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黄泉风
    ,!

    都以为魂魄进了阴间都归阴间的鬼差管,但是别忘了天生反骨的人也有,不服管教也是常态。

    而我在枉死城这些天,却从没见过新来的鬼魂不服管教的。

    本以为是阴差手中的勾魂链起了大作用,其实不然。

    范晓琪告诉我,阴间有十座城池,城城相连,最后直达轮回殿,不服管教的鬼要么被阴差捉住投入地狱之中,要么就是逃到了城外。

    但是逃到城外的鬼魂几乎没有能回来的,就因为在十座城池外围有连绵千里的黄泉路。

    黄泉路上尽是恶鬼,这些恶鬼以吞噬魂魄为生,鬼差管束鬼魂乃是顺带为之,其职责则是守护十座城池,防止黄泉路上的恶鬼进入城池大肆杀戮。

    活人死入阴间,阴魂轮回返回阳世,这就是一种循环。

    原来我认为阴间也就阎罗王这些鬼王独大,没想到却依旧存在威胁。

    “那为什么三生殿会在黄泉路之中?”我问道。

    按她所说黄泉路已经是阴间的禁地,几乎无鬼能够轻易踏入,但是三生殿却在黄泉路中,这不由让我感到奇怪。

    范晓琪告诉我,三生殿并不是阴间之人建造的,似乎从阎王出现开始就有了,三生石也是寥寥数块,都掌握在几个厉害的鬼王手中,但是从没鬼知道三生石的用处,但是范晓琪却从无常殿的记录中得知了这个地方,似乎十座城池的秘密都在其中。

    范晓琪告诉我,找到肖玉的方法有两种,首先是三生殿,这里被传说的奇妙无比,自然找个鬼不在话下,其次便是崔判官,他手中的生死卷记载了所有的鬼魂的信息,但是我是生魂,根本无法通过崔判官这一条路,只能靠三生殿了。

    范晓琪知道我是生魂之后,似乎并没有别的鬼差看见生魂的那种厌恶,反而处处帮我,这让我很感激。

    我也知道我所做的事是违背阴间规矩的,当头来我要是离开了范晓琪必定会受到惩戒,甚至会被处以极刑,所以我也在寻找一种让她和我撇清关系的办法。

    范晓琪带着我们绕城一圈,来到忘川河边上。

    采了几株彼岸花的花茎,然后在手中碾磨成粉抹在身上。

    她告诉我彼岸花能够隐藏魂魄的气息,使得恶鬼感受不到,应该可以走过去。

    我知道这些都是她从无常殿上知道的,似乎是之前的记载,成与不成还两说,不过总要试试的。

    范晓琪本想亲身示范,被我拦住了,我让她将勾魂链缠在我身上,我先走出去试试,要是恶鬼有异动,她就将我拉回去。

    我走出去的时候,能够看到在地上隐约中又恶鬼的身影埋在其中,但是毫无动静,像极了雕像。

    走了几百米,也都完好无事,这才向范晓琪她们打招呼让她们过来。

    不敢走的太过着急,毕竟不知道前面还有什么,只能用这种方法一点一点的往前移动。

    算了算时间,我感觉自己在三个月内几乎到不了三生殿,这让我有些着急。

    不光要到,还要想办法回来,一来一去,要是时间到了,我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我们是沿着河边行走,方便必要的时候采集彼岸花的花茎。

    大约走了十几里,身后的枉死城已经变成视野中的一个汹点了。

    “有船!”香儿激动地拍拍我的肩膀。

    “哪里?”我赶紧问道。

    顺着香儿手看过去,果然在岸边停着一叶扁舟。

    船绳就这样垂在岸边,忘川河上没有波澜,所以船不曾飘走。

    船上还有船桨,我考虑了一下,认为坐船比我们行走要快的多。

    “不行!”范晓琪又阻止我说。

    忘川河从没有船,也不曾听说过有船,现在却在这么近的地方有穿停靠在这里,难道还不让人匪夷所思吗,再者说鬼是不可能越过忘川河的,忘川水能够沉溺阴魂,所以除却断魂桥之外,没有地方能够越过。

    我不肯死心,上前感受了一下。

    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忘川水让我有些惊讶,这水居然是黑色的,还带着一丝温热。

    里面有阳气!

    在阴间怎么会有阳气的存在。

    范晓琪试探的触碰了一下,结果身上顿时黑雾弥漫,似乎受了一些伤害。

    但是我却没有事,而且这水摸起来还感觉非常的舒服。

    看到范晓琪有些忌惮的看着忘川水,我知道她不愿意上船,就算是在船上受不到伤害她也不愿去,忘川水中的阳气让她产生一种恐惧感。

    就在这时候,黄泉路上刮起了风。

    吹得两旁的彼岸花的花茎不断地摇摆。

    之前没有感觉到这里会刮风,现在感觉到之后还有一种在阳间的感觉。

    不过我看到范晓琪脸色越发的阴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她疯狂的向前跑了几里,似乎在看什么,然后跑回来拉着我就要往回跑。

    好不容易出来,怎么可能回去。

    “你干什么?好不容易才出来的!”我挣脱开她拉着我的手说。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黄泉风f泉风啊!我不知道现在居然是刮风的时候,赶紧回去。”范晓琪拉着我和香儿,一个劲的往回奔袭。

    跑了一段路,我才看出来,这就是黄泉风。

    在周围一股股黄沙铺天盖地,几乎像是海啸一样,一层接着一层。

    风声越来越近,其中夹杂着各种恶鬼的叫声。

    而且升腾的黄沙在空中也凝结成一只只恶鬼的样子,在空中不断的厮杀。

    我从没见过如此的异像,单看这黄泉风的态势就知道这不是善类。

    可惜我们跑的没有黄泉风快,它居然出现在前面,用一种包围的态势想要将我包围。

    风渐渐临近,地上也开始震动,好像是在颤抖一样。

    大量的黄沙塌陷,地上的恶鬼也开始蠢蠢欲动。

    “不好!被包围了!这下完了!”范晓琪攥着我的手明显用力了不少。

    我看了看黄泉风的走向,几乎就是为了隔绝我们回去的路程。

    “黄泉风会吹过忘川河吗?”我这时候问她。

    “不会!”范晓琪双眼紧紧地盯着黄泉风,双目中几乎充满了死意,感觉自己命不久矣的样子。

    “那上船!躲开这里!”我当下做了决定。

    也不管范晓琪愿不愿意,拉着她就要离开。

    身后的黄泉风紧追不舍,几乎马上就要追上我们。

    不行,得快速跑。

    “范姐!你带着香儿急纵过去,我游过去!”我知道范晓琪带着我们俩也跑不快,只能这样选择。

    说完之后我没等她发出什么反对的意见,就一头扎进忘川河中。

    瞬间一阵温暖的感觉包裹了我。

    范晓琪看着我扎下去之后立刻失声尖叫。

    等看到我从水中露出脑袋,眼中充满了骇然。

    不过身后的黄泉风却没有停下。

    几乎一瞬就到达了范晓琪身后。

    范晓琪用勾魂链拴住香儿,纵身飞出,身上阴气翻涌,地上的恶鬼被阴气吸引,纷纷从地上跳了出来,想要抓住在空中的范晓琪。

    还好范晓琪实力不低,躲了过去。

    冲着那船的地方飞驰。

    我也赶紧趟着水往前走。

    范晓琪几乎在黄泉风淹没她的瞬间飞了出去。

    重重的砸在船上。

    我刚才看到她飞出去的瞬间,身上翻滚的阴气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四散落下,在忘川河面上飘散。

    等到我来到船上的时候,发现这两个鬼正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身上不断地有阴气流淌出来,然后顺着船落入河水之中。

    怪不得她们不敢过来,原来在河上的鬼无法凝聚体内的阴气,就像是我之前的散阳一样,她们呆的时间久了就会消散。

    我看看自己,我就没有这种情况,难道说这河水只对阴魂有用,而我这样的生魂便没有丝毫的影响吗?

    等我看到怀里的那张纸的时候,这才发现了其中的缘由。

    在忘川水的浸泡下,我看到怀里的纸发着翠绿色的光芒,有一些白气渐渐地从其中渗透出来,这些白色的烟气在我身旁聚而不散,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怪不得我就算是投入忘川水之中也没有事,原来是这张纸的功劳。

    现在我越来越好奇这张纸的来历了,从开始到现在,这张纸就不断地给我进行,乃至它居然能够挡住白无常的一击,看样子当初何东所说不假,它应该是传说中的河图洛书中的一卷,只是单单这一卷就有如此威力,要是全部得到,那岂不是无敌了。

    我上船之后,将手按在范晓琪她们的背后,果然,纸上的白气也慢慢包裹了这两鬼,使得她们也不再颤抖了,身上消散的阴气也得以制止。

    黄泉风吹到岸边,却生生停在了岸边,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挡住。

    其中恶鬼所化的虚影也不断的冲击着岸边,恶狠狠地盯着我们三,似乎想要突破这里把我们吞噬掉。

    看到黄泉风现在无法突破,我才放心下来,只要我们还在船上,这风就奈何不了我们。

    就在这时,香儿指着岸上的黄泉风,眼中露出一丝精光,似乎发现了什么。

    “小气鬼!你快看,风里面还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