    本以为结束的我又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背影。

    和我差不多高。

    他背对着我一挥手,立刻有一股涟漪透过镜面传了出来。

    他身后站着六个人,有两个我认得,是山和林。

    随后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正是糖糖,虽然她梳着发髻是古装打扮,但是我还是看得出来。

    糖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看样子是侍女的模样。

    这时候糖糖突然跪拜在我面前,双手捧着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之后,里面有好几样东西,这张纸赫然在其中。

    紧接着盒子中发出巨大的光亮,照的我睁不开眼。

    画面突然一闪,我看到了那个男子的正面。

    我倒退一步,脸上浮现出不敢相信的神色,那个人跟我长得太像了,简直是在照镜子,唯一不同的是他头上挽了一个冠,下巴还有一撮胡子,看样子比我大一些。

    “你是谁?”我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突然镜中的那个人目光一定,紧紧地盯着我。

    “我不就是你吗?”有些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大惊失色,这绝不可能,铜镜中怎么回有声音呢,还有这张纸是糖糖给的?怎么可能,但是镜中给他的人就是糖糖啊。

    不过我很快冷静下来,我看向一旁的鬼差,他好像在奇怪的看着我。

    坏了,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我低头看着胸前,在衣服中看到那张纸似乎发出一些微弱的绿光。

    这时候铜镜突然发出一声峥声。

    之前那个老头也有这样的声音。

    “不错不错!随我到殿前报道吧!”

    我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不过没有捉拿我就好。

    我看了一眼小香,她正往孽镜台前走去,我给了她一个加油的手势,从这里就要分别了,能够被带到殿前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她这样的应该不会被带过去。

    她立刻心领神会,小脸上充斥着激动地样子。

    这姑娘心太大了。

    我只能摇摇头跟着鬼差继续走。

    来到殿前。

    正座上没有人,看样子秦广王才不会出现在这样的诚,不过侧位上却站着一个人,手中拿着一支笔,正在案几上写着什么东西。

    两侧站着长相古怪的鬼,凶神恶煞的样子很吓人。

    前面还有一个老者,正是那个老头子。

    这时候那个老头子倒是临危不惧,正背着手看着前面写着东西的那个人。

    我暗自打量,这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判官?

    手里的难道就是判官笔?

    “你可愿意留在阴间当差?”那判官头也不抬,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传过来的时候居然声音非常的宏大,隐隐有种震慑心灵的感觉。

    “我还是投胎吧,下辈子还能再帮助几个人。”老头子似乎丝毫没有被这声音影响,颤声说道,声音虽然有些发颤,但是却从容不迫。

    果真是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也好!本官批你来世做个良善人家,生平无灾无难,平稳一生。你可有怨言?”那判官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好!”老头子也是个爽快人,直接就答应了,然后跟着鬼差离开。

    到我了。

    却没想到那个判官居然没有理我,而是一门心思的在写着什么东西。

    正在我心中打鼓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

    “杨氏小子!你可知自己为什么来着!”那判官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威严,当时震得我有些失神。

    不过我很快便恢复了。

    “不…不知。”我结结巴巴的说道,说实话,我是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那纸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你是道门中人!身上还有血气,杀过人了吗?”那判官看了我一眼立刻说道。

    周围的那些凶神恶煞的鬼齐齐的一声低吼。

    整个大殿中充满了肃杀之意。

    我感觉膝盖有些打弯,险些跪下,不过还好我很快便恢复心神。

    我心中暗暗叫苦,果然判官不是好惹的居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过铜镜低鸣,你必然也是不凡之辈。”判官看到我对于这种气势居然没有下跪,点点头露出一副赞赏的样子。

    “有两条路给你选,投胎为人,或者永世为差。”判官提起手中的笔。

    “本官知道你身上有命案,投胎为人的话要先下地狱受苦,方能投个好人家,大富大贵也可以,这是规矩。”

    “你要想当差,也要从最底下的鬼兵做起,不过你阳间的案子也可一笔勾销,只不过年年岁岁都要作为鬼差。”

    “你认为如何?”判官的话中带着一些威严,好像在催促我赶紧选择。

    我只能选第二条,且不说我还没有死,现在我是来找肖玉的,怎么可能就这样投胎。

    “我愿意当差!”我赶紧说道。

    “恩!本官批你为枉死城城巡一职,若有功则可进职,你可有怨言?”判官一双鬼目看得我有些不自在。

    枉死城?

    我心中立刻有些乐开了花。

    肖玉就是横死,魂魄定然是要居住在枉死城的,所以这就大大的缩短了我找她的时间,还是城巡,这样一来我找人都不受限制了。

    我甚至有些感谢判官了。

    我所散发出来的情绪,让判官感觉到了,他也是有些受用。

    大笔一挥,立刻有一道绿光没入我体内,不过却被体内的祭文逼到了角落中。

    祭文不自主的行动让我有些担心,不过看到判官没有什么反应也就放心了。

    鬼差带着我一路走向枉死城。

    我翻了翻口袋,口袋中出现了不少的纸钱,想来是天瞳那边给我烧得纸钱我收到了。

    拿钱好办事,这是天瞳交给我的。

    “大哥!以后咱们就是同僚了,多多指点小弟!”我点头哈腰的露出一副讨好的模样,手中掏出不少纸钱,我也不知道怎么个花法,拿了一半出来。

    “好说好说!”那鬼差看到我这么懂事,立刻就不再是之前那副冷酷的样子,没一会就开始勾肩搭背的给我介绍枉死城了。

    枉死城,顾名思义,就是枉死之城,那些横死的被害的,甚至是自杀的人都会来到这里,等待投胎。

    甚至有些人还对亲人恋恋不舍的也会在城中逗留,前提是你前世的债要还赶紧。

    这个鬼差告诉我,城巡可不好干,因为城中都是一些怨气非常大的人,喜怒无常也是常态,万万不敢招惹。

    很多鬼差都会莫名其妙消失,大家都是知道那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鬼,所以都小心翼翼的。

    不过油水也不少,城里想要办点事什么的都仰仗城巡。

    刚进枉死城,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里面鳞次栉比的建筑,不光有古代的亭台楼阁,就连现代的高楼大厦也位列其中。

    街上也是各种衣着的人在走来走去,没有我想象中的死气沉沉,反倒是很多人都相互打招呼,甚至还有做生意的。

    这个鬼差将我带到一间楼房中,告诉我这个房门就是我的家。

    我推开门之后,什么都没有,鬼差笑着和我说,等一会家里人烧了房子就有了。

    果然和鬼差在门口闲聊了一会,就听见房门中居然有一股气传出来,然后打开房门,里面居然是一栋别墅。

    果然有辛月在就不会亏待我,就算是草草准备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里面东西很齐全,什么都不缺。

    我想请这个鬼差进来坐一会,本想借机再套出一些有用的事情,结果被他推辞了,他说还有任务,就离开了,告诉我等一会会有带着我的鬼差来找我。

    临走我又给了这个鬼差一点之前,他立刻眉开眼笑的,告诉我他就在枉死城,以后会来找我的。

    我坐在客厅之中,打量着手中的纸,这张纸看来还有秘密,居然是糖糖给的那个人,这么说来糖糖应该知道一些什么东西,不过看样子糖糖也应该是和山那样生活了很久的人了,可是我确实眼睁睁看着她长大的。

    当当当!

    门外传来敲门声,看样子带着我的人来了。

    我一推开门,吓了一跳。

    一个女的衣衫不整的站在我门口还没有头!穿的还是鬼差的衣服,只不过衣服松松垮垮的好像不合身,也好像是因为不会穿导致的穿错了,我明显的看到又几个扣子分明扣错了。

    不会我的上司是个无头鬼吧!

    “小气鬼!快帮帮我,我要憋死了。”

    “大小姐!”我惊呼一声。

    “什么大小姐?快帮我把衣服拉下来!”小香的声音传过来。

    果然是冤家路窄,我居然还没有逃过她的纠缠。

    我帮她整理衣服,她连同自己的衣服一起套在里面,可不穿不上吗。

    这时候一旁还站着一个女鬼,穿着和小香一样的白衣。

    “你俩认识?”那个女鬼慵懒的靠在一旁的墙上长相妖艳,身材也是火爆,手里拎着一个勾魂链在轻微的椅。

    “你是?”我有些疑问。

    “换衣服跟我走!”那个女鬼也没说什么,丢给我一套黑色的衣服就扭着胯离开了,脚下还蹬着一双猩红的高跟鞋。

    这就是我的上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