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交心
    ,!

    不知过了多久,我总算是清醒过来,身体异常的虚弱,艰难的喝了一点流食,才感觉小腹处产生一丝温意。

    看到我醒了,辛月露出了笑容,她从我睡着开始便一直守着我。

    又躺了两天,白发的发根地方渐渐有些黑色了,身上的皱纹也渐渐褪去。

    只是脑袋里还是昏沉的厉害。

    我不敢接着睡了,只能起来。

    阴和肖阳正在院子里练功,看样子无论活了多少年,孩子之间都是很快都能很快成为朋友。

    肖阳看见我出门,有些扭捏的走过来,深吸一口气对我说道:“画符的!多谢了!”。

    仿佛这道谢掏空了他的力气一样,肖阳无力的将手垂在两旁。

    我摸摸他的头:“是我该谢谢你们才对。”我认真地说道。

    确实如此,肖家姐弟听到我的消息,哪怕知道有陷阱也去到了山神庙中,这让我一直很感动,尤其是肖玉舍命救我,更是让我不知道怎么还这份恩情。

    这时候推门声传来,肖玉手里拿着毛巾,看样子是要给肖阳换毛巾的,可是一开门看到我正和肖阳在说话。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推了回去,将门关上。

    肖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姐姐的样子,又叹了一口气,就往他姐房间里走去了。

    阴到了阳间,慢慢恢复了阳光的性子,不再像阴间那样显得有些邪魅了。

    “大哥!你醒了!”他非常有眼色的过来扶我。

    我需要到太阳底下晒一晒,这也是山和林临走的时候嘱咐我的,说我在阴间呆的时间太久,难免被阴气侵扰。

    他们俩出去打探消息,留下我们这一屋子的伤残。

    天瞳伤势被控制住了,只不过吴天还是昏迷,需要时间恢复。

    阴这几天很忙,不过正是这样,我才看清楚这三人组合起来到底有多强横。

    阴手中又斥候军,林操控死士,山则是甲士,他们三个人在山间慢慢组成一个大阵,几乎是布满了每一寸地方,结合阴寻踪觅迹的手段,愣是将这里的眼线清除干净了,这样才放心我们在这里休养生息。

    我看着给我倒水的阴,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阴!我有些事必须和你说清楚。”我想了一会,打算还是明说。

    “我现在不是你大哥,我就是我,我也没有发现我是任何别的人,我知道你对你大哥的感情很深厚,不光是你,还有山和林他们都对我有一种莫名的亲近之感,可是这也不能把我变成另一个人,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出生的时候伴随的禁忌作怪,才有了这一些,但是我身上也背负着很多东西,你们越是这样对我,让我对你们的愧疚就越多。”我挡了挡直射我眼睛的阳光。

    我看到正在倒水的阴突然一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其实这些道理我懂,山和林都也懂,只是这阴心性太小,我担心他最后失望。

    毕竟他在阴间守护了这么久,却没有等到想要的结果,这对他太过残忍。

    “这河图现在在我手中,我能看到一些记忆的碎片,想来是你大哥留下的,不过我昏睡的这几天也渐渐清楚,这就是一些记忆的碎片,并不是我真是经历的,可能我真的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起身拿起阴刚刚倒满的水,轻轻喝了几口,水温正好。

    “可是能用河图的人只有我大哥!”阴放下手中的水壶,眼中露出一些坚韧。

    我看着阴,摇摇头说道:“你别冲动,我其实对于自己的身世也不尽知,我还要去道门走一遭,这一切才能尘埃落定,但是我想说的是,你不要把我当成你大哥,我们可以做朋友,我不希望你因为和你大哥的这些感情会让你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其实这也是在阴间发生的事提醒了我,那时候我总是认为我和山之间也是共赢,但是其实都是我是看上了山的力量,知道和他在一起我非常的安全,甚至有他的帮助我去道门都能够事半功倍,可是阴为了我被抓能够大闹十城,死伤的魂魄不下上万之数,这才点醒了。

    他们是对那个曾经用过这河图的人有感情,而不是我,所以他们把我当做了那个人,这才甘愿做出很多牺牲,甚至把自己搭上,但是我这样做就相当于在利用他们。

    我不是黑白无常他们这种喜好权势的人,他们对我的付出都会化为愧疚感,操纵人心,谋权夺势,这些一劳永逸的法子虽然能够免去我很多的辛劳,甚至能够帮我做到很多我做不到的事,但是我的内心却不允许我这样做。

    阴转过头去,给我留下一个背影,过了好一会,才说。

    “其实大哥之前将我安置在阴间,我就知道大哥可能回不来了,他不用说我也明白,可是大哥却告诉我让我等他回来,我起初只是认为是我感知错了,所以也没有太在意,直到我居然渐渐忘记了大哥的样子,这时候我才发现其实大哥真的回不来了。”

    “可是你出现之后,却给我一种大哥的感觉,我知道是河图作祟,但是却忍不住不去将你和大哥重叠在一起。”

    “所以我迷乱了心智,在阴间大闹一场,我希望你能够像大哥那样阻止我,你虽然来了,却和大哥的处事风格截然不同,他会帮我除掉心魔,然后保证我不受困扰,你却在引导我,让我自己战胜心魔。”

    阴的背影有一些萧瑟,也成熟了不少。

    我过去抱着他的肩膀。

    “说不定我有两个大哥,你们都在帮助我,这样不好吗?”阴仰着头看着我,似乎充满期待。

    我一时间居然有些说不出话。

    看起来他们这些人能够活很久很久,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甚至是很多人都在追求的,古代有多少皇帝因为追求这个甚至把命都搭进去了。

    可是活太久了也是一种罪过。

    在我们眼中可能羡慕他们能够将时光作为消遣,不用担心它的流逝,甚至向往。

    但是在他们眼中,何尝不羡慕我们,我们虽生来到死区区百年,对他们而言不过一瞬,可他们和的时间比起来,一块一慢,这就将他们刨除在外了,甚至他们会感觉到自己无法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乃至被孤独包围。

    这样的孤独还是没有尽头。

    他们还更惨,要等一个不会实现的约定。

    “你不必将我当做任何人,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认识一下,我叫杨长命。”我冲着他微微一笑,伸出手。

    他怔了一下,随后很快眼中充满了喜色,伸出手。

    “阴!”

    就在我们手握在一起的时候,两个风尘仆仆的身影出现来。

    “他说的没错!”山也过来将手握在我们手上。

    林的手也握在上面,相视一眼,没有说话,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我们几个的心结都打开了,自然想要大笑几声。

    但是这样的场景却被山的一句话所打破了。

    “全乱了!”山看了我一眼,小声说道。

    原来,之前道门找到我就是先兆。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太一门居然渐渐隐藏起来,但是道门和佛门还有诡案组居然开战了。

    好像是在争夺什么,据说三方现在各自为战,相互争斗了几天,导致现在都实力受损,而且其中道门独大,甚至山还给我带过来一封信。

    这是红姐给我的,她们从藏区回来之后便再也没有露过面,甚至天瞳被抓起来她都没有露面。

    现在却将一封信给我,难道还有什么隐藏的事情?

    信很短,却交代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说现在三方暂时休息补充,红姐则是脱离了诡案组,因为张锦被抓住了,想要求助我能不能和她去救张锦,用个人的名义。

    第二件事是说我的秘密被公开了,他们都知道我手中又河图,而且泄露消息的不是别人,正是糖糖,而且据红姐所说,糖糖此时就在道门。

    我看完之后先是被红姐因为张锦被抓做出来的牺牲有些惊讶,等我看到后面,则是将这封信揉成一团。

    糖糖这是要做什么?

    为什么要把我闭上绝路,难道说她另有打算,可是就算另有打算的话也不能就这样将我变成众矢之的,这样一来,恐怕我得当面将这些问清楚了。

    打我心底里,还是不相信糖糖会做什么害我的事,毕竟糖糖和我生活了十年,而且也是她将河图交给我的,怎么会让我涉险,而且在阴间我还见到了那个女鬼,她还帮过我。

    看样子糖糖应该是有什么动作了,我陷入思考之中。

    张锦一定要救,我也肯定是要去道门的,因为我身世的秘密就是在道门,只是糖糖这一次掀起的风浪让我有些不知所谓,难道说糖糖也希望参与到这些争斗当中。

    等我看着周围三个人眼光中的狂热的时候,我有些惊呆。

    他们似乎也想要帮我,但是我现在却不好意思让他们因为我去和道门开战。

    结果我还没有说话,他们三人相视一笑。

    “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