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内斗
    ,!

    看到白无常出来,十殿阎罗齐齐上前一步,威压尽显。

    我看到上方因为大量阴气凝聚形成的乌云似乎也齐齐向下压了一层。

    远处一些想要投胎的鬼受不了这种威压,齐齐的向四周逃窜,甚至有些阴魂比较弱的,竟然直接被震散了。

    我也能感受到周围的压力,让我感觉自己也险些消散。

    肖玉也好不到那里去,此时正咬紧牙关努力的对抗。

    “黑白无常!你可知罪!”在最前面的秦广王突然厉声质问。

    声如霹雳,连我都震得险些昏过去。

    不过还好体内的祭文正在疯狂的催动,帮我抵消了这股压力。

    “罪?”白无常翻了一眼看到十王。

    “无常之上便是阎罗,我兄弟二人为阴间做牛做马这些年,你觉得我们就只能当一个无常吗?”白无常猛地挥袖,气愤非常。

    “你还想怎样?无常殿的建立已是我们妥协与你们了,难不成你想做阴间的王?别忘了,当初你们死的时候,我就已经是阎王了!”秦广王浑身阴气翻涌,似乎即将要动手。

    此刻剑拔弩张,可是黑白无常依旧没有任何退让。

    “接魂引魂,识魂断魂,乃至送魂轮回,不全都是阴差所为,你们可曾担起过职责?整日里高高在上,错都是我们阴差的,甚至你们随意的打罚,到最后所有的好处全部被你们拿下,我等不服!”黑无常此时暴戾的性子彻底爆发,怒吼一声立刻周遭阴气弥漫,无常殿中齐齐出现无数阴差。

    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是要动手啊,此时我没有纸护身,单凭我怎么可能挡住十王动手的余波,甚至肖玉也挡不住,更别提此时还有守在我们身边的秦香儿。

    我心中非常焦急。

    十王手中突然出现令旗,纷纷掷向天上。

    立刻大量的阴兵从四面八方赶过来。

    阴兵数量极多,直接包围了无常殿,连带其中的阴差也全部齐齐围住。

    这时候白无常仍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看得出来白无常有所依仗,十王此时也不敢轻易动手,就是这样僵持下来。

    很快便有一个阴兵过来,低头在秦广王耳边说着什么。

    “什么!尔敢!生死轮回乃是天定,你居然下命不去勾魂。”秦广王立刻怒斥道。

    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白无常已经下令停止勾魂,这样一来阴间大乱,阳间也就大乱了。

    这是要将阴阳两间的生灵全部压在这一场争斗上啊!

    “九位兄弟,我等赶快铲除这两个反骨,好平息事态!”秦广王率先出手,留下一句话就冲了上去。

    突然一道黑烟击在秦广王身上,出手的不是黑白无常,而是十王中的一个。

    顿时十王乱做一团,相互争斗,黑白无常这时候也参与进来。

    “别伤及无辜,走!”秦广王当机立断,化为黑烟冲上天上。

    立刻十二个鬼王齐齐跟着上了天上。

    鬼王厮杀,阴间震动,无数厉鬼的哭嚎声响彻整个阴间。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这时候我才明白了事情的最终目的。

    刚才至少有四位王反水,局势瞬间拉平。

    而黑白无常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把宝压在我身上,因为我出不出现和什么时候出现都是未知,我也是变数。

    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顿时看出我实力的低微,也就没有把握放在心上。

    所以和我做交易也只是顺而为之,怪不得一开始白无常要给我威慑。

    本来他们就已经串通好了,将局势拉平,这样一来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无常殿立于不败之地,从此十殿阎罗不在,而是分而治之,甚至有可能形成两个阴间的势力。

    和我交易之后,他们便发现了可以利用我做到自己一家独大的程度,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我耐不住性子居然自己去救肖玉,这也就落入了十殿阎罗的手中,但是就算是这样,对他们来说也无伤大雅。

    因为局势早就已经明显,远处又飞来两个鬼王,分别是牛头马面。

    这样一来他们绝对压倒性的优势。

    秦香儿担忧的看着上空,似乎担心她父王开始被伤的那一下会如何。

    双方的阴兵和鬼差全部都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阴差中领头的是范晓琪,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盯着秦香儿。

    看样子她被压制的实力也被解开了。

    不过她却没有动手,因为现在上方交战如火如荼,若是两败俱伤,那么胜负就要靠这些阴兵了。

    上方有打团的黑烟往四周落去,不知是那一方的王手上吃瘪了。

    他们本就相知多年,自然熟悉对方的手段,虽说实力强横,但是交起手来几乎是非常快的。

    不知道从那一刻起上方突然平静了下来。

    黑云慢慢散去,天上却空无一人。

    直到十二团黑烟落在地上,全部捂着胸口,还有两王身上有些龟裂,几乎要散开。

    我能感受到鬼王的虚弱,似乎都受到了重创。

    这时秦香儿和范晓琪目光接触,针尖对麦芒,杀意泵现。

    就在她们即将下令冲过来的时候。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上方扑了下来。

    黄泉中的大蛇。

    它一落地便在城中扭曲挣扎,无数的房子被破坏。

    十二道烟气齐齐出现,击中了那条大蛇。

    顿时大蛇破碎,我还来不及阻止,忘川水就如同春雨一般,落在了城中。

    阴魂受不了这个,就连鬼王也经受不住,雨水落在这十二位王者身上,立刻升起大量的黑烟,他们脸色剧变,几乎一瞬便急窜而逃。

    我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现在胜负未分,谁要是先加重了伤势哪一方就会落败。

    阴兵和阴差顿时乱做一团。

    不光这里这样,整整十座城池全部被大蛇侵占。

    不知道有多少阴魂消散了。

    “快救他们啊,你们不都是阴差吗!”我大声的呼喊。

    此时范晓琪脸色稍稍变化,她其实心中确实有意去救鬼,但是却被秦香儿逼迫住了,动弹不了。

    “你们就不管吗!快点阻止这些蛇啊!”我着急的大喊,我耳边全都是那些阴魂哭泣的声音,还有消失前的惨叫。

    甚至有些阴兵和阴差也都被忘川河水侵蚀致死。

    雨水落在我身上,我才体会到那种疼痛,直达灵魂,肖玉也好不到那里去。

    我现在都佩服秦香儿和范晓琪了,两个女鬼站在雨中,根本不管身上升腾起来的阴气,就是目光紧紧盯着对方。

    这雨虽然疼痛,但是却腐蚀掉了绑在我手上的勾魂链。

    我挣脱下来,解下肖玉的绳子,看到两个女鬼还在对峙。

    我走过去一把拿过秦香儿腰间的玉盒,取出那张纸,握紧了肖玉的手,这才好受一些。

    我看到他们对于大蛇在城中的肆虐丝毫没有想要去解决的态势。

    我定了定心神。

    不管了,我去解决,这件事必然是阴引起的,他能够操控大蛇。

    他到头来都还是个孩子,我被抓走之后又联系不上黑白无常,或者说联系上之后黑白无常并没有做出反应,所以他着急才会想起这种下策。

    我离开轮回城,这才看清楚周围几座城中的惨状。

    来往的阴差和鬼兵纷纷向着这里聚集,却丝毫不管城中的蛇。

    真是皇帝打仗百姓受灾!

    我不知道此时阴在什么地方,只能先进到一座城中。

    此时城中已经有三分之一是废墟了,我眼看着那条大蛇想要吞噬更多的阴魂。

    我上前催动纸,想要挡住这一击。

    但是一直无往不利的纸居然被这条蛇直接破开,将我撞了出去。

    我此时才看清楚这条蛇身上居然有一些黑色的花纹,衬托的它更加的邪性。

    我立刻站起来,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祭文,纸悬浮起来,纸上翠绿的光更加透亮。

    那条蛇似乎被这个吸引过来,摇摆着盘过来,仰起头盯着我。

    这张纸上的祭文可变成蛇的祭文如出一辙,自然会吸引它的注意力,可是单单一条蛇是没有用的,想要破开,我就得有攻击的手段,这里哪有那种兵器能够破开这些蛇的注意力。

    我看着四周的断壁残垣,

    那条蛇喷出的忘川水落在地上,居然有彼岸花慢慢生长出来。

    非阴之人,禁忌所致,死地有生,千里黄泉,涂炭阴间。

    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说的人并不是我,而是阴。

    他是阴间唯一不是鬼魂的人,那些蛇出的自黄泉路上,而且还是我留给他的,我正是禁忌之人,现在大蛇暴动,涂炭阴间,不正是说的他吗!

    还有这因为忘川水催动起来的彼岸花,这不正是死地有生。

    现在阴差全部为了想要证明自己自相残杀,丝毫没有想要管这件事的意思,看来这些年他们早就将阴魂当做牛羊一样看待了。

    不知道经历这次打乱,这些刚刚在上做惯了的权势之人,能不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但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更加严峻的事情,那就是这些大蛇,我无可奈何,我该怎么办。

    那条被我吸引过来的大蛇,很快就没有了兴趣,阴魂的惨叫逐渐的将其对于纸的**消耗殆尽了。

    我该怎么救这些阴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