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预言之人
    ,!

    那条大蛇立刻放弃我,转向一边,最终喷出大量的忘川河水。

    立刻便有大量的阴魂消失,连带的建筑都消散了不少。

    “着急吗?”这时候一道声音传来。

    声音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我看到一个模样俊俏的女鬼正坐在一个已经被忘川河水侵蚀了一半的石凳上。

    我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很快的回想起这个人,指着她大声的说道:“是你!”。

    她手里还拿着一个玉石做的石柱,笑吟吟的看着我:“可不就是我吗!有没有想我啊?”。

    来的人就是那个喜欢附身的女鬼,不过她此时没有附身,而是我在镜中见过的糖糖身边那个侍女模样。

    “糖糖也来了?”我问。

    “我家小姐知道阴间要出事了,那个小家伙很调皮让你给惯坏了,就让我来这里露露脸,顺带还有一些小事要做。”她站起来装模作样的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好像显示的自己风尘仆仆的样子。

    她将手中的玉石抛给我,然后转头离开,一边摆手一边说道:“别送了,我去找那个小家伙,这东西是我顺来的,有好处哦!”。

    我看着手中的玉石,上面被刻上了一幅画,正是我纸上显示的那样。

    我将纸拿回来,那纸立刻像是融化了一样,依附在玉石上,将其包裹起来。

    大量的祭文突然出现在我脑袋里面,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体内的三种祭文瞬间变成了四种,然后渐渐融合成一种,不过看上去有些残缺。

    我身旁有祭文浮现,我脑海中的疼痛加剧,甚至有些画面不自主的浮现在我面前。

    有些是这东西的用法,也有一些像是记忆的片段一样的。

    而我自己的记忆,则是突然像是变成了第三人称那样,仿佛我正在一旁看着自己一样的。

    我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过大蛇凄厉的嘶吼将我拉回现实。

    我只能忍住头痛,还有这些记忆将其暂时撇开,先救这些无辜的鬼魂才是正理。

    我再看向那张纸的时候,此时它已经变成画轴的样子,将其拉开之后上面赫然出现两个字:“河图”。

    果然是河图。

    扶着我的肖玉也看到了这河图的异变,也是非常的震惊。

    我慢慢起身,向着大蛇奔去。

    暗自运转体内的祭文,没有之前那样通常了,感觉有些地方并不完全,似乎还需要补齐。

    不过其中的手段我已经知晓。

    我抬手将画轴打出,那画轴在空中悬浮,大量的阴气蜂拥凝聚,渐渐化成一柄利剑。

    “出!”我向前一指。

    这手段只有在阴间有这样的威力,能够凝聚阴气,要是换在阳间,凝聚阳气的话,我估计自己都没有这么多的阳气可以用。

    那利箭摧枯拉朽一般的没入大蛇的七寸,这是我之前和其交手知道的它的弱点,像寻常的蛇一样,七寸的地方正是致命的。

    我双眼几乎能够看透这蛇的体内,在七寸的地方闪现着祭文,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却足以支持这条大蛇的行动了。

    剑击,字破!

    我看看自己的双手,然后看了看空中悬浮的画轴,这样的力量之前不曾有过,哪怕现在看见鬼将,我估计凭借着画轴我也可以轻易地打败。

    那条大蛇如同炸弹一般,爆裂开来,大量的忘川河水散落一地。

    还好阴魂早就避开大蛇肆虐的范围,波及很少,我也做不到全部将他们救出来。

    紧接着转战下一座城池。

    能够控制阴气就是好,我居然能够召唤出阴间的轿子,这样一来便省去了我来回浪费的时间。

    肖玉看到我的手段,也是震惊无比,她不明白前一刻我的实力还弱的不行,就是那个女鬼给的一块玉石就让我有这样的变化。

    而且此时我整个人气势也变了,之前虽说经历了不少事情,脱去了稚嫩的样子,但是有时候还会暴露出一些像是少年一样的气势,现在却不一样了,感觉我那种气势逐渐内敛,显得成熟了不少,甚至隐隐有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我没有看到肖玉眼中的异样,而是着急解决那些大蛇。

    奔波十座城池,这才解决了它们。

    不过十城受灾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我站在枉死城边,这时最边上的城了,可是还是没有发现阴的踪迹。

    这时候一阵阵的轰隆声传过来。

    黄泉路上扬起大量的黄沙,夹杂着恶鬼朝这里奔来。

    黄泉风!

    我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这个时候怎么会有黄泉风来呢!

    这不是添乱吗!

    此时这里早就没有阴差,就连隐居在这里的一些老鬼也都被大蛇赶了出来,交战之中也不知道死伤多少。

    城中的鬼自然知道黄泉风,纷纷哭泣,顿时整座城池显得更加凄惨。

    我在黄泉风中看到了一直在找的那道身影。

    阴出现了,还带着黄泉风。

    看样子是他将恶鬼驱赶过来,我看到那些恶鬼身后的大蛇就明白了。

    不知什么时候,身后早就聚集了大量的鬼魂,在我身后站着,我刚才消灭大蛇的时候他们都看见了。

    “前辈!枉死之人,谈何再活,我们为你拖延时间,还请前辈阻止大蛇。”一个刀疤脸的鬼站在我身边,不知是什么年月的人,身上还穿着兽皮的大袄。

    被这样一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人喊前辈住着实有些心慌,只能点点头,我只要阻止了阴,便能够阻止大蛇。

    因为我虽说看上去打败大蛇并不费力,但是实际上我现在有一种虚弱感,是精神上的虚弱感,看样子这河图虽然厉害,也不是随意使用的。

    等他们出去之后我才明白他们是要怎么阻止。

    枉死城中,皆是枉死之人,而枉死之人,大多都是忠义之士,他们此时居然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恶鬼,纷纷扑了出去,化成黑烟的烟墙,生生止住了黄泉风。

    难道说阴差也都是这样挡住的。

    不过容不得我多想,大量的阴魂还在如同海浪一样的一**的扑进去。

    谁说鬼无情,留在阳间的那些厉鬼因为一己之私欲祸害阳间,怎么和这些鬼相提并论。

    我坐着轿子,冲了进去。

    我落在阴的面前。

    此时阴有些不一样了,他脸上的鬼脸纹路逐渐的同面目重合,几乎是一尊活脱脱的恶鬼。

    他双目瞪起来,一脸的凶意:“还我大哥!”。

    我很吃惊他对我究竟有什么样的情感,居然因为我被阎罗抓走之后怒火攻心变成了这副样子。

    他身上居然有大量的阴气弥漫。

    看着他的样子,我心中不免有些心痛。

    一系列关于他的画面在我眼前浮现。

    有些模糊。

    “停下吧!我回来了!”我赶紧对着他说道。

    体内祭文转动,我感觉他应该能够感受到我。

    “不!你不是我大哥!”他紧紧地盯着我,然后摇摇头。

    随着他继续往前,黄泉风也疯狂的刮起来,甚至我都险些被吹起来。

    我不得不用手段先阻止他了。

    我扔出画轴,立刻有大量的阴气化成一堵墙浮现在他面前。

    还没等我阻止,立刻大量的恶鬼扑上来,撕扯着墙面。

    我此时也有些神情恍惚,不能坚持很久。

    阴气所化的墙没一会就被撕毁。

    墙被破开,我居然也受到了反噬,阵阵眩晕感几乎让我摔倒。

    这时候我居然不受控制的开口了。

    “阴!住手!”话音非常的严厉,几乎是用教训的口吻说道。

    阴突然一愣。

    “我送你来这千里黄泉,是想让你远离纷争,巨蛇乃是防止你被十城群起而攻之,而不是你攻城的利器,你在这里生活的太久了,阴气已经渐渐占据了你的心,你忘了我的教导了吗?”

    话虽然是我说的,但是我却感觉不到自己在说话,好像是隔空有个人在和他对话一样的。

    “大….大哥!”阴眼中闪现出泪光,似乎要哭出来,一时间孩子特有的慌乱和恐惧全部浮现在他的脸上。

    “我问你曾经教导过你什么!”我语气中丝毫没有动容,几乎是严肃的吼道。

    “大…丈夫…当立于世….守…守其本心..万邪不侵….”阴眼中有些失神,看着我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其他人一样,虽然语气有些抽泣,但是却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那你呢!”我几乎是怒吼。

    “我….”阴慌乱的看着我。

    “大哥被抓了….”他一边喃喃自语,又痛苦的摇摇头,身上有大量的阴气冒出来。

    周围的大蛇也都在痛苦的扭曲。

    “快走!”我回神看到大蛇的异状,知道它们要崩溃了,赶紧催促那些阴魂离开。

    但是黄泉风还在继续,没有一个鬼退缩。

    嘭!

    几乎是同时,那些大蛇齐刷刷的爆裂开。

    大量的忘川水,流了下来。

    不论黄泉风的如何反抗,依旧是被这场暴雨强力的压了下去,风力渐渐缩小。

    暴雨来的开去的也快,阴身上的阴气也似乎被冲刷干净了,茫然的看着我。

    除却我和阴还站在原地之外,四周空荡的厉害。

    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除去身后那座残破的城池。

    自此,千里黄泉,无沙再起。

    我回首看到,整个十城,居然被彼岸花布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