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张锦惨状
    ,!

    酒叔眼神中带着三分不解,剩下的全是着急的神色。

    我看着酒叔的眼神,感觉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太对,本来道门大张旗鼓的不就是想要我过来吗,而且这一路也没有为难我,只是领略了一下道门的实力,虽然这也让我感觉有些奇怪,但是我也没有在意,毕竟不打架最好。

    红姐看到这个样子的张锦,一下就扑了过去。

    酒叔都来不及阻拦,他本就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才回到道门求助,可是张锦自从回到道门之后,就感觉像是失去了灵智一般,暴躁异常,甚至嗜血。

    可是就在红姐扑到张锦身上的时候,张锦脸色却突然温柔了下来,有些宠溺的看着红姐。

    “你来了?”声音囫囵,似乎说话也有些难了。

    “恩!”红姐哽咽的而说到。

    张红本来就精通医术,只是一接触张锦就明白了他体内现在又多糟糕,阳气全无,生机匮乏,要是寻常人早就命归西天了,可是张锦却还能撑着说话。

    我也向前走了几步,但是却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走,因为之前我和张锦还有许多的矛盾,虽然那都是被人的圈套,但是看到张锦这个样子,我心中的愧疚之意泛成一丝酸楚,涌上心头。

    张锦睁着一只还算清醒的眼,看到我之后便招呼我过去。

    我赶紧走了过去,跪坐在他身旁。

    “师父!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是我被人蒙蔽了。”我低着头,只能一个劲的道歉。

    张锦伸出手,握住我。

    “你不要救我!”张锦眼中露出一丝坚定。

    我听到了,红姐也听到了。

    我们顿时露出震惊的神色。

    “我的情况,我自己知道,我撑到现在,就是怕你会因为我来到道门,结果你真的来了,这道门已经不是以前的道门了。”张锦一边说,一边还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

    张红突然紧紧地盯着我,好像害怕我真的不打算救张锦一样。

    我给了红姐一个放心的神色,既然我来了,我自然不能不救张锦。

    酒叔很想和我说话,我看的出来,他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出声,看样子好像有所忌惮。

    我也回头看过去,不知道他在忌惮什么,三个老者只有那一人醒来,其余的两个还在打坐。

    “有客人来,却没人告诉我,真当我不存在?”这时候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

    一个身穿道服的中年男子慢慢走进了,不像是其他道士那样的平静,光看他就能看出他性格绝对不是修道的人。

    “你就是杨长命吧,河图带过来了吗,我瞧瞧。”那道士居然大刀阔斧的站在大殿的中间,无视了那三个老道士。

    我心中有些疑惑,这人看样子一点都不想是道士,而且一进来指名道姓的要看我的河图,其中的寓意丝毫不加掩饰,有恃无恐的样子让我有些担心。

    酒叔脸上闪现过一丝怒意,想要上前制止,却被那个老头微微的抬手阻止了。

    老头子缓缓行礼,然后张嘴说道:“道林师侄,修道本就是修心,你作为掌教,应当….”。

    “闭嘴,我是掌教你是掌教?我还没来你就敢指手画脚将这个弃子带出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掌教吗?”那中年道士直接打断了这老道的话,语气强硬,丝毫没有敬畏之心。

    我悄悄瞅了一眼门外,发现本来在练功的道士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手中拿着铁剑的道士还有一些道门兵人。

    我当下就明白了道门的局势,看样子是这个掌教非常的强硬和这些修身养性的道士有些间隙,导致现在分成了两拨。

    而且看着这个掌教态度如此强硬,似乎另外的一些道士丝毫没有放进眼中。

    “你就是道门的掌教?”我装作没有听见的,站起身来问道。

    “我乃张道林,道门掌教。”张道林威势很足,几乎没有正眼看过我。

    “我是杨长命,张锦的徒弟。”我也抱拳说道。

    张锦被鬼气侵蚀,本来应该有两种法门能够暂时遏制,一是用驱邪术压制,日日诵读清心咒,喝灵符水,这样一来不会有太多的痛苦,二就是现在张锦身上绑着的破煞符,用外力强制抵御鬼气,但是每日里都会非常的痛苦。不用看我都知道这种办法非常符合这个掌教的气势。

    所以我介绍自己的时候就说我是张锦的徒弟,告诉他我和张锦一伙,话语中不满的情绪也暴露出来。

    张道林脸上有些不快,因为没有人这样跟他说过话。

    “看样子当初我我师父追杀你也是对的,你这畜生天生反骨。”张道林恶语相向,丝毫没有道门掌教该有的风度,这让我很怀疑他是如何做到掌教这个位子的。

    “你说当初追杀我娘的就是你师父?”我向前一步,怒视着他。

    “你娘乃是我师妹,身为道姑却与男人勾勾搭搭,我们怎么不能清理门户,你娘吃了我一记金光咒,能活下来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不过她却偷走了我们体宗的至宝,就是你手中的河图,你应该交还于我,这样我念在和你娘师兄妹一场,也就不难为你了。”张道林似乎是给我开了一个巨大的条件一样,用下吧瞧着我,似乎在等我感恩戴德的求饶。

    “我爹是谁?”我压下心中的怒火,咬得牙齿咯吱咯吱作响,问道。

    “那个野男人?我怎么知道,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好鸟!”张道林几乎是没有丝毫的道士该有的风度,嘴里粗俗至极。

    “你放屁!”酒叔突然骂道。

    “这河图本来就是师姐无意中得到的,怎么成了你们师徒的东西。”酒叔一番话,更是道出了和我娘之间的联系,怪不得他从小对我就不是一般的好。

    “德山师弟,你也是体宗之人,却在帮那个背叛宗门的叛徒说话,你也是要背叛宗门?”张道林微微向前一踏,地板上立刻起了一条龟裂一直到我脚下,震得我脚生疼。

    我在心里也很惊讶这掌教的身手,看样子他不是主修的道术,而是锻体,怪不得没有那种气度。

    “掌教师兄莫要生气,这小子携河图前来自然是要救张锦的,我们先看一看河图有何妙用如何?”这时候一个声音儒雅的道士走进来,气度和这个掌教截然不同,应该是修道之人。

    “杨小师侄放心,只要你能演示河图的妙用,我等自然放了张锦,我张无念保证,绝对不会有人阻拦张锦下山的。”张无念说话的时候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有一股书生气。

    但是我却心中更为生气。

    狼狈为奸。

    这俩人绝对是狼狈为奸,这个人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超凡脱俗,但是肯定是奸诈之辈,刚刚说了只要我救了张锦就让张锦下山,却单独没有提及我们这些人会怎么样,而且这种用张锦逼迫我来道门的办法肯定就是他想出来的,那个掌教显然脾气火爆,没有城府,这种计谋也不是他能想到的。

    看到这个人进来,剩下的两个老头子立刻张开眼,其中那个胖胖的老头子手还抖了几下,似乎很生气。

    这两个老道士看年纪应该不下八十,按理说修身养性到现在不会因为外物牵动自身的情感,但是这个人进来之后,两个道士居然失态了,可见这个道士一定是做了什么非常过分的事情。

    我知道现在张锦的事情必须由我了解,所以我肯定是要救他的,但是我本来想的救走张锦的计划看样子是行不通了,这个心机很深的道士一出现我就知道他肯定早早料到我一定会想要带走张锦,自然做了对策。

    而我却一无所知,我在明他在暗,不利于我。

    我看了一眼风。

    她朝着我点点头,我知道现在的事情还在她的推算之中,所以我就赶紧继续想办法。

    因为我之前也不知道这河图还有什么妙用,只是靠着一些阴他大哥留些的记忆片段才能知道一些河图的用法。

    我闭眼沉思,想要从记忆片段中找寻一些能够救张锦的法子。

    但是我也不敢太过陷入记忆中去。

    周围还站着两个道士,也不知道他们身手到底怎样,一个是掌教,一个是气宗的宗主,想来实力也是不低的,而且他们看到山林他们丝毫没有忌惮的样子,这就让我更加的谨慎。

    这时候酒叔趴在我耳边对我说。

    “你有没有把握就张锦!”酒叔语气很严肃。

    “不知道,我也拿不准。”我只能如实相告。

    “若是你能够救得了张锦,我会想办法拖延时间,你们快些下山,道门必须留后。”酒叔说的非常认真。

    道门必须留后?

    这句话让我心神大震,他们是要干什么,难道酒叔要和这些人开战。

    不是我看不起酒叔,这一个掌教一个宗主,他拿什么和人家争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