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必找之人
    ,!

    我立刻打断他们,问他们到底来什么了。

    林拍拍脑袋,怪叫一声。

    “坏了,我都忘了你啥也不知道呢。”林一边给我把脉查看我恢复的程度,一边告诉我其中的含义。

    原来这一群人一直以来做的一件事就是阻止争斗,所以说只要有打乱出现,他们就一定会出来。

    这次三方势力的争斗更是让他们体内的战血沸腾,他们要沿袭之前的路数,去平息事态,恢复平衡。

    我虽然有些不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看到他们跃跃欲试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

    其实我明白,他们这样也是想了一个法子来帮我。

    有他们的加入,我感觉这次走一遭道门也不是不可以,三人率领的那些兵甲不知道有多少,所以我感觉这次几乎是摧枯拉朽的就能上道门。

    当我将心中所想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齐齐的摇摇头。

    “你想太多了,虽然我们能够召唤兵甲,但是你却小看了道门的底蕴,我们虽说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但是底蕴和道门比起来,也是不够的。”山很快就把其中的不可知因素说了出来。

    我顿时明白,道门存在的时间太久了,他们一代代传承这么久,而且天下道门的道士又不少,加上很多隐居的高手,我们要是贸然攻击道门,很可能有去无回,所以就需要想个万全之策。

    本来我以为会很轻松的就能办到,可是听了山给我的分析,我才知道其中还有很多我考虑不到的因素。

    况且我们要是发动袭击,很有可能其他的两个势力就会一同加入,到时候很有可能是四败俱伤。

    再加上还有一条藏在暗处的毒蛇,那就是太一门,这个势力就算是山林他们都没有提说过,好像是突然出现的那样。

    我知道他们可能是隐居太久了。

    不过还好,林告诉我,凡是有大战,必定会有他们这样的人苏醒过来。

    而对于战术的制定和实施,他们都推举一个人,那就是风林火山中的风!

    据他们所说,当初风并没有和他们一样选择隐居,而是入世。

    但是茫茫人海怎么样才能找到风呢?

    我提出问题,山沉默了,林也不做声,只有阴仔细的想了一会,突然一拍手。

    “我知道了!咱们用河图找她!”阴眼中露出孝子请功那样的神情。

    “对!小家伙说的对!点将之术!”山说完,将眼神锁定在我身上。

    点将之术?

    我有些疑问。

    林给我解释道。

    这是一种推算之术,用三个人的血液,就能推算出另外一个人的大体位置,甚至能够得到那个人的感应。

    但是很快林也有些落寞了。

    我问道怎么回事。

    林告诉我。

    风这个人,早就知道了大哥不会回来,所以才选择入世,而且当初她入世的时候就说过从此没有风林火山阴雷霆。

    而且这个人过于的理性,所有的事在她眼中都是有论有据才可以,她擅长的正是推算推演之术,所以我们贸然找到她很有可能被拒绝,而且还有另外的一种可能。

    林说道这里,看了我一眼。

    “她有可能会杀了你。因为她一直喜欢大哥,大哥的东西绝对不允许他人沾手,又一次阴想要玩河图,被她追杀千里,吊在树上好几天。”林说道。

    这时候阴好像也想起了这段回忆,打了个哆嗦不再说话。

    我听到这里,才明白他们说的风居然是个女的,而且看样子这次这个人应该不会帮助我们才对。

    我问山是不是可以不用风,我们自己想办法。

    “军欲动则先有计,我们现在不知道道门的底蕴究竟是什么,所以需要有一个这样的人,而且道门的推演之术也很厉害,有可能我们还没到哪里,就被他们推演出来,早早做下陷阱。”山说道。

    “况且,你说过自己的身世就在道门之上,我感觉其中和大哥应该会有一些联系,所以我觉得能够说动她还是最好不过了。”

    我点点头,做事要有万全之策,走一步谋三步才比较稳妥。

    山的性格偏重求稳,所以我听他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

    然后我们休息了几天之后,决定发动点将之术。

    因为我不会,所以还得由林教我,他知晓的身体的状况,由他教我最适合不过了。

    很快我就明白了这点将之法的奥妙。

    其实就像是召魂符一样的,只不过要用他们三个人的血液,才能催动河图,找到想要找的人。

    很快林就让阴画了一幅画,是风的样子,告诉我等会催动之后,一定要心中想她,这样才能找到。

    我第一次试心里还有一些紧张,直到他们三人划破手指,将血放出来,三滴血触碰到河图上,立刻燃起血雾,围绕着河图。

    我催动之后,感觉心中多了三团亮光,正是他们三个人,似乎有了心灵感应一样的神奇,血雾逐渐向周围扩散,像是浪花一样的,一层接着一层,逐渐扩大。直到突然爆开,在空中散出一圈涟漪。

    我立刻陷入黑暗之中。

    仿佛我自己的精神被拉开了一样。

    我感觉自己不知道飘了有多远。

    直到前面出现一丝亮光。

    我看到自己似乎在一个银行之中,好像是在平城之中,周围还有许多关于平城的广告。

    突然一道娇声传来。

    “滚!”

    我立刻被拉了回去,速度几乎是之前的几倍。

    等我张开眼,立刻被眩晕感包围,忍不住呕吐起来。

    等我断断续续的说了我的发现之后,林和山相视一眼,对我说刚才我看到的正是风的视角。

    不过出现这种结局也是他们意料之中,所以也不用太过于在意。

    知道了风在的位置,这就好办了。

    我们匆匆忙忙收拾行李。

    我被辛月埋怨了好一阵子,因为她不同意我现在就出去,而且她要和肖阳在这里守着天瞳他们,自然不能跟着去,而我这几天一直在忙活,也没有好好和辛月说过话,所以她有些不高兴。

    我将实情告诉她,这才征得她的同意。

    我这次找风的首要目的就是要去救张锦,所以先和红姐取得了联系,约定好在平城集合。

    临走的时候我看到肖玉的门口打开了一道缝隙,她正在里面看着我,这几天只要是我出门她就躲着我。

    辛月也看到了肖玉,立刻示威似的在我脸上轻啄一口。

    我有些苦笑,只能转身离开。

    我和山还有阴他们一起。

    林还要给吴天和天瞳治伤,等我们和风商量完以后再找他就是了。

    阴初入阳间,一切早就和原来不一样了,一路上东看看西瞧瞧的非常新奇。

    平城是个小城,所以并不大,银行也就只有那么几家,所以到也不怕找不到。

    可是我们逛了几个银行却没有发现风的踪影。

    阴最先耐不住性子,我们拗不过他,只好同意让他召唤斥候军趁夜里动手。

    有了斥候军的帮忙,找人应该是很快的。

    可是就在放出去不就,阴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不行!全灭了!风姐不想让我们找到她。”

    我顿时有些不敢相信,这斥候军的实力我也是见过的,不弱于一些阴兵了,而且行动非常的快,想要全灭几乎不可能。

    就算是在阴间的十城之中也是好久才被找出来的。

    难道说着风的实力非常的高超。

    “她实力这么强?”我疑惑的问。

    “这倒不是,风在军中是弓箭手,也是隐藏自己的行家,就连阴这一身本事都是风曾经指点过得,不过知道她在哪里杀的斥候军我们也就知道了她的大体位置。”山说完,看了看阴。

    阴点点头,闭上眼感知一下,立刻抬手。

    “就在门外一里的地方。”阴话音刚落。

    宾馆中的玻璃突然碎裂。

    一根弓箭立刻出现在哪里,直直的向我射来。

    山反应最快,几乎瞬间就把我推开。

    拿弓箭落入地上,居然插进了地板之中。

    我顺着窗外看去,果然在一里之外的树梢站着一个身影。

    一里之外!

    这箭居然还有如此威力,要不是山身手敏捷,我估计自己早就命殒当场了。

    这支箭乃是钢铁打造而成,箭身还有血槽,一看就是杀人的利器。

    而且箭尾处还有一张纸条。

    我打开纸条,上面有三个字。

    “走或死!”

    这是在威胁我,也是明确的表明自己的身份,看样子要是我们一意孤行,她就要痛下杀手了。

    一个会推演的神射手,这样一来我估计自己被杀死的几率非常之高。

    我正不知所措的看着山。

    这时候山突然嘴角裂开,露出一抹邪笑。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山,好像是在搞什么恶作剧一样的。

    他掏出笔,在纸上写道:“红鲤非鱼!”。

    然后山一把拔起这支箭,将纸条绑了上去,助跑几步,带着破空之声,将剑射了回去。

    “你写的啥意思?”我不知道山做了什么,但是看到他的样子我就知道有些不同寻常。

    “别管这些!赶紧逃!”山看了我一眼,立刻拉着我下楼。

    阴也是偷笑着往外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