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相互试探
    ,!

    我凝重的神色还是引起了范晓琪的注意力,她悄悄凑过来,看了一眼我手上的地图,立刻陷入沉思。

    “这张图你哪里来的?”范晓琪好像对我起了一些防备。

    我知道此时瞒是没法瞒了,只好和她说这是异宝,刚才悄悄起了反应。

    范晓琪好像不相信我说的话,她看了我一会说道。

    “我之前见过这张图!”

    “在无常殿中有一块玉石把件,上面便雕刻着这个,你没见过?”她说完便紧紧盯着我,好像想从我脸上看到什么。

    “什么把件?和我这图有什么关系吗?”我来了兴致,自从来到阴间,我才发现这张纸奇异之处不同寻常,现在她说的把件上要是真的和这张图一样的话,那个把件肯定就和我这张纸有些关系。

    这张纸从没产生过这样的变化。

    “你到底是谁?不会是生魂这样简单的吧!”范晓琪抱着胸说道,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我看着她怀疑的神色,知道三生石还在她手中,现在我没有和她隐藏的资本了。

    我只能将我和这张纸的关系说了出来,当然,我隐藏了山等人的事情,只说我是应运禁忌而生,和这张纸有联系。

    范晓琪听完之后,沉吟些许,然后瞪圆了眼睛,好像有些不敢相信。

    “禁忌所致,死地有生,千里黄泉,涂炭阴间。你难道就是那个传说中不该来的人?”范晓琪似乎眼中对我产生了杀意。

    我听着她说的话,自然明白她对我的敌意。

    她那句话好像是说我会将阴间覆灭一样,不过我却不信,就凭我现在的实力,不用说阴间还有十殿阎罗镇守,就算是黑白无常,或者是还没见过的牛头马面这些大拿,随便出来一个,要不是我有这张纸做抵挡,一个指头就能将我神魂俱灭。

    “你相信吗?就凭我这实力?”我看了看她,我只是想带一个魂魄回去而已,能闹出多大动静?

    “现在我倒是不行,可是大家都是这样说的,可是你的实力如此弱小,甚至我都可以轻易地将你灭掉,不对!你能在忘川河中行走,这时所有鬼都做不到的事情。”范晓琪虽然单单看我的实力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却依旧不敢相信。

    “晓琪姐姐,我看小气鬼这样子虽然还行,但是你说的那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吧,就凭他?哼哼,我才不信!”香儿似乎还是对我刚才不战而逃的事有些不开心,但是却难得不糊涂,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重点。

    那就是就算是我,我没有这实力,依旧不行。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有的没的?”我也是嗤之以鼻,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什么早的时候传下来的话,要知道就算是做游戏那种耳朵对着嘴传话的也都不一定能保证正确。

    我也不再管范晓琪又一次陷入沉思,我仔细的观看手中的地图,大体知道了我们现在的位置,知道我没有跑错方向就可以了。

    范晓琪好像还有话说,我感觉应该岔开话题了,就说道。

    “先别说我了,你好像身上也不干净吧,这么多人追杀你,还是都是无常殿的人,你说说你都干啥了吧,我们心里也好有个数。”

    “你怎么知道是无常殿的?”范晓琪现在对我防备的心里非常的强。

    “在门口那些人召唤出白无常你以为我瞎啊!”我白了她一眼。

    “是啊是啊!晓琪姐你都干啥了?怎么被自己人追。”香儿天天神游,只知道范晓琪出生无常殿,但是她被赶出来的事就选择性忘记了。

    我却记得。

    “该不会就是因为你在无常殿看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才被追杀吧?”我想了想说道。

    “不对!范石头和你关系匪浅,他还在无常殿,还能帮你偷到三生石,这就证明他也是知道的三生殿的事,也就是说你一定是自己干了什么,导致自己被赶了出来。”我接着分析,总不能让她就这样怀疑我我却无动于衷。

    “这个不用你管!”她将头一扭,不想再理我了。

    我一看不由得张大嘴,还有这种操作?

    “等等!你说什么?”范晓琪好像突然顿悟了什么东西一样立刻问道。

    “你自己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被赶出来的!”我重复了一遍。

    “不是这个!是石头偷三生石!”范晓琪自言自语了一会,猛地一拍大腿。

    “石头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绝对偷不出来的!难道说是…”范晓琪眼中挣扎了一会。

    “你!”范晓琪突然指着我。

    “算了!”范晓琪放弃了,独自坐在船头,身影有些落魄,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早就明白了,看样子是她的一举一动早就在人家眼皮子底下了,这种情况我也遇见过,没有什么解决办法,人家比你先走一步,你便已经是处处落后了,除非你能挣脱出来。

    她居然还不肯告诉我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能强求,只能等到她愿意说的。

    每个人心中都有秘密。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才会选择与人分享。

    我现在被她强行绑到了一起,心中没有不快,而是感觉有些轻松,因为她这样一来,帮我找肖玉的事情也就不欠她人情了。

    渐渐地大家都不说话了,只剩下这艘船还在忘川河上飘荡。

    我看着手中的地图,知道一会上半会还到不了,就选择先休息一下。

    忘川河没有分支,也没有暗流,就是一条死水河一样的,所以也不担心走错了路。

    我们三个轮流掌舵,没事的时候就尽力划桨,让船快速游动。

    范晓琪和我也没有再说过话。

    她好像有自己的考虑,所以我也没有贸然打扰她。

    大约走了有一天多的时间,我看了看地图,不能再往前走了,因为前面忘川河又往左走了,而三生殿在右边。

    我们这时候已经是离开了黄泉风的范围。

    我先将船靠岸,让她们下去,然后我就将船往前送了送,因为之前那个孩子的出现让我知道这黄泉中还有能够生活下来的鬼,而且实力如此高,所以为了隐藏踪迹,只能将船继续往前走。

    我看了看地图的方向,就选了一个方位往前走。

    之前范晓琪也试探过了,这里似乎没有恶鬼,好像都被隔绝在了黄泉风中了。

    很快我就发现有些不对了。

    无论我怎么走,走上一两个小时就会看见岸边。

    就是说明我们一直在兜圈子。

    我不断的在地图上找我们的位置,发现我们几乎是在方圆十里处一直圈,从哪里走进去,就会从那里出来。

    这很奇怪。

    我问向范晓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哪。

    我看了看纸上,虽然这里没有任何的名称,但是却用虚线包围了一个圆,好像是在这一块范围应该是有什么东西。

    无论是我还是范晓琪,都不能找到正确的方向,就好像这里是迷宫一样的,翻过这个坡再翻一个坡便又会回来。

    这时候香儿自告奋勇的要给我们领路,还骂我是小气鬼加路痴。

    我看着香儿连周围的环境都不看,就盯着我那张纸往前走。

    像是翻过破,然后立刻往回走,我很纳闷,以为她是要放弃了,没想到第二个坡过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忘川河,好像真的往前走了一样。

    我看着她的样子,时而前进时而倒退,好像真有一些领路人的样子。

    走了一会,我看到在地上露出一些石像,都是些奇形怪状的样子,好像是一些妖兽的石像一样。

    我赶紧拉住继续往前走的香儿,因为我感觉心中有些慌乱,似乎前面有危险。

    范晓琪也紧紧握着手中的勾魂链,应该是也感觉到了危险。

    “不正常!”我低声说道。

    我们将香儿护在中间。

    还没等范晓琪回答我,突然我感觉脚下的土地有些松软,似乎是流沙一样的东西。

    我赶紧往前跑,还不忘拉着香儿。

    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旁,回头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是留下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里面不断有冰冷的气息往上冒。

    不光我们这里,周围也是有很多个这样的黑洞出现。

    “这是什么?地陷?”我有些疑问。

    “小气鬼,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宝藏之类的东西。”香儿站在一个洞口朝里面望了望。

    我赶紧将她拉了回来。

    很快有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地面剧烈的抖动着。

    我回头看了看和我们相隔很远的范晓琪。

    “你快过来!”我朝她招手。

    我看到她也在朝我挥手,似乎有些焦急,不过轰隆隆的声音压住了我们彼此的声音。

    很快我就明白了她手势的意思,好像是说让我小心后面。

    我不解的回回头。

    立刻拉着香儿不要命的往前跑。

    我的身后,居然立起了一条棕黄色的蛇,十几米高,得有四五个人环抱这么粗。

    单单是它立起来的部分就十几米高了,剩余的部分还在地上的洞里。

    阴间还有蛇?而且这条蛇也不像是普通的蛇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