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红鲤非鱼
    ,!

    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个样子的山和阴,像极了做恶作剧的孩子一样。

    只不过红鲤非鱼是个什么东西?

    正在我一头雾水之际,破空声相继传来。

    山拉着我就往下跑。

    我慌乱之中回头,居然看见密密麻麻的箭头穿过窗户,几乎整个房间中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了。

    跑了出去,就听见晴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

    “我要杀了你们!”

    周围立刻有黑影从墙上还有树梢缓缓幻化出来,是弓箭手的模样,不过他们和我之前见到的不一样,山林他们的兵甲怎么看都像是一些阴兵和阴尸,阴的那些斥候更像是一些冤魂厉鬼。

    而这风所召唤出来的,却有些不同。

    几乎所有的弓箭手都是一个模样,身披银甲,头带盘龙盔,就是面门上却贴着一张张黄色的符纸,感觉上有些和道门相似,但是又有一些不同。

    “快退!”山腾挪躲闪,我也被他拽来拖去,这才免去了万箭穿心的后果。

    “山!你召唤出甲士对抗她啊,咱这么跑也不是办法!”我冲着山说道。

    “召唤出来就是兵斗,哪有这么大的仇啊!”山脸色有些阴沉。

    “那你刚才说的是啥?怎么直接就变成这样了。”我气急败坏的说道。

    本来人家就下了逐客令了,我们不应该游说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吗,结果没成想山四个字直接给点着火了,这下追杀我们,还不能还手。

    我跑的有些累了,回头将河图祭出,在我身前形成一道屏障。

    一味地逃跑可不是办法,只有逼出她来好好的谈谈才是正理。

    “别!”山刚要阻止我,结果我已经祭出来了。

    “你知道什么是红鲤非鱼吗?”山看到事态已经发展到这里了,也就不再阻止我,只是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不知道。”我一边坚持用河图抵抗,一边摇头。

    “其实就是大哥喜好观鱼,那一日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条红鲤,本想送给大哥,可是那时候本是在阵前,然后大哥就把鱼扔了,还训斥了她一顿,告诉她红鲤非鱼四个字,其实大哥早就知道她的心思,这样一来也就是绝了她的想法,可是当初守着我们这些人,所以她脸上也挂不住,自此从不让我们提这件事。”山简明的说道。

    我当既就明白了,这原来就是提了一桩她的糗事。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

    他们大哥应该是回不来的,我拿着前人的东西来找她本来就让她有些不爽,现在山又将这件事搬出来,按照我听他们对风的描述,应该是她到现在也依旧对他们大哥余情未了,不然也不会我用点将之法之后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现在山的意思就是想让我代替他们打个执掌河图,风肯定是不同意的。

    尤其是山用这件事开玩笑,更是装的有些不在乎他们大哥这一下还不触碰到风的逆鳞吗!

    很快,风便追了过来,一手提着弓箭,另一只手拿着一支令旗。

    “大哥这些年对你们的照顾,都进了狗嘴里吗?尤其是你!阴!你居然也拿大哥开玩笑。”风一边走过来,轻轻晃动令旗,那些弓箭手也都围了起来。

    “凤姐姐,我….”阴还没等说话,立刻就被风制止了。

    “山!你本来也是忠厚之人,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你不就想要虎符吗?我给你们便是,但是他永远也代替不了大哥!”风说完,立刻扔出来一块风纹路的虎符。

    “不是这样,我们是想找你帮忙!”我赶紧说道。

    “你以为手持河图就能命令我吗!不可能,我宁愿死也不会帮助你这个鸠占鹊巢之人!”风冷眼看着我。

    这一句话我立刻就明白了风所担心的是什么,原来她以为山他们都叛变了,跟着我放弃了他们大哥,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稍等一下!我没想过代替谁,我只是想求你帮我一下,河图在我手中也不是我抢夺而来,我从小就和这河图有联系,我师父现在被关在道门,我只是想求你帮我一把,救出他来,以后我欠你一个恩情,我会还的。”我赶紧说道,并且撤去了河图的防护。

    “呵呵!冠冕堂皇的话好说,歪瓜裂枣的饭食难吃,你就这样来找我让我帮忙我就会帮你吗?你可命令不了我!”风声音中更加的冷峻。

    我一听也是感觉有些不妥,确实是这样的,我救人心切,而且我太想知道道门中到底有我什么样的秘密了,再加上山、林还有阴他们出来帮我的时候都很顺利,这让我忽略了他们的感受。

    “你说的对!是我想错了!”我点点头,就要回去。

    “你干什么?”山一把拉住我。

    “她说的对,我没有权利要求你们这样帮我,就算是朋友也不行,去道门这件事非同寻常,其中危险不言而喻,之前我觉得你们帮助我都是应该的,但是却忘记了你们自己,现在想想是我太过自私了。”我摇摇头,我心中决定这次就让我和红姐一同前去就好,不该在牵扯上他们。

    “不是这样的!且不说三方争斗本就是我们分内之事,关于你,我们也有不得不去的原因!”山还是决定将自己心中所想说出来。

    “风!我知道你心中早就认定大哥不会回来,可是我们却心中还有希望,他应禁忌而生,自型河图就有联系,说明他肯定和大哥还有一定的联系,他的身世就在道门,我必须要去看一看,不光是我,还有阴,还有林,我们都在等一个必然的结果,让我们明白这一切的结果。而且这河图,还是巫女给他的!其中的含义,你不明白?”山坚定的说道。

    我也明白,不可能因为我说我不是另一个人他们就会相信,不光是山林他们对于那个人的信念也好,还是糖糖将河图给我的事情也好,现在几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道门,也许这秘密的源头也会在道门解开,到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

    我看到风听到之后明显身体有些晃动,看样子山提到大哥的事情之后对她还是有影响的。

    就算是她明知道大哥不会回来,也要想尽办法去求证,因为没有明确的证据,自己心中就依然相信自己原来知道的答案是有可能错的。

    风将手中的令旗收回去,那些弓箭手也都慢慢化为黄色的符纸落在地上,然后焚烧成灰烬。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风有些狐疑的看着山。

    “你快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她!”山捅捅我。

    我赶紧报上自己的生辰八字。

    风闭着眼似乎在推算什么,突然她睁开眼,瞪着我。

    “你没说错吧!这生辰八字命格极弱,应该活不过一月才对!”她有些生气,似乎我在骗她。

    我又将自己是死胎的事情告诉她,然后逐步的将河图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她又闭眼推算。

    “你应该记得大哥的生辰吧!”山又说道。

    这时候她突然眼皮抖动,立刻睁开眼。

    然后她居然缓缓转身往回走去。

    难道说她不同意?

    “三日之后,我会跟你们一起,但是要记住我不是归顺于你,而是我想要一个答案。”她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来。

    这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

    山看了看我,点点头。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风同意了。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上道门确实也是我们有自己的打算。”山低下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已经将虎符给了我,所以他现在说的话就像是对我有异心一样,所以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我摇摇头,我自然知道他们大哥对他们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有这种想法也是必然,而且我也没要求他们都对我像是对那个人一样,山给我虎符也是情况紧急,等到时候有办法的话我还是会将虎符还给他的,我只知道山不会害我就好。

    “这件事不要放在心上,你们都是我朋友,这些我都理解,我说的是我们两个的生辰游有什么异样?”我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山听到我的话也是如释重负,随后他告诉我。

    “你们俩的生辰八字完全相克,我大哥的八字极好,几乎是一生顺利大富大贵,可是你的生辰八字则是极弱,应该是活不下来才对,可是偏偏你却得到了大哥的河图,而且你这种命格一般是无法得到河图青睐的,可是巫女却将河图给了你,这就说明你绝对和大哥有联系!”山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听完之后虽然感觉不出什么,但是山说的却很坚定。

    不过既然他提到了巫女,那不就是糖糖吗,我对巫女这个词从没听说过。所以赶紧问山什么是巫女。

    山这才告诉我巫女的来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