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鬼将范石头
    ,!

    我感觉那鬼将身上的阴气正在不断地累积。

    周围的阴气似乎都粘稠了起来。

    一名鬼将在阴间居然能引动这么大规模的阴气,让我不禁有些动容。

    不光我感觉异样,那鬼将身边告状的鬼差此时已经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了,完全不是之前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阴气渐渐在鬼将的身边凝结,在他身后居然慢慢形成了一个鬼的虚影。

    那鬼带着高高的帽子左右手分别拿着勾魂链和打魂番,活脱脱一副无常的样子。

    “逾越规矩,冥顽不灵。”那鬼将冷声说道,身体微微前倾。

    身后悬浮的无常身影居然也跟着前倾,慢慢往我这飘过来。

    窒息!

    这就是我此时的感觉,几乎提不起反抗的想法,感觉我所有的手段在他面前都无济于事。

    那无常的身影猛地向前一纵,身形顿时变大了不少,几乎顶在了房顶上。

    手中拿着巨大的勾魂链,往我这里一抽。

    带着大量的阴气呼啸而至。

    我能感觉出来那勾魂链并不是冲着我这里来的,只要我俯下身子学着那个鬼差一样的跪拜,也能相安无事。

    眼角看见香儿几乎没有反应过来,还仰着头看着那个无常的样子,范晓琪此时也是冷眼望着这名鬼将,看样子让她低头几乎不可能,这个女鬼性子太高傲了,居然不给鬼将的面子。

    不得已,我只能掏出那张纸。

    纸刚刚掏出来,我已经引动了祭文,可是却发现这张纸似乎在阴间无法化成符纸,这让我有些慌乱。

    无奈只好将这纸往前打去,企图阻挡这勾魂链。

    还好它没让我失望。

    勾魂链打在纸上的瞬间,就像是一条软鞭抽在了石柱上一样,顿时停在了上面。

    “恩?”那鬼将本来信心满满的一击被我当下,立刻露出一种怪异的神色。

    鬼将双眼一眯,猛地瞪像我,随后也俯身向我冲来,身后的无常像立刻又大了几分,整个房间轰然破碎,屋内的一切都化作飞灰。

    好强!

    我居然被劲风吹得向后飘了不少距离。

    不过那张纸依旧悬浮在原地,大量的阴气像是一股股水流一样打着旋没入其中。

    那鬼将凝结起来了阴气也被吸入,此时那纸就像是一个无底洞。

    “快停下!”范晓琪出现在我身后。

    我看向她,发现她此时并没有多少慌乱之意,似乎对面前的僵局很有把握。

    但是此时那鬼将已经冲了过来,似乎要将我撕碎。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她。

    一来她出身不低,在无常殿之中,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更何况面前这鬼将凝结出来的无常像,应该是和无常殿有关系的。

    二来我发现自己除去用纸来抵挡之外别的什么都做不了,阳间那些攻击的手段几乎都施展不出来,周围阴气弥漫,我没办法借用阳气。

    范晓琪面对冲过来的鬼将临危不惧,居然没有用拿手的锁魂链,而是右手需握,阴气渐渐凝结成打魂番。

    范晓琪手中的打魂番几乎有两米高,和我们手中的一比简直是豪华版的。

    我们用的打魂番不过是一根木棍上面用纸盘处一个像是灯笼的东西,下面有四条白纸裁成的长条。

    但是范晓琪这一个居然有十几条,而且上面还写满了不少名字。

    只见范晓琪一跺脚,将打魂番往前一送。

    那番上的灯笼立刻滴溜溜的转了其起来,伴随着转动下面的白纸条瞬间增长,将鬼将团团围住。

    然后范晓琪往下一拉,那两米的杆子就落了下来,只留下那灯笼在空中悬浮。

    范晓琪拿着那杆子劈头盖脸一顿打。

    我此时有些惊愕,原来这范晓琪这么厉害,尤其是这番,居然能困住鬼将。

    每一竿子抽在鬼将身上都带起一阵阵的阴气,鬼将被她越打越小。

    一旁的胖鬼差此时已经吓抽抽了,这范晓琪太狠了,居然连鬼将都敢打。

    我也准备等鬼将有什么手段的时候替范晓琪挡住,她这样做已经是得罪了鬼将了,而且她现在是鬼差,以下犯上的罪是跑不了了。

    “我错了!我错了!”那鬼将开始求饶了,丝毫没有之前那副威风的样子。

    听到鬼将求饶,范晓琪才停下手,想要将他放出来。

    我上前想要告诉范晓琪别放了他,毕竟一旦他出去之后必定会将此事告诉更多的人,阴间规矩森严,肯定会招来责罚,以下犯上乃是大罪,我们几个全部逃脱不了干系。

    听到我说的话,范晓琪眼中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蹲在鬼将面前,拿手点着鬼将的脑袋。

    “范石头!你说!之前那些事是不是你给告的状!”范晓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先放开我,真不是我,你要逃…”鬼将该没说完,范晓琪一把捂住他的嘴。

    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范晓琪在这个鬼将面前毫不掩饰性情,感情人家俩早就认识,而且看这样子应该很熟。

    “闭嘴!”范晓琪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立刻放了那个鬼将。

    此时鬼将的样子很不好,足足小了一大圈,只有我们几个腰这么高。

    好在一阵阴气翻涌之后,他恢复了正常。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范晓琪收了打魂番,然后坐在沙发上说道。

    “我这几年在无常殿领班,这不这货居然告到了无常殿上去,还好是你兄弟我当值,这不领了命来看看,就这样你还打我呢姐!”范石头一脸谄媚的意思坐在沙发上,看了看趴在废墟中的胖鬼差。

    本来还是好好的房子,这不只剩下几个家具还残存,其余的全部都变成了飞灰。

    不过我现在才明白了这俩人居然是姐弟,还好是熟人,不然我肯定会被阴间追杀的。

    “石头!这种打小报告的事没捅上去吧?”范晓琪脸上有些不自然。

    “当然!我把今年整份卷轴都烧了,估计想要修复都需要很长时间,这种打小报告的小事自然就没有了。”范石头拍拍胸脯保证到。

    胖鬼差哪里还不明白此时的情况啊,立刻就要遁走。

    范石头瞟了一眼哪里,手微微伸出,立刻那胖鬼差就被一团阴气缠住。

    “告我姐的状!”范石头眼中杀机一现,手上一捏,那鬼差就被捏爆了。

    “你跟我回去吧,你看看你被贬在这里,住的这都是什么地方啊,怎么和猪圈似得,还有这俩仆人,这男的还行,能挡下我一击,这女的怎么呆呆的?”范石头站起来环顾自周,立刻嫌弃的说道。

    上一秒还是一名敢打敢杀的鬼将,现在居然摆出一副富家公子的态势。

    香儿憋得脸通红,似乎被人说是鬼将有些不太高兴。

    “呵!我昨晚还住在着,你说这是猪圈,那我是什么?”范晓琪白了他一眼,说道。

    “还有!这是我两个手下,也是阴差,你这纨绔样子从哪里学的?”范晓琪拍拍范石头的脸说道。

    我也很不高兴,这副样子还不是你乱放阴气给弄坏了,这下我住哪啊,天瞳他们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绝对不会再给我烧房子了。

    “两位阴差是吧?”范石头看着我们说道。

    我赶紧俯下身子给他见礼,还拉了拉气鼓鼓的香儿。

    “他是鬼将,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我在香儿耳边说道。

    “小气鬼!你就是怂,要是我我就揍他!”香儿扬了扬拳头,好像下一刻就要冲过去拿那双拳头锤他。

    “哼!欠管教!”范石头脸色有些不好看。

    “正好你来了,去给我偷三生石来!”范晓琪大手一挥,拍在范石头的后背,似乎在催促他赶紧去。

    “什么?”范石头站起来好像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范晓琪。

    “你用三生石干什么?”范石头脸上非常的警惕。

    “找个鬼而已,用你管?”范晓琪说道。

    “不对不对!你拿了三生石肯定要去三生殿的,你不是不知道那里是他守着吧,还有!你怎么会找鬼,一定是帮别人的。”范石头很了解范晓琪,立刻转头看着我和香儿。

    我很惊奇范晓琪还记得帮我,我本以为她不会马上帮我,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

    “你不是你!”范石头盯着我看到。

    我本来就有些心虚,这样一盯我立刻就有些神色不自然。

    “不对!你是生魂!”范石头突然警惕起来,将范晓琪护在身后。

    “你是来干什么的?走阴的还是夺魂的?哼!找鬼,夺魂的吧!”范石头作势就要捉拿我。

    “姐!你已经是戴罪之身了,帮他夺魂是多大的罪过你不是不知道,那可是大忌!”范石头态度坚决。

    “你听不听话!”范晓琪也站起来和他对峙。

    “不是我听不听话的问题,你要是说心里好奇我都能去帮你,可是他一个生魂,你和他什么关系啊,要帮他去扛这么大的罪过。”范石头已经拿起了勾魂链,似乎想要将我缉拿。

    “他是你姐夫!”范晓琪看了我一眼,一咬牙说道。

    “他是…”范石头说了俩字就一甩袖子离开。

    “石头!你干什么去?”范晓琪说完之后也有些害羞,慌忙的问道。

    “自尽!顺带偷石头!”屋外传来范石头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