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解救之法
    ,!

    我睁开眼看了一眼酒叔,眼中露出询问的神色。

    酒叔脸上也有一些异样,不过却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神色。

    酒叔的身手我知道一些,虽然不能和张锦相比,但是也不弱很多,但是想要拦住两个大头,想必要用性命做赌注了。

    这让我压力徒增。

    我是不想让酒叔这样做的,如果我想要解决这一切,就必须像个办法解决那两个人。

    可是单单凭借我们几个怎么应对呢!

    不过就在这时,张锦全力压制鬼气的力量似乎消失了,身上突然冒出大量的鬼气,身上绑着的符纸全部变成了乌黑之色。

    我暗暗吃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鬼气,张锦不应该有这样的鬼气啊。

    张锦在大庭广众这下,居然挣脱开身上捆着的绳子,一下将我和红姐震飞出去。

    酒叔立刻就要反手压制张锦。

    但是却又一个人比他还快。

    正是道门掌教张道林。

    他猛地向前一窜,直接出现在张锦面前。

    抬手向下一拍,手上隐隐有金光浮现,竟是将张锦拍倒在地上。

    张无念也出手了,掏出六张红色的符纸,悬在张锦周围。

    “六丁六甲!”他爆喝一声。

    六张符纸立刻紧紧贴在张锦身上,张锦痛苦的哀嚎一声。

    我双眼一缩,六丁六甲之术,这不是何东用过的吗,难道说这张无念便就是何东背后之人。

    那么说来道门所有针对我的计谋就都是出自这一人之手了!

    两个人出手意图明显,一来压制张锦,二来也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告诉我逃不出去。

    我看到张锦的惨状,立刻盘膝打坐,在脑海中寻觅。

    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用,救张锦才是我应该做的。

    一幅幅画面出现在我眼前,很多都是没有用的。

    直到我找到了一个差不多的。

    居然是用河图逆转,以阳气注入张锦体内,通过河图吞噬张锦体内的阴气,能够保护张锦驱除鬼气,但是张锦这一身的修为就没有了。

    我再没有找到别的办法,只能用这一个办法了。

    “我找到了!”我立刻站起来。

    周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你真能救他?”纵然是张无念,现在也伪装不下去,双眼露出贪念。

    “你试试就知道了。”我说道。

    “什么意思?”张无念问道。

    救张锦需要大量的阳气,我自己的自然不够,但是也不能损耗别人的,冤大头自然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所以张无念正好。

    酒叔听说之后,非要自己来。

    我赶紧阻拦酒叔,和他说他身上的阳气不够。

    酒叔还要说什么,却被张无念拦住了。

    他口口声声说什么要以身试法救张锦,但是其中的含义我们所有人都知道。

    他向着张道林点点头,立刻张道林就让大量的道门兵人为我们护法。

    这是在防备我们做什么手段,也能克制山林等人。

    我自然没有拒绝,现在我还没有动手的意思。

    不过我这样一来,也打乱了酒叔的算盘,他本来是想让我带张锦走的,都已经开始发暗号准备动手,这一切都映入我眼帘,所以我才赶紧说出来阻止了酒叔的计划。

    我让酒叔按坠在哀嚎的张锦,然后告诉张无念可以将阳气度过来。

    我祭出河图,在我们几个中间产生了一层屏障,我也担心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张道林突然出手,到时候肯能我们都会被反噬。

    这屏障就算是能够挡得下张道林一招,也能给山林他们出手阻止的机会。

    张无念身上阳气雄厚,渐渐形成了金色的雾气。

    我用河图的力量引导着使其进入张锦体内。

    刚才还在挣扎的张锦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众人皆被这神奇的一幕吸引,不再作声。

    我感觉到确实是阳气在和张锦体内的鬼气纠缠,然后引入河图之中。

    但是我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众人。

    这河图光是将鬼气吸收是没有用的,张锦体内生机枯竭,想要救活,就必须付出代价。

    那就是一命换一命。

    换命的自然就是张无念。

    我现在占有主动地位,我让张无念不要抵抗,因为他们对于河图不熟悉,自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现在就祈求河图实力够强,能够让我催动它完成换命的办法。

    张无念虽然感受到体内的阳气不断地消耗,但是有张道林把手,他相信我也做不出什么手脚。

    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我小心翼翼,企图不让他发现任何的不对。

    但是纵然是我如此小心,但还是出现了意外。

    这意外让我也有些措手不及。

    因为并不是张无念发现了什么,而是张锦。

    本来阳气和鬼气处在一个平衡点上。

    但是突然之间张锦身上的鬼气却不在往外渗透,而是阳气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

    而且阳气进去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快。

    甚至有些脱离了我的控制。

    张无念渐渐感觉出不对劲,想要收手,张锦的死活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些年的谨慎告诉他这里面有些不对劲。

    可是张无念却发现自己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阳气了,阳气依旧源源不断的进入张锦体内。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试图控制河图让它继续给张锦驱除鬼气,但是我发现河图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你在干什么!快住手!”张无念焦急的说道。

    我这时候也是一头雾水。

    “我不知道,好像是失控了!”我赶紧喊道。

    这时候都知道这里面出了问题。

    但是本该救张无念的张道林却选择了袖手旁观。

    “掌教救我!”张无念浑身的阳气被河图限制,自己无法脱困,只能向张道林求救。

    张道林却不为所动。

    “张道林!你快出手!”张无念感觉到自己的阳气逐渐的接近枯竭,按耐不装道。

    “这是!阳气嫁接?”张道林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在回味什么。

    “张道林!你在等什么,我死了你也掌控不了气宗!”张无念眼中露出一些恐惧。

    我看到张锦嘴角微微的上扬,好像在笑。

    但是我知道张锦体内的情况,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能够使得张无念体内的阳气转嫁到自己身上,但是他这样属于治标不治本,他已经丧失了自己恢复阳气的能力,而且鬼气入侵他体内早就不知多久,如果不除尽鬼气,他体内的阳气被消耗掉之后,到时候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

    “师傅!”我赶紧喊道,我知道张锦意识已经恢复,所以我想让张锦住手,这样做和求死没什么区别。

    张锦这时候缓缓睁开眼睛,脸上的鬼脸也渐渐引入皮肤,不过却在脸上留下了不少黑色的纹理。

    “长命,你不能出事,这河图关系甚大,你不容有失。”张锦对我说道。

    “我们可以从长计议!”我赶紧说。

    “不行,这张道林已经在门外布下了天罗地网,你们这些人虽然身手不凡,但是想要闯出去也是难上加难,我身为你师父,就再保护你一次。”张锦说完,看了张红一眼。

    “锦哥儿!你这是!”张红眼中露出一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悲痛。

    她怎么可能不明白张锦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她却在张锦脸上看到了一些释然,还有一些对张红的愧疚。

    “徐,可能我再也没办法藏起来了。”张锦说道。

    这时候河图突然增大了吸力,张无念浑身出现干枯的样子,双眼瞪的非常的大,似乎不敢相信。

    “动手!”张锦双眼蒙上金光,整个瞳孔都变成了金色,他回头对酒叔说道。

    酒叔也被这变故所打乱,但是听到了张锦的声音之后,立刻就顿悟过来,从袖口处掏出一个竹哨,吹了几声。

    立刻外面传来了大量的人的脚步声。

    刚才那些被张道林逼走的道士,居然一个个都回来了。

    风林他们立刻反应过来,留下山和阴守护我,向着张道林出手。

    酒叔往前重重的一踏,八门遁甲齐开,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

    张锦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对着三个老道士行礼。

    “张道林和张无念与太一门狼狈为奸,现在是清理门户的时候了。”张锦说完,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铁剑,一剑将张无念的头割了下来。

    鲜血落在地上,立刻化成点点梅花,但是它却开在了地板上。

    张无念瞪着大大的眼珠看着地上的血梅,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张道林一人对付风林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门外门内的道门兵人立刻动起来,结为阵法,将我们团团围住。

    “三师带我徒弟先走,我们开路!”张锦身上阳气充沛,恢复了往日的英姿,站在那里气势攀升。

    我撤掉河图,将河图收回去,山与阴立刻上来守护我。

    三师就是那三个老头子。

    “跟我来。”那个胖老头本想冲过去与那张道林骁战一番,但是张锦的话点醒了他。

    “长命徒儿,道门虽然现在这样,但是始终待我不薄,你这一次心中的不快,就算在我头上了吧,你和三师快去,带着道门的孝子先走。”张锦说道。

    我到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是看到门外突然闯进了不少太一门的人,也多少明白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