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醉酒的范晓琪
    ,!

    范晓琪好像有些颓废的样子,不知从哪里找了一个小摊子,正有一口每一口的喝着酒。

    我看到这阴间的酒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好像还是坛子装的,配合瓷碗别有一番风味。

    很长时间不喝酒了,这一下就勾起了我的酒虫。

    也问店家要了一碗,入口辛辣无比,但是喝完之后感觉很舒畅,虽然回味的时候有些土腥味。

    “不错啊!自己家酿的吧!”我脱口而出,对于好酒我的赞叹也不会少。

    但是说出口就有些意识到自己口误了,这是在阴间,哪有酿酒的。

    “大人真是厉害啊。这是小的儿孙孝敬我的,家里酿酒,所以逢年过节总会将酒给我祭过来。一来二去的我又喝不了,就想到在这里开个小店,也挺有意思的。”店家是个老头子,有六十多岁的样子。

    “怎么不去投胎,你能开店的话应该就是将债都还完了,早投胎多好。”我问道。

    “嘿嘿,我走的时候是个意外,本来是去看刚出生的外孙,可惜没看见。这不就想着等等我老伴,一来是让她和我说说外孙的样子,二来也是想再看看我老伴。”老头子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又给我填满了酒。

    我冲着他拱拱手,一看就是和善的人,想来下辈子投胎也能做个好人。

    “满酒!怎么做生意的!”这时候范晓琪敲击着桌子,有些不耐烦了。

    她这一下吓坏了店家,哆嗦着手给她倒酒。

    刚到满,就被她一口干了。

    我让店家先去忙,亲自给她倒酒,看看等她喝醉了之后能不能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我知道她心情不好里面肯定有故事,但是我终究是阳间人,帮不了她,毕竟现在肖玉还不知道在哪里有游荡了,尤其是今天我居然看到阴差中还有这种败类,对肖玉更加担心了。

    “范姐,别这样,他们是阴差中的败类,咱们何必跟败类一般见识呢。”我先安慰她。

    “就是就是!小气鬼说的没错,晓琪姐姐,你今天好厉害啊!”香儿也赶紧说道。

    “喝酒就喝酒!说什么屁话!”范晓琪瞪了我一眼,然后又把刚刚倒满的酒喝赶紧了。

    “范姐,我陪您喝!”我也给自己到了一杯。

    又将兜里的纸钱掏出来不少给了店家,让他看着能上多少上多少。

    推杯换盏,我们都喝了不少。

    香儿看着我们喝的带劲,也尝试了一下,被辣的不行,但是辣味下去之后,又看的我们喝的起劲,又跟着喝了一口。

    如此往复,不知道喝了多少。

    我都有些醉了。

    范晓琪更是趴在桌子上不能动了。

    香儿脸上也不再是惨白,而有些发红了。

    我才知道原来鬼也会喝醉。

    “那个..范姐,我是说如果哈,我有个朋友也在这枉死城中,我想要找她,怎么找?”我试探的问道。

    “嘿嘿嘿!你要找鬼?那你可问对了,姐姐我就会找鬼!”范晓琪傻笑着对我说。

    本来清醒的范晓琪是属于那种很妩媚的女人,喝醉酒之后却显得有些纯真,笑起来也没有之前那种媚意了,反倒是和邻家大姐姐一样。

    “那您告诉我怎么找呗?”我赔笑道。

    “先送我回去,回家再告诉你,这是秘密,不能外传!”她突然很严肃的说,吓得我还以为她酒醒了。

    随后的傻笑让我放宽了心。

    喝醉酒都一样。

    无论人鬼。

    “我才不回什么破无常殿!”范晓琪自言自语。

    “不回去!”香儿举着拳头说道。

    我一脸苦笑,两个醉鬼,名副其实的醉鬼,要不是我还等着范晓琪告诉我怎么找肖玉的话,我才不干这种差事呢。

    范晓琪喝了整整三坛子酒,现在整个人都站不起来,我只能背着她。

    同时还得牵着走路老是转弯的香儿。

    很快我就傻眼了,我还不知道她住哪。

    只好将她带回我的房子。

    还好给我烧得是个别墅,不然进门一张床,她酒醒了我估计就完了。

    好不容易将她放到沙发上。

    “范姐!到家了,你可以告诉我不?”我赶紧问道。

    “什么啊?我不回无常殿!”范晓琪突然眼里含着泪水说道。

    “不回去不回去!我是说找一个鬼。”我又说一遍。

    “你说找鬼啊!那你得去找三….”还没说完,她直接就昏睡过去。

    我此时有些抓狂了!

    只能对着睡着的范晓琪张牙舞爪的做了几个鬼脸,一道正经事就不说了,怪不得你被赶出来。

    这时候客厅处突然燃起一道鬼火。

    “万事小心!辛月。”是一道阴符,专门给死人传信的。

    我赶紧取过来,看到一旁的二人还在睡觉,这才销毁了阴符。

    看样子那边的时间过得很慢,辛月应该是马不停蹄的给我下了阴符,可是我现在才看到。

    又等了一会,又一道鬼火亮起来。

    这是肖玉的照片,是我之前让他们传来的,本以为到时候要一个鬼一个鬼的问的,可是来了才知道,这枉死城有多大,我觉得这种做法太不合适了,而且我还被限制在这一个街区。

    看样子突破口还是在范晓琪哪里。

    我这时候酒劲也上来了。

    有些眩晕。

    把香儿带到一个客房中,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至于范晓琪,她醉的跟烂泥一样的,我又不好去抱她,只能让她在沙发上睡了。

    这是这几天一来我第一次好好休息,酒精的力量隔着阴阳两界都这么好使,一觉睡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处于对新环境的警惕,迫使我很快便清醒了。

    我刚想要起来。

    “别动!”

    这时候我感觉到后颈一阵凉意。

    是勾魂链!

    我顿时紧绷身体。

    声音是范晓琪传来的。

    怎么回事?难道说我露馅了,我这时候才想起来范晓琪是在无常殿待过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无常殿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那两个鬼差都没去过,显然要高级很多。

    难道说范晓琪已经识破了我。

    “你的目的是什么?”范晓琪声音冷的像是冰块!

    露馅了!这是我第一个反应,但是我感觉应该不会,按理说要是露馅的话,我应该早就露出马脚了。

    还是说之前喝酒就是为了让我说出真正的目的,是我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

    我想要回头,好解释一下,不能这么快就认了。

    “我让你别动!”那勾魂链上的鬼头似乎又用了用力。

    “说!谁派你来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毁我清白!”

    “你别冲动!我只是找人…什么!”我一惊,她说的什么意思。

    我当下回头看过去。

    我呆住了。

    一具洁白的躯体正躺在我的身边,一丝不挂。

    范晓琪此时脸色阴沉,一只手护在胸前,另一手拿着勾魂链。

    “你为什么在我床上!”我震惊的说道。

    “你的床?”范晓琪脸色一僵,但还是保持冰冷。

    她环顾四周,似乎在仔细辨认。

    我想要离开这里。

    “你转过身去!”范晓琪对我说道。

    我赶紧转过身去。

    感觉到她离开床榻,开门离开了。

    我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个美丽的误会。

    我看了看我还好是穿着衣服睡的,不然直接解释不清楚了。

    这以后怎么再面对她,怎么问她如何找人。

    我下去之后,范晓琪早就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敢说出去,你会被我扒皮抽筋!”她淡淡的说道,但是我却丝毫不敢小视其中的意思,这种事太尴尬了,她放我一马已经是难得的了。

    “说什么啊?”香儿的声音传来。

    我和范晓琪显然都吓了一跳,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的震惊。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我问道。

    “刚才啊!”香儿说道。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说你要找人?”这时候范晓琪突然开口了。

    我刚才说漏了嘴,没想到她居然听到了。

    “是的!”我此时只能点点头承认。

    我既然说了出来,就不能再隐藏了。

    “说罢,找谁?我可以帮你!”范晓琪突然答应了,看样子她对于刚才的事还是不放心的,想要想办法堵住我的嘴。

    “我想找…”我还没说完,一股巨大压力传来,从门口处。

    大量的阴气猛然冲入房间,

    生生将我的门击碎。

    从其中走出来一个和我一般大的男鬼,身上穿满了铠甲,威风凛凛,气势很足,而他身上翻滚的阴气也暴露出他的实力。

    鬼将!

    我暗暗心惊,一个鬼将在阴间居然有这样的气势,都要堪比我在上面见到的鬼帅了。

    看样子在这里的鬼都要更加厉害。

    “大人!就是她!她企图逾越规矩,而且你看她居然在这个鬼差家里,看样子不光逾越规矩,还做了龌龊之事!”一进来便告状的就是那个胖鬼差了。

    他这一番话顿时让我和范晓琪有些尴尬,毕竟早上闹出了一个这么大的乌龙。

    “滚!”范晓琪恼羞成怒,对着胖鬼差喊道。

    “你看看!大人!她现在还辱骂上官。”那胖鬼差就像是抓到了范晓琪的小辫子一样的好像要跳起来。

    我也有些担心了,范晓琪这脾气显然有些急躁,她是从无常殿出来了,有些脾气也是正常,可是面前是一个鬼将,这样无端的发脾气会惹大麻烦的。

    我手缓缓放到怀中,攥紧了那张纸。

    要保住范晓琪,毕竟找肖玉还是得靠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