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七杀阵
    ,!

    这些金光中阳气非常的盛,我和肖玉几乎不敢触碰。

    阴此时也警惕的护在我身边。

    一道声音传来,低沉有力:“七杀阵!围!”

    顿时七个道士将我们围了起来。

    他们双眼目露金光,是开了眼的,看样子我的行踪已经暴露,怪不得我们从黄泉路上一路走来,居然能到这里。

    七杀阵我知道。

    是道门的阵法,乃是七个同月不同年的人,根据七星之位,结合八卦的聚合而成,攻守兼备,乃是非常厉害的手段。

    而且,七杀阵也叫作天罡七杀斗魁,有三种大阵法,分别是围、离、聚,其中有包含多种变化,围合、围杀、离遁、离灭……这些变化基本上瞬间便能形成,这也对七个人的默契要求很高。

    我祭出河图,在我周围形成一股阴风,暂时抵挡紫围之势。

    “你能感觉出山、林的位置吗?”我问阴。

    他闭上眼感觉了一会,点点头。

    “带着肖玉,去找他们来救我,我有河图,暂时没事。”我立刻制定了计划。

    阴点点头,知道他留在这里没有丝毫的用处,他学的都是一些寻踪探秘的办法,想要破七杀阵,暂时还做不到。

    立刻阴带着肖玉冲出去。

    我看到他要用蛮力冲出去,不由得也捏了一把汗。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七个道士居然立刻用离遁让他们离开了,转身聚合到我身边。

    七八铁剑反射出七道白光,将我困在原地。

    但是他们也进不来分毫,我催动河图之后,也形成了一层阴气护住我。

    局面一度僵持下来。

    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但是他们只是将我困住却迟迟不动手让我有些不知所谓。

    我试了几次,单单用阴气的冲击也冲不出去,我虽然能够控制阴气化成利刃攻击,但是力道却被散成了七份,被他们轻易地挡住了。

    我现在只能等山、林二人来救我出去。

    “你们为什么要困住我!”我怒斥他们。

    那七个人似乎哑巴了一样,只是仅仅盯着我,一声不吭。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却一直不肯放过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又说。

    “无冤无仇,恐怕你早就想灭掉我们了吧。”一个年纪很大的道士从一旁的山林中走出来。

    “你是禁忌之子,又是太一门徒,还是张锦那个弃子的徒弟,哪一条都足够我们杀了你了吧。”那道人不慌不忙慢慢的说道。

    “这些不都是拜你们所赐!现在你忍不住动手?可是你却没有用七杀阵中的杀阵,是在忌惮什么吗?忌惮那些不出世的老族,还是忌惮太一门的人报复?”我立刻反驳他,现在我的目的就是拖住,等到阴找到山和林。

    “荒谬!我们道门传承至今,以匡扶大义为己任,怎么会和这些世俗之人有所交集,老道只不过是在等,等着能不能调出什么大鱼出来。”那老道捋了捋胡子,仿佛已经锁定胜局。

    我一听,立刻脸色就变了,他这时用我做诱饵,难道说他们不光想要抓住我,还有其余的人都要一网打尽,只不过我走阴也就一两天的时间,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之前不是还是三足鼎立的局面吗。

    难道说这些人开战了?

    “你不怕太一门的人来找你?”我想要用太一门吓吓他,看看他的态度。

    “张锦还真是可悲,他受尽折磨都没有出卖你,反而你落难了却依靠的是太一门!”老道眼中露出一丝戏谑。

    我一听又瞪大了眼睛,张锦被抓了。

    而且还受尽折磨。

    不能够把,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看见他了,虽说我当初有些怨恨他知道奶奶当初的惨状不去就她,可是后来从李爷爷哪里已经得到了事情的真相,我对张锦也就没有这么多的怨恨,相反他明知道我是道门追杀的对象,还能收下我,这也是大恩情,现在他居然被抓住了。

    我立刻又一次催动了河图,但是还是震慑不了这些人。

    要是我现在不是魂魄,便能够用更多的东西,这样还有周旋这七杀阵的资格。

    我现在就想让山林慢一点来,至少等我想出办法来。

    毕竟这个道士这么老了,肯定不是那种轻狂之辈,能够大张旗鼓的将我困在这里,一定是有所依仗的。

    而且他绝对不会说用最厉害的东西来困助我,应该还有杀手锏没有用。

    周围传来刺刺拉拉的声音,还有不少打斗声传了过来。

    他们来了?

    不关我听见了,那老道也是眯缝着眼看向远方。

    我听着断断续续传来的打斗声,并不是他们,好像是别人。

    一个道士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在老道耳边说着什么。

    那老道气的一跺脚,一掌就将那个道士拍了出去。

    然后他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剑。

    “三阵聚合!”他在上方一阵指挥。

    顿时从左右两侧有走出来十四个人。

    三个七杀阵,果真是好大的手笔。

    而且周围的打杀声越来越近。

    三个阵将我为围在中间,抵御四面冲过来的人。

    这些人身上都写着两个字:“太一”!

    果然是太一门人,这次我可洗不干净了,我不明白他们为何要一直纠缠我,而且还来救我。

    他们并不是来抢夺我的,而是来救我的,从他们自杀式的淹没七杀阵就能看出来。

    甚至有一两个身手敏捷的冲着那个老道跑过去。

    那老道一甩袖子,立刻有桃木钉飞了出去。

    “老夫这一手断魂钉,你们能冲过来?”那老道向前一步,立刻有条不紊的指挥战斗。

    七杀阵果然不同凡响,刚才被冲的有些不稳,现在一被指挥,立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但是我此时的心却不在这上面。

    那两颗断魂钉我看在眼里,立刻被怒火淹没了,别人可能忘记了,我怎么会忘记。

    李爷爷死的时候就是插得这钉子。

    我立刻全力催动河图,不断地朝着那个老道轰杀过去。

    但是基本上都被七杀阵挡了回去。

    反观七杀阵也受创了,因为那些太一门的人几乎是不畏惧死亡,冲上来两个便死死抱住一个道士,任凭利剑砍在身上。

    那道士更是果断,一剑就从自己身体中进去,生生将那些人刺死,自己也摇摇欲坠。

    我也暗暗心惊,这完全是死士的做法,难道说道门中也有死士?

    而且刚才那个将自己腹部刺穿了两次的道士,此时居然还有余力守护七杀阵,就算自己洁白的道服已经染成了血红也没有丝毫放弃的念头。

    太奇怪了。

    这简直就像是双方的死士进行拼杀。

    直到有一个七杀阵中的道士慢慢倒下。

    紧接着便有一个又一个的道士倒下。

    直到最后困助我的七杀阵也被破开。

    我逃出来第一时间并没有逃走,而是朝着那个老道就是一道阴气。

    那老道身手也是厉害,一个闪身挡住了,而且还反手一个桃木钉钉在我身上。

    我立刻就不能动了。

    太一门的人见到七杀阵破了,便立刻向后撤退,消失在山林中。

    现在就只剩那个老道还有被钉在地上的我。

    那老道看到周围的人都死干净了,似乎也不想要留下我,提着剑向我走来,似乎想要将我斩于剑下。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雷鸣声传过来。

    是山和林赶到了。

    他们看到满地的尸首先是一惊,而后看着我被困在这里,赶紧过来救我。

    那老道却不想这些道士一样的视死如归,而是转身逃命。

    山这才拔下我身上的桃木钉。

    我看着钉子上的花纹,确定了出自他只手,看样子杀害李爷爷的真凶找到了。

    林带着我回到了他的地方,我才回到自己的身上。

    阵阵虚弱感传过来,我身上的上还没有好。

    不过我让山带回来那个木钉了,让天瞳也确认过了。

    辛月看着我回来,都哭成个泪人了。

    我一边安慰辛月,一边让林赶紧救肖玉。

    阴看着辛月,不知道想要说什么,被山一巴掌拍在头上,便跟着出去了。

    我让林开启了白骨阵,我现在知道我们并没有逃脱他们的眼睛,哪怕是躲在这里面也不行,那就让林把白骨阵开启,等到我们养好伤再说。

    我看着手里的桃木钉,暗暗朝着龙虎山的方向看去。

    好你个道门,我还没去找你们,你们就先来找我了。

    知道现在可能局势又发生了变化,所以养好伤才是正理。

    我拖着困倦疲惫的身体,将我在阴间发生的事告诉大家。

    对于阴的出现,山和林都显得比较意外,原来在最不可能去的地方。

    不过对于我关于自己是谁的疑问,山和林并没有给我正确的回答,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但是还好,我算是吧肖玉救了回来。

    听到林告诉我基本上没有大碍的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一闭眼就在辛月怀里睡了过去。

    走阴最耗费的就是精神,尤其是我还经历了一场恶战,现在一回阳间,立刻后遗症就出来了。

    不过,等我休息好了,一定去道门拜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