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反水
    ,!

    看到这里我感觉冷汗直流,三生殿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们所有的所作所为,居然都没能逃脱他们的眼睛,甚至都被雕刻成版画。

    这时我再回头,就看到被范晓琪放在地上的三生石已经不翼而飞了。

    我问过了香儿,她也说没看到。

    这就奇怪了,这殿中只有我们三个人,怎么会不声不响的就会被偷走呢。

    就在这时候,一个奇怪的人从殿前走了出来。

    他头上戴着一副牛骨,脚下还拴着铁链,身上披着破旧的碎布,就像是一个乞丐的样子。

    他被头上的牛骨遮住了脸,所以我们也看不清他真实的样子。

    只是感觉他有些矮,大约到我胸口的位置。

    不过在他手上却拿着刚才放在地上的三生石。

    面前这个人难道说就是三生殿里面的人?

    还没等我再说打算,范晓琪就已经冲着他跪拜了下来。

    她直接将我们此行的目的全盘托出,丝毫不加隐瞒。

    我很纳闷,一直以来范晓琪都是小心翼翼的,就算是对我也都是隐瞒再三。不敢吐露过多,她对我并不是多信任,但是看见这一个人却实实在在的将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

    不过我看到范晓琪这么信服也就跟着她将肖玉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笔,在地上写了起来。

    “三生石前,能知此时,焉能知此世?江山易改,人心易变,你可知否?”

    我看了看这段话,知道他的意思是肖玉来到了阴间之后可能会有诸多变化,但是我救她的心意已决,自然不会被这些东西所迷惑,赶紧点头称是。

    我似乎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交易方式,应该是用三生石能找到肖玉,然后这个人会将肖玉的画像给我,连同她周围的场景,这样一来回去找她也好有个参照。

    虽然并不是我我想象中的他能够将肖玉所在的位置告诉我,但是有了周围建筑的参照,一样照起来事半功倍。

    只是不知道现在枉死城中会不会乱成一团,我之前可是和白无常交手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是没有用,我就是找到肖玉便好,别的一切还是不要干预的。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一旁的范晓琪,她身上有秘密。不过我肯定不会参与的。

    哪知道我在等待他继续问我问题的时候,他居然没有动静了,就站在那里,上下打量我。

    末了,他才在地上写下一句话。

    “你找人?我不干!”这句话语气很坚决,好像就是单纯的针对我一样。

    “为什么?我连三生石都带来了!”我有些着急,现在就缺临门一脚了,他居然尥蹶子,这可不行。

    “您还要什么?只要你说了我一定给您!”我赶紧说道。

    “哼!你这大骗子!”在我目瞪口呆中,那个人嘴中传出一阵孝的声音,慢慢揭下来脸上的面具。

    是他!

    那个和我赛跑的孝!

    三生殿中的人居然是她!

    我不相信。

    “你怎么回事?赛跑就跑呗,你冒充三生殿里的人要干什么?”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三生石,转头就要离开,这都是什么事啊!

    “谁说我是冒充的!”那孝跺跺脚,冲到我面前将我拦住。

    我本来以为三生殿中的大拿有多厉害,没想到却被这样一个孝糊弄,就算他在黄泉风中奔跑实力不弱,但是和我想象中的三生殿差远了。

    “起开!真是浪费时间,你不知道还有人等我去救吗!”我怒不可遏,打出那张纸就要将他震开。

    没想到那张纸悬在空中之后居然被他一把抓下来。

    我一看这还能行,便疯狂的运转体内的祭文。

    那孝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好像是看到这张纸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激动了。

    他自顾自的拿着我这张纸看着。

    我刚要出手夺过来,却被范晓琪拦住了。

    “他是活人!”范晓琪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和凝重,对我说道。

    我这时候看到他确实在呼吸,我变成魂魄之后也不再呼吸了,但是还没有从常人中转变过来,对于这种不同自然是分辨不出来的。

    活人?

    黄泉中的活人?

    不是说阴间没有活人吗?

    “你过来!这是谁的?”他又叫我过去。

    我将信将疑,走了过去,告诉他他手中的纸就是我的。

    他好想是想要仔细从我脸上看出些什么花一样的,一个劲的东瞧瞧西看看。

    “大哥?”他一脸试探的对我说道。

    他这一下连我都给问蒙了。

    他拉着我往殿后面走去,路上觉得麻烦还把身上披着的碎布条还有铁链都给拿了下来。

    走进了一间屋子,里面堆满了画,整整一屋子的画,周围还有不少画画用的工具。

    他有些拘谨的站在屋子前面,好像是孩子让家长检查作业一样的神态,还用脚踢了踢一旁的石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还没开口问他这是干什么,他却抢先开口了。

    “大哥!我知道是我没完成任务,你说让我将十城画像全部画出来,包括其中的人,可是你不让我在别的地方画,偏偏在这座殿中,我尽力了,可是十城中的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每时每刻又要建筑升起来,我实在是来不及啊!”他说话的时候眼中含着泪,似乎有些怨气。

    “一来一回,我都要跑十天,一回来画不完那边就变样了。”

    紧接着他又带我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里面有一座石像,居然全是用三生石雕刻而成的,是半截石像,还有许多地方缺了不少,他拿着手中的三生石对我说。

    “你看,又是一块,可是整个黄泉千里我都开掘地三尺了,依旧没有找全,只能等有鬼魂来找我,可是千年过去了,还是没有鬼魂过来,可能是都死半路上了。”

    然后他又走近了我,指指自己脸上的画着的鬼纹身。

    “大哥!我这都修练完了,你也不出来。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这一切的变化让我有些失神,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你为啥叫我大哥啊?”我问道。

    “因为只有你能够催动这张河图!”他驽定的说道。

    这果然是河图,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你是?”我问道。

    “你给我起的名字都忘了吗?我是阴!”他踮了踮脚,想要将自己装进我的眼睛中。

    不光是我,连同范晓琪都有些惊呆了。

    她惊呆的是整个十城居然被这样一个孩子监视,阴可能不懂自己做的都是什么,但是范晓琪怎么能不懂呢,这就是监视啊!

    她立刻看向我,似乎隐隐有要出手的冲动,也难怪,换做是我也会想办法解决这个孩子。

    “你来找我了?那咱们走吧!”说完了他就要拉着我的手离开。

    我停在原地,思考这一切。

    山、林在加上现在的这个阴,似乎都认识我,而我感觉上是统领他们的人,但是我却没有丝毫的记忆,就算是在孽台镜面前看到的那些我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的。

    “我到底是谁?”我喃喃自语,感觉这一切好像有些假,假的可怕,莫名其妙中似乎我走到哪里有人认识那我不是我的我。

    甚至连阴间都有。

    “你常说,你是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阴紧紧抓着我的手,丝毫不愿意松开。

    就在这时候,我胸口遭受一记重击,我立刻倒飞出去,甚至神魂都有些溃散,还好那张纸及时闪耀救了我一命。

    我看着面前这个打我的人,迟迟不愿意相信。

    居然是香儿。

    她此时哪里还有那副单纯的样子,眼神中透着狠辣,刚才出手连我都没有丝毫的察觉,而且一击之下立刻远遁到三生殿的门口。

    “非阴之人,禁忌所致,死地有生,千里黄泉,涂炭阴间。就是你!”香儿手上凝聚一团阴气,似乎打算接着出手。

    我捂着胸口,就算是范晓琪出手我都不会有太大的惊讶,可偏偏是香儿出手,这让我简直不敢相信。

    “你到底是谁?”我吃力的问道。

    “我是该叫你郡主还是该叫你秦香儿?”范晓琪一口道出香儿的本名。

    这时候秦香儿在脸上一抹,立刻样貌就变了,不再是呆萌的么样,相反显得冷艳。

    “秦广王之女,秦香儿!”范晓琪说话时口气也显得凝重。

    “你真以为生魂入关我们会不知道?”秦香儿脸上露出一抹嘲笑的表情。

    “本以为只是生魂入关,我想着戏弄你一番,可是却没能想到居然是一条大鱼。”秦香儿舒展了一下筋骨。

    “三生殿之人本就是隐患,千年来无从知道其来历,没想到和你有关,当然,无常殿这次的手也伸的太长了吧,你真以为就凭你能够打伤我楚家兄长?”秦香儿话说到一半便冲着范晓琪破有深意的一笑。

    “你是说我爹!”范晓琪脸色一白,好像突然知道了什么噩耗。

    “你要找的人我会帮你找到的,杨长命?杨偿命!你和肖玉,一命换一命吧!”秦香儿对着我说道。

    随后她向后掠去,凭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猩红的轿子,秦香儿钻进轿子中便向着十城的方向掠去。

    “十殿阎罗,之后才是无常殿,无常想要抬头?未免太过自大了!”远处飘过一道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