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道门兵人
    ,!

    我不敢松懈,立刻紧紧抓住这种感觉,努力的想要多看几个人。

    我的眼神不断地在每一个人面前停留,然后接着到下一个人身上。

    我似乎在脑海中也渐渐形成一个阵法,和他们一模一样,开始还比他们慢,后来便越来越快,和他们重合,然后超越了他们。

    这里!

    我眼神突然盯着一个地方,向哪里冲过去。

    在撤开河图的瞬间我走进了阵中。

    左右前后,似乎我脑子里有一条路线,居然我基本上全部躲开了这九个人的第一波攻击。

    随着他们继续阵法,我居然能够用雷击木剑做一些攻击被迫他们转为防御。

    我找了个空子,一剑逼退其中一个人,趁着这个大阵短暂的撕裂我冲了出来。

    两个小道士立刻崇拜的看着我。

    我看着风眼中的金光一闪而过,我立刻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我一下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风在帮我,不过我还是非常的感叹风的这种手段,刚才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强了,几乎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脱我的眼睛。

    我回到他们那里。

    “谢了!”我冲着风说道。

    她还是那副样子没有理我。

    我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说要必须找到风了。

    她的推演之术登峰造极,居然根据这些道士就能推演出整个阵法,而且还能在我身上实现,让我看到推演的过程,这手段实在是神奇。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破阵之术恐怕我所占有的成分也就十之一二,但是这两个小道士可不是这么觉得的,立刻一脸崇拜的围上来,双眼都要冒出火星了。

    “师兄厉害啊!”那小道士有模有样的冲我行了一个道礼。

    就算是我对道门再没有好感也不会发泄到这两个小人身上,况且他俩确实可爱。

    “接下来要干什么?”我微笑着说道。

    “师兄这边来!”另一个小道士牵着我的手往迷雾那边走过去。

    小道士指指前面的迷雾,对我说道:“师兄接下来应该过去了,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说完这两个小道士手拉手便回去了。

    我看着面前的迷雾,有些没有头绪,这算什么?难道说在迷雾中还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试探性的往前一步,结果一脚踩空,一下扎了下去,还好山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我。

    这时候我才看到,在脚下有一条十公分宽的铁索,上面湿滑无比,我刚才就是一脚踩下去的时候没有猜到上面所以才差点跌落。

    铁索下面就是丹崖的峭壁,险峻无比,甚至也没有任何藤蔓树枝可以做缓冲,落下去就算是山林等人估计也有死无生。

    最难受的是山崖处乃是风口,风力不低,吹得迷雾翻滚。

    我回头看去,山林等人皆是一脸的毫不在意,说实在的确实他们水平不低,红姐也看了看表示没有多大的难度。

    可是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送命。

    我身手并没有多好,甚至也就是因为逆鳞之血使得我比寻常人力量和速度都好上一些,但是这铁索可怎么走。

    风看到我脸上的难堪,就轻蔑的白了我一眼,好像我非常的丢人一样。

    我也想着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只能客随主便,他们来什么我就接什么。

    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脚下时不时还会滑上一下,风一处险些掉落下去,还好山在我身后扶着我,他走起来就没有我这么艰难,整个人像是长在上面一样,任凭风怎么吹的他衣服上下飘摇,整个人依旧是稳扎稳打。

    林也如此,他和风简直是闲庭信步一般,红姐只比我好一点,她身上的金衣一头已经牢牢拴在铁索上,就算是滑到也不会掉落。

    最可气的就是阴了,这小家伙简直如鱼得水,居然还能够快跑几步借着空翻越过前面的林。

    “大…杨哥!你就想象自己在平地上就好了,就感觉像是踩着线走,提气轻身。”他一下衡出锁链,用手一拉,像是荡秋千一样的就到了我前面。

    他带过来的风差点又将我框下去。

    “你…你以为我是你,我没有你那样的身手!”我颤巍巍的说道。

    “怕什么,一条铁索而已。”阴一边说着,双手张开向前跑去。

    “你不用管他,他学的就是日行千里的身法,他乃是斥候军的军主,这样的险峻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山紧紧的抓着我后背的衣服安慰我到。

    我点点头,我不能和他们比。

    就在我渐渐适应了的时候,锁链上突然传来一丝抖动,好像是有人故意椅。

    “阴!别玩了,小心大家被你晃下去!”山大声喊道。

    “不是我!”前面传来阴的声音,好像真的不是他。

    一阵稍大的风传来,吹散了前面的迷雾,使得我们的视野能够开阔一些。

    前面负手而立,有一名道士。

    那道士穿着道服,但是身上却画满了符文,双眼有些神韵但是感觉有些奇怪,就好像是一个走了神的道士站在铁索上不知去哪一样。

    “你是干什么的?”我试探的问道。

    山轻轻一拉我的衣服。

    “小心!这个人有问题!”山在我背后说道。

    果然,我刚移动了一小步,那人突然回神,冲我冲过来。

    避无可避!

    我立刻祭出河图在我面前形成一道屏障。

    阴也想拦住他,但是刚往前探手想要抓住那人的时候,那人居然一个空翻避开,在这上面几乎比阴还要灵活。

    他手腕一抖,拿着剑冲我刺过来。

    剑在我身前几丈的地方就被挡了下来,是河图的屏障。

    “这就是你们道门给我的见面礼?”我问道。

    那道人将剑抽回,立刻又换了一种办法,不断地劈砍在屏障上。

    那剑身上居然也有符文,而且还是朱砂写的,剑随着那道人的劈砍逐渐蒙上了一层血色。

    山一把将我拉到身后。

    “此剑带有血气,杀过不少人!”他说着便迎了上去。

    山没有带走我的雷击木剑,因为他剑术并不厉害,反倒是双拳更为凌厉。

    林上前几步拉住没有站稳的我。

    “这道人呼吸节奏和寻常人不同,应该是传说中的道门兵人。”林将腰间的腰带解开,我看到里面藏着大大小小无数的银针。

    “什么?这就是道门兵人?”我又重新看向正在战斗的山和那个道门兵人。

    只见二人斗的是如火如荼,就算是在铁链上也是势如水火,那道门兵人的剑就像是长在身上一样,而山双拳则是像极了两条蛟龙,不断地翻滚扭转之间就将兵人的攻势化解。

    “按理说修炼道术的人都讲究呼吸平稳悠长,而这个道士呼吸完全顺着战斗的局势改变,几乎是用残害身体的呼吸方法,使得呼吸不去干扰战斗。”林作为医生,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道门兵人的不同之处。

    确实通过呼吸的法门确实有能力改变战斗力。

    所话说的提气就是这样,因为人吸气便可以聚力,而呼气则力散,但是厉害的高手一口气提起来就算是能够战斗很长时间但是每一次的力量确是在不断地消耗。

    反观那个道人,呼吸时吐出的白雾时断时续时急时缓,这样的呼气配合招式能够发挥非常大的用处,唯一的不妥之处就是这样的办法会伤及肺腑。

    看样子不管是我之前学怒目金刚时发现的佛门也是有噬杀之人,这道门本是追求长生和自在的地方,气息悠长便是养生之术,配合道术也是如虎添翼,但是这道门兵人完全就是杀戮的兵器,几乎所有的行为都是在配合自己的招式,而且我没有看到他使用任何道术,看样子这个兵人是全修的体术。

    用自损来换取极大的战力?这难道就是道门兵人的方式?

    我将疑问说出来,林摇摇头。

    “并不是这样的,你看山留手了,他要是想结束战斗早就一拳将其轰下去了,但是你看这道门兵人,每一招式都有想要和山同归于尽的意思。”林在一旁给我拆解这些招式。

    我看了一会,也能看出一些门道来。

    每次确实都是山将其逼退,而这个道门的兵人则是不断的找机会攻击山的下盘。

    有时候甚至自己都险些掉落。

    而且每次掉落的时候总会拉住山。

    这时同归于尽的方式。

    可怕的不是他们自损换来的实力,而是敢于同归于尽的勇气。

    要是这样的兵人多来几个,我估计我们别说救张锦了,就算是自己都不一定活着出去。

    而且这兵人也是人,他居然拿自己的性命来阻止我。

    不行!

    我向前一步。

    “够了!”我抬手祭出河图。

    其中有用阳气逼退对手的办法。

    我不断的向前逼近,那道门兵人攻击我的时候我便祭出屏障,随后将其震向后方。

    我很讨厌这种拿别人的性命作为筹码的人,所以我不断的将道门兵人震退直到发现后面已经是土地的时候。

    而且我发现我自己居然没有任何人帮我就一路走了过来。

    不够来回的转换耗费了我大量的精神。

    这里已经没有了浓雾,那个道门兵人早已经被我震得吐血。

    以道术战招式本来就有些轻松。

    “你居然耗费自己的力量帮这样一个小兵,当时直接震下悬崖不就得了!”风似乎对我做的这些事非常的不满。

    我刚要解释。

    “不知道杨师侄对我们道门准备的三重关可有所体会?”一个中年的道士站在面前,对我说道,他身后居然跟着十个道门兵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