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巫女
    ,!

    黄河泛滥。

    之前的人们认为这种天灾一定是预言,或是有大的冤情,或者有战事。

    所以朝廷才不断的修筑河堤,也就有黄河两岸,河堤比楼高这种景象。

    可是这些情况落到寻常的小县城中,可不是这样认为的。

    河中有河神,一怒水必高。

    为了平息河神的怒气,只能够用大量的祭品去祭祀河神。

    从牛羊祭祀转变成人祭。

    嫁河神这样的故事从黄河上游一直传到了下游。

    每年到了汛期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的适龄女子要被选择祭祀河神,成为河妻。

    用芦苇编织草席,将祭品和女子安排在上面,随着河水的流动飘荡。

    如果女子能够一直飘到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就说明河神不喜欢她,如果女子在河中心停下,然后慢慢淹没,这才是河神娶亲。

    但是这两个结果都是女子永远葬身河中。

    前者女子既然被河神嫌弃,那么必然不能留在村落之中,就连河神都讨厌的人怎么还能留下,就会有人顺流而去抓住她溺死在河中,好让河神平息怒火。

    后者被河神选为妻妾,自然是被河神带走。

    但是黄河泛滥不可控,哪怕是被河神选择了妻妾也会泛滥。

    人们无力和天灾对抗,只能继续进行祭祀。

    知道有一天一个早就被河神选择为河妻的女子从河中回来。

    并且还怀孕了。

    后来诞下一名女婴,这女婴变就是巫女。

    她带着人们修筑河提,连同河中的水鬼还有河童都被她消灭掉了。

    人们这才停止了祭祀。

    后来巫女投身入河,每到汛期将至,便会有巫女从河中走上来,帮助人们。

    而他们大哥当初也是被巫女相助这才得到了河图。

    此后这名巫女跟着他很长时间,直到他们大哥兵解之后,巫女便再无消息。

    我听完之后才明白了糖糖的来历。

    可是她和我遇见的时候明明才和我一般大,我们是从小一起长起来的,怎么看都不该是巫女才对。

    我将疑问告诉山,他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其中的隐秘只能自己去问糖糖了。

    而且根据李爷爷说的,这河图似乎是我娘带回来的,所以说之前一定是在道门之中。

    看样子道门之中隐藏的秘密也不少。

    我们第二天便和张红集合了。

    她还是那副样子,身上的虫蛊衣此时居然变成了暗金色,看样子去藏区得到了不少好处。

    我和红姐打了招呼,又将天瞳还有吴天的消息告诉了她,她点点头,也告诉了我最近道门的动态。

    看样子道门应该是知道我要上去了,最近居然召集了不少门徒回归祖地,现在的道门几乎肃清了周围的村民,甚至有种割地为王的感觉。

    我一直不明白为何道门他们会开战。

    张红也给我解答了这个疑问。

    其实在之前,道门佛门还有诡案组之间的关系也都非常的紧张,尤其是太一门横空出世,肃清了很多古族,也策反了不少道门还有佛门的人,甚至诡案组也有被策反的人。

    这次去藏区,本来是去解决一处古墓的事情,结果太一门从中挑唆,居然引起了佛道两门的战斗,就连诡案组也被牵连进去,再加上之前三方势力就有摩擦,这一下直接燃起战火。

    这时候诡案组才发现道门和佛门的底蕴居然达到了骇人的底部,甚至他们连不少已经失传的东西都有。

    比如佛门的金刚,还有道门的兵人。

    佛门早就说过金刚已经失传,也就还有十八铜人这样的东西存在,可是当时居然出现了一个僧人,浑身金光,几乎是刀枪不入,一声法号居然使得周围的牦牛都跪下膜拜,而且还有道门兵人,不知道疼痛,只知道战斗,相互之间似乎心有灵犀,组合起来的阵法也是无人可破。

    一旦露出一些压箱底的东西,他们便都不再隐藏,直接宣布开战,这下几乎分裂了整个局势。

    我听到这里,感觉他们就像是林所带领的死士一样的。

    我也将我这里的实力告诉了红姐,她听完之后也是啧舌。

    风林火山不是没人听过,而是都没人见过,尤其是我说他们都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人之后,红姐脸上也露出敬意。

    阴已经派人去往林哪里传信了,相信很快林也会到的。

    这样一来就算是去道门也有一些底气存在了。

    知道了不是道门独大这就好多了,至少我们去的时候他们不会亮出太多的底牌。

    况且外面还有佛门虎视眈眈,这种底蕴一般都不会轻易的露出来,一断露出来也就会有对策,到时候就不好使了。

    “红姐!他们到底在争斗什么?”我这时候问出了我心中最疑惑的事情。

    按理说两个庞然大物这些年相互争斗的不少可从没有开战过,现在却被轻易地挑唆开战,实在是匪夷所思。

    红姐看了看我,然后指指我。

    “他们在争斗的就是你!禁忌之人!”红姐说道。

    我顿时更加疑惑。

    我?

    红姐接着说,当初在藏区,太一门突然出现,居然放弃了我,说不会参与对我的争斗,然后打算隐世。

    但是这些门派必定不会相信,毕竟太一门此前的名声实在是不好听。

    紧接着就有糖糖放出消息。

    说我手中持有河图,得到的人就能操控河图。

    而且还说自己已经得到了三卷残卷,到时候谁能得到我,便可以用来交换一些条件。

    河图!

    这些传承千年的庞然大物怎么可能不知道,纷纷想要得到我。

    所以在此之前便开始相互试探,看看对手的实力。

    诡案组发展才几十年,必然不能与之争锋,所以便明智的退出去,想要渔翁得利。

    我这时候问红姐,难道别人不知道渔翁得利吗。再者说还有太一门,说不定这就是太一门想要让我们内斗所以才故作玄虚。

    红姐说他们当然知道,但是河图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不光是得到了河图之后自身实力的上涨,还是有河图之后可以打出名声,信徒肯定会更加的多。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

    红姐又指向我。

    因为我应运禁忌而生,本是死胎却生了出来。

    这件事都被传的人尽皆知了,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处。

    红姐听了我的牢骚,摇摇头。

    你看到的只是能够死胎成活。

    他们看到的却是你能够勘破死亡这样的禁忌,死人回归本来就是匪夷所思之事,尤其是我还真成功了。

    所以大家都在等我,等到我还能继续勘破禁忌的时候,到时候才是真正的腥风血雨。

    “什么禁忌,我身上还有什么禁忌啊?”我摇摇头,我都不知道我当初怎么活下来的,现在怎么知道我能勘破什么禁忌。

    而且我身世应该是在道门,所以怎么说我估计最了解我的就是道门了,所以他们要是真的知道我能够勘破禁忌,还不都早就找上我了,还用什么抓张锦?

    张红听了我的话,居然像是听到了晴天霹雳一样。

    “不可能!”红姐摇摇头,似乎不敢相信。

    红姐好不容易镇静下来,突然向我道歉。

    原来她并不知道我身世之谜是在道门,现在还拉着我去救张锦,这不就是飞蛾扑火吗。

    我立刻摇摇头,说道门我肯定要去的,奶奶的仇,我的身世,张锦被抓,这些都是指向道门,怎么可能不去!

    我告诉红姐不必为我担心,就算是我被抓了也是我自找的,但是我绝对不能不去。

    红姐一把抓住我的肩膀。

    “不对!”红姐眼中露出一些不甘。

    “你不能去!”红姐艰难的说出来。

    我又不知道红姐为什么会有这这么大的反应了。

    “因为你要去救张锦,就要勘破禁忌!”红姐说道。

    听完了红姐的解释,我也是冷汗直流。

    原来张锦能够吞魂噬鬼我是知道的,我见过他吞过一个鬼将,但是现在道门传出来消息,他们要清理门户,就是清理张锦,而张锦这时候已经变得半人半鬼。

    而我去救张锦,就需要先解决他这个情况,活人吞鬼就是禁忌了,而且现在我要想救出张锦,就要解决他半人半鬼的状态。

    这样一来要是成功了不就是我能够勘破禁忌吗。

    折开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张红知道我身世在道门,立刻就明白了道门的用意。

    在道门之中肯定有牵制我的办法,等到我救了张锦,那时候直接压制我,河图和我都是道门的,就算是我不能勘破禁忌,那么至少河图也不会溜走。

    这样一来岂不是道门用张锦做了一个一石二鸟的局,正等着我上钩了吗。

    所以红姐突然明白了,不想让我参与进去。

    我看了看山,想要征求他的意见,事实上在我看来山的意见都比较有参考性,要是按我说我肯定会去的,要是我不去张锦岂不是就危险了。

    山此时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也是有些飘忽不定。

    “去!干嘛不去!你拿着河图还要这样畏畏缩缩吗?”这时候风的声音飘了进来,她推门进来。

    “你别给河图丢脸!这是他的东西,不容蒙羞!”她紧紧的盯着我,不顾山的阻拦冲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