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三关之论
    ,!

    “你不用和我套近乎,我不是你们道门中人,先前那两个小道士年纪很小,我也不与其争辩。”我抱了抱拳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对这道门中的人并无好感,所以也不要求他们对我这样彬彬有礼,本就知道他们的意图,这样的形式却也是显得很假。

    “那好,只不过你刚才对三关有什么感悟?可说来听听。”那道人一直锲而不舍的问我。

    “什么三关,不过是三个立威的地方而已,首先迷惑我双眼,不就是想要告诉我上道山会死,下道山无门吗?第二关只是展示了你们紫薇九数的阵法玄妙,不过被破掉了,然后你们便请出道门兵人来试探我。”我语气冰冷,实则没有好感,也不想对这种人太过尊重,单单看他身后的十个道门兵人我就知道他也是在防备着我。

    “此言差矣!这第一关看的是你有没有道缘,想进道山的人不少,可是能登上来的却不多,有缘无分和有份无缘都是虚谈。这第二关,则是看的你有没有道分,有天分的自然可以破解,张锦师兄能够收你为徒足以看出你也是多少有些天分的,这第三关尤为重要,看的是你的道心,心坚则石移,道心不稳的人入了我道门也是竹篮打水。”那道人一幅教导我的意思。

    “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师父张锦是道门弃子,我也不是道门之人,你们煞费苦心不就是在等我上来吗,现在我来了,说说怎么才能将他放出来吧。”我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些话还是早早说了才好。

    “看样子你对我道门仇恨的心里有些固执,那我也不多做解释了,请随我来吧!”那道人抬手做了一个请状。

    我回头看了一眼风,她微微颔首,我这才跟着他走过去。

    倒不是我害怕,只是我知道风推演之术如此高超之后,我想她的意思应该不会差,有危险早早避开才是好事。

    “我们本以为你们会不请自来,偷偷上山,但是今日师尊有感,说你们会登山拜访,这倒也出乎我的意料。”那道人一边走一边说。

    “光明正大一些好,不用做什么暗地里的勾当,挂羊头买狗肉的事我可做不出来。”我嘲讽他们,实际上就是暗喻他们暗地里对我做的这些事。

    “光明正大也好,张锦师兄的徒弟就该这样的。”他好像真的什么都听不出来一样,点点头说道。

    我不想和这种打太极的人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还会显得我太急躁。

    我被周围的十个道门兵人吸引了过去。

    他们十个人走路和我们也不同,脚尖着地,膝盖微微弯曲,头也是慢慢向下低着,整个人有点向前倾,手里的剑一直没有松开。

    山在我背后偷偷告诉我,这就是随时准备战斗的状态,一旦开始战斗,这些人几乎瞬间就能动起来。

    我上下打量着他们,这十个人几乎步伐相同,就算是我盯着他们看也没有任何效果,难道说他们一直在备战状态。

    “你对着兵人很感兴趣?”那道人正好看到我上下打量这些兵刃。

    “谈不上感兴趣,只是觉得他们似乎时刻处于备战状态。”我淡淡的说道。

    “这几位道兄自小便一直生活在一起,所以相互之间默契非常,我们修道他们修身,所以这种状态也是平日里的状态,只可惜他们神志不全,无法正常交流。”道人说道。

    我立刻瞪大了眼睛。

    这道人居然直接将兵人的来历和缺点告诉了我。

    “你想要伪装自己有恃无恐可以,但是你还是年纪太小,容易被人发现,倒不如做回真正的自己,上面那些师尊一眼就能看穿你。”他悄悄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你?”我有些疑问。

    “张锦和我关系很好,他现在这样我也心中不畅,能帮到他也能平复我心中的心魔。”那道人幽幽的说了一句话,然后便继续前走去。

    我也在暗自思量这句话的真假,毕竟在我经历的这一些里,道门一直给我的感觉就是暗自操控了很多事,甚至道貌岸然,这个道人要是说的是真的,我也就相信这些道人中也有好的一说。

    “张锦到底怎么了?”我追上去悄悄问道。

    “他本是最有天赋的道人,我自有修行,他十岁才来这里,只用了三年他便超越了我,还一直将心得传授给我,我自知天赋寻常,却也达到了这种境地,都是张锦的功劳。”

    “可是他六根未净,迷恋红尘,为了救一个女子,居然甘愿散尽修为学了禁忌诡术,虽说后来他重修道术也很快赶上来可是却被剥去了道子称号,逐出道门,只可惜最后他也入不了红尘之中了。”那道人一边说着一边叹息,好像非常惋惜的样子。

    “是说对吗?南疆红丝女!”那道人双眼一蹬看向跟在后面的红姐。

    红姐浑身抖了一下,好像被人说中了一样,不过很快她便恢复如常。

    “你当初被厉鬼追杀,张锦师兄虽说天赋异禀,但是却也奈何不得,后来居然学了禁忌诡术,这才吞噬那鬼,只可惜沾上了鬼气,再修道术谈何容易。”那道人不依不饶,继续说道。

    “我叫张红!”红姐坚定地说道。

    “罢了罢了,因果循环,你能来救他也是情理之中,希望你们能够成功吧!”那道人似乎有些失望。

    我看着红姐神态有些不正常,似乎心中在天人交战,知道了这件事,我这才知道为啥红姐会这样帮我了,他们二人看样子发生了很多事。

    “张锦此时很不好,他虽说穿了天衣来压制鬼气,可是他终究被鬼气所吞噬,现在一身修为所剩无几,半人半鬼的样子让人心痛,你若能救他,我与几个师兄弟一定竭力保你下山!”那道人冲我行了一个道礼。

    我点点头,并不是答应他们保我,而是知道了张锦这个人的品性,一直以来不少事情都让我和他有些间隙,我本来以为当事情解决之后这种间隙就没有了,可是人心易变,我也逃脱不了,我只能再见到他才能消去心中的胡乱猜疑。

    张锦居然能够让这些道人宁愿违背师门意愿也要救他,这也是我所没有想到的。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走到了上清宫面前了。

    前面的平台中有一两百个道士正在练功,不得不说,看到他们练功也感觉道门不一样,一静一动之间招式没有厮杀之意,却让人看到之后心中宁静非常,甚至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的韵味所在。

    不自觉的点点头。

    “静思师叔!”众道人看到领头的这个道士,立刻停下手中的功法,纷纷让开一条路。

    看样子这个被称之为静思的也是有些地位的。

    他们看向我的时候明显眼中流露出感兴趣的眼神。

    很快我也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两个小道士,他们没有联系功法,而是在打坐修心。

    被这骚动惊扰,看到我之后就想要跑过来,不过却被身后的老道士一把按下去,强制他们继续打坐。

    我也是这样过来的,知道打坐的枯燥。

    这个年纪正是玩心大起的年纪,我只能也是冲他们打打招呼好让他们散了玩心。

    “你并不想传言中的那样!”静思说道。

    “传言?”我狐疑的问道。

    “都说你应运禁忌,到哪里都会招来恶果。所以我才会让这些师侄子弟在这里等候你并且诵读清心咒。”静思说道。

    我苦笑道,还真是,我到哪里哪里就有乱事,下了趟阴间都能赶上阴间动乱。

    “平日里多多诵读清心咒还是有好处的,现在张锦师兄就是靠清心咒才能稳健心神。”静思说道。

    确实这个道人我没有感受到一丝的恶意。

    等到我们走进上清宫。

    里面坐着三个老头正在打坐,就像是石头一样的一动不动。

    这三个老头一胖两瘦。

    “师尊!杨师侄来了。”静思躬身行礼。

    其中一个老头缓缓睁开眼睛。

    “身怀赤子之心,难得难得,张锦教了一个好徒弟。”他赞赏的看着我。

    这让我有些不自在,这和我一开始设想的一点都不一样,甚至有些偏移,我本以为道门应该直接下了大杀阵来留住我,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礼数一点都不缺,甚至除了三关之外我没有受到一点的刁难。

    这让我攒的那些仇恨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道长!我是来找我师父的,他怎么样了。”我立刻问道,既然你们不对我下杀手,我也就顺水推舟,看看你们能够忍受到什么地步了。

    “师徒恩情,难得可贵,不过修道之人应当撇去这些**,带张锦过来!”那老道说完便让人将张锦带过来。

    等到张锦来了我就发现他的情况可能比我想象的更加糟糕。

    他身上缠着各种红线,上面挂满了符纸,整个脸上已经开始变化,甚至半张脸都变成了鬼脸,狰狞无比。

    他一边走还一边发抖,好像非常的难受。

    压着他的人更让我心惊,正是酒叔!

    酒叔居然亲自压着张锦过来了。

    酒叔看到我也是有些惊愕,用眼神询问我为什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