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祸水东引
    ,!

    “你们俩!”范石头走后,香儿指着我们俩一脸我已经明白了的表情。

    我赶紧解释,将事情发展的前因后果全部说了出来。

    还好香儿单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解释。

    然后我将肖玉的事情告诉她们,既然已经到这样了,我就不能藏着掖着,说出来就是我的诚意,我同时也告诉她们,要是事情有变,她们就赶紧撇开和我的关系,千万不能被我连累。

    香儿听说了肖玉的事情,早就泪眼朦胧的了,说她最喜欢这种故事了,很佩服肖玉,所以肯定会帮我的,我看了看她,摇摇头,一个连勾魂链都用不好的鬼,根本不指望她能帮我多少,保护好自己就行。

    当然,范晓琪也跟我说了在阴间想要找人就要用到三生石。

    都说三生石可观三世,过去现在未来,却不知在枉死城东千里的地方,有一座三生殿,以三生石为引,方能进入,阴间茫茫数万里,想要找人,就要靠三生殿的力量。

    我本以为找到肖玉就算难也不会难道哪里气,但是听范晓琪所说,整个枉死城就有千里范围,其中的魂魄何止千万。

    再加上还有不断的人进入其中,也有大量的人去投胎,流动量非常的大。

    我这才明白是有多困难。

    不过有了三生石应该就简单不少了。

    至少我们有了明确的办法。

    三天之后,范石头终于来了,却是负伤前来。

    几乎身躯都被打碎,脸上都有不少裂纹。

    他看见我们一句话就是。

    “姐!他们找到你的位置了!”范石头说完这句话就化成黑烟悬浮在空中,似乎陷入了沉睡之中。

    范晓琪似乎有些急躁,在那团黑烟中掏了一会,拿出一块黑白相间的石头。

    随后她拿出一张红色的纸,贴在那团黑烟上,那烟气迅速离开了这里。

    “走!事不宜迟!”范晓琪就连身上的白衣都换了下来,换上了一副劲装。

    我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有些不解。

    “怎么回事?”我问道。

    “别管了!你要是还想找人就跟我走!”范晓琪也不问我同不同意,就往外面走去。

    我只好拉着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香儿离开。

    刚下楼不远,就看见几道黑烟猛地冲入我的房间。

    这是什么?仇家寻仇?还是说我被发现了?

    看到这种场景,我立刻又拉着香儿快跑了几步。

    很快我们一行人就跑到了街碑的地方。

    我一把拉住想要过街的范晓琪。

    “范姐!到底怎么回事?”我略带疑问的问向她。

    “他们是来抓我的,走!咱们先出城!”范晓琪也不管我,拽着我就走过了街碑。

    我此时突然有一种被抓上贼船的感觉,似乎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本来是我求范晓琪帮我找到肖玉,结果刚刚拿到三生石,结果范晓琪就被人追杀了,这肯定不是因为我才惹起来的仇恨吧,我突然想到之前她好像被无常殿赶了出来,难道说这才是她被赶出无常殿的秘密。

    范晓琪一路轻车熟路,似乎早早就侦测好了逃跑用的路径了。

    大约跑了有半天时间,来回跑了好几个街区,这才接近了城门。

    我们此刻就是在枉死城东。

    东面再无一城,枉死城便是最边上的城池了。

    这时候似乎有几个穿着古装的男子早早地就在城门口等着我们,看到范晓琪之后便朝我们冲过来了。

    “小子!你那天挡石头那招还能用不?”范晓琪对我问道。

    “能!”我点点头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掩护自己逃出去,我会在城外十里处等你!”范晓琪说完便朝着反方向跑去。

    我看着早已经跑远了的范晓琪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抓住这两个鬼,范小姐肯定会来救这俩鬼的!”领头的鬼突然朝着我扑过来。

    我去!

    祸水东引!

    范晓琪这是用我做金蝉脱壳。

    我身后还跟着一个拖油瓶香儿,这下麻烦了。

    我只能祭出那张纸。

    领头的鬼看到那张纸再不断地吸取阴气,立刻抽身回去,几个来不及抽身的同伴居然没这张纸吸了进去。

    “好阴毒的招式!”那领头的鬼脸上露出忌惮的意思。

    “不能让范小姐跑掉!请老祖!”领头的鬼突然化身成一阵黑烟,周围的鬼全部如此,这些黑烟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无常身影。

    那无常背对着我们俩。

    我本想趁机逃走,可是万万没想到刚要拿走悬浮的纸时,那无常的身影突然转身过来。

    白色的衣服,耷拉的舌头,还有高高的白色帽子。

    这是白无常!

    白无常看了我一眼。

    “咦?生魂入关?你们这些个阴差都是吃干饭的吗?”因为白无常是吊死鬼出身,所以说话一直不清楚,但是我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想到居然能请动白无常!

    而且果然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生魂的面孔。

    “生魂不易留,斩了便是!”白无常似乎很平淡的说了一句话,但是却从头顶突然落下一根巨大的勾魂链,上面有无数的花纹,都是一下鬼怪的样子。

    还好我及时将那张纸放在头顶,跑是跑不掉了,就祈祷这张纸能够挡下这一击。

    奋力的运转体内的祭文。

    重重的一砸好像直接将力道扩散到我身上一样,就连身上的祭文也都被砸了出来,环绕在我身体周围。

    因为这一砸我勉强经受得住。

    可是这硕大的勾魂链打在纸上,立刻泛起一股青白色的气息,四散而去,几乎要横贯整个枉死城。

    这样的大动静立刻惊扰了城中的鬼。

    一道道黑烟升起。

    我趁着那白无常似乎在沉思,赶紧往外面跑去。

    守城的鬼差看见我挡住了白无常一击,以为碰见了一个狠茬子,纷纷跪在地面不敢动弹。

    我也趁着这种骚乱赶紧往城外跑去。

    上空的白无常看了一眼逃跑的我,似乎并没有去追。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走后,整个枉死城中凡是被青白色的烟气波及到的地方,纷纷长出了绿色的草。

    整个阴间都是死物,没有活物,所有的魂魄看到这初生的绿草,纷纷落泪,整个枉死城哭成一片。

    他们只知道多少年没见到过草了,见到之后往事回想起来,都是不甘心死去的怨气。

    这时候在不远处的一座宫殿,宫殿的门口有两座百米高的雕像,一座黑无常,一座白无常,整个宫殿的颜色也是一黑一白。

    在正中心,有一把桌子,上面有一块棋盘。

    一黑一白连个鬼正在下棋。

    “禁忌一到,估计他要回来了。”白无常落下一子。

    “七哥,十殿阎罗都不曾着急,咱们着急个屁啊!”黑无常性子很急,急匆匆的落下一子然后催促白无常继续落子。

    “范晓琪和他厮混在一起,连你的三生石都偷走了,你会不知道?”白无常有落一子。

    “啥?三生石这种小玩意,给她就给她了,还让人揍了小石头一顿。”黑无常咧开嘴偷偷笑了几声。

    “哈哈!都说八爷脾气火爆,性格急躁,可是都没人知道你也是比猴还精。你赢了你赢了!”白无常草草打乱了棋盘似乎不再下棋了。

    看着黑无常挑衅的看着自己,白无常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你过来!”白无常招招手,附在黑无常耳朵边上说了些什么。

    当时黑无常脸色一变,似乎非常的难看。

    立刻从无常殿转出命令,所有城池中的无常都带着鬼差开始巡查,谁也不知道在找谁,反正一时之间十座城池有些鸡犬不宁。

    甚至范晓琪都上了十城追捕令。

    当然这一切我们都不知道,因为我们现在在距离枉死城十里的地方等待着范晓琪。

    三生石在她手中,这里的地理环境这只有她知道。

    香儿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刚才天上掉下来的巨大的勾魂链显然把她吓坏了。

    “小气鬼,我们被抓揍怎么办?”香儿椅着我的胳膊说道。

    “十八层地狱走一遍,生不如死!”范晓琪的声音替我解答了她。

    “没想到啊,你居然能够挡下七爷一击。”范晓琪好像重新认识到我一样,围着我看了好几圈。

    “赶紧去找三生殿吧!我们这样一闹,估计回来会被追杀,早些找到才好。”我对范晓琪说道。

    现在到了三生殿我就能找到肖玉了,然后再带她回去,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了。

    我刚要往前走,便被范晓琪拦住了。

    “你干啥?”我以为范晓琪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还以为她临时要变卦呢。

    “真是小气鬼啊!你看看前面都是什么地方。”

    范晓琪说着,抬手打出一团黑烟,顺着地面往前飘荡,刚刚飞出去十几米,突然从地上伸出一只手,抓宗烟就缩了回去,然后那个地方立刻就炸了锅。

    我这才看见,在这层土地下面,居然埋着无数的恶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