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阴差第一课
    ,!

    我只能快速回去换好衣服,同时还将香儿想要挤进来的脑袋按了回去。

    她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但是还保持着孝子的心性,男女有别一点都不在意。

    我们的衣服很奇怪,他们的女士装扮好像是一件旗袍样式的,为了不限制行动,所以腿上的开叉很高,而我则是一袭黑衣,是一件大褂,不过我活动了几下发现并不限制我的活动,而且穿上之后周围阴冷的感觉也消失不见了。

    等我出来的时候,那个女鬼上司已经在这座高楼外面等着我了。

    “我叫范晓琪,以后你俩就跟着我混了,我不管生前你们是什么人物,现在开始,我说的就是命令!”范晓琪背着手看着我们俩,来回走动了几步,我很怀疑她是不是和香儿穿错了衣服,香儿的衣服里面还套着几件还都显得有些宽松,她的衣服却紧绷的厉害。

    “你看什么呢?”突然范晓琪紧走了几步到我面前,身体微微前倾,脸上露出一种询问的神色。

    我这时候也意识到似乎有些失态,赶紧把眼神收回来。

    “没…没!”我摇摇头。

    结果她突然向后撤步,露出一根雪白的大腿,随后我感觉右边有劲风传来,赶紧向一旁扑去,想要躲开。

    她刚才撤步的时候便将手中的勾魂链舞了起来,不过我及时的躲开了,眼看就要打中站在我一旁发呆的香儿,她立刻向后用力的拉。

    勾魂链在香儿脸边的位置被极限的拽回,劲风撩起了香儿的头发。

    我伏倒在地上,惊魂未定,抬头看过去,顿时一怔。

    范晓琪此时因为极限的拖拽勾魂链,动作幅度更大了,所以我趴在地上,一览无余。

    我刚要道歉,一只猩红的高跟鞋直冲我面门。

    我抬手便抓住了向我袭来的鞋子。

    很奇怪,这只鞋子上还有一只脚,冰凉冰凉的。

    我只感觉周围场景一花,便被踢了出去。

    还好魂魄撞在建筑上并没有痛觉。

    范晓琪此时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背着手看着我。

    “身手还可以,不错!”虽然说话声音很是威严,但是脸上却展现出一抹淡红。

    鬼也会脸红?

    这时候后知后觉的香儿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小气鬼,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她蹲在我面前好像有些疑惑,然后有些害怕的看了看范晓琪。

    “我刚才试探一下他的身手而已,你也想试一试吗?”范晓琪好像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本来自己被迫来到这里带新人已经是很憋屈了,刚才又发生这样一幕。

    香儿双手伸到头顶做投降状,一个劲的摆手。

    不过还好范晓琪是老人了,很快便给我们发了自己的兵器。

    勾魂链加打魂番,

    我学着之前见过的鬼差的样子,将勾魂链缠在腰上,然后提上打魂番,又帮差点将自己缠起来的香儿武装好,这才站定。

    鬼差第一课,就是先知道自己巡视的地方看一遍。

    整个枉死城建筑鳞次栉比,道路也是错综复杂,往往翻过这条街之后立刻眼前的场景有变了,想找到来时的路都有些困难。

    香儿完全是一副观光的样子。

    这时候旁边突然有两个鬼在抢一位老妇人手中的纸钱,周围的人全部形同陌路,没人理睬。

    我既然是城巡,负责这几条街应该是要管的吧,毕竟也算是个阳间的片警吧。

    我刚要掏出勾魂链上前制止。

    这勾魂链很不一般,似乎长短不受限制,只要握在手中便能感觉到这条链子,非常的奇妙。

    “哎!你干啥去?”范晓琪好像有些不满。

    “额…范姐,他们不是在抢劫吗?咱们不管?”我有些疑问。

    “你看看哪里是什么!”她好像是不耐烦了,指了指前面便回头打算往回走。

    我顺着她指向的方向看去,前边就在老妇人不远处,有一个石头的小鬼像。

    这时街碑。而我们管辖的街区就在这边,那个老妇人虽然离得我们很近,但是却没有越过那条接线。

    “那就不管了?”我有些奇怪,怎么能这样!

    “你们在阳间管我管不着,但是在这里,规矩就是规矩,不能随便的打破。”范晓琪头也没回,就要往前走。

    这时候香儿似乎也有些不忍,看着我的眼神里都是祈求。

    我其实心里很想管,但是我不敢轻易地忤逆范晓琪,因为找肖玉还需要靠她,刚刚知道了城巡是不允许随意的出自己所在的街区的,所以我想要自己找肖玉的想法也就落空了,只能求助于别的鬼,眼前的上司就是我的救命稻草。

    我艰难的将头别过来。

    “规矩就是规矩,不能破!”我强迫自己继续往前走。

    “哼!小气鬼!”香儿则是气呼呼的跺跺脚,自己跑到街碑的地方。

    “婆婆,你快过来,你过来了就能帮你了。”香儿急的满头大汗。

    范晓琪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

    我在心里也为那个老妇人加油,只要她能越过界,我立刻出手帮她。

    看到她我总是能想起我奶奶。

    那老妇人听到了香儿的话,也是竭尽全力的往这边蹭。

    还别说,一看到有城巡在这里,立刻那两个鬼的动作还有所收敛。

    但是渐渐看到我们没有出手的意思,看到一旁的街碑立刻就明白了。

    在这个时候老妇人的脚步已经接近了街碑,几乎下一步就要踏过来了。

    这时候那两个鬼突然用力,直接将老妇人手里的纸钱抢了过去,转身立刻就要逃跑。

    这时候老妇人一屁股坐在地上,重重的摔过了界。

    我看着要逃跑的两个鬼,心里有些惋惜。

    就在这一瞬,一道劲风从我耳边穿过。

    一根勾魂链直直的冲了过去,缠住两个鬼,然后被拉了回来。

    是范晓琪。

    我立刻明白了,那老妇人过了界,现在就归我们管了。

    赶紧跑过去看老妇人的伤势。

    就在范晓琪的勾魂链即将拉着那两个鬼过来的时候。

    嗖嗖!

    两道勾魂链突然从对面的街区伸了出来。

    缠在范晓琪的勾魂链上,瞬间绷紧。

    刚刚要被拉过来的两个鬼立刻停在了原地。

    “怎么着?我们街区的事还用你管?当我们哥俩不存在啊?”一道阴晦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胖一瘦两个身影出现在街区上。

    两个都是男的,胖的那个很矮,瘦的那个很高。

    “怎么?范晓琪,你还当这里是七爷的无常殿啊?之前是七爷扶照你,现在你都被赶出来带这些新来的了,你端的什么架子啊,想要闹大了好重回七爷的怀抱?”那个瘦的鬼差显然不是什么好鬼,一顿讥讽下来,我都感觉有些生气了。

    不过我更惊奇的是她居然是原来在无常殿当差的,而且好像还被白无常看重,看样子是个大腿,而且她绝对知道很多东西。

    “你看你!怎么说话的!这件事闹到无常殿也是咱们占理,且不说坏了人家重回无常殿的打算,就连人家有可能想要晚上来咱们房间道歉的台阶也不给吗?”那胖鬼差一脸的春意,配合他肥大的面孔实在让人恶心。

    “对对对!兄弟说的在理!”瘦鬼差也是奸笑几声。

    我听完了之后也是有些气愤,但是他们说的也没错,罪犯确实在他们街区,到时候估计闹大了我们也得跟着受罚。

    尤其是我现在还不能接触那些个大拿,万一那白无常在家,一眼看穿了我,到时候我更是偷鸡不成连米都拾不着。

    我想要劝范晓琪放弃了,毕竟老妇人没事,我兜里还有一些纸钱,而且天瞳肯定还会源源不断的烧给我,我可以先给这个老妇人一些。

    “闹到无常殿?你们见过七爷吗?”范晓琪脸上冷色更盛。

    “七爷倒是没见过,不过巡查鬼将应该也能看出来谁对谁非,证据可都在这里了。”瘦鬼差又紧了紧手中的勾魂链说道。

    “证据?”

    范晓琪脸上露出一抹气愤,手腕一抖,一阵涟漪便顺着勾魂链冲了过去,顿时她手中的勾魂链一紧,生生将两个鬼搅碎。

    “我怎么没有看见?”范晓琪收起勾魂链,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你!无辜杀害阴魂,你一定会受惩戒的!”那瘦子气的直跺脚,就想要冲过来,结果被一旁的胖鬼差拦住了。

    “此事我一定上报给鬼将,你等着!”胖鬼差也是愤恨的说道。

    “我就在这!有本事踏过来试试!”范晓琪丢下一句话便冷冷的离开了。

    我看到那俩鬼面面相觑的样子,似乎有些忌惮,然后便灰溜溜的逃走了,临走还把老妇人掉在地上的纸钱带走了,不过我看到那个胖子回头怨恨的看了范晓琪的背影一眼,就知道这事一定没有结束。

    查看了老妇人的伤势,发现她并没有事,只不过是很削弱罢了,我又将自己的纸钱掏出一些给了她,这才带着香儿去追范晓琪。

    我一路上都在重新打量她,看样子我找肖玉的事情很有可能突破口就在她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