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互相算计
    ,!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连我都没有想到,香儿的反水,还有现在瘫坐在地上的范晓琪。

    阴此时想要去追秦香儿,被我拦住了,这一切怎么看都不是临时起意,话虽然是秦香儿说的,但是说不定就在十城中设有能够抓住阴的陷阱,他心智还是个孩子,自然会中圈套。

    “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的!”我对着瘫坐在地上的范晓琪问道。

    我这一声,声音有些大了,不免将她吓了一跳,她看了看我,眼中露出无辜的神态。

    “我本来是想要逃婚的!”她落寞的说道。

    原来她本是黑无常的女儿,是无常殿新一代的掌舵人之一,弟弟范石头更是鬼将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白无常无子嗣,自然拿他们像是自己的后人。

    为了无常殿和十殿阎罗之间的关系,自然是沿用古法,那就是和亲。

    虽说阴间是十殿阎罗掌权,但是黑白无常同样也是举足轻重。

    所以范晓琪就被指派嫁给楚江王的子嗣,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鬼帅。

    本来这对于无常殿和十殿阎罗也是一个好事。

    但是实则暗潮涌动。

    无常殿领头的有黑白无常,就连牛头马面这种鬼差统领也是渐渐有隐入无常殿这一说。

    这样一来鬼差皆是无常殿所出,十城的掌权人却是十殿阎罗。

    渐渐地黑白无常有架空十殿阎罗的态势。

    近百年更是如此,鬼差基本上只听说有无常令,却不知阎罗言。

    所以两边的人都在试探。

    也就是范晓琪这一次的和亲。

    十殿阎罗下令,让范晓琪嫁给楚江王子嗣,范晓琪乃是天资卓越,嫁给那个不知道楚江王多少代的后人肯定不愿意,但是正是要这样来确定阎罗在阴间的地位,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所以在成亲当天,范晓琪打伤了鬼帅逃走了。

    这时候范晓琪才明白,不是鬼帅实力不够,而是黑白无常暗中出手,表明了自己的态势,我名义上听你的,但是却不干。

    所以才有范晓琪逐出无常殿做了一个鬼差,而且整个无常殿搜寻了十几年都没有找到范晓琪。

    一直等到我前来,因为黑白无常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就是即将有传言中的禁忌之人前来。

    所以才有我一路绿灯当上鬼差,实际上并不是这张纸隐藏的我有多明显,而是这就是一场请君入瓮的大戏。

    这也就是为什么范石头一来便看出我是生魂的原因。

    作为整个棋盘中心的我自然是谁先接近谁就占有主动权。

    但是却没想到想要借助范晓琪实力被压制之后的颓废来接近我,但是却被香儿抢先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场即将发生的变故。

    到时候十殿阎罗还有黑白无常谁先阻止灾难的发生,谁就占有主动权。

    刚才十殿阎罗已将出手试探我了,想来也知道了我的实力,现在就看范晓琪的态度了。

    “你之前不和我一起逃窜,想来是去见过黑白无常了吧。”我被阴扶着站了起来。

    范晓琪此时也没有嘴硬,当即承认。

    “那你们接下来要干什么?”我问道。

    “按照爹爹的意思,是要你在发动劫难的时候和我达成协议,我们帮你救人,你名义上被我们阻止。那样一来鬼差没有损耗,也是比较公平的决断。”范晓琪回应我,眼中逐渐露出一些坚决。

    “那么十殿阎罗?”我接着问。

    “他们有十个鬼王,自然不怕战斗,而且鬼差牺牲越多,他们的人也就越能夺回控制。”范晓琪说道。

    我这才明白了当前的局势,秦香儿已经将我要找肖玉的事情带了回去,想来判官阎罗都是一体的,找到肖玉不算困难,他们这是要让我被逼迫好导致灾难的发生,然后现在大规模的鬼差都是无常殿的人,通过我的手来清洗这些,好厉害的手段。

    而且我知道了他们的意图,这样一来肖玉就暂时不会有危险,他们还需要用肖玉来掌控我。

    “大哥?你要找人?我去给你找,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只要十天就可以了!”阴拍着胸脯和我保证到。

    我摇摇头,十天太久了,她们肯定早就找到了肖玉,这时候再让阴回去就是羊入虎口。

    “你是怎么来的?阴间不是应该没有活人吗?”我这时候转换思路问起了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大哥带我来的,你可能现在还想不起来,但是确实是您带我来的,黄泉路的尽头就是阳间!”阴对着我说道。

    “恩!那我回去的路就可以不通过阴间了。”我点点头。

    “你真打算发动劫难?到时候肯定会有大量的阴魂遭殃!”范晓琪看着我,还想想要劝阻我,但是她可能也觉得之前做的有些对不起我,所以也没有说明白。

    “大哥放心,我虽然不是风林火山那样拥有可战的兵甲,但是我有大哥交给我的兵符,我有斥候军!”阴说着就要从怀中掏出兵符。

    我赶紧阻拦他,现在实力不能轻易的暴露,还不知道对面都是些什么人,而且范晓琪现在虽然看上去没有危险,保不齐会叛变的。

    “不会发动劫难的,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和我无关,我只是为了救肖玉。”

    “恩!我明白了!”范晓琪这时候从胸口处掏出一张白纸,默默念叨了一下,然后那张纸便消散了。

    “你在做什么?”我伸手打算阻止,但是却没能成功。

    “我会让爹爹想办法保护肖玉。这样一来我们还有胜算。”范晓琪现在恢复了鬼差的风范。

    我看着她的样子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我不想帮忙,就不能让我插手,他们这些年一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只不过是导火索。

    不过她这样做却让我更加不放心肖玉的安危。

    要知道本来只是让十殿阎罗抓住肖玉这样一来虽然肖玉在他们手中,但是却能过保证安全,可要是两边的人同时抓肖玉,这样一来起了争执,肖玉难免会被波及到从而受伤。

    为今之计,就是想一个办法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肖玉救出来。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肖玉救出来,假如被十殿阎罗将她抓住的话。”我问向范晓琪。

    “她要是被抓住,应该会被送入阎罗殿之中,至于是那一座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阎罗殿自始至终都有阎罗镇守,想要凭我们三个人是在是太难了。”范晓琪说着,脚下却没有停。

    她本来以为自己爹是为了和亲才把自己丢出去,结果现在真相大白,自然放弃了成见,现在开始为无常殿接下来的战役做打算了。

    “阴!你能知道他们将肖玉藏在那个阎罗殿吗?”我转头问向阴。

    “大哥!要是到城里,我可以用斥候军的手段知道,放心,这回我来保护你!”阴说完了呲着嘴笑了笑。

    我摸摸他的头,虽然我现在不是他大哥,但是弟弟能这样懂事,我觉得自己也应该代替他大哥好好安慰他。

    这些年他自己在三生殿做的这些事,换成别人肯定做不到,这种持之以恒的精神全部都是靠他和口中的大哥之间的情谊来坚持的。

    “要是能够知道肖玉在哪里,我倒是可以求爹爹出手救她,但是你最后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范晓琪开口说道。

    我自然是打算听听范晓琪的条件的。

    “我希望你救出肖玉之后能够赶快走,不要在这里发动什么涂炭阴间的事情,凡是留在阴间的鬼,都是对自己亲人或者有什么未了心愿之人,都是些苦命的人,不该遭受这样的劫难。”范晓琪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

    她说道这里,我立刻就对她充满了敬意。

    我之前不该怀疑她的,要知道阴间的鬼差见多了鬼,自然就不把人魂当做什么重要的东西,之前的胖鬼差也是如此,可是范晓琪却能保持一颗为这些人魂着想的心实在是难得可贵。

    她应该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

    我和她击掌为誓,我答应这一切。

    随后她给了我一枚像是黑色水晶一样的东西,说是能够修养神魂,对我的伤有好处。

    我也不推辞,吃了下去,果然一股清流运转全身,感觉轻松了不少。

    这时候我们就要打算往回赶了。现在说再多也是无用,十城那边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还好阴行走在黄泉之中有代步的工具,就是之前见到的那种大蛇,他说是我留给他的,看样子那个我当初还是很爱这个弟弟的,为了保证他的安全,留下了这样的克制鬼怪的东西在。

    这大蛇速度极快,就连黄泉中的恶鬼也都选择避让。

    没过一天,我们便看见了枉死城。

    此时枉死城前面站满了阴差,都是武装齐全的阴差。

    就在我们打算借助阴的手段混进去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飞来一张黝黑的纸。

    悬浮在范晓琪头顶待了几秒钟,然后便化为烟气了。

    范晓琪脸色有些凝重。

    “我爹要见你!肖玉没有夺过来!他要和你商量一些事。”范晓琪话音刚落,远远便飘过来一架轿子。

    我让阴先潜入城中别被发现,我感觉黑白无常肯定不会加害于我,所以便跟着范晓琪上了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