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巨蛇
    ,!

    不单单是这条蛇吓人的体型,前所未见之外,它的长相也是不同寻常。

    都知道,蛇这种生物,被冠名的都是狠毒凶残之名。

    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它闪电的攻击速度,还有就是狠辣的毒液。

    可是面前这条蛇,虽然体型巨大,但是却没有毒牙,应该是无毒蛇,可是它张开的大嘴中看出体内呈现一种怪异的黑色,怎么看都不应该是善类。

    这条大蛇没有鳞片,或者说是几乎是掉光了鳞片,从它身上可以看出鳞片之前所在的位置,但是却是一个个的坑,鳞片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挖走了一般。

    更为奇怪的是,这条蛇没有眼睛,整个头部只有一张大嘴。

    刚刚它腾身起来的时候,张开大嘴的嘶吼也很渗人,似牛叫。

    这条大蛇从我们身后猛地向前一跃,钻入前面的洞中,整个身子躬成了桥形,而我和香儿则是躲在下面目睹了它慢慢爬过去的一切。

    足足爬了十几秒,这才看见尾巴。

    而它这边尾巴刚刚掠过,那面的头又一次刚刚扬起。

    他来回穿梭,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我和香儿趴在地上,不敢露头。

    我估计这条蛇哪怕是蹭我们一下,我都会被碾碎。

    范晓琪也被这巨大的蛇吓了一跳,学者我的样子匍匐前进。

    我们想要远离它,只能这样一点一点的蹭,生怕惊动了这只还在不断钻洞的大蛇。

    爬了一会,猛地抬头,就看见这条蛇正低着头似乎在看我们,但是它明明没有眼睛,可是我却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后背猛地感觉一阵凉意,我知道这蛇要动了。

    我赶紧将香儿推给范晓琪,自己向一边跑去。

    那条大蛇猛地扑了过来,几乎是要吞没我们,还好我们提前感知到危险,这才躲开。

    范晓琪抬手便是两团阴气打了上去,结果却没对它造成丝毫的伤害,甚至这条大蛇都察觉不到。

    不过还好它每次动弹的时候总会伴随着嗡嗡的地震,这才使得我们能够躲开。

    这条大蛇也似乎感觉出但凭着冲击似乎没有办法逮住我们,所以便高高的探起身体,随后我看到它腹部剧烈的蠕动,似乎要吐什么。

    “快跑!它要吐出什么东西了!”我一边跑一边大喊。

    还好范晓琪带着香儿快速的冲了出去。

    但是我却不会飞,只能用腿跑、

    哗!

    一阵水声传来。

    我被淋了一个结结实实。

    “是忘川水!”范晓琪的声音传到我耳边。

    正好!我不怕忘川水。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事,地上的忘川水立刻就腐蚀地面,生成一个个小坑。

    看样子它挖地的手段就是通过忘川水办到的。

    本来我还想将它引导到忘川河边借助水的力量消灭它,现在看到它居然能够吐出忘川水,这样一来这种办法就失败了。

    我看到周围的那些妖兽的石像边被腐蚀的也很严重,地上露出有些破旧的兵刃。

    我赶紧跑了过去,拿出一个较为长的矛,刺向这条大蛇的身体。

    噗!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阻碍便刺了进去。

    那条大蛇感受到身上的疼痛,在地面上扭曲起来,一时之间黄沙飞扬。

    世间一切皆有弱点,这条大蛇虽然看样子骇人,体型也大的可怕,还能吐出黄泉水,但是它却没有鳞片的保护,所以它身体是虚弱的。

    此时我没办法用那张纸来攻击它,看样子就需要用这些兵刃了。

    我将我的发现告诉了范晓琪。

    顿时她祭出勾魂链,生生将那条蛇的蛇头捆了个严严实实。

    我一看勾魂链帮我把它的嘴捆上,也赶紧从地上找东西刺入它的身体。

    可是还没冲过去,这条蛇的嘴猛地一张,居然生生镇断勾魂链。

    看样子勾魂链对它的作用不大。

    但是我看到地上的兵刃却结结实实的对它造成了伤害。

    难道说这些兵器不一样?

    不过我现在没有时间考虑这个,只能将地上的兵器扔给范晓琪。

    没想到的时那个兵器居然透过范晓琪的身体穿了过去。

    她居然没办法碰。

    “这些都不是阴间之物!”范晓琪脸色一变,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受不了她这种凡事都要分析利弊了,现在情况这么紧急,没有闲工夫在这里较真兵器的问题。

    我能用就行!

    我赶紧又拿着刀剑之类的兵器捅到那条大蛇身上。

    那大蛇翻滚的更加厉害。

    打蛇打七寸。

    问题是我现在接近不了那条蛇,它正在地上翻滚,虽然有些兵器被抖了出来,但是更多的兵器则是被它自己生生压入自己的身体。

    “送我到蛇头的位置!”我对范晓琪说道。

    现在能够做到的只有范晓琪,她却不能用兵刃,这就得交给我了,反正魂魄也摔不死。

    我让范晓琪将我带到空中,然后对准它七寸的位置将我松开。

    我借用下坠的力道,手中拿着一根非常长的大刀。

    我都想好了,借助下坠生生刺入其中,这条蛇就算是怎么个怪异法,都会死。

    上到空中的时候还有些害怕,不过想到自己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肖玉还等着我去救,这才稳住心神。

    我对范晓琪点点头,意识她可以把我放下来了。

    猛地俯冲下去,对准了在地上翻滚的大蛇,重重的刺了下去。

    顺着蛇身往下滑,生生沿着蛇七寸的位置划开了一道巨大的裂口。

    其中有大量的忘川水流了出来。

    趁着大蛇受创,我拔出这把刀,又往里砍去。

    直到它不再动弹。

    为了保险起见,我又继续砍,直到将蛇头砍了下来。

    这才收手。

    这条大蛇居然快速的枯萎下去,大量的忘川河水流了出来。

    直到剩下蛇皮化为黄沙。

    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记号。

    我看了看地上的记号,心中骇然。

    这是一个祭文,我见过,正是我身体中祭文的其中一个。

    难道说这黄泉路上的东西和我手里的纸有关。

    这大蛇绝对不是自己凭空出现的,难道是会祭文的人搞得。

    可是就我所知,会这些祭文的人只有我和糖糖,我甚至只能引动祭文使得它和这张纸产生联动,而糖糖是真的可以书写祭文之人。

    难道说糖糖来过这里。

    还在黄泉中留些这种怪物?

    不可能!

    我摇摇头不敢相信,但是在孽镜台看到的一切告诉我这张纸和糖糖有关,要是不是她,那还能有谁?

    或者说之前范晓琪说的预言,实际上说的就是糖糖,这种能够吞吐忘川水的怪物,要是进到了城中,我估计哪里的鬼差也无可奈何。

    我赶紧招呼范晓琪往前走,顺着纸上的地图往三生殿走去,如果糖糖来了,那么十座城池都危险了,肖玉还在其中,必须抢先救下她来。

    香儿本来还想过来称赞我一会,看到我招呼她走,也憋着没说话,还以为这里会有更大的危险。

    范晓琪自然是看到了我看地上的记号时脸色的变化,所以悄悄离得我远了一些,防止我突然变卦。

    这里离得三生殿还是比较远的,再加上地图在手,我们绕过了所有带有记号的地方,直驱三生殿。

    大约走了得有四五天的样子,这才赶到。

    魂魄有这样的好处,就是不知道累,我又有这张纸的白气试试做补充,香儿和范晓琪也是有阴气作为补充到达三生殿的时候几乎没花费太大的力气。

    三生殿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说之前见到的孽镜台旁边的大殿就够骇人的了,那么它和三生殿比起来,简直是别墅和茅草屋的差距。

    三生殿有左右上千米的长度,高也有百米。皆是石头垒起来的。

    要知道黄泉路上没见到一块石头,那么这些石头都应该是有人运过来的,手笔之大,令人咋舌。

    尤其是三生殿上的牌匾,居然是白漆的字,应该是用了某种特殊的材质,居然隐约之间有白光露出。

    殿前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和范晓琪手中的三生石一样的,上边刻着三生二字。

    殿前也用石砖铺了一条长长的道路。

    在石砖的尽头,左右立着两个巨大的石像,左边是一人的背影,右边是一个人的正面。

    等我们走近了,才看到这石像也是非常的奇妙。无论从那个角度看过去,左边的都是背影,右边的都是正面。

    范晓琪跪在殿门口,捧着手上的三生石。

    “鬼差范晓琪,持三生石前来。”范晓琪恭敬的说道。

    我也赶紧跪下去,都到这里了,可不能出岔子。

    这时候三生殿的殿门缓缓打开。

    里面更加奇妙,支撑大殿的石柱上都是雕刻的花纹,看着是应该是一些人生活的场景。

    殿四壁的地方也都是石板,上面也有这些雕刻的场景。

    最为骇人的是还有许多个画轴,上面的画也是画的这些。

    范晓琪细细观摩了一会,突然脸色骇人。

    “这是我们!”她指着一个画卷对我说。

    我也顺着她手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我们几个当初在街上救那个被抢纸钱的老妇人的场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