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以命相阻
    ,!

    看样子张道林之所以有恃无恐,面对我们丝毫没有任何警惕都是一场布局而已。

    恐怕他早就和太一门的人串通好了,我和山林这些人来就没打算放我回去,甚至就连道门那些不愿意同流合污之人都没有想要放过的意思。

    而且我很怀疑张无念的死,也都是太一门的意思,毕竟张无念城府很深,甚至可以说是足智多谋,看样子太一门想要掌控现在的道门,就不予许掌权着有太大的智慧。

    怪不得张道林这种莽夫怎么也能当上道门的掌教。

    但是我奇怪的是张锦的样子不是装的,装也装不出来,他究竟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虽然参与抵抗的道门之人气势很足,但是被太一门还有那些体宗的弟子联合起来,加上道门兵人这一利器,几乎是只坚持了几息时间,就被打乱了阵脚。

    我被山和阴强行拉着,从大殿一旁走出去。

    这时候一个身上染血的道士冲了进来。

    “守不住了!”那道士身上也有伤口,不过伤的不重。

    要是我没走,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就是那个接引我的道士。

    张道林怒喝一声,一下从殿中出去,随手击倒两个扑过来的道士。

    “你快走!”张锦这时候正在让红姐离开,但是红姐死活不愿意离开,身上的金衣立刻缠满身上,加入了战斗。

    “外面守不住了!”酒叔过来看着张锦。

    现在这里的人一切以张锦为尊。

    “二位,你们快去保护长命吧,我们尽力拖住,只求你们能够捎带帮我道门一把。”张锦朝着林还有风拱拱手说道。

    林风二人点点头,他们二人本就不想参与争斗,只是为了保护我才强行拖住了张道林。

    现在屋子里还剩张锦、红姐、还有酒叔和几个一同退进来的道士。

    “尽力为三师他们拖延时间,坚持越久,道门重塑的希望就越大。”张锦一剑劈开一个闯进来的太一门人,持剑说道,任凭剑上的血水滴到地上。

    众人齐齐点头。

    门外剩余的道门弟子经过了慌乱之后,立刻结成了阵法,勉强抵抗起来。

    这时候门外突然出现了三个身穿花衣的人,一男两女,手段残忍,几乎招招都有道门弟子毙命。

    张锦和张红,一人用剑,一人用金丝,配合非常好。一静一动,一远一近,居然在他们周围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酒叔开了八门遁甲,冲出去之后犹如人形炸弹,几乎无人能挡。

    那三个穿着花衣的人立刻接手战场,对付张锦他们。

    张道林也出手攻击。

    那三个身穿花衣的人步伐诡异,出招更是阴险毒辣。

    为首的几个道士纷纷惨遭毒手。

    张锦和张红相视一眼,立刻冲过去对抗三人。

    酒叔也过来参战。

    张道林则是紧紧盯着剩下的几个道士。

    张锦开始战斗还很强势,但是没法持久,渐渐居然不敌。

    张锦一乱,身上就加了几处伤口,张红也就乱了。

    酒叔看到张锦受伤,爆喝一声,以一敌二。

    但是那三人丝毫没有激进,稳扎稳打,一点都不想他们招式那样毒辣。

    正是这样,酒叔被打的身上几乎全是伤口,伤口处流出乌黑的血液,他们出手居然带着毒。

    最后酒叔终于撑不住了,一下跪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他双腿有两道非常深的伤口,双脚的脚筋都被挑断,无法站起来了。

    随着张锦怒喝一声不,其中一个花衣男子一剑刺入酒叔身体。

    酒叔重重的倒下,双眼看着我离开的地方,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没人在意他说什么,也没人听见,但是酒叔依旧固执的说着,知道说完,这才满足的松了一口气,轻轻呼喊了我的名字一声,闭上了眼睛。

    酒叔阵亡,张锦力竭,后果可想而知。

    就算是红姐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抵抗,身上的金衣早就被斩断,甚至那些金丝的蛊虫全部被斩断。

    张锦拼死替张红挡下致命的一招,立刻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这一击挡住,张红突然出手,手腕处激射出一条血红的虫子,刺入其中一个花衣女子的腹部。

    那女子受伤,一脚将张红踢开。

    张红落在张锦不远处。

    很奇怪,那女子受伤之后,以她同行的二人没有一人关心她伤势如何。

    立刻冲到张锦张红面前给与最后一击。

    张锦和酒叔他们实力不敌,但是他们目的不是狙杀一人,而是阻止这些人过去,所以除却与他们交手还要将企图冲过去的人击退,这才导致实力受损,被击杀。

    红姐拖着身子朝着张锦哪里爬过去。

    那个手上的女子就要过去在给张红一下,因为自己的大意让自己受伤了,这面子上挂不住。

    另一个女子伸手拦住。

    “都是苦命的人儿,让她自己等死吧!”那个女子脸上露出一种同情的神色。

    这时候张道林也过来了,脚步踉跄,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掌教大人伤势如何?”这女子脸上的同情立刻变成了担心。

    “花姑不用担心,过段时间就能康复,都是师兄弟我的破绽他们都知道,暂时是不能出手了。”张道林嘴里喊得师兄弟正是他刚刚扭断脖子的几人,没想到他们居然拼死重伤自己。

    被称为花姑的女子点点头,下一刻居然一剑抽出,将张道林的脑袋斩了出去。

    “我们可不要废物。”花姑嫌弃的看着张道林的尸首,张道林脸上有些迷惘,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姐姐你杀了他,新道门怎么办?”受伤的女子问道。

    花姑一把拉过来一个体宗的弟子:“以后你就是新道门的掌教了。”

    那个小道士立刻点头哈腰的赶紧给花姑鞠躬。

    这时候张红拖着一地的血迹终于是爬到了张锦身边。

    而张锦此时却早就没有了呼吸。

    “你说……以前…都是…都是你找我…后来我…又去找你….你躲着不见我….现在好了,你藏不了了吧。”张红对着张锦,眼中露出温柔的表情。

    “你这徒弟啊….和你很像…我看着也喜欢…..”张红眼中流出泪水,但是脸上却挂着笑意。

    “你将…麻烦流给…你徒弟…就像是之前我将麻烦留给你了一样。”张红脸上突然泛起一阵红意。

    “现在,我又要留下一些麻烦了,你会不会和我一起呢?”张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濒死之下又有什么痛苦的感觉发生。

    她身上突然鼓起一个个小包,然后有大量的细线状的虫子钻出来,钻入张锦的身体。

    很快二人的尸体就变得千疮百孔。

    那些虫子立刻四散开来,周围立刻传来一声声痛苦的惨叫。

    张红的本命蛊就是这个,现在用自己的身体还有张锦的身体,强制催动,使得虫蛊爆发。

    那三个穿花衣的人立刻看到了这里的异状。

    三人联手将中蛊的人齐齐砍杀,丝毫不管这些是刚才帮助自己的道士。

    最后一个反抗的道士也被逼迫到殿门口。

    他环视四周,想要记住每一个人的面容,将来做鬼好来寻仇。

    突然他从怀中拿出一个竹筒,一掌打出去,竹筒升到天上,爆发出一声尖锐的爆鸣声。

    我此时被三师还有山等人拉着,已经来到了山腰处的一处茅草屋。

    屋里蹲着几十个小道士。

    之前引路的两个道士也在其中。

    “快些跟着我们下山!”三师俩拖带拽,将孩子们全部喊起来。

    我痴痴的看着身后上清宫的位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师傅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这时候一声爆鸣声突然传来,惊醒了我。

    “完了!守不住了!”三个老道士踉跄了一下,手下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

    我听到这个消息双眼也是一黑,差点没有站住。

    既然守不住了,又加上他们没回来,难道说他们都….

    我双眼一瞪,立刻就要回去看一眼,我不愿意相信心中的推算。

    风一把拉住我。

    “你在做什么!”她将我拖回来。

    “我要去看我师傅,还有酒叔,还有红姐,他们怎么没回来!”我带着哭腔说道。

    “你别骗自己了,你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用命帮你挣脱的时间,不是让你去送死的。”风一巴掌抽到我脸上。

    她这一巴掌,吓哭了好几个小道士。

    也正是她这一巴掌将我抽醒了过来。

    我眼中含着泪,一把抱起一个小道士就往山下走。

    “师兄,我师父呢?”小道士刚才藏在这里太久,睡着了,被我抱的时候惊醒,对我问道。

    “你…你师父…在别的地方等我们呢!”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这样说道。

    就在我们一群人往山下跑的时候,身后的树林中不少麻雀突然飞起来。

    “来了!”那个胖老道一跺脚。

    他们三人相互对视一眼,齐刷刷看向我。

    “你是张锦的徒弟,现在道门这些孩子交给你了,想办法带他们找到别的道门,给我们龙虎山留下一些血脉!”之前的老道士拍拍我肩膀。

    我点点头,但是我听出了他们话中的意思,刚要阻拦他们。

    他们三人突然抓住我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