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风中之人
    ,!

    她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也使得正惊魂未定的范晓琪抬头看过去。

    果然在风中,有一抹黑色,像是一个人,只不过现在正被这风吹得东倒西歪,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他没有立刻站起,而是抬手指着空中似乎在咒骂着什么。

    “不可能!这不可能!没有鬼魂可以在黄泉风中行走,而且黄泉风中的恶鬼向来喜欢吞噬魂魄,你看那些恶鬼仿佛没有看见他一样的!”范晓琪颤巍巍的手指不断地抖动,似乎还没有从刚才忘川河对她的伤害中走出来。

    我听了范晓琪的话,也跟着向前望去,果然如同范晓琪所说。

    这黄泉风中的藏着的恶鬼似乎是没有看见他一样,只是在上空盘旋,丝毫没有下来的趋势。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感觉那里的鬼魂绝对有问题,现在必须要赶紧逃离这里。

    我拿起船上的浆,拼命地划了起来。

    忘川无波。

    船滑动起来,但是速度却慢的厉害,无论我怎么划,都是慢慢的飘动,不急不慢的。

    “小气鬼!快划!那人冲我们这里跑过来了!”香儿急的都要跳起来了,她虽然单纯,但是经历了这样一场追杀之后,显然有些草木皆兵,看着来的人立刻有些慌乱。

    我点点头,加快了划船的速度。

    黄泉风中的那个人,似乎看到了我们,撒开腿就朝着我们跑过来,速度越来越快,身后都被带起一阵黄沙。

    刚才风还对他有所影响,现在却视若无物,必然有问题。

    “范姐!这黄泉风中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我赶紧问道,我们当中只有她了解黄泉风,要是能知道那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好早做准备。

    范晓琪抱着头似乎在搜索脑海中的记忆。

    大约三息左右,范晓琪抬起头冲我摇摇头。

    “没有!从来没见过能在黄泉风中这样行走的人,赶紧划船,我们跑!”范晓琪现在也是惊弓之鸟,想要逃窜的心理已经战胜了对忘川河的恐惧。

    我咬着牙,用力的划着船桨。

    不知道为什么,这船桨似乎越划越重,刚才轻易地就能划动,现在拼尽全力才行。

    那人已经接近岸边了,这才看清楚他的全貌。

    似乎是个孩子,没有我高,很消瘦,身上缠着一条很长的黑色布条,在风中忽上忽下。

    “站住!”那孩子声音青涩,应该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

    我没想到这十四五岁的阴魂居然有如此实力,看样子是个死了很多年的老鬼。

    “小气鬼!快划!”香儿也过来帮忙,立刻变成三个人用力的划桨。

    “别偷我的船!”那孩子在岸边用力的跺脚。

    我当时就有些呆滞,范晓琪也听到了他的话,除了还在那里和船桨较劲的香儿之外,我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们干什么?他要追来了,快划船啊!”香儿的力气根本划不动,只能放弃,插着腰似乎有些生气,好像我们在偷懒一样的。

    那孩子居然从岸边捡起绳子,拉住了船。

    “你们把船还给我!”那孩子双眼透亮,根本不像是我在枉死城见到的鬼魂那样呆滞。

    “你是谁?”我将香儿护到身后,问道那孩子。

    那孩子一边用力的拉住船,一边恶狠狠地盯着我们。

    “我是这船的主人,你们这些偷船的歹人,把船还我!”他奋力的将船往回拉,船渐渐被他拉到了岸边。

    我们一接近岸边,岸边上的恶鬼纷纷朝着我们这里扑过来。

    一时间岸上拥堵不堪。

    那孩子显然也被挤住了。

    “都走开c烦啊你们!”那孩子回首朝着身后正在拥挤的恶鬼吼道。

    我本以为那就是他发个牢骚而已,没想到那些恶鬼居然纷纷后退,就连他身边的风力都小了一些。

    那些恶鬼落到地上化作人形,缓缓向后退去。

    直到船头到达了岸边,那孩子一下跳了上来。

    “你们几个是什么鬼!敢偷我的船!我要把你们扔到忘川水里面!”那孩子一手拿着船头的绳子,一手指着我们。

    我看清楚了这个孩子的面貌,果然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脸上被黄沙吹得有些发黄,不过隐约间能看到他脸上似乎又一些纹身,好像是一张鬼脸一样。

    “不是的!我们只不过是遭遇了黄泉风,看到有船才想要上来躲避一番,没有想要偷你的船。”我赶紧解释。

    之前他在黄泉风中的样子应证了他实力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现在不能再与他为敌。

    “不对!她说让你们快点划船我都听见了,本来你们都不想等我的,只不过你们划不动而已!”他一脸我应知晓了你们的用意的表情,指着香儿便说道。

    “孝!谁让你这么吓人,在黄泉风里跑的,谁知道你们的好坏!”香儿突然蹦出来,对峙着他,香儿对于这些人的恐怖还是没有多少感知的,看见孝之后习惯性的看清他。

    “我不叫孝!我要和你们单挑!”那孝看了看我们几个,指了指我。

    “我从不打最厉害的,你最弱了,来咱们过过招,你要是输了我就把你们扔下去,你要是赢了的话,我就带你们出去。”

    我看着他指指我,心中有些苦笑,明明是香儿最弱了,你却要和我单挑,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他绝对是因为刚才香儿蹦出来和他对峙让他有些忌惮。

    原来这还是个胆小鬼。

    “哈哈!不打最厉害的!你真是胆小鬼,你看让我们小气鬼揍你!一会哭吧你!”香儿此时居然还不断的刺激他。

    还好范晓琪一把将她拉了回来,阻止了她继续挑衅。

    “你懂什么,我那些大哥大姐都说了,以后厉害的让他们打,不厉害的才留给我。”那孩子白了香儿一眼,立刻做出一副攻击的架势。

    “你还有大哥?”我有些心慌,这孩子都强成这样了,那么他那些家人还不一个个都无敌了。

    “我大哥是你叫的吗?要不是我大哥还没回来,你们都得被扔下去。”

    “我们就比跑步好了,谁先到黄泉风的中心谁赢!”他说完转身做了一个起跑的姿势。

    我被这一个转变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本以为他要出手和我打一场,我连纸都攥在手里了,没想到却变成了跑步。

    “我比你年纪小,我就在船头跑了。”他回头看了看我,嘴角微微向上翘,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

    “跑!”他突然一声疾呼,立刻窜了出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跑了出去。

    我沉吟了一会,不断的思考着他那些话。

    他有大哥,说明还有人,但是去这黄泉风中跑,我实在是有心无力,我现在估计跑不出去几米就会被撕碎。

    “小气鬼!你等啥呢!跑啊!”香儿重重的拍了我脑袋一下,好像很着急,因为那个孩子几乎已经跑出去几百米了。

    “跑个屁!你脑袋让门挤了!”我怒喝一声,和范晓琪对了一眼,她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

    这样的孩子心智不健全,我们又不可能真的去黄泉风中跑,只能跑了。

    我直接跳入忘川水中。

    在水中将船推出岸边,然后顺着三生殿的方向,推了一会,待到船稳定的往前开的时候,我才爬了上去。

    然后这时候划桨虽然还是有些艰难,但是却容易了不少。

    忘川河的水没有波涛,这也是个好处,船慢慢的加速向前,不用担心船被波涛带到别的地方。

    香儿蹲在船头好像有些不开心。

    “小气鬼,你们么不和他比?你肯定能赢的,我相信你,可是你居然耍诈!”香儿看着远处的那个汹点渐渐消失了,不免有些不开心。

    “你懂啥?这叫金蝉脱壳,再说了,我要是上了岸那岂不是立刻就被恶鬼撕碎了。”我没好气的说道,没想到香儿还真的想让我和他比赛跑步啊。

    “可是我爹爹说过,未战先逃者是懦夫!”香儿手指头在船上扣来扣去。

    “你不是懦夫,我知道的!”她又淡淡的说道。

    我简直是要被打败了,现在不应该想想该怎么对抗那孩子的家人,反而纠结这个问题。

    我刚要纠正香儿,却被范晓琪拦住了。

    “这丫头当你是偶像了,你就别伤她的心了。”范晓琪很温柔的看着香儿,好像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丫头,不敌者以勇代谋,是为不知!你听过没?”范晓琪调笑的说道。

    “哦!对对对!我记得爹爹常说,看来小气鬼是以谋胜勇,哈哈!”香儿立刻就笑了。

    范晓琪脸色一变,好像有些惊呆,不过很快又摇摇头好像觉得自己是想多了。

    “你们有这空能不能帮我划划船!”我看着两个人和演戏一样,心里有些不平衡,再加上我感觉怀中的纸好像有些异动,似乎逐渐的发烫了。

    范晓琪过来替换我。

    我坐在船头休息一下,掏出怀里的纸,看了看,翠绿色的纸上面渐渐露出一些纹路,逐渐形成了一个地图的样式。

    地图的左边画着一条河,忘川两个字虽是古文,但是我还是认得的,在纸的右上角有个地方,正是三生殿。

    这纸居然化成了地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