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阳间
    ,!

    阴此时已经从刚才的样子恢复过来,看着十城的断壁残垣有些失神。

    “大哥!这些…..都是我做的吗?”阴似乎有些懊恼。

    我拍拍他的头,安慰他。

    虽然是阴操纵大蛇才导致这一切的变化,乃至于十城全部受难,但是根本上还是因为十殿阎罗和无常之间的争斗。

    十殿阎罗墨守成规,虽然将阴间的平衡看的尤为重要,但是却忽略了阴差们的想法,他们本质上是想要平衡,各司其职。

    哪怕是那几个背叛的王,都是想要形成新的平衡,好让自己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而黑白无常还有无数鬼差,不知道做鬼差已经多少年月了,心中有怨气也是必然,无常虽然说是阎罗之下,但是本质上也还是鬼差,尤其是被这么多的鬼其中各种幽怨的气息所侵扰,就像是阴身上的鬼气一样,渐渐心中有些不满,想要形成新的格局,将自己变成阎罗。

    双方的争斗已经是必然,上不御下,下不服管,谁都难说最终的错是谁的,只是可怜这些在阴间的鬼魂。

    甚至曾经单出来的白夜城都有可能是因为如此才脱离出来,只不过被山镇压在了那里。

    我看到大量的鬼差和鬼兵已经开始清理城内,似乎那边也有了一些结果。

    跟着糖糖的女鬼此时不见了踪影,我还想要问糖糖一些事,现在却找不到她了。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送肖玉离开。

    我询问阴如何回去。

    阴说只要是顺着忘川河走,就能到达阳间。

    之前天瞳给我的公鸡毛早就在争斗中不知道去了哪里,再说现在还要带着阴一起,自然不能用那个法子了。

    不做停留,这里的一切越掺和越乱,还不如早早回去,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回城带着肖玉,然后我们就顺着忘川河边走。

    肖玉显得有些兴奋,毕竟知道自己还能复活终究是好的。

    可是我有些头疼,因为等肖玉复活之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她舍命救我,我去阴间找她,我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有了羁绊,可是我还有辛月,我看了看肖玉,微微感觉有些头痛。

    大战之后休养生息,我这一放松之后,又有大量的画面浮现在我眼前,真实无比,似乎我曾经这样经历过。

    “阴!为什么你们总说我就是另外一个人?难道说是前世?”我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缩成一个黑点的枉死城,问道。

    “大哥!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你绝对不是我大哥的前世,因为我大哥,不能入轮回,死了就是死了。”阴挠挠脑袋说道,似乎是想要极力的说明白这个问题。

    “那你大哥死了,可为什么你要叫我大哥?”我又疑惑的说道。

    “我大哥说他那不是死,是兵解9说我一定能再遇见。”阴争辩道。

    “所以说你就认我做大哥?就是因为这张河图?”我扬起手中的河图问道。

    “你就是我大哥,我能感觉出来。其实和这河图也有一定的关系,这天下能用的只有我大哥。”阴信誓旦旦的说道。

    不是我非要和他争论,而是我之前遇见山的时候,以为他是认错人了,而且他实力这么强,我感觉有他帮助也很好,所以也就没有多做辩解,可是阴间走的这一遭让我明白了一些事,恐怕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可是我现在就是我,我没感觉我是另外一个人,除去这脑袋里不时闪出的画面让我有些慌神之外。

    这时候我突然一愣,拉住阴:“我知道还有一个人能用这河图,她是个女的,从型我一起长大,只不过不爱说话。”。

    我想起糖糖,打算从阴这里问出一些东西。

    我将我与这张纸的事情说出来,希望他能给我一些答案。

    阴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半天说:“你说的可能是巫女姐姐吧,可是她不应该和你一起长大啊,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阴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就是这河图的来历。

    传说有龙马从黄河中走出来,背负一卷画,就是河图,伏羲得到之后,便推演出八卦。

    而河图之后便消失了,直到阴和他大哥的出现。

    他说他是战场遗孤,是他大哥捡到的他,然后教会他本事,让他与常人不同,直到一次在黄河边上与敌军奋战之时,全军覆没,只剩他与大哥还有山、林等人,就在黔驴技穷之际,黄河中突然升起一阵水幕,将敌军隔开,其中走出两个女子,正是糖糖还有那个女鬼,他们手持河图,将其交给他大哥,然后大哥便用河图召唤阴军死士,这才打赢了。

    但是之后他大哥和那个女子交谈三天三夜,从此便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国家。

    而且自此之后,阴便不再长大,一直保持这副样子。

    平日里都是隐居山中,只是等待大哥前来召唤,他才出来和大哥去打仗,不知道过了多是少年岁,也不知打了多少次。

    直到大哥消失了十年,然后突然出现,告诉自己他可能要走了,于是这才有阴为了和大哥离得近一些,被大哥安排在阴间之中。

    不过据他所说,大哥说当时是让他完成任务之后,大哥才会回来,可是还没有完成,我就出现了。

    但是听完了他的事情,我有些疑惑,他之前说的任务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阳间不在死人,这样的话他才有可能画尽阴间十城。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还是说他大哥早就知道了自己不会回来,所以才想办法将阴安置在这里,还用大蛇保护,这些大蛇的能力我也是见过的,屠戮阴间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既然让阴在黄泉风后,那么应该是不可能被阴间十城的鬼怎么样,却又给他如此强力的守卫,难道说还有别的隐情。

    阴也自己说过,他没有去不了的地方,看样子他所学的就是军队里斥候的功夫,这样一来和阴间鬼魂之间的正面交锋也不复存在了。

    还是说他大哥其实不是为了防备阴间之人,还有另外的威胁。

    等等!

    我突然明白了。

    山之前镇压白夜城,虽说名义上是镇压,但是实际上想要找到山就必须消灭白夜城。

    林躲在山林之中,那白骨阵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

    他们都在提防什么,山、林自身的能力已经是无人能挡,尤其是山,他就算是手上了,单单一人就能让十八组重组的人员全部失去战斗力。

    其中肯定还有秘密,而且不出意外,就是在这死而复活的糖糖身上,她几乎每一步都想到了,而且我也是一直在她的扶照下成长起来,尤其是遇到巨大的威胁的时候,总会看见她的身影。

    具体的一切还得问糖糖。

    我想到这里,也就明白了,看样子现在我了解到的还都是冰山一角,道门、太一等等的势力应该比我知道的还要多一些,只是不知道最后到底是什么样子。

    就在我打算重整精神再次上路的时候。

    一抹红色的轿子突然落在我们面前。

    范晓琪从其中走了出来。

    “你们要走了吗?”范晓琪看着我们,眼中露出非常复杂的神情。

    “恩,再晚了肖玉的身体恐怕会出意外!”我冲她笑了笑。

    范晓琪是阴差中比较珍惜鬼魂的人了。

    “事情解决了吗?”我问道。

    范晓琪自然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是,眼神变了一下,张嘴说道:“解决了,最后…”。

    我抬手打断了她的话语。

    “不用告诉我,我又不是阴间之人,只希望你能好好当差,阴魂无辜。”我摆摆手说道。

    “可是她已经是鬼魂了。”范晓琪指了指肖玉说道。

    我微微皱眉,听她的意思好像有些不想让肖玉走。

    可能她也看出我的敌意,立刻摊开手说:“我的意思是我用鬼差令帮她一把。”

    她说完,从腰间拿出一块令牌,上面刻着一个阴字。

    然后一道绿光没入肖玉身体。

    我看了一眼肖玉,没有发现不妥之处,我觉得范晓琪也没有必要做什么手段的,所以也拱手谢过她。

    “还有白叔父让我告诉你。这次十城还能保留都亏了你,而且他的赠礼你已经收到了。”范晓琪对我说道。

    我一惊,立刻明白她说的是我手上的河图,那块玉石不是那个女鬼给我的吗?看样子其中的关系更为复杂。

    “还有!阳间不比阴间,望君珍重。”范晓琪冲着我施了一礼。

    知道了她是特意来送我,我也很感激她,让她不用送这么远了,我们便离开了这里。

    范晓琪深深地看了一眼我们离开的方向,转头也钻进轿子里。

    战争过后,她现在已经是无常殿的执掌之人,有太多的事要处理,没有时间想别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才在黄泉路上看见了一些亮光。

    走出去之后,出现在了一片山林之中,应该离得林哪里不算远。

    我和肖玉此时是魂魄状态,受不了阳光,阴只好解下一些衣服盖在我们身上。

    没走几步,突然几道金光亮起,将我们困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