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龙虎山
    ,!

    我能听的出来风话语中的不满,确实我们几个前来打乱了她的生活,还要求她帮我,而且此去龙虎山必定有一场骁战,这些都是我们强加给她的。

    我稍稍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直视风说:“你不用激我,山说我们确实需要你,但是我心中却不太希望你帮我,一来我们并无交情,你怨恨我手持河图,而我也不能全部信任你,二来此去龙虎山凶险至极,我们都不说能够全身而退,山、林、阴他们三个人肯帮我已经是我的福报,若是出现意外我也没办法补偿你。”。

    风听完之后,冷眉竖立似乎有些生气:“你认为我是贪生怕死之人?”。

    “不!我从他们几个身上就能看出你们的气节,所以我不是怀疑你,而是我一开始就说过,我就是我,我不希望承泽原来这河图主人的恩情,同样我也不希望你因为现在河图在我手中而过分的怨恨我。”我实在是被迫说出这些话,根据红姐所说,看样子道门其实已经明了我即将去登门,不说别的肯定准备了一份“大礼”在等着我。

    “哼!兵贵神速!你还不出发?”风倒是没在和我理论,而是抱着胸冷哼一声。

    我能感觉出她已经是愿意去了。

    我只能说服自己对她报以全部的信任,且不说大战来临之后不能有内乱,相互怀疑只能使我们分崩离析,再者说其余三人和我经历这么多我也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没有理由去怀疑一个他们非常相信的人。

    等到林赶到,我们便赶往龙虎山。

    龙虎山是道门四大山之一,其余的还有武当山、青城山、齐云山。

    这些虽然都是道门有名的福地,但是唯独龙虎山被称之为“道都”。

    而龙虎山的由来正是“天师道”张道陵在此炼丹时,丹成龙虎现而得。

    因此历代的道门天师都华居此地,有接近两千年的历史,其中的底蕴可想而知。

    进了龙虎山便不能够驱车,只能乘坐小船而行,两岸处的崖壁上灌满了悬棺。

    我当即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我回头看向众人,看到他们冲我点点头,我便知道他们也感觉到了。

    我明白我们不可能隐秘踪迹,这里不说虚的,恐怕早已经是十面埋伏。

    我看到风此时好像是游客的样子,正在颇为惬意的欣赏这里的风景。

    我本想问问她有什么良策还没出口就被她顶了回去。

    “一点气度都没有,既然知道被包围了,那还紧张什么?”风斜着眼看着我,招招手立刻让阴从包里给她拿一些水出来喝。

    阴自从遇见了风,立刻乖得不行,毕竟风也算是他半个师傅。

    此时不光我紧张,红姐也好不到那里去,她手扣着船板几乎要将木头扣下来,身上气息不稳,甚至金衣都有一些抖动。

    我知道她倒不是担心道门的围攻,而是害怕看见张锦的时候看到他被折磨的体无完肤。

    阵阵风传来,吹过山谷竟然隐隐有虎啸之声传来,这个地方的风水极佳。

    我悄悄打开道眼,向四处看去。

    果然四处竟然有紫气停留,缓缓汇聚在山间,没入山腰的云雾之中,汇聚的地方应该就是上清宫。

    还没等我继续观察,山悄悄的拉了我一把。

    我回头看去,风正气急败坏的看着我。

    我有些不解。

    “你是不是傻?非得让大家都知道你忌惮这个地方,我都怀疑为什么河图会出现在你手中!”风说完之后便不再看我。

    我这时候也就知道我刚才开道眼实在是暴露自己了。

    来之前我们就商定计谋。

    因为我们实力再怎么比也依旧比不过道门,所以到时候千万不能露怯,要让道门感觉到我们的有恃无恐,毕竟道门现在还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让他们觉得我背后有靠山才是比较稳妥的办法。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两旁就出来两个小道士,大约七八岁的模样,穿着道服小脸冻得红彤彤的。

    “道兄可是杨长命?”其中一个小道士冲着我行了一个道礼。

    “我们是师傅派来引几位上山的!”另一个小道士立刻说道。

    我看了看他们俩,没想到堂堂道门会派两个孩子来接引。

    我回头看了看风,看到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我只好跟着这两个小道士上山了。

    不得不说,这两个小道士到也是古灵精怪,一路上还给我们介绍其周围的山水,甚至哪里的果子好吃都告诉我们,看样子没少做这种接引的活计。

    等到来到一个分叉路口,两个小道士停下了脚步。

    “师傅说师兄原本也是道门中人,所以这里的路让师兄选!”其中一个小道士回头对我说道。

    “怎么个选法?我又没来过这里。”我蹲下身子和他们离得近一些说道。

    “一条是上山的路,一条是下山的路。”那个喜欢抢话说的小道士立刻告诉我。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我还没说完。

    “等等!”风过来拦住我。

    “你再看看!”风给我了一个很有深意的眼神。

    我也赶紧仔细观看,直到我开道眼之后,发现面前不再是两条路,而是一条路,上山的路一旁就是断崖,下山的路则是墙壁。

    这不就是告诉我上山必死,下山无路吗,好一个道门,就在这里还在耍我。

    我刚要咒骂,结果小道士又拉拉我的衣服说道。

    “师兄厉害,没有被外物眯眼,请接着走吧!”说完两个小家伙就继续往前走了。

    我回头看向风,见她不动声色的接着走。

    我原来以为风对我有所怨恨,但是事实上在遇到事的时候风确实非常的尽职尽责。

    等我们到达山崖的上方,这里有一处很宽广的平台,大约四五十米的长宽,周围都被迷雾所覆盖,但是我知道周围一定是断崖。

    两个小道士跪坐在一旁,不在带领我们。

    这是什么情况?把我们带到这里之后便不走了?

    我仔细的观察这这个平台,地上使用青砖铺盖起来的,化成一个太极的样式。

    在一旁还有一个石头竖了起来,上面写着四个字。

    碧水丹崖

    这应该就是当初张道陵炼丹的时候所在的山峰,但是我却不知道这两个小道士领我来到这里有何用意。

    正当我们纳闷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声的钟声,恢弘气势,似从远方而来又传向远方。

    整整十三下。

    这时候周围的迷雾中突然走出几个人,手中提着铁剑,齐齐化为起剑式。

    随后这几个人步伐快速移动,似乎是阵法。

    “师兄是道门之人,应该知道登道门应该做什么,这是紫薇九数之阵,还请师兄破之。”一旁的小道士慢慢的说道。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要选在这样一个位置,往常拜山的应该是从山正门进去,其中会有一些试探的手段,可是我们几个却来到了这座偏锋,这是有名的丹崖,也不会给他们按上一个怠慢的名头,但是这里最为好的就是可以掩人耳目,这里发生的什么都没人会知道。

    这时候风在我耳边说道。

    “你若是自己能破,就自己去我们不方便出手。”

    我明白她的意思,这时候出手的话就将我们的实力暴露无遗。

    但是这紫薇九数的阵法我根本没有听说过,让我去破,这怎么破?

    但是总归要试一下,我就走了进去,这些道士慢慢退出一条路,让我走到中间。

    立刻围着我转了起来。

    轰的一下,我就感觉出这紫薇九数的不同。

    我发现我失去了方向,似乎东西南北再也分不出来,而且面前的人似乎也多了起来,刚才应该是九个,现在却感觉数来数去的数不尽。

    道门阵法都是根据八卦而起,太极为根,现在我连方位都看不清楚,跟别提什么确定八卦的位置。

    他们每人的步伐都不同,但是相互组合起来却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并且我能感觉到一股股的气势正在叠加,似乎下一刻就要将我淹没。

    我立刻手持雷击木剑,祭起河图在我周围形成一道屏障。

    他们试探的进攻了几次,很快就发现他们似乎奈何不了我,而我一时半会也没办法突破出去。

    情况陷入僵局。

    我看到似乎山在和风争论什么,隐约间我听到似乎是在埋怨她为什么要让我去。

    结果我只是稍稍的走神,这几个人立刻集中攻击一个地方,差点击溃这道屏障,还好我及时的集中精神。

    我不断的观察这些人的移动。

    我还记得酒叔曾经教过我的。

    “道门之阵,在于计算,六爻八卦组合无数,你比别人走得快,就占有主动权。”

    我不断的看着这些人,紧紧地盯着其中一个,看他的办法,似乎他的位置几乎都在这个地方,根据他的步伐结合在太极图上的位置,然后还有周围的迷雾。

    河图上的光似乎越发的明亮,甚至使得我的眼睛看到的东西也更加的多。

    我甚至看清楚了那个人下一步的动作。

    有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